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天命信仰(上)

唐子:讀《消滅共產主義思想的根本方法》

人氣 21
標籤:

【大紀元2012年07月19日訊】1955年蔣中正在台灣國防大學演講《消滅共產主義思想的根本方法》,很睿智:用同情的和綜合的思想解說黑格爾的絕對理念:「絕對」指創造宇宙萬物的上帝(神),「理念」哲學是對中國的「太極」(上天)哲理的思辨論述,理性地闡述了人類世界的演進過程:由陰到陽、微觀到宏觀、混沌到有序、野蠻到文明。蔣公明白,哲學家和神學家其實是用不同的話講世界和人類是怎麼來的。

神學家通過故事說世界和人類的來歷,例如《聖經》說眾神怎麼合創神與人共在的這個宇宙,耶和華是怎麼創造亞當和夏娃置放在伊甸園,又怎麼把他們逐出來的。再如中國傳說說我們頭上日月與神州大地是盤古的身體變化出來的,中國人是女媧造的。各民族的創世和造人故事形成各民族的天命信仰、文化,歌舞、戰爭都與之相關,例如希臘神話說城邦的人得罪了神,神通過美女海倫讓他們出海作戰受難。哲學說世界和人的來源,不說故事,不說給在廣場上輪流燒殺的人,主要說給「愛智慧」的智者和自己的心靈,說概念:水、氣、土、火,眾說紛紜。

但哲學家只是解釋世界,在書齋、講堂、研討會的象牙塔,民眾該吃吃、該睡睡,學生該上課上課、該作業作業,辯論是非並不惹事生非。沒有哲學爭論引發的地方和地方、國家和國家進行的戰爭。馬克思的哲學是個例外。德國哲學家費爾巴哈以人本哲學講性善而說理性和愛並主張社會主義憲政運動時,馬克思篡改批鬥,明說他主要是改造世界:煽動工人的所謂階級仇恨,激情批鬥、暴力革命、實現專政。鼓吹社會主義革命實現工人專政,實現的是流氓團伙壟斷政權。

在唯物辯證法和唯物史觀不僅是學說,更是邪說是宗教這一點上,馬克思明目張膽並直言不諱。這當然不是甚麼真理在握的理直氣壯,而是人在邪教中的氣焰囂張和誤入邪道的走火入魔。歐洲哲學家在17世紀之後不說正邪的事,也的確方便了馬克思篡改黑格爾的辯證法矇騙世人做壞事,但沒有矇騙住蔣公中正。

蔣中正看出黑格爾的辯證法是對《周易》、《道德經》、《論語》的理論化、系統化的論述,也是教人擇善而從的。所以他1955年清楚地指出:黑格爾「解釋歷史」的唯心辯證法,被馬克思「唯物辯證法」卑劣地移花接木、偽裝欺世了;共匪邪惡至極,「只要能達其目的,無論顛倒是非、混淆黑白,都可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極」,不管唯心論、辯證法,都被用來「掩護其狡詐萬惡的邪說暴行」;誰要是接受「唯物辯證法」的歪理宣傳,誰就會患一種「眩共」病,「為共匪所眩惑而迷惘無主」,被「矛盾律」引入你死我活的鬥爭歧途,質變後自我否定了。

蔣中正明辨共匪「矛盾律」的鬥爭戰術的邪惡:視人類為獸類,將軍事戰爭中的敵我關係推廣到家庭和社會,使夫妻、師生、師徒相互鬥,最終家國體系「歸於瓦解」;情勢對己不利時,暫時跟敵方妥協,將其注意力轉移到黨或民族的外部,例如紅軍在江西「保衛蘇聯」的蘇維埃運動失敗後,打「抗日」旗號,引全民逼南京國民政府抗日,退一步進二步:用八路之名在延安領軍餉,還賣鴉片。

毛澤東不仁不義至極。沒有彭德懷、林彪,毛澤東在江西就成了國軍的俘虜,瞿秋白似地被押送刑場槍斃了。但林彪聽從閻錫山的抗日軍令打平型關伏擊戰,彭德懷組織百團戰役破壞日軍的交通線,毛澤東就惡氣洶湧地罵娘,痛恨這兩個將軍作為中國人的民族血性和氣節。由於不顧同胞死活,毛澤東就能夠將馬列辯證法的「矛盾律」鬥爭法則用於統一戰線、武裝叛亂和黨內整肅。通過整風運動、反右文革,從延安地區到大陸全國,文人、黨官都被迫說謊和罵人,戰天斗地做壞事。彭德懷、林彪早期的報國善心被黨性質變為叛亂邪念,越來越反天命了。

