現代修煉故事

從「邪黨喉舌」到大法徒(上)

黑龍江省大法弟子 幸運(化名)

(圖:明慧網)

font print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在一九九九年,圈裏傳著一個故事,有位法制報記者被安排「揭批」法輪功,這位記者說,我也不了解法輪功呀,我先了解了解。結果,批判文章沒寫成,這位記者成了法輪功修煉人。

雖然我至今不認識這位同行,可四年後,這個故事在我身上,又重新演繹了一遍。從漠視到關注,是因為得到了完全不同的信息,由反感到支持,是因為了解了真相,近距離觀察和審視,使我對法輪功修煉者,從同情到敬佩;比較與研究,使我對大法法理,由折服到踐行。現世中,從未有緣拜師,但解惑、傳道對一個生命身心的再造,使我一點一點體悟了「師父」的尊崇和神聖。

也有朋友奇怪:一個在輿論圈裏混飯,深曉共產黨原則的人,怎麼就走到了被共產黨嚴厲打擊對象的行列,是甚麼原因,甚麼力量,怎樣一個過程,促使這種義無反顧的抉擇呢?在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二十週年之際,我自己的些微實際經歷,或許會幫助人們回答一些對法輪功現象的困惑。

大陸的新聞界

我從業新聞十九年,做過記者、編輯、總編,也算資深媒體人了。新聞行業是知識份子聚集的地方,同時又因為和政府關係近,廣泛接觸各行業,知道的信息比較多,大家認識問題也比較清楚一些。但新聞可不是隨便寫,中央級媒體直接受中宣部領導,《北京晚報》、北京電視台等歸市委宣傳部;各省、市、縣的電視台、電台、報紙、網絡歸當地宣傳部管,既負責任命總編、台長,也負責指示,獎罰。其實,等於全國幾千電視台、電台,幾千報紙都歸共產黨管。

當年,共產黨在國統區要新聞自由,蔣介石領導國民政府,畢竟還有共產黨辦的《新青年》、《先鋒》、《嚮導》、《熱血日報》等,九十年後的今天,共產黨執政,大陸沒有一家獨立媒體,你說是進步還是倒退?

圈裏的人都知道,我們不是無冕之王,而是「黨的喉舌」,所以,說甚麼,不說甚麼,怎麼說,不取決於我們的新聞事實調查,得根據「黨」的需要。編造假話,隱瞞真相,是我們工作的兩大內容。

每早例會,各報主編、各部主任要聽明白兩點:一個是不准報導的真新聞;一個是必須報的假新聞。所有事都要和「黨」聯繫上,風調雨順、母牛產了雙犢,是因為黨的正確領導;洪水地震、得了絕症,能體現黨的關懷,新聞就得這麼寫。一旦特殊形式,有特殊的操作方法,毛主席要「大躍進」,就有能畝產千斤直到十三萬斤的新聞;要批孔,中國人供了幾千年的「至聖先師」就成了「孔老二」,成了「開歷史倒車的復辟狂」。當然,在重慶「唱紅打黑」時,記者淨發掘出這樣的新聞:只有四十四歲的李劍秋被診斷為鼻炎癌晚期,在化療期間,每次都是唱著紅歌,挺了過來……事情過去人們覺得荒誕,但是在當時鋪天蓋地的輿論宣傳中,老百姓有幾個人不被動捲入其中,相信報紙、電視所言?也不是所有的事件記者能知道,上個世紀人類最大的災害,是發生在一九七五年的河南大洪水,造成二十四萬人死亡。但媒體沒報導,好多記者,特別年輕記者更不知道。限於個人經歷的有限,人們獲取信息的主要渠道是媒體,要想愚民,必須控制信息,所以槍桿子和筆桿子,獨裁者是抓得緊緊的。

我關注法輪功問題比較晚,雖然媒體熱曝了一陣,過去也就過去了,比較漠然。但境外眾多國家、地區,景點上懸掛著圖片,文字,有名有姓的實例,揭露大陸對法輪功迫害的信息,和我們媒體接到的信息完全不同,哪個真?哪個假?一方面大陸極力鎮壓,一方面海外越來越多國家和民眾修煉法輪功?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法輪功真相

