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什邡官民對陣 如何決勝負?(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2年07月09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我們先接幾位觀眾朋友的電話,第一位是中國大陸孫先生,孫先生您好。

MP4下載收看

孫先生:在中國大陸的話,幾個陌生人在一起,一般情況下最有可能聊什麼呢?就是罵共產黨。有一次我在水庫聽到這樣的事情,有一個管水庫的老頭他在罵罵咧咧在說,說什麼呢?他說國務院撥款500到治理的話只剩下250萬了,然後到水庫的話只剩下50萬了,這就是他們怎樣花老百姓財產的錢的。

主持人:謝謝孫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新澤西州林先生的電話,林先生您好。

林先生:你好。我們看到現在中國大陸四川地方反對什邡建工廠,當地的老百姓當然有權反對那些危害環境污染的東西在那裡組建,日本百姓反對核發電的再生產,都有這樣類似事情。但是我們看到那裡的警察用什麼震爆彈可能比較過了一點,比起美國像華爾街用辣椒水比較好一點。

主持人:謝謝。我們接下一位中國大陸的辛先生,辛先生您好。

辛先生:我覺得這是海外反華勢力煽動起來動亂,破壞社會穩定,所以中國警察為了維護社會穩定必須採取強而有力的措施。

主持人:我們接下一位加州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丁先生:我認為什邡的善良老百姓要同對方抗爭,一決勝負,這回是很特殊的狀況,除了上訪遊說這些比較柔性的手段以外,還必須找一名好律師,要像高智晟一樣高明的,再加上三、五高手名嘴從邊上旁敲側擊,有十拿九穩的把握,一切就水道渠成了,謝謝三位。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我們再接北京倪先生的電話。

倪先生:大家好。就是這對環境的態度,反映了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文明程度,中國環境汙染這麼長時間,污染這麼嚴重,就這十幾年,我根本不知道國內到處都是污染,而且你就說北京首善之都,北京現在到處都是狗屎,成為一個狗屎之城,汙染這麼嚴重。這回人民總算覺悟了,提出抗爭了。就說人們要錢不要命,讓共產黨領導的要錢不要命,這個民族的文明程度已經完蛋了。

我覺得這次年輕人醒悟,打從「六四」以後,由學生打頭陣還沒有過呢,這回90後出來了。還有這次軍隊鎮壓,從蘇聯、東歐的情況看,這些武警軍隊到最後都站到人民一邊,全都拒絕向人們再動手了。中國也不會例外,中國早晚有一天,什麼軍隊、武警停止對人民開槍了,鎮暴了,這個國家就好了,就走向民主化。謝謝大家。

主持人:謝謝倪先生。那我們再接一位紐約陳先生的電話,陳先生您好。

陳先生:共產黨是個魔鬼,現在全世界都起來。剛才有個林先生,這個人聽口音是湖州人,他這個人來美國是拿政治庇護,專門講共產黨好話的,享受了美國的福利,來騙美國政府。他這個人忘本,拿美國好處又講共產黨的好話。

主持人:謝謝。我們再接一位中國大陸戚先生的電話,戚先生您好。

戚先生:你好。我是一位高中生。就是我高中現在的《政治生活》普通教科書,思想政治必修2,《政治生活》這裡邊它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社會主義國家。那它已經這樣子承認了,這邊它又給定義了,它說:國家依法打擊極少數敵對分子(和敵對勢力的破壞活動),並對他們實行專政。而且這裡的專政還定義了:專政主要依靠暴力實行的統治。它在我們很小的年齡就讓我們覺得這樣好像是對的。

