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彭亨州的反稀土歷程

專訪拯救大馬委員會主席陳文德

人氣 82
標籤:

【大紀元2012年07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茹嵐馬來西亞吉隆坡採訪報導)在西馬彭亨州,有座與關丹毗鄰名為格賓(Gebeng)的工業區。這座本籍籍無名的工業區,近一年多年來因澳洲萊納斯公司(Lynas Corporation)計劃在這裡建立全球最大的稀土提煉廠而名聲大噪。提煉稀土所帶來的環境污染隱憂,以及含放射性元素廢料的處理問題引起了當地居民的擔憂,也因此,關丹居民開始了他們的反對萊納斯設廠的抗爭歷程,成立了拯救大馬委員會(Save Malaysia Stop Lynas Committee)。

據該會主席陳文德介紹,當地居民對萊納斯設立稀土廠一事並不知曉,直至去年3月,關丹區國會議員傅芝雅(Fuziah Salleh)召開匯報會向民眾宣佈此消息後,他們才初步獲悉,陳文德形容他們當時彷彿如夢初醒。「為了捍衛自己的居住環境,我們在當下立刻自發組織了拯救大馬委員會(Save Malaysia Stop Lynas Committee)。」

「我在5月接下委員會主席一職後,開始研究如何阻止萊納斯在這裡設廠。經過討論,我們覺得有兩個可行方式,一個是政府關閉提煉廠,一個是讓萊納斯自行撤退。我們這一年多以來的活動都是環繞著這兩大方向展開。」

2008年,澳洲稀土礦業公司萊納斯獲得馬來西亞政府批准在彭亨州格賓建設一家稀土提煉廠,計劃每年提約2萬2000噸稀土。目前中國是全球稀土礦第一大出口國,約占國際市場供應的90%。馬來西亞的這座稀土廠一旦開始運作,將能滿足大約全球1/3的需求量,對全球貿易格局產生重大影響,也意味著中國在稀土供應的壟斷地位將被打破。萊納斯公司總裁科蒂斯(Nicholas Curtis)曾說,全球的高科技產品廠商非常希望稀土的供應能長期穩定,這個提煉廠就可以讓他們達到這個目的。

稀土(rare earth)是一種用途很廣的金屬,我們日常使用的電子產品的模板或電板都有稀土成分。提煉稀土時會散發輻射性塵埃,提煉後的廢料中也存留輻射,能通過空氣和水進入人體,導致免疫系統疾病和癌症,周圍的環境也會受到嚴重污染。

民眾擔心稀土廠會污染環境和危害人體健康,反對聲浪高漲。(攝影:李茹嵐/大紀元)
民眾擔心稀土廠會污染環境和危害人體健康,反對聲浪高漲。(攝影:李茹嵐/大紀元)

引起澳州政府和人民的關注

陳文德透露,去年7月,他們一行人去了一趟澳洲,目的是會見當地的國會議員,以及讓當地人瞭解萊納斯在馬設立稀土廠的事。經過這一趟行程,澳洲開始注意此事件,之前他們對此事一無所知。拯救大馬委員會沒有就此鬆懈,反而更積極行動,9月,他們又去了一趟澳洲,會見更多當地民眾和民間組織,和當地組織建立聯繫。

「接下來11月,萊納斯召開股東大會當天,我們到他們開會地點外面抗議,跟股東說明情況,很多股東瞭解過後,開始脫售萊納斯的股票,導致他們的股價下跌。」根據資料,萊納斯股票票價在過去一年裡不斷下降,去年9月份前基本維持在2澳元以上,過後一路下降。最近,吉隆坡高庭駁回萊納斯禁止拯救馬來西亞委員會在網上發表具有誹謗成分言論的禁令申請後,萊納斯票價一度跌至0.74澳元的一年新低。

拯救大馬委員會在開始舉辦活動時,也遇到過各種阻撓。「我們走出關丹的第一場講座是在彭亨直良舉行。記得那時,我們租借不到講座的場地,最後唯有在一家餐館舉行晚宴,以宴會方式來舉辦講座。」

巡迴講座的初期,也會有一些示威人士到現場抗議他們舉辦講座。「後來這些現象就漸漸沒有了,後來我們走出彭亨,去到其它州屬辦講座,漸漸順利了。警方也很願意和我們合作,只是派人前來瞭解情況。」