想查閱相關資料,國外網絡基本是打不開,國內就是負面報導,我只好翻閱舊報紙。

早在此一百年前,英國劍橋大學的幾位教授組織成立了一個「靈力研究協會」,對於超感官知覺、念力、靈動轉世等現象展開科學的調查與研究。目前,相繼,一些歐美的大學,如美國杜克大學、英國愛丁堡大學已經正式成立了實驗室來從事超能力的教學與研究,這個研究領域叫做超心理學,而且把所研究之超常現象統稱為賽(psi)現象,賽為希臘字母Ψ之發音,代表未知的意思。當年,科學泰斗錢學森,極力倡導對氣功的研究,稱之為「科學的科學」、「未來的科學」,一九八六年,全國成立了氣功科研會或人體科學研究會。胡耀邦曾首肯這種研究,中央定出:不宣傳、不反對、不支持的「三不」政策。一九九八年上海電視台報導,海內外有法輪功修煉者上億,法輪功因為祛病健身效果明顯,在眾多氣功中脫穎而出,成為中國最大的氣功門派,並發展到海外。

一九九九年以前,有一些媒體報導過法輪功新聞,作為一個受群眾歡迎的健身活動,法輪功有不少祛病健身的例子。一九九五年出版的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還被北京青年報評為一九九六年全國十大暢銷書。一九九八年,國家在北京、武漢、大連及廣東對法輪功先後進行過大規模調查,結果顯示祛病健身總有效率達到百分之九十八以上。

一九九九年七月,大陸媒體陡然轉臉,從人民日報社論開始,法輪功被批為「迷信」、「反科學」,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被宣布「取締」。然後是各界表態,從各級黨委、共青團、婦聯、民主黨派、各大宗教,最後全國各媒體統一對法輪功揭批,報刊所發稿件,均署名「新華社北京電」,按我們的行話,叫通稿,就是統一發的稿件,不需要調查,不需要核實,一字不差,照發就行。毫無疑問,這是一場自上而下的「運動」,涉及到對上「表態」,當時的「上」,就是江澤民。江澤民張嘴就給法輪功一個「×教」大帽子。按照歷史經驗,站對了,保平安;站錯了,死啦死啦的有。

記憶中,有一陣電視裏天天「法輪功」,播音員無論男女,表情嚴厲,口氣尖高,措辭強硬,共產黨員不准修煉法輪功,共青團員不准修煉法輪功。看來,誰煉法輪功,他就是土改時的地主、反右時的右派、文化大革命中的反革命,多年來無論是誰,一旦「定性」成了「壞人」,剩下的不就是專政的「鐵拳」嗎?漸漸,幾乎沒有報導,法輪功似乎消失了。這場聲勢浩大的反法輪功運動結果是甚麼?運動對像法輪功修煉者面臨著怎樣的境遇,多少人被抓捕、多少人被勞教、多少人被判刑?對普通民眾也好,對新聞界本身也好,重重的黑幕,真相不得而知。

相對應的是海外,越來越多的國家接受法輪功,有人類居住的六大洲都有人煉法輪功,繼加拿大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六日發表聲明,已有越來越多國家譴責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法輪功,成了中國大陸最黑的內幕和新聞最禁忌話題。

最初對法輪功的負面宣傳,使大多數大陸民眾,對自己並不了解的法輪功反感甚至仇視。當我接觸到真正法輪功修煉者,才明白「自焚」、「殺人」是根據政治需要,擺拍的假新聞。說個別的例子,油價上漲,老百姓一片罵聲和叫苦,可「群眾喜迎油價上漲」的新聞裏,滿面笑容的人是誰呢?需要,就能找來,嫁接也行。比如,《轉法輪》,第二百二十九頁~二百三十五頁(編按:參見《轉法輪》第七講〈殺生問題〉一節,因版本不同頁次略有異內容相同,下同),講的是法輪功修煉者不能殺生,包括殺雞、殺魚都是禁止的,法輪功禁止自殺。那麼,那些「自焚」的又是誰呢?哪有警察(在天安門廣場)背著滅火器巡邏?哪有現場等著喊完口號再扔滅火毯的?哪有割完氣管能唱歌的?

