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暴雨「頭七」 民眾醞釀上街

人氣 2
標籤: ,

【大紀元2012年07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薛飛報導)7月28日,北京暴雨已經過去一週,那些水災罹難者也已經離去了整整7天。豆腐渣城市建設,無預警,救災不力及掩蓋真相,引起的全民公憤至今未息。為平息民憤,北京將死難人數提升到了77人,北京市委書記郭金龍週五也率餘部到重災區房山區視察並哀悼,但在新浪微博,「頭七」成為敏感詞被封。民間也紛紛轉發走上街頭悼念遇難者的信息。

中共官媒《新華社》週四通報了北京暴雨最新死亡數字從原先的37攀升到77人遇難。27日出版的《人民日報》以較大篇幅公佈北京「7.21」災害中已確認的66名遇難者名單。CCTV主持人也在屏幕上念出所有已經確認身份的遇難者名單,前所鮮見。

週五上午前北京市委書記郭金龍帶領眾北京市官員到受災最為嚴重的房山區探望受災民眾,並為遇難者默哀,郭金龍講話中不得不承認北京的規劃建設、基礎設施、應急管理都暴露出許多問題,必須深刻反思。

但各界認為當局的舉動只是為了平息民憤。除了各界繼續炮轟北京當局防災及救災不力,民間正在號召市民上街。

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魏德東日前在新浪微博發消息,號召北京市民,在雨災死難者「頭七(28日)」走上街頭悼念,為遇難者「祈福」,並要求25日辭去市長職務的市委書記郭金龍下台。不過,在此微博轉發超過600次後貼子被監管當局刪除,而不少微博用戶將魏德東的微博信息截圖繼續轉發。

中國茉莉花革命網站號召各地民眾,在週六當天穿黑衣或白衣到市中心廣場聚集,要求當局公佈死難者名單。

週五,有關北京大雨相關消息仍然在新浪微博的熱門話題榜首位置,但『頭七』成為敏感詞被禁止搜索,網民繼續質疑官方死亡數字的真實性,網傳房山區黃官屯橋附近撈起超過百輛巴士,超過上千人死傷。

在網絡上,大陸網民紛紛撰文悼念死難者,抨擊時政。

網名「西地蘭」的網民發文,「紀暴雨頭七 長安宮旁生悲事,氤氳冤魂哭夜台」,文章稱:今天我們要悼念的就是他們。罹難於7.21北京暴雨的77位同胞,還有那些至今不知白骨處的人們。悼念一些恕不相識的人。

「說國人從受孕、出生、上學、工作、婚育到死亡的種種不宜。年輕的筆下或許有些偏頗。到也實話實話。神州大地流傳著種種死法。然而死於天朝都城暴雨,罹難於通衢大道,罹難於現代化的高速路橋。天災多少伴有一些人禍。」

「我們痛斥這個世界的冷漠,人狗對比,總是那麼的震撼!到底是誰在為人民服務,到底是誰在為人民幣服務?」

「北京明代團城無一例積水報告。若明朝至今,似乎可以少了這場暴雨的一些冤魂。不知當權者看到這樣的報導是否會有許些內疚?有關部門組織捐款,官方微博收到上萬豎起來的中指。」

作者並表示,向拒收穫救者萬元感謝的農民工兄弟致敬!向守井蓋子的環衛工人致敬!向一切互助的路人致敬!魂歸天國的人們一路走好!

北京鼠族在外露宿 政府不理

7月21日大暴雨,京城不少樓盤也紛紛上演「現形記」:屋頂漏水、天花板開裂、外牆脫落、地面塌陷、地下室成「水族館」、電梯因進水停運,等等。

目前,廣渠門橋下4米深的積水已退去,但對於距廣渠門橋很近的本家潤園小區住戶來說,「7.21大雨」的影響仍在繼續。尤其是對於租住在地下二層的上百名北漂客,許多暫時找不到住處者只得露宿在小區內。

他們自潮北漂都不是,是「北光」。一名在此露宿的溫姓餐廳服務員說,很多人逃出來時連現金都沒有,提款卡、身份證等在水中不見了,陷於赤貧。他們只能生飲自來水、干吃即食麵維生。

他們希望能夠解決住宿,物業說地下室不可能再住,希望得到一點補償,無部門理會。

而有些北漂一組的家人仍在尋找自己的家人。鄭州市民史先生求助,他的兒子史睿,在北京打工做群眾演員,北京租住地下室,自從21號那天暴雨後他和兒子失去了聯繫。他的父親已經59歲了,心急如焚。

(責任編輯/林詩遠)

相關新聞
「要麼破產要麼造反」 南方報業水災版面接連被斃
組圖:劫後餘生  遊客鏡頭下的野三坡百里峽
敏感時期炎黃刊文警惕文革復活再批薄熙來
華爾街日報分析北京市長郭金龍辭職事件
最熱視頻
【唐青看時事】川普猛打中共 習近平拜登如何接招
【思想領袖】議員米勒:1月6日國會驚魂
【有冇搞錯】馬斯克建議人類「愛和寬容」
【時事軍事】三角洲9隊揭祕 劍指中俄太空武器
【財商天下】美國大媒體的中國生意
【橫河直播】病毒起源核查 世衛能做什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