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什邡官民對陣 如何決勝負?(3)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2年07月09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好,我們請李博士繼續。

MP4下載收看

李天笑:剛才你講到一句話說每年有十萬起的抗暴事件,幾百萬人,其實這個數字可能一次裡面或十次裡面就有上百萬人,而且每一次在裡面抗暴的百姓遠遠的超過當地的警察或者是武警等等這些人聯合起來的數目,所以說民眾反對中共的暴力鎮壓的力量是遠遠強大於這個暴力本身的。

主持人:剛才有位新澤西的林先生他談到就是說,這種群眾或者是當地的居民對污染他們去示威抗議都是很自然的事情,那麼他認為中國政府做的不對的地方就是警方有點過度了,因為他們用了催淚彈還有震爆彈,他們只要用辣椒水就可以了。那您覺得就是從日本的核電站,比如說從它建設立項一直到建成,然後出了事故等等這一系列的這種過程,和中國比如像建那個PX化工項目還有這個鉬銅項目,它有什麼不同和相同之處嗎?

唐柏橋:有兩點完全不同,第一個就是政府要做點什麼事情,民意參與的程度,這是完全不同的。我們舉個最簡單的例子,2008年的時候,中國北京申請奧運會,當時紐約也申請,但是紐約超過50%的人反對,就是他做了大量的調查,有大量的辯論,最後紐約市人民不喜歡搞奧運會,覺得你搞奧運會勞民傷財,交通根本會堵塞幾個月的時間,我們覺得沒意思,最後紐約市申請奧運會難度非常大,當年那個市長反覆說服大家,他覺得他是對的,因為也是他的一個政績嘛。

我想說的就是,不要說一個什麼化學物質,一個可能會對人身體造成直接傷害的,就是一個奧運會這樣歌舞昇平的東西都要經過人民反覆的論證。你看看美國的議會整天在談什麼?就是談民生,談醫療改革,談移民法案,談這個談那個。你看中國的人大什麼時候談過?我們就是看到他在睡覺,然後舉個手,你不知道他在談什麼,舉了手以後他號稱有幾千個議案,誰都沒有聽說過。所以這個是完全不同的,民意參與一個項目。我們到今天才知道,他們有個300億的項目在四川地震帶,太可怕了!那麼這是第一個。

談的這個過程中間就是不透明的,也是非常有危害的,也就是說他有可能做錯誤的決定。那麼當人民開始用上街的方式表達的時候,而不是通過議會的方式,因為沒有辦法通過議會的方式。那麼上街的方式,你看看西方,比方「占領華爾街運動」,我們看香港吧,就不要說西方吧,香港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部分吧。

那麼他們40萬人上街的時候,還有一開始是2萬5千人上街的時候,香港這一次使用那個辣椒水噴那些記者,就從那個洞裡面噴出來,就那樣一個鏡頭讓香港譁然了!整個香港社會沸騰了。就是說你們居然用辣椒水對付和平抗議的民眾,豈有此理!香港人認為這豈有此理,香港人認為是一個巨大的倒退,變成一個好像是暴政了,這個政權跟共產黨差不多了。

那麼中國的老百姓,這一次是用震爆彈,我也是第一次看見,打出來像原子彈一樣,那個亮度和那個聲音啊,我看有一個人拍照,在樓上面幾層樓,大概7、8層樓拍的照片,他是高距離拍的嘛,剛才那個畫面也有,他都要把耳朵摀起來,就那個聲音之大,那麼遠,你說近距離的話耳朵會暫時失去聽覺,而且碎片打得到處把人傷了,這個在美國的話,那你賠償賠死,一個人起碼賠一千萬,所以這個是不可比的。所以剛剛那位林先生拿這個東西來比的話,我覺得就把美國這個文明國家降格了。

李天笑:實際上這裡邊是兩個最根本的區別,第一個就是在西方國家他是要採取各種各樣的聽證會,爭取民意,這個項目本身是不是符合民意,民眾是不是真的要讓它通過,或者要去把它拿下來,像日本核電站的問題,像美國其它核電站的問題,都有這樣的過程。

但是中國呢,搞欺騙!什麼都做假,這裡面也做假,他也搞什麼所謂的聽證會,這個環境影響,有個《環境保護法》裡面也提到必須要經過聽證會這個過程。但是實際上我們在這個大連PX項目裡邊,它表面上寫說有66%以上的民眾同意要建這個項目。

主持人:這是怎麼來的呢?