在《轉法輪》二百五十七頁,法輪功創始人原話是「醫院能不能治病呢?當然能。醫院治不了病,人們怎麼會相信哪,怎麼都上醫院去治病呢。」而電視上被剪輯成了「醫院能不能治病呢?醫院治不了病」。共產黨素有造假傳統,需要鬥地主,艾青就寫出了萬惡黃世仁,據調查,楊白勞是因賭債自殺,黃還收留了他的孤兒。劉文彩是假的,收租院和水牢根本不存在;高玉寶寫的周扒皮是假的,周家後人探查出,高從未給周家打工,半夜雞叫不合邏輯,天黑鏟地,不把苗鏟了?但這些造假,一方面對當事人及後人造成名譽傷害和現實迫害;一方面誤導了一個國家幾代人對地主階層的偏見與仇恨情結。

無理的迫害如此殘酷

法輪功作為一種信仰,不在法律範疇之內,法律是針對行為的,不能針對思想。中國是《世界人權宣言》簽約國,中國人有天賦生命權、信仰權、人身安全權。《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提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即使在大陸也沒有任何法律能說明法輪功違法。然而,這無理的迫害卻如此廣泛和殘酷。

中國政府中有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叫「六一零辦公室」從中央貫到地方省、市、縣,全國性的。包括監獄、勞教所,都有專門針對法輪功的「六一零」人員。在公安局也有專門的隊伍,叫國保大隊,主要職責既不是刑事犯罪,也不是經濟犯罪,而是抓捕法輪功,同時還監控寺院、教堂。這真是個龐大的鎮壓網絡,公安抓捕後,或檢察院立案,法院判刑,關進監獄,或公安局直接判勞教。即使到了監獄、勞教所內,法輪功也作為特殊案子處理。公、監、法、司,對法輪功修煉者,不是保護他們的合法權益,而是實施迫害,法輪功通過信訪、媒體、法律保護自己的途徑全部被堵死。

我曾接觸到一位被判刑出獄的法輪功修煉者,她講述了自己的遭遇。她是一名教師,因為有多種疾病,頸椎病、胃下垂、風濕症、足跟痛等,而參加法輪功修煉,修煉過程中疾病得以康復,在政府不准修煉後,她認為政府不了解法輪功好,進京反映情況,被所在省駐京人員抓捕,回當地被判刑四年,關在該省女子監獄,和她同時關押的有數百名法輪功修煉者,幾乎涵蓋該省各地縣,包括各個階層,從知識份子、政府官員、警察、到工人、農民。年齡大的七十多歲,最小的十六歲。在監獄,一進門法輪功修煉者面臨一個問題,叫「轉化」,表現形同文化大革命,要寫對法輪功的批判書、反悔書、決裂書,不寫,先是「勸」,後來就是上刑,吊刑、鎖鐵椅子、用警棍暴打、多日不讓睡覺,雙手捆綁,一閉眼就打你,澆涼水,後來用牙籤折斷支住眼皮……同時還有精神折磨包括不許家人接見、強迫聽揭批電視、材料。在監獄裏,法輪功修煉者屬於嚴管對象,上廁所都被監視,經常面臨著精神羞辱和肉體折磨,罰站、關小號、坐小板凳,據她知道該監獄有二十多人被折磨致死。中國在法律之外有三百多所勞教所,當初用於關押反革命,現在,最多的類別大概是法輪功修煉者,雖然不能精確統計,但不低於數十萬人。其他的還有諸如「洗腦班」類非法拘押。

強迫勞動來賺錢,甚至被編號活摘器官販賣,公安局長王立軍,竟然有器官移植的「學術成果」,無疑證實了國際社會的調查。今天,這些尚被掩蓋著,但隨著歷史的進程,真相會向人們展現,今天沒有,明天一定有一件一件的事實調查和對罪犯的審判。

法輪功修煉者是些甚麼人

法輪功修煉者是些甚麼人?這是個非常不好回答的問題。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是學者,這樣的高級知識分子,在海外和大陸,都很多。但法輪功修煉者還有文化不高的農民、家庭主婦,甚至不識字的文盲;有李有甫這樣的武術大師,也有葉浩這樣的公安部要員;有意氣風發的大學生、研究生、博士生,也有七十、八十歲老人,乃至九十九歲的老壽星;有白種人、黃種人、還有黑種人;有律師、醫生、商人、工人,也有藝術家,有居士、佛道出家人、隱士,也有黑社會老大、監牢服刑的回頭浪子……一切條條框框沒有了,只要你想修煉,只要你有一顆向善的心,這扇門就向你敞開。

來自不同的社會階層、不同文化背景,最初走進法輪功的理由也不盡相同,那麼這一群職業、家庭、年齡、甚至膚色相異、自稱大法弟子的人,相同之處是甚麼呢?不論地域,也不分語言,共敬一個師父,信仰「真、善、忍」,在生活中用這個標準衡量自己和世界,不喝酒、不吸煙,生活簡單,心態平和,真誠、善良、忍耐,形成了大法修煉者的生活方式。

