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了我丈夫 親朋嘆服

雲南大法弟子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丈夫是六九年的下鄉知青,到部隊當兵後上了軍醫大學。雖然是醫生,可他也醫不好自己的病,二十多歲就腰疼、腿疼、全身疼(類風濕),女兒還沒出生,他就從部隊醫院到地方駐軍醫院、軍區總醫院都住了一圈,下地方後又住進了省級醫院,各路專家給他會過診,西藥、中藥、草原、藥酒、秘方、單方都吃了不少。

我自己也翻看了他的《內科學》醫書,知道了這種類風濕病症的後果:重者癱瘓,輕者大小關節變形。得了這個病,根本就醫不好,吃藥、治療不過是止疼和有限的控制病情的發展,死是死不了,就是讓你疼,疼一輩子,疼到死,也就是說,他要受一輩子的罪,我要受一輩子的累。就要生孩子的我,得不到他的半點照顧,反而還得讓他扶著我的肩膀當拐杖拄。

每天天不亮他就疼痛醒了,就看他疼痛的程度,不用開窗簾就知道今天的天氣是陰還是晴,二十多年了,我都習慣了他的疼痛,他哪天不疼我還奇怪了呢。雖然他男子漢大丈夫,可肩不能挑,手拿不動,一年四季不能摸冷水。我曾想再生一個男孩就好了,就有人背他了,等女婿都等不到了。可他不跟我商量就在部隊領了「獨子證」,他說他甚麼也幫不了我,再生一個也是我受累。

就因為身體不好,丈夫三十就轉業到地方醫院,「拼搏」了十多年,可謂是業務技術尖子、管理能力還行,四十多歲就當上了省級某系統醫院的院長。身體不好的丈夫還是一個不顧家小,不管自己的身體每況愈下的「工作狂」,一心撲在工作上,想「奮鬥」一番,體現一下自己的人生價值。隨著官場的應酬和社會風氣的變異,丈夫的酒量倍增,因為身體不好,每喝必醉,每醉必進急症室,我都麻木得不去看他了,甚至以離婚嚇唬他不要再喝酒了;丈夫的煙癮也越來越大,一天抽兩三包煙,手指熏黃了,牙齒也黑了,不認識的人都看他像個吸毒的……

九五年八月,因主管部門領導犯案的牽連,丈夫突然被免職、審查,正想大幹一場的他,一下子從巔峰跌到了低谷。本來就性格內向的丈夫也不向我和親朋好友們訴說他的冤屈,只是一個勁的抽煙、看電視,整個家就像天塌了似的。他深知中共整人的權術,想好了不讓我們母女倆受牽連,準備和我離婚;甚至想從西山龍門跳下來……(這是他後來告訴我的)。

就在此期間──九六年八月的一天,我們從省城回到老家,一個好朋友向我推薦了法輪功,我不經意的把《轉法輪》遞給了丈夫,就忙著跟朋友到公園裏學煉功,接著我又一個人趕回省城上班。三天後,我在辦公室一連接了兩個老家來的電話,一個是朋友打來的:「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丈夫的腰桿直起來了,能一口氣上完菜市場的台階啦!(丈夫的類風濕和嚴重的腰椎骨質增生,使他平時上菜市場的幾十道台階都要休息兩三次)」另一個電話是大嫂打來的:「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丈夫會笑了,會跟我們說話了!」我一下子淚流滿面,禁不住大聲的說:「感謝李老師給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感謝李老師挽救了我們這個家庭!」

後來得知,丈夫看完一遍《轉法輪》就忘了吃藥(他每天都要吃德國進口的「瑞培林」藥片,國產的對他不起作用),腰也不疼了,不覺的就直起來了;煙、酒也戒了;更重要的是他甚麼都明白了:人為甚麼有苦難?人為甚麼來當人?生命的真實意義是甚麼──就是返本歸真。

從此我們家的天晴了,我們一家三口都走上了修煉法輪功的路。女兒的「外傷性癲癇」病好了;我的各種病症沒有了,特別是內分泌失調消失了,越來越向年輕人方向退,人也越來越年輕。