主持人:好,謝謝您。我們來先回應一下這些觀眾朋友他們的觀點。

唐柏橋:我來回應一下剛才說現在國內都在罵共產黨,我覺得挺有意思的,現在是全民在開罵。我剛剛在來之前在吃飯的時候,我碰到一個老鄉就在我旁邊,是一個長沙人,母女,那個小孩大概十來歲,用那個長沙話在講天津那個火災,我覺得很親切。然後她說天津那個火災死了一百多人,然後我準備糾正她應該有三百多人。她說,死了一百多人,政府說只死了十個人,很可惡。她媽媽聽了以後很緊張,就東張西望,一直望著我望著旁邊的人,說妳別說了,妳繼續吃。後面她又補了一句,說全世界都這樣。這個小孩就生氣了,她說,媽,不是這樣的!她說美國不可能的,美國如果死了一百多人不會說死了十個人的。然後她媽媽就說妳不要再說了繼續吃,她就生氣了。

最近我得到很多這樣的信息,就是現在年輕的小孩,上次我遇到一個打乒乓球的小孩,8歲,剛從國內來,我們問他共產黨是不是好東西?他說共產黨不是好東西!因為我媽媽告訴我說共產黨竊聽,在國內跟海外通話共產黨都竊聽。現在全民都知道共產黨不是好東西,所以現在全民都罵共產黨,確實孫先生講得很對。

第二個,我回應一下高級五毛辛先生,我估計他可能就在我們隔壁,也許就在紐約。他說什邡都是一些海外反華勢力煽動的。我只想說一句,他這樣講的時候他是不是有經過他的大腦,難道他認為他自己是最聰明的嗎?別人可以那麼容易被別人煽動嗎?請問一下那個辛先生自己,你容易被別人煽動起來做事嗎?去冒著生命危險上街嗎?我相信他這輩子也不會,他最多就是被共產黨煽動一下來罵這些民眾一兩句而已,共產黨煽動讓他去上街他都不敢!所以這個上街不是開玩笑的,不是誰煽動就可以煽動的起來,所以我覺得做這樣的五毛挺可悲的。

第三個就是我剛才講的維權抗暴,剛才有一位先生講得很精闢,原來我們一致認為共產黨太強大,所以我們通過這種非暴力的方式,或者抗議的方式好像永遠無邊無際,好像永遠沒有一個盡頭。每一次做的時候,共產黨就把我們鎮壓下去,付出了很多血的代價,然後我們好像永遠不可能成功,那我們有意義嗎?所以我反覆跟你們講就是說,非暴力這個不合作其中它有個因素就是激勵人民起來,越來越多人起來以後,政府裡面的人會分裂,然後政府裡面有良知的人會開始中立,或者倒向人民這一邊。這個是關鍵,這個是非暴力運動的關鍵。

所以前蘇聯,去年的阿拉伯之春,到今天的敘利亞,自由起義軍都是政府的,90%以上是原來的政府軍隊。所以現在開始,這是個標誌,從八九年到現在,第一次有政府的特警脫下武警裝備,然後表示他不願意再鎮壓了。將來這個事情很快全國各地都會發生,這樣的話,中南海就指揮不了它的國家機器了。我覺得我們離勝利已經很近了。

李天笑:我回應一下剛才辛先生說海外反動勢力挑起的動亂。我想這個事情共產黨可以從任何一方面進行造謠,它可以說老百姓不理解,或者是不了解等等。但它最弱的,它最不能站得住腳的就是把這個歸咎於海外勢力。為什麼呢?你想,這些高中生,90後上街,他們受到什麼海外的唆使啊?對不對?他們聽到的,就像剛才有位從大陸打過來的電話一樣,共產黨在教育科書裡面向他們灌輸什麼政治思想,什麼極少數敵對分子,又是什麼工農聯盟、專政這些東西,他們關心的不是這些,但是他們還是上街了。這也可能是馬列外來主義灌輸他們上街了,這只能說是海外勢力。

另外,你說這些女學生被特警追著用警棍打倒在地上,十個特警打一個人,這些人受到什麼人唆使了嗎?肯定不會!因為他自己覺得自己的空氣可能會受到污染,喝的水可能會受到工廠的污染,自己的身體會受到傷害,他們是出於這種目的去的。所以這個完全跟海外所謂的動亂什麼分子根本沒有任何關係。我想這個先生他應該去了解這些事實,這麼多事實在網上花點時間去了解一下,看一看,不要就是說不動腦子,上來就這麼說。