我接觸的法輪功修煉者不算多,在大陸這種嚴酷氣候下,他們仍然面容祥和,情緒穩定,和漂浮躁動的世人相比,有一種氣定神閒的超然氣質。我見過一位四十多歲的女性法輪功修煉者,第一次見面,又是匆匆來去,不及深談。當時她雙盤打坐,側身回頭一笑,那種敞開心扉的、無礙的、無雜質的,真、善、純粹的笑,使她的面容,滿溢光輝,是我見到的最美麗的笑容,與平生見到的無數明星豔照,聖俗立分。

我還觀察到一個特點,遇到問題,一般人都說自己是一朵花,如何好,如何正確,而他們提及自己都說,我有甚麼不足,哪兒沒做好,一般人要解決問題都是別人應該怎麼做。他們卻說我應該怎麼做。不見得這些人沒有缺點,盡善盡美,但顯而易見,他們在一股不可阻擋的向上力量中,每個人都在努力使自己變好。

另一個是利他性,舉個例子,一次和幾個法輪功修煉者一起吃飯,桌上有一盤剩菜,黑乎乎的,可大家坐定後,這幾個人不約而同把筷子伸向了剩菜,這個幾乎下意識的行為,呈現他們內心中的選擇,好吃的給別人,差的我來,方便留給別人,困難我來,都是這樣。有位法輪功修煉者告訴我他買菜從來不挑,你挑完了,讓人家不好賣。遇到矛盾找自己,考慮問題先想別人,是法輪功修煉的原則。有個故事,說天堂和地獄,都是一桌美食,人們圍桌而坐,每人有一個長柄勺,不同的是地獄裏,人人在餵自己,結果誰也吃不著;天堂人人都在餵別人,結果吃得皆大歡喜。法輪功真是一塊淨土。

一位作家協會秘書長說,「我們單位最好的就是那兩個法輪功,不爭名、不奪利,這些年我都在保護她們。」

家人在醫藥界,聽說,一家大醫院的外科主任是煉法輪功的,從不收紅包,一年幾百萬的灰色收入,對一般人也不是一個小誘惑。另一家醫院有位知名教授,也不收紅包,不要回扣。在他們單位,誰做了好事,別人會褒獎一句:你趕上法輪功了。

一位據說「審過」一百多位法輪功修煉者的警官告訴我:「法輪功」不撒謊,也不幹壞事。我曾對一位國保大隊長說,這些人是我看到的最好的人,他脫口而出:「用你說,修煉人當然不能和常人一樣了。」他還感慨:「我最不願意抓法輪功了,都是良家婦女呀。」(法輪功修煉者女性多於男性)這些人不同於社會上沒接觸法輪功的人,從他們身上,我看到了在獨裁體制下警察的無奈,和記者的無奈一樣,難怪當官的藐視我們,老百姓罵我們用的詞都是一樣的。

法輪功師父究竟教甚麼

法輪功師父怎麼教出這樣一群人?中國傳統文化儒釋道一體,是有神文化,人生選擇,既有入世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也有出世的參玄修煉,熟悉傳統文化的人,張嘴就能說出一串大名:從老祖宗軒轅黃帝,問道廣成子,修道荊山,到幾百個皇帝,除了四人滅佛滅道的,絕大多數都崇佛尚道,出家的有,建廟修寺的更多。說文人,李白修道,白居易修佛,太多了。

談到修煉,就不能不涉及對生命本質的認識,無神論只承認看得見的生死,人死如燈滅,完了。這就不需要修煉,所以無神論者都一副我身後哪管洪水滔天的架勢,沒了天堂地獄,就甚麼都敢幹。可傳統文化記載也好,現代前沿科學也好,已經證實生命有輪迴,肉身死亡只不過脫下一件衣服。生命不止一生一世,而是一個連續狀態。按佛家講,在六道輪迴,輪迴原則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那麼你做一個好人就有意義了,你將來得福報,子孫得福報。修煉,是不當人了,進入一個高級生命狀態,就是跳出三界,不在五行中,不輪迴了。有更高境界,有更大智慧與能力,這意義就更大了,所以,釋迦牟尼要不當國王,去要飯;尹喜要跟著老子走。各種文化也好,佛教也好,基督教也好,都描述過人類的墮落與信仰的衰微,也預言最終神會回來,對人救度,佛教稱末劫時轉輪聖王彌勒來,西方稱萬王之王救世主來,也有稱真神、聖人、大神的等等。

