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天祥拋下宮中為奴妻女 以身殉國

孑伊
  人氣: 13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7月31日訊】文天祥,初名雲孫,字天祥。選中貢士後,換以天祥為名,改字履善。寶祐四年(1256年)中狀元後再改字宋瑞,後因住過文山,而號文山。廬陵(今屬江西吉安)人。南宋後期傑出的民族英雄,軍事家,愛國詩人和政治家。著作有《文山先生全集》、《文山樂府》,名篇有《正氣歌》、《過零丁洋》等。宋理宗寶祐四年 (1256年)進士第一名(狀元),與陸秀夫、張世傑被稱為「宋末三傑」。他後期的詩詞,風格慷慨激昂,蒼涼悲壯,具有強烈的感染力,反映了他堅貞的民族氣節。1283年1月9日(農曆十二月九日)在北京菜市口慷慨就義,年僅四十七歲。文天祥在獄中寫作大量詩詞,《過零丁洋》、《正氣歌》等作品已成為千古絕唱,是中華民族精神的象徵。

文天祥十九歲時獲廬陵鄉校考第一名,翌年(寶祐四年)入吉州(今江西吉安)白鷺洲書院讀書,同年中選吉州貢士,並隨父前往南宋首都臨安應試。在殿試中,他作「御試策」切中時弊,提出改革方案,表述政治抱負,宋理宗親拔為第一,也成為權相賈似道門生,考官王應麟奏曰:「是卷古誼若龜鑒,忠肝如鐵石,臣敢為得人賀」。

宋恭帝德祐元年(1275年)正月,因元軍大舉進攻,宋軍的長江防線全線崩潰,朝廷下詔讓各地組織兵馬勤王。文天祥立即捐獻家資充當軍費,招募當地豪傑,起兵勤王,以「正義在我,謀無不立;人多勢眾,自能成功」的口號,組織義軍三萬,開赴臨安。宋朝廷委任文天祥知平江府,命令他發兵援救常州,旋即又命令他馳援獨松關。由於元軍攻勢猛烈,江西義軍雖英勇作戰,然最終因為孤立無援,抗爭失敗,到最後僅餘六人。

次年正月,元軍兵臨臨安,文武官員都紛紛出逃。謝太后任命文天祥為左丞相兼樞密使(右相是長江防衛使賴旦臣,督導襄陽作戰),派他出城與伯顏談判,企圖與元 軍講和。文天祥到了元軍大營,希望以談判的方式來刺探蒙古軍情,在談判過程中,文天祥據理力爭,怒罵伯顏。但與此同時,南宋朝廷卻派人前往文天祥軍營,宣佈解散文天祥的軍隊。伯顏得知文天祥軍隊噎被解散,故下令逮捕他。

此時元軍佔領了臨安,但兩淮、江南、閩廣等地還未被元軍完全控制和佔領。於是,伯顏企圖誘降文天祥,利用他的聲望來儘快收拾殘局。文天祥寧死不屈,伯顏只好將他押解北方。當文天祥被押送到鎮江的時候,得當地義士相救脫險。這時,南宋朝廷已奉表投降,恭帝被押往元大都,陸秀夫等擁立7歲的宋端宗在福州即位。文天祥於景炎元年(1276年)五月二十六日奉詔入福州,任樞密使,同時都督諸路軍馬,往南劍州(今福建南平)建立督府,派人赴各地募兵籌餉以繼續抗元戰爭。秋天,元軍攻入福建,端宗被擁逃海上,在廣東一帶乘船漂泊。

景炎二年(1277年)元兵入汀關,文天祥欲據蓮城拒敵,汀州守將黃去疾聞帝駕下海,擁郡兵有異心,文天祥逐屯兵朋口轉到龍巖。二月,文天祥率軍攻復梅州,四月斬殺跋扈大將二人後。至夏,由梅州出兵,進攻江西,此時各地豪傑響應抗元,號令通於江淮。在雩都(今江西於都)獲得大捷後,又轉戰至贛州,以偏師進攻吉州,陸續收復了許多州縣。元江西宣慰使李恆在興國縣發動反攻,文天祥兵敗,妻妾子女失散,收容殘部,奉老母再入蓮城,請命益兵再舉,後轉戰至循州。