親朋好友們目睹丈夫的身心變化,無不被法輪功的神奇功效所折服。儘管法輪功遭受了近十三年的迫害,我的親戚、朋友們沒有一個跟著邪黨說法輪功不好的,只是被邪黨的政治運動搞怕了,勸我們雞蛋不要碰石頭,胳臂粗扭不過大腿。在我們被迫離家出走住在大哥家時,警察威嚇我的兄弟姊妹,知道我們的下落不報告就是窩藏罪。未修煉的大哥敢對警察說:「我只知道我妹婿煉法輪功身體好了,不知道他們在哪裏。」大哥又對我們說:「你們就住在我這裏,他們要把你們抓了,我也陪你們一起去坐牢!」

我們在流離失所期間走了許多地方,都是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接待我們,首先我們都要告訴他們:我們是因為修煉法輪功遭迫害離家出走的,現在被警察「通緝」。他們沒有一個為此拒絕收留我們的,並且說:你們修煉法輪功沒有錯,又不是殺人放火,我們根本不怕,共產黨就是瞎折騰。朋友們不但管住、管吃,走時還硬要給錢,我們拒絕時,有的還說:「你們不要,就給法輪功做資料吧!」有在公檢法系統工作的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還將警察對我們的通緝,地方六一零的布控、設置路卡的情況透露給朋友,使我們一次又一次擺脫了警察的非法搜捕。每當我們看到朋友明白法輪功真相,得到救度時,我們真為他們高興,更加堅定了我們對法輪佛法的信念。

九九年七﹒二零那幾天,剛好婆婆到我們家來。婆婆那時七十多了,沒有文化,她看到了電視上對法輪功的造謠誹謗,也看到了我們一家的溫馨和睦,特別是丈夫的身心變化,對我們說:「你們現在沒有錢了,可像個家的樣子;你弟弟家有錢了,但那個家卻像個旅館。」至今十多年了,婆婆在我們一家被迫離家出走、被非法勞教、判刑的日子裏,默默的為我們承受著,她從未埋怨過我們一句話,從未說過一句法輪功的不是。她老人家也得到了福報:兩次「腦梗塞」後遺症的狀況越來越好轉,都不要我們為她擔心。今年老人家已八十四歲了,身子骨還很硬朗。