未來將關注其它環保課題

走過這一年來的抗稀土廠歷程,陳文德說:「為理念而奮鬥,最重要的是不能因為成功而停下腳步,也不能因為失敗而放棄抗爭。」

憑著這份堅持,陳文德在未來將從抗稀土廠延伸到其它的環境保護課題。「我們已經註冊了一家名為關丹綠色團結力量協會的團體,繼續為其它的環保課題奮鬥。」

「就萊納斯事件,從地方走到全國,再走向國際,我們花了一年時間,我們深深體會到過程中的艱辛,以及過程中巨大的資源消耗。這個過程,是每個爭取環境保護的團體都必須走過的歷程。我們希望建立一個平台,結合大家的力量和經驗,讓大家少走彎路,以更快捷的方式把相關課題帶到全國,乃至國際社會。」

一般上,民眾對核電廠的危害較為熟悉,對於稀土的危害,大家應該是在萊納斯稀土廠之後才開始聽說。陳文德點頭贊同:「主要是因為核工業開始得比較早,所以有一套相對比較完善的核廢物處理程序,而稀土廠則至今都還沒有一套完善的廢物處理方案。」

「其實人造工業沒有百分百安全,一旦發生工業意外,例如洩露或甚麼的,就會對環境造成嚴重的影響。」

環境發展顧問:在澳洲喚起醒覺意識

來自關丹、移居澳洲多年的陳麗玉,在澳洲是一名環境發展顧問。就萊納斯事件,陳麗玉一直不懈地與澳洲政府、政要、環保團體和相關專家接觸,以提高他們對萊納斯事件的意識。她說:「我想利用我的專長,為自己家鄉的人民做點事。」

「我要讓澳洲人知道,澳洲當地的一家公司正在海外進行對環境構成嚴重污染的商業活動。」陳麗玉表示,澳州政府也很關注這件事情,因為這關乎到澳洲的國際形象,他們也不會對此事坐視不理。

陳麗玉(右一)在澳洲參加反對萊納斯活動時攝(陳麗玉提供)
陳麗玉(右一)在澳洲參加反對萊納斯活動時攝(陳麗玉提供)

在澳洲設立一家稀土廠,廠方必須支付各種高價稅額,其中包括剛開始在當地徵收的碳稅,而在馬來西亞,萊納斯卻能享有長達12年的豁免付稅時間。「這對萊納斯來說是一項過於慷慨的獻議,因為相對這項優惠,馬來西亞和人民換回來的卻是數以萬噸含放射性元素的危險廢料。這在很多國家都是不能被接受的事。」

針對來納斯將把提煉稀土後所產生的廢料全部運回澳州一事,陳麗玉表示:「那不是真實的,澳州政府不會接收稀土廠廢料,因為它是含放射性元素的廢料。一名澳洲西部的國會議員在兩度在國會上提出這個議題,而澳洲政府也清楚地表示,這些廢料不可能被運回澳洲,這是違反共和聯邦法律的。」陳立玉表示,她手頭上有澳洲國會議員在國會上對相關問題的答覆,答覆很清楚表明,澳洲政府不會接受稀土廢料運回他們的國土。

陳麗玉在澳洲和當地的商業律師事務所、法律援助團體和環保團體聯繫,嚐試通過各種管道阻止萊納斯在馬建立稀土廠的計劃。當被問到她努力的成果時,陳麗玉表示這很大的程度取決於馬來西亞政府的態度。「在澳洲,要建立類似的稀土廠,有關公司必須遵守很嚴格的法律,政府管控很嚴。也因為這樣,萊納斯才會選擇到外國設廠。」

澳洲的一些注重環保的參議員提出法案,規定營運礦業的澳洲公司必須遵守某些協議。這些行動都取得令人鼓舞的進展,但要讓這些政策實行,還需要相當長的時間。

「我們的努力取得令人鼓舞的進展,但有很多事情需要時間。而在反稀土廠的這條道路上,我們也還有很多事情要做,路還得堅持地走下去。」

相關新聞
歐美日促世貿仲裁中國稀土限制
日本發現海底稀土  可用230年
中美歐日再起官司WTO爭稀土
日發現稀土 足230年用 只不過 難採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回不回國?洛杉磯加大留學生的困境
【紀元播報】美議員:中共掩蓋疫情 罕見卑鄙行為
【直播回放】4·7美國疫情發布會 確診逾40萬人
【新聞看點】疫情難緩解 北京戰狼風向轉?
【紀元播報】分析:大疫下兩千萬手機用戶消失
【拍案驚奇】武漢萬人出城 王岐山未能救任志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