祥興元年(1278)夏,文天祥得知端宗已死,繼位的弟弟——趙昺移駐崖山,被任命少保,信國公。為擺脫艱難處境,便要求率軍前往,與南宋行朝會合。由於張世傑堅決反對,文天祥只好作罷,率軍退往潮陽縣。同年冬,元軍大舉來攻,文天祥在率部向海豐撤退的途中遭到元將張弘范的攻擊,文天祥軍在五坡嶺造飯時被元軍攻擊,兵敗,文天祥吞下隨身攜帶的冰片企圖自殺,未死,但卻昏迷過去,在昏迷當中,文天祥被俘。

文天祥遂被張弘范押往崖山,讓他寫信招降張世傑。文天祥說:「我不能保護父母,難道還能教別人背叛父母嗎?」張弘范不聽,一再強迫文天祥寫信。文天祥於是將自己前些日子所寫的《過零丁洋》一詩抄錄給張弘范。張弘范讀到「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兩句時,不禁也受到感動,不再強逼文天祥了。寫《過零丁洋》廿天後,南宋在崖山海戰慘敗後,陸秀夫背著八歲幼帝趙昺跳海而死,南宋滅亡。張弘范向元世祖請示如何處理文天祥,元世祖說:「誰家無忠臣?」命令張弘范對文天祥以禮相待。

元世祖忽必烈愛其才,首先派降元的原南宋左丞相留夢炎對文天祥現身說法,進行勸降。文天祥一見留夢炎便怒不可遏,留夢炎只好悻悻而去。元世祖又讓降元的宋恭帝趙顯來勸降。文天祥北跪於地,痛哭流涕,對趙顯說:「聖駕請回!」趙顯無話可說,怏怏而去。元世祖大怒,於是下令將文天祥的雙手捆綁,戴上木枷。關進兵馬司的牢房。文天祥入獄十幾天,獄卒才給他鬆了手縛,又過了半月,才給他褪下木枷。

元朝丞相孛羅親自開堂審問文天祥。文天祥被押到樞密院大堂,昂然而立,只是對孛羅行了一個拱手禮。孛羅喝令左右強制文天祥下跪。文天祥竭力掙扎,坐在地上,始終不肯屈服。孛羅問文天祥:「你現在還有甚麼話可說?」文天祥回答:「天下事有興有衰。國亡受戮,歷代皆有。我為宋盡忠,只願早死!」孛羅大發雷霆,說:「你要死?我偏不讓你死。我要關押你!」文天祥毫不畏懼,說:「我願為正義而死,關押我也不怕!」

從此,文天祥在監獄中度過了三年。在獄中,他曾收到女兒柳娘的來信,得知妻子和兩個女兒都在宮中為奴,過著囚徒般的生活。文天祥深知女兒的來信是元廷的暗示:只要投降,家人即可團聚。然而,文天祥儘管心如刀割,卻不願因妻子和女兒而喪失氣節。他在寫給自己妹妹的信中說:「收柳女信,痛割腸胃。人誰無妻兒骨肉之情?但今日事到這裡,於義當死,乃是命也。奈何?奈何!……可令柳女、環女做好人,爹爹管不得。淚下哽咽哽咽。」

元世祖至元十九年(1282年)三月,權臣阿合馬被刺,元世祖下令籍沒阿合馬的家財,追查阿合馬的罪惡,並任命和禮霍孫為右丞相。和禮霍孫提出以儒家思想治國,頗得元世祖贊同。八月,元世祖問議事大臣:「南方、北方宰相,誰是渠能?」群臣回答:「北人無如耶律楚材,南人無如文天祥。」於是,元世祖下了一道命 令,打算授予文天祥高官顯位。文天祥的一些降元舊友立即向文天祥通報了此事,並勸說文天祥投降,但遭到文天祥的拒絕。十二月八日,元世祖召見文天祥,親自勸降。文天祥對元世祖仍然是長揖不跪。元世祖也沒有強迫他下跪,只是說:「你在這裡的日子久了,如能改心易慮,用效忠宋朝的忠心對朕,那朕可以在中書省給你一個位置。」文天祥回答:「我是大宋的宰相。國家滅亡了,我只求速死。不當久生。」元世祖又問:「那你願意怎麼樣?」文天祥回答:「但願一死足矣!」元世祖十分氣惱,於是下令立即處死文天祥。