李天笑:在報告書裡面寫上的。但是當民眾要求,就是說你這個報告書這些民意怎麼通過的,聽證會是怎麼樣開的,完全沒有任何紀錄,說明它是造假的,就是在這個問題上它也造假。

那麼在什邡這個項目上我們到現在為止,公開的材料裡面並沒有看到舉行過任何聽證會,也沒有說民眾有多少人同意多少人反對,這個都沒有。那麼如果說都沒有的話,首先,你就不能夠建了啊!你不能說先建了以後你再去說,噢!我現在要怎麼樣怎麼樣。首先你就錯了。這是一個。

再有一個,中共的警察、武警、特警是把人民當作敵人,當作恐怖分子來對待的;而西方的警察他是在維持秩序,當然有時候他也會有過度的時候,比方說他有時候也用催淚彈。但是用這個震暴彈,或者是在汕尾、在天安門用真槍實彈,用坦克壓,這個是絕對不可能的!這就說明根本的區別。

中國的這個軍隊啊、武警啊,它是用鎮壓民眾的方式來保衛它的政權,它不是把這個政權作為民眾選出來的,就是說把民眾當做敵人,我把你給壓下去了,你必須得服從我,是這樣一個道理。這是根本的區別。

主持人:我記得當年的日本在海嘯大地震之後,那個核洩露嘛,然後有一位朋友他在日本生活了十幾年,我就說為什要在海邊去建一個核電站?難道他們沒有去做論證嗎?他說他們都做了論證,而且他要建一個核電站的話,他必須首先要把非常詳細的論證報告,比如說為什麼是可以建的,它的風險在哪裡?如果出了這個故障,我們如何排除等等,很詳細的。然後當地的居民就要質詢他,如果這樣怎麼辦,那樣怎麼辦,然後就雙方來來回回要討論很長時間,好多次,最後通過是當地居民必須同意,他才能夠去建。

然後就想起來比如說在國內,就在同一個地方什邡,過去那個地方叫磷肥廠,比如說化工品污染了這個河水,最後連個負責任的人都沒有。那你要想像一下,比如在美國或者在日本,這個官員可能就辭職下台了,他不可能再在這個官位上繼續待。

李天笑:中國它是採取千方百計不讓你老百姓發言,比方在上海建一種高速鐵路,但是當時它就是在悄悄的在網上打出一個限期,在這個之前你們必須提出意見,其實誰都沒看到,很快就過去了,它說我已經登過了。它就是不讓你發言,它才會這麼做。但美國、日本這些國家,西方國家,它就是真正讓你民眾心服口服,你確實不同意我們就不做。它是兩種根本的態度的區別。

主持人:那我們再來接幾位觀眾朋友的電話,下一位是加拿大的馬先生,馬先生您好。

馬先生:你們好。關於中國大陸鎮壓民眾的事情,我覺得是有點不當。我也是你們電視台的忠實觀眾。

主持人:我們來回應一下。他說他是我們的忠實觀眾,但是並沒有談到他的見解。

李天笑:我覺得馬先生如果您是我們忠實觀眾的話,應該從我們每一集節目裡邊得出來您正確的結論,您怎麼想的。因為我們每一次都是講事實擺道理。

唐柏橋:我說兩句,這位先生很有意思,我知道他後面要講什麼,他想講的意思就是:天下烏鴉一般黑,美國、日本也差不多。他說他人在加拿大,所以他說美國要欺負中國。這個話是典型的五毛語言,不值一搏。但是我想講的一點就是剛好他給了我一個機會來講一個我剛才都沒講的。

我們做一個比較好了,我們不講日本跟美國,我們講文明化程度還沒到日本和美國的香港,香港現在還不是全民選舉,要到2017年才進行全民普選。香港這一次7月1日有一個40萬人的大遊行,警察也說是5萬5千人,不管怎麼樣吧,反正人比什邡多得多。但是香港這次遊行,從6月10日就開始有2萬5千人遊行,因為李旺陽的事情,到7月1日,香港沒有一個人受傷,連皮都沒有一個人刮破。你在香港弄一個人受傷你試試看,香港人會怎麼反應?也就是說香港的文明程度跟大陸比,那不是一個等量級上面。

而這次什邡我們看到的照片,我們做過統計,數一數,我看過的照片起碼有30到50個人受傷,有些人的肉都被打出來了,有些人臉上一條條的,還有些小孩都有,我們還看到很多照片那女孩被追著打的。什邡最多也就3、5萬人吧,1/10的人不到,如果按這個比例講的話,香港至少有上千人受傷才是正常的,問題是香港一個人也沒受傷,所以怎麼拿它跟大陸、美國、日本、香港來比呢?那是不可比的。

主持人:我們再接幾位觀眾朋友的電話,紐約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剛剛那位加拿大的先生變換無數的地點打電話,他是做奴才做慣了,這種人是中國人的恥辱。共產黨是一定會消滅的,你看全世界的共產黨有哪一個不消滅?現在越南都有選舉了,現在越南的人民公開穿T恤上面印著:我愛美國,我恨中國。你看,越南的人民現在都慢慢聰明起來了,我就不相信中國的人民永遠會笨下去,也會有聰明的一天,只要一聰明,共產黨就完蛋了,這是必然的。

主持人:謝謝王先生。我們接下一位杭州齊先生電話,齊先生您好。

齊先生:我還是比較支持剛才加拿大的那位先生,我覺得這個電視台有一點怪異,比如說法輪功這些地方,我覺得我們還是要相信科學。

主持人:我們來回應一下剛剛齊先生所說的,他認為我們電視台很怪,因為我們談到一些法輪功的問題,當然我們也報導一些法輪功是什麼,包括法輪功被迫害的一些真相,請問您怎麼回應他?