中國五四運動後,恨禮教的狂人偏激,不敬天不認命,逐漸接受共產暴亂思想。共產黨在蘇聯是反基督的暴亂組織,在中國就是反天命的匪幫團伙,口說革命其實就是違法暴亂。中國人長期倣傚乾坤天地的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的精神,君子和小人都被教導敬天信命知足常樂,但凡還能活都不願意當土匪,所以才有逼上樑山一說。共產黨卻反其道而行之,唯物辯證法的歪理邪說把當土匪說成「革命無罪」和「造反有理」,還居然成了毛澤東的「至理名言」,後來被全民念叨。

照理說,中國文人和軍人祖祖輩輩受「忠孝廉恥」的仁義教誨,另外民間有道教和佛教的神佛信仰:崇敬關羽、岳飛等忠臣義士的魂靈,相信祖先的魂靈在死後庇護著後人,個人的自由私慾被家族、朝廷的義與利遏制著,不容易被共產暴亂的匪幫和邪教的思想忽悠和操控的。可是歷史安排下,1905年到1912年相繼沒了科舉、皇朝,五四運動起沒了儒生群體,1949年以前大陸,清朝一部份秀才、舉人、進士,以及幾乎所有文人的後裔,趕科學和民主時髦丟了天命信仰。

中國天命信仰,概括地說來是:人是天地的造化,宇宙的精靈(萬物之靈),富貴在天,生死由命。這構成中國人世代活下去的理由與活得好的精神支柱。「忠孝廉恥」的仁義倫理,道教和佛教的神佛信仰,崇敬忠臣義士與祭奠祖先的死者魂靈,個人事小、家族(國家)事大的衡量……根源都在天命信仰的精神的上。

不僅中國人信天命,受儒家思想文明影響的國家,例如朝鮮、日本、越南都信。信天命在20世紀1912年以後這100年,受西方宗教、哲學和科學的影響,大陸、北朝鮮和越南接受共產黨的反太極的鬥爭哲學(歪理邪說),丟了天命信仰,被共產黨奴役至今,北朝鮮被全面奴役,大陸由全面奴役轉向思想政治奴役。

越南由於長期跟隨蘇聯,在蘇聯解體後變化比中國大陸更大,新文化運動、反右和大文革在越南都沒有。韓國、日本,以及中國的台灣、香港、澳門,都沒有經受新文化、反右、大文革等思想政治運動,天命信仰還在,國家制度變了,人卻沒有被唯物辯證法換了心智。知曉這一點,我以為很重要:無論人活在古代或是現代,善惡、正邪的基本觀念沒有改變:好人不會把共匪殺人擄掠視為「解放」,不會陷入唯物論的詭辯,不會把傳統社會當作舊社會徹底否定而更換一切。

也就是說,只要天命信仰還在,傳統的善惡標準還在,中國人就能夠辨正邪,有正氣。共產黨在中國就像在日本,就掀不起正常國家變成山寨的驚濤駭浪。人是有私心的,但人非牲口。在中國,仁義良知遏制人的私情,父母不因為自得其樂而不養育兒女,兄弟不因為爭輸贏而你死我活,男人不因為身強力壯就強暴女人。人因此才不是衣冠禽獸。但是如果不信天命,或者被中共逼迫和誘騙得不信,中國人因為私心一旦不仁不義,就被中共牢牢操控:父母會因為害怕兒女反黨殃及自身而告密,哥哥會因為爭當更大的官在運動中對弟弟落井下石,男人會因為色情藉著政法委書記的權位佔有女人的身心。這就是中共63年統治大陸的實情。

這樣我們也就明白了,蔣公中正到台灣為甚麼在1955年作《消滅共產主義思想的根本方法》的演講,教台灣人明辨黑格爾的理念辯證法是正、馬克思的物質辯證法是邪,告誡台灣不要丟失天命信仰而捨棄「自由康樂精神」和「真善美高尚生活」。蔣公說的方法對台灣的國防安全究竟起了多大作用,不可量化。但台灣人天命信仰至今還在,沒在科學和民主訴求過程中丟了善心,卻也是事實。

相關新聞
【唐子】中共開始自殺
老黨員開家庭會 動員家人退黨
德國高速公路上 勸退十位大陸遊客
大紀元九評和退黨周刊(12-06/03-06/09)
最熱視頻
【紐約調查】美資深護士談疫後護理業前景
【新聞看點】川普拜登兩美國 中共威脅是共識
【時事縱橫】大選辯論火花四射 川粉拒社會主義
【重播】川普明州大選集會演講 支持者歡呼
【直播】港人「沒有國慶 只有國殤」活動
烤肉5招不怕變胖、便秘 飯後1穴位消脹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