我們一家三口修煉法輪功後,十六年沒有上過醫院,沒有花過一分錢的醫藥費。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9/【徵稿選登】大法救了我丈夫-親朋嘆服-257737.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找到了煉功點。第一天參加集體煉功,就覺得周身內部都在湧動著,血液循環都能感受的到,甚至末梢的流動都感覺得清清楚楚,其實就是在通脈,因為大法修煉一上來就百脈全開。抱輪時,明顯感受到法輪的旋轉…我悔恨自己悟性太差,錯過了直接聽師父講法的機緣,但又覺得自己太幸運了,只要真修,師父就會把我當弟子帶。能在宇宙大法中熔煉自己,還有甚麼好求的呢,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啊!
  • 我這個歲數的人自然早就滿頭白髮了。可自今年以來,我的白髮中有許多變黑了,這讓周圍不修煉的人感到更不可思議了,簡直太神奇了。現在我都快一百歲了,身體還非常棒,沒有病,生活能夠自理,自己一個人到街上去散步,別人見了都很羨慕,還總要問我:「您老是怎麼保養身體的?」我就驕傲的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的!」
  • 記得二零零三年,中共迫害我們家,我在師尊的呵護下正念闖出了黑窩。丈夫同修被迫流離失所,不能上班,失去了家裏的主要經濟來源,我當時的生意收入微薄。親人們受邪黨的毒害,指責我們並逼我們放棄修煉法輪功,讓丈夫回去工作。我和丈夫不為所動,無論他們怎麼軟硬兼施都不配合。就這樣丈夫只能在外地,我繼續做我的生意。當時還有四萬多元的外債。…現在周圍很多人都說我學大法得了福報。因為在同行中我的生意效益最好,不但還上了外債,這些年總收入近一百萬,在本地是很少有的。
  • 我年逾七旬,是個多災多難的人:生下來就差點兒被狗叼走;成年後遇車禍臥床三十四年;半生百病纏身,負債累累,多次自殺未果;受法輪大法恩澤才有我的今天。…九七年年末,我躺在床上總能聽到一種優美的音樂不停的縈繞耳際,…我當時每天都得幾次服用二十二粒的藥丸,煉功後,由於身體不疼了,也忘了吃藥,也就再也不吃藥了。兩個月後,我生活能自理了,能下樓到同修家學法了。
  • 誠念大法好祛病多神妙,有緣明真相逢凶化吉祥…所有這些帶有神奇色彩的小故事,一方面是我在以往講真相救人中的點滴成果,同時也是深入講真相救人的生動實例。願更多世人能看到這些真真實實的神奇經歷,明白真相得救度。
  • (shown)英國外交家、前英國駐愛爾蘭大使福昂西斯爵士說:「法輪功不僅是屬於中國的,這是一項全球性的新文明精神運動,她代表了人類的未來,法輪功的精神力量和道德勇氣,很快會傳播整個人類,並誕生出新的文明。」 明慧網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徵稿作品從不同角度記錄了大法弟子的真實狀態和心路歷程,用樸實真切的筆觸為人們打開了一個就在人們身邊的佛恩浩蕩、充滿各種神奇與神跡的修煉者的世界,引領人們領略善良的大法修煉者的不同人生,開啟了一扇通向美好的大門。
  • (shown)英國外交家、前英國駐愛爾蘭大使福昂西斯爵士說:「法輪功不僅是屬於中國的,這是一項全球性的新文明精神運動,她代表了人類的未來,法輪功的精神力量和道德勇氣,很快會傳播整個人類,並誕生出新的文明。」 明慧網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徵稿作品從不同角度記錄了大法弟子的真實狀態和心路歷程,用樸實真切的筆觸為人們打開了一個就在人們身邊的佛恩浩蕩、充滿各種神奇與神跡的修煉者的世界,引領人們領略善良的大法修煉者的不同人生,開啟了一扇通向美好的大門。
  • (shown)英國外交家、前英國駐愛爾蘭大使福昂西斯爵士說:「法輪功不僅是屬於中國的,這是一項全球性的新文明精神運動,她代表了人類的未來,法輪功的精神力量和道德勇氣,很快會傳播整個人類,並誕生出新的文明。」明慧網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徵稿作品從不同角度記錄了大法弟子的真實狀態和心路歷程,用樸實真切的筆觸為人們打開了一個就在人們身邊的佛恩浩蕩、充滿各種神奇與神跡的修煉者的世界,引領人們領略善良的大法修煉者的不同人生,開啟了一扇通向美好的大門。還有系列大法洪傳的文章,資料彌足珍貴,對人們深入瞭解大法真相,了解法輪大法洪傳世界這二十年的歷史,從而真正瞭解這個時代,具有重大意義。
  • (shown)我出生並一直生活在摩爾多瓦共和國。在我前三十三年的人生中,可以說達成了不少的人生目標。26歲當上法官,有好家庭、物質生活很優裕。親眼見識了那些原本最親近的人在法庭上變成了仇敵後,我開始思考我生活和工作的真正意義,思考這個世界上的人們存在的意義:我們是從哪裏來的?是誰創造了地球生命的法則?為甚麼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變得越來越不能相互容忍?年滿三十三歲後,我得了重病。檢查、很貴的藥,對我一點兒幫助都沒有。我的婚姻崩潰了,孩子們也經常生病。我切身感受到死神在向我逼近。…我遍訪了本地所有的修道院,後來還去了中國的少林寺,可是關鍵的問題一個也沒有得到解答。二零零四年我找到了法輪大法。第一次通讀完《轉法輪》那是真正的幸福!就好像喝了一直在尋找的聖水一樣!我終於明白了:要想解除病痛之苦,需要改變自己的心!
  • 我曾是少年體校的教練,學武術氣功時是師從某宗師的關門弟子,從一九八零年我開始在少年體校教武術氣功。我帶的學生在省、市比賽中曾取得了好成績。當時正值電影《少林寺》在全國掀起了「少林」風,因此來跟我學武術氣功的人很多,在大街上一走一過,身後都會跟來一大群徒弟。名利讓我隨波逐流不可一世染上酒癮打人的惡習,妻子準備和我離婚並帶著孩子回老家,就在一九九四年,我接觸了法輪功,並被其高深的法理和輕盈的動作所折服,立即走進了法輪大法修煉。隨之,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