主持人:我想事實終歸是事實。那麼被封的作家李承鵬他在他的調查報告裡面寫的這麼一段話,我再給大家唸一下:「我去什邡前,也以為當地政府只是追求GDP之心過甚,加之官僚作風、不善溝通。可實地考察後我改變了看法,因為:十七八歲的學生拉個橫幅就下令特警打人,群眾索要孩子時就下令打人,已宣布停止鉬銅項目後還要打人,昨晚釋放包括學生在內的21人時,仍不可思議地在打人,打年近七旬的老人……就是說,沒必要打人的時候他們在打人,有必要真誠溝通的時候他們在打人,此事告一段落他們也打人,就連一邊放人以消除對峙時,一邊還在打人。他們就是打人、打人、打人。這說明他們不是緊張、不自信、衝動,他們太相信自己的實力,他們習慣性強硬,內心相信自己正確,骨子裡不屑溝通,出面對輿論表態並非所謂『進步』,只是要打出了狡辯、打出了偷換概念以及打出合法性。結論是:當一個政府實力大到一定程度,它犯錯的機率遠超我們的想像。」

那我希望剛才有一位這個中國大陸的辛先生關注,他說他是在紐約的,就是了解這些情況之後,可能也要問一下自己,如果你是現在替一個打人的政權(共產黨)去說話的話,那麼你的良心在晚上睡覺的時候能安穩嗎?

剛才有一位中國大陸的高中生來電話,我覺得感到很欣慰,因為我們的節目可能大部分是年歲比較大的人打電話來參與。那麼這位高中生他就談到說他的政治課本裡教給他們說,中華人民共和國依法打擊極少數敵對分子,並實行專政。

那我們看現在中國官方它公佈每年至少有十萬起的這種群體事件,那麼十萬起的群體事件可能就涉及到上百萬的人,那麼這還是中國的一小數的敵對勢力嗎?他們都是普通的老百姓。那麼現在對這些年輕的學生來說,這次在什邡也有很多年輕學生出來阻止,而且是帶動整個的這個活動。您覺得對這些學生來說,中共的這種課本裡的教育也好,宣傳也好,他們還會再信嗎?是不是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已經不相信了呢?

唐柏橋:我覺得現在最有意思的一個現象就是,我們80代的這批人已經慢慢的墮落了,而90後,80後,我們是70年代的,參加89的,因為我們被89年開槍鎮壓以後,就是這批人他們學會了非常乖,非常怕共產黨,所以他們起頭跟共產黨一起合作來教他們的下一代來害怕共產黨,講假話。

但是他們每一個像我這個同年齡人,我向每一個同年齡人質問一句:你們這樣做對得起良心嗎?就是說其實你們是知道真相的,我們89年經過民主洗禮的,知道政府是怎麼一回事,但是你們教給你們下一代去順應政府,去不管國事,不去管時事,然後不要去接觸那些真相。但是今天的時代,網絡時代,80年後、90年後,就是我們的下一輩已經接觸到了真相,而且已經開始覺醒了,像這次什邡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最近我接觸很多,因為網絡的信息遠遠的超過教科書。

像這次香港也是一樣,學民思潮啊,香港就有一批人蒙著眼睛,那些少女美麗的天使一樣的,他們都是學民思潮的中學生,非常的漂亮,穿著白衣服,感動了全世界。現在大陸也是。這一些人實際上是,因為他們沒有話語權,現在人們一下突然關注他們,發現他們有話語權了,以前被我們這個年齡的人搶奪了話語權,我現在發現其實他們是最清楚的一批人,他們的腦子完全是一個乾乾淨淨的,對共產黨的恐懼也沒有像我們這麼多,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可喜的現象。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熱點互動】什邡官民對陣如何決勝負?

評論
2012-07-09 12: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