法輪大法師父在一九九二年~一九九四年在大陸各地五十六次辦班傳法,有幾萬人聽過課,在海外僅法國、瑞士講過二個班。這之後的弟子,在海外在煉功點學功,在書店買書;在中國大陸,可以用破網軟件上明慧網,免費下載法輪功書籍和音象材料。大法師父不教你怎麼種田做工,怎麼發財的入世之學,也不教你算卦、看風水的世間小道,《轉法輪》開篇就告訴你教你修煉大法,「真正的往高層次上帶人」(《轉法輪》)。並且,說明「這是我們在末法時期最後一次傳正法」(《轉法輪》)。

大法師父說:「我說我做了一件前人從來沒有做過的事,開了一扇最大的門。」(《轉法輪》)法輪大法二十年裏傳播到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弟子超過億人。這在中國歷史上沒有,全世界古今未見。耶穌展現過神跡,釋迦牟尼展現過神跡,但人類最大的神跡確實是大法師父展現的,上億弟子只要修煉,乙肝、白血病、糖尿病、癌症及各種疑難病症被清理了,身與心共同昇華了。法輪功似乎在驗證愛因斯坦的預言:「如果將來有一個能代替科學學科的話,那麼這一學科唯一的就是佛學。」

作為佛家上乘功法,有人說法輪功剽竊佛教或道教,那是沒有真正了解過這三者的人的說法,從法理到功的演化,法輪功都不同於傳統修煉方法。釋迦牟尼晚年說我甚麼法都沒有講,讓弟子以戒為師。老子說:「道可道,非常道。」但大法師父第一次告訴人類法與道:「他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在不同層次的不同的論述,也就是道家所說的「道」,佛家所說的「法」。」(《轉法輪》〈論語〉)點明道家重點修真,佛家重點修善,而法輪大法真、善、忍同修。在功的演化上,道家走三陰三陽;佛教不要身體不講功;密宗修中脈;法輪大法是百脈全開,本體和元嬰都要。西方宗教沒有明確修煉概念,他懺悔,他變好,到最後,他所信的神給他演化神體,所以也是修煉。

法輪功沒有廟宇、教堂等宗教場所,也沒有剃度、洗禮等宗教儀式,沒有專業神職人員,甚至沒有戒律,這使他不同於傳統宗教。在正常社會層面,人們最直觀的印象是看到他們在戶外集體煉功。但法輪功卻不同於跑步、游泳、拳擊等體育運動,動作柔和簡單的五套功法,是法輪功修煉改變本體的一部分,同時,法輪功還強調嚴格的心性要求,要求修煉者按照「真善忍」昇華道德。通過學習《轉法輪》等四十本經書,「經修其心 功煉其身」(《洪吟》)性命雙修。由於在世間修煉,法輪功從做好人起步,要求法輪功弟子,不僅孝敬父母,管教孩子,做好工作,還要處處考慮別人,從唯私唯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

一九九八年,以喬石為首的人大退休老幹部對法輪功進行調查,結論為「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英國外交家、前英國駐愛爾蘭大使福昂西斯爵士說:「法輪功不僅是屬於中國的,這是一項全球性的新文明精神運動,她代表了人類的未來,法輪功的精神力量和道德勇氣,很快會傳播整個人類,並誕生出新的文明。」(待續)