唐柏橋:這個人很有意思,他是告訴我們,他們表面上不是一夥的,實際上是一夥的。因為加拿大那個人沒有提法輪功的事情,剛才沒有說這個電視台有一點怪異,他講的是美國、日本跟中共是一夥的。這個人認同的是這一句話,為什麼又撂出法輪功來了?其實他在暗暗的告訴我們,他背後是一夥的,所以說他們不夠聰明。當然我們長期跟中共打交道,我們也學會了這些。

我們正面來回應這位先生,我最喜歡這一種辯論。那麼提到法輪功,他說這個電視台怪異,這是無稽之談。如果說這樣怪異的話,那最怪異的是新華網和人民日報,因為他們曾經有一個專欄叫「深揭狠批法輪功」,天天罵,天天說。那麼它天天罵法輪功它不怪異嗎?我們在這邊有時候偶然談一談,而且談法輪功怪異的話,那全世界所有的媒體都怪異,因為所有的媒體都曾經談過法輪功。所以這種話都是無稽之談。

李天笑:我想他真正的意思不是說談法輪功怪異,而是說我們這個電視台幫法輪功講出了法輪功在中國受迫害的真相,把這個真相講出來了,他覺得這個怪。實際上我覺得首先,法輪功是不是中國民眾的一部分,13億人中的一部分,而且是有近一億人在修煉法輪功,這個數目是很大,受到中共長期的迫害為什麼不能講呢?這跟其他民眾的維權抗暴是一樣的,都可以講。

還有,我不知道他能不能舉出一些關於法輪功的事實來?他完全舉不出事實,那舉不出事實來的話,我覺得這個再講也沒什麼用。如果他是我們的忠實觀眾,那就再繼續看下去。

主持人:我們再接下一位加拿大馬先生的電話,馬先生您好。

馬先生:你好,我才是真正的馬先生。共產黨的鎮壓是政法委為了拿到下一年的錢,所以沒有矛盾就故意製造矛盾。老百姓在共產黨的統治下真是痛苦,我們海外包括新唐人電視台為了挽救中國的老百姓應該繼續辦下去。

主持人:謝謝馬先生。我們再回到今天的主題,今天談的是「什邡官民對陣 如何決勝負?」我們剛剛談到如果它繼續開工的話,那麼當地的居民如何保證他們當地的水不受污染?您覺得他們可以做什麼呢?

唐柏橋:他們現在已經沒有什麼選擇了,它的空間越來越小,它原來是瞞天過海,想採取拖延戰術,但是因為網路時代,透明化程度越來越高,願意站出來說話的人越來越多。我敢說這麼一句話,鉬銅這個項目他們一定不能再開工了,如果他們再開工的話,會引起更大的風暴,因為這個事情已經昭著於天下了,大家都知道了。

還有一個就是老百姓要抗議的話,中共只有步步退讓了,因為它們不能再鎮壓下去了,因為這一次它試了一下,打了一個震爆彈,還沒開槍老百姓就沸騰了,再要升級的話,老百姓也會升級,所以現在是全民在抗暴,所以這個形勢對我們非常有利。

李天笑:我覺得現在什邡老百姓也好,全國老百姓也好,繼續揭露真相,就是把這個真相揭露出來。比方這一次很有效的一個方法,就是把兩個特警做人肉搜索,把他的家庭、情況公布於網站,這樣會使他受到很大的壓力,比方他們家人出去會被人家注意了,就叫他你不要這麼做了。

我想在這個項目當中首先把裡面鎮壓的罪魁禍首找出來,然後把他們公布出來;再有一個,貪腐,在這個項目當中,官商勾結的情形把它找出來;再通過網絡把真相的過程一步步的,每一個過程都講清楚。

主持人:那您覺得所有參與的這些民眾如何保護自己不被抓、不被受傷,或是不被秋後算帳?

唐柏橋:我覺得應該信息透明化,最重要的是我們要學會保護自己,下次在上街的時候我們可以搞個襪子弄個洞戴著,這樣監視系統也監視不到我們,我們要慢慢學會非暴力抗爭策略,學會越來越成熟,這樣中共就沒辦法對付我們。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也非常感謝觀眾朋友的參與和收看,如果您還有其它的想法可以寫我們的反饋郵箱:feedback@ntdtv.com,謝謝各位,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熱點互動】什邡官民對陣如何決勝負?

評論
2012-07-09 4: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