次日,文天祥被押到刑場。監斬官問:「丞相還有甚甚麼話要說?回奏還能免死。」文天祥喝道:「死就死,還有甚麼可說的?」他問監斬官:「哪邊是南方?」有人給他指了方向,文天祥向南方跪拜,說:「我的事情完結了,心中無愧了!」於是引頸就刑,從容就義,年47歲。行刑後不久,有詔使止之,然文天祥已死,忽必烈惋惜說:「好男子,不為吾用,殺之誠可惜也。」

文天祥的浩然正氣萬古流芳,他慷慨就義的精神至今仍然被人們傳頌,不愧為「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責任編輯:郗古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宋史》上說文天祥「體貌豐偉,美皙如玉,秀眉而長目,顧盼燁然」。
  • 文天祥,初名雲孫,字天祥。選中貢士後,換以天祥為名,改字履善。寶祐四年(1256年)中狀元後再改字宋瑞,後因住過文山,而號文山。廬陵(今屬江西吉安)人。南宋後期傑出的民族英雄,軍事家,愛國詩人和政治家。著作有《文山先生全集》、《文山樂府》,名篇有《正氣歌》、《過零丁洋》等。宋理宗寶祐四年(1256年)進士第一名(狀元),與陸秀夫、張世傑被稱為"宋末三傑"。他晚年的詩詞,風格慷慨激昂,蒼涼悲壯,具有強烈的感染力,反映了他堅貞的民族氣節。1283年1月9日(農曆十二月九日)在北京菜市口慷慨就義,年僅四十七歲。文天祥在獄中寫作大量詩詞,《過零丁洋》、《正氣歌》等作品已成為千古絕唱,是中華民族精神的象徵。
  • 宋代文天祥在他的《指南後錄》中,記述他曾經遇到一位道家高人,名叫“靈陽子”,向他講述過道家的學問。
  • 文天祥,吉州廬陵(今江西吉安)人,為宋末抗元名臣,宋恭帝德佑元年(1275),元軍大舉進攻宋朝,文天祥捐獻家資充當軍費,號召一支萬餘人的義軍,但元軍銳不可當,義軍雖英勇作戰,也未能擋住元軍,元軍兵臨臨安,文天祥被派出城與元軍講和,卻被扣留,謝太后見無法求和,只好向元軍投降。
  • 遍讀中華史書,看盡古詩名句,在成千上萬的名詩佳句之中,唯獨宋代文天祥在《過零丁洋》一詩中所留下的「人生自古誰無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最讓人刻骨銘心、 終生難忘。這兩句詩,表明了文天祥視死如歸的崇高氣節,他認為人生在世誰都會死去,死並不可怕,重要的是要有一顆精忠報國的赤忱,永遠照耀在青史之上。文天祥在廣東兵敗被元軍俘虜之後,不為高官厚祿所動,不畏生死折磨,面對淫威,威武不屈,坦然以「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無畏氣概面對敵人的屠刀,從容就義。在文天祥看來,生固然可貴,但忠義更高;為了持節盡忠,犧牲生命是在所不惜的。正因為有了這樣的堅貞信念,所以他才能做出氣壯山河的義舉。可見,真正有氣節的正人君子,是能夠坦然對待生死福禍的。這種堅貞不屈的崇高志向,養成了他們身上的浩然正氣,使他們義無反顧、無所畏懼的為道義捨身成仁。
  • 【大紀元1月7日報導】(中央社台北七日電)安徽省婺源縣日前發現七百多年前南宋文學家文天祥的書畫手跡,並獲得當地文物專家確認。
  •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文天祥字宋瑞,又字履善,別號文山,吉州廬凌(江西省吉安縣)人,出生於南宋末年多難的朝代,因此文天祥的一生可說是坎坷多劫。
  • 【大紀元10月11日報導】(中央社記者林於國香港十一日電)今天是農曆九九重陽節,香港人習慣祭墳,六十多名明代忠臣文天祥後人昨天到元朗新田解放軍軍營內的祖墳致祭時,一度生爭議,經協調後解放軍答應今天開放給文氏子孫入內祭祖。
  • 然而游擊戰方興未艾,民族的魂魄在沿海的野地中燃燒著,天祥的標誌是寧死不屈的,最後的忠貞之士盡皆抱著破釜沉舟之志來聚,數次戰役以小搏大,以鄕勇對精兵,他們經過整頓,如火如荼的要還我河山。
  • 近史百卷皆瑣碎,讀罷長嘆無古人,緣何宋書不釋手,皆因風波立一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