--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名不見經傳的坊間傳聞中,早有一些「民間先知」預見到了這一場紅禍之後人間將回歸到一個道德高尚的社會形勢中去,但先決條件是一定要明白法輪功的真相。下面看看他們是怎麼說的…
  • 在名不見經傳的坊間傳聞中,早有一些「民間先知」預見到了這一場紅禍之後人間將回歸到一個道德高尚的社會形勢中去,但先決條件是一定要明白法輪功的真相。下面看看他們是怎麼說的…
  • 黃明勝說:「那是一九九七年的一月,去上了法輪功九天學習班,看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並且學會五套功法。每次煉完功後,感覺身心很輕鬆愉快,很舒服。」不知不覺的,他再也沒有背痛的困擾了。修煉法輪功,對於祛病健身有著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這種實例在法輪功學員中俯拾皆是,沒有甚麼稀奇。黃明勝說:「我受益最大的是心性方面的提升。還有很多從小到大所遇到或聽聞到的,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在法輪大法中都找到了答案。」
  • (shown)趙連浩先生,韓國人,外表樸實、隨和沒有架子,今年五月底來台灣師範大學學習中文。「因為我很渴望參透大法,而師父李洪志先生是中國人,並且有關大法的書都是用中文寫的,所以我來台灣一邊在大學讀中文,一邊跟台灣同修一起修煉大法。」趙先生訴說著來台的原因。…他身體也很敏感,在學煉功法時,他發現前方有法輪一直轉。他說:「每天學法煉功時,四週都有法輪一直轉一直轉的。身體被調整清理,一個禮拜後我就出去弘法了。」趙先生感到法輪大法真是太大了,太好了。他覺得現在得到真理了,知道了人要返本歸真,每天學法、煉功與講真相的生活過得很充實,很有意義。
  • 他們同意三退,就繼續上路,途中車子突然劇烈搖晃並伴有轟轟的聲音,頓時天翻地覆,瞬間女兒想起相信法輪大法好會保平安這句話,他們念「法輪大法好!求大法師父救救我們」。當一切都靜止下來時,他們慢慢地從倒著的車中爬出來時,驚呆了,四週一片狼藉,過後,他們知道是發生地震並引發了海嘯。(日本311大地震)
  • 我在獄中接觸到一個服刑人員,叫伏車平(化名),三十多歲。由於犯攔路搶劫罪被判有期徒刑十三年。在監獄中服刑期間,右腳關節嚴重傷殘,成了一個跛腳的殘廢人。我剛入獄時,他知道我是因煉法輪功而遭迫害的,就很想和我接觸。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他問我:法輪功是甚麼?中共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我根據他的接受能力,給他作了詳細解答。最後他問我:既然中共要迫害,為甚麼你還要堅持煉?我問他看過《西遊記》沒有,他說看過。我告訴他:法輪功可以使人修成神。他頓時眼睛大睜:「真的?」我嚴肅而又認真的說:「這是千真萬確的!如果你想修,我可以介紹你入門。你回去想想再談。」
  • 家住武昌中山路的周建剛,在修煉法輪功後,不僅使其身心受益,道德昇華,還使其原本已破裂的家庭開始變的和睦。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輪功被中共邪黨迫害後,因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周建剛先後數次被非法抓捕、關押,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十年重刑,在琴斷口監獄重管隊,周建剛被暴打致高位截癱。武漢市「六一零」和監獄方為了封鎖消息,在周建剛刑滿到期之日,將他秘密劫持到一個隱蔽的地方,並且威脅家人,不許將周建剛的去向告訴法輪功學員。
  • 為了獲得江澤民的信任和重用,周永康不遺餘力地迫害法輪功學員。周永康在任中共四川省委書記期間,授權、監督和批准使用諸如謀殺、酷刑和失蹤等手段恐嚇和消除在他管轄範圍內的法輪功修煉者,叫囂實行殘酷的株連政策:「父母修煉的,子女下崗;子女修煉的,父母下崗,停發退休工資,斷絕經濟來源。」在四川的幾年中,使四川這個擁有近億人口的省,成為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省份之一。周永康憑著迫害法輪功,用鮮血為自己鋪平了升官之路。川人私下稱周永康為「人權殺手」。
  • (shown)1999年四月二十三日,羅幹命令天津市出動防暴警察三百多名,驅散自發前往雜誌編輯部澄清事實的法輪功學員,毆打並逮捕了四十五名法輪功學員。消息傳到北京,當時北京的許多法輪大法學員決定四月二十五日去國家信訪局上訪。當時世界各大媒體都爭相報導這個事件:上萬人的上訪井然有序,沒有占用交通馬路,沒有口號,沒有標語,沒有任何過激的行為,甚至人群散去之後的地上沒有留下一片碎紙,連警察扔下的煙頭都撿走了。法輪功的名字瞬間響徹世界。直到今天,依然有人對這個事件感到驚訝與費解:這麼理性平和的人群,中共為甚麼要肆意鎮壓?「四•二五」到底在告訴人們甚麼?
  • 全家四代都生活在美國首府華盛頓DC的基斯•威爾(Keith Ware)當年因為在廣播中聽到「四•二五」事件的報導後,走入法輪功修煉。威爾回憶說:「一九九九年四月的一天,我聽到國家公共廣播電台播出的一個故事,我被感動了。我記得那篇報導講述了一大批法輪功學員在北京進行了一次令人難以置信的非暴力抗議請願。當時我不知道法輪功是甚麼,我也與中共政治和中國人沒有任何個人牽連。但是這個故事感動了我,我被那些法輪功學員展現的非凡勇氣所感動。好幾個月過去了,但是這一印象從未在我的腦海中消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