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豐抗議稀土污染 堵路砸車 痛毆鎮長

人氣 28

【大紀元2012年08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陳靜慧報導)廣東汕尾陸豐市大安鎮稀土礦開採一年以來,大量污水致使附近十幾個村子的飲水源—牛角隆水庫嚴重污染,河水變色,魚兒大面積死亡,幾個村莊的飲用水被檢驗出重金屬超標,不能飲用,村民只好到很遠的地方載水喝。1個多月前村民曾經因此堵路抗議,然而,村民的飲水問題至今仍然沒有得到解決。

6月22日數百名村民第一次堵路抗議無果,2千多名憤怒的村民於7月2日再次堵路,並痛毆鎮長,怒砸政府車輛和警車。
[[8]]

廣東汕頭陸豐市大安鎮鎮長黃震宇被村民毆打倒地。(網路圖片)
廣東汕頭陸豐市大安鎮鎮長黃震宇被村民毆打倒地。(網路圖片)

大安鎮牛角隆水庫是附近十幾個村子的飲用水和農業灌溉水源。去年以來,官商暗中勾結,在大安鎮牛角隆水庫上游非法開採稀土,排放出大量的污水。

得知有人在水庫附近開採稀土,幾位村民去找他們:「為甚麼要採稀土?」他們回答說:「那是你們自己村的人決定的,不關我們的事。」

今年3月初,一場大雨之後,當地村民發現,牛角隆水庫裡魚兒大量死亡,河水變色。幾個村的村民將飲用水拿去化驗,結果顯示,重金屬超標無法食用,村民代表多次到當地政府反映情況,均未得到解決。村民被迫到很遠的地方載水喝。
[[5]]

(網路圖片)
(網路圖片)

6月22日早晨8時,數百名抗議民眾掛橫幅將S240陸河公路堵住,當日下午4時左右,得到政府的答覆稱:「10天之內解決。」村民們等待了10天後,依然無人過問。
(網路圖片)
(網路圖片)

大安農場新村一位村民蘭英(化名)告訴大紀元記者:「6月22日,開採稀土的人看到我們去堵路,當天就將開採設施偷偷搬走,大約18個甚麼硫酸池子全部被他們自己毀掉,裡面的污水流向水庫和附近的河流,污染更嚴重了。他們是在銷毀盜採稀土的證據。據說,汕尾公安局來調查,根據用電量判斷,他們每天至少採稀土3車以上。」

民眾「183.58.70.*」在百度貼吧發帖揭露: 7月1日,政府說要請各村代表去商量此事,但是散會後,就請了某村爛仔去毆打西瓜潭村民代表,從而進一步激起了民憤。

大安鎮新村一位女村民春枝(化名)對大紀元記者講述事情的經過: 7月2日那天,憤怒的村民再次堵路抗議,附近二貝壩、西瓜潭、新村等幾個村落的村民紛紛加入,共2000多名男女老少拉橫幅再次阻斷S240陸河公路的交通。當日上午,大安鎮鎮長黃震宇帶著幾名工作人員到場,村民紛紛指責政府不作為。眾村民說著說著生氣了要打黃震宇,嚇得他躲到一農戶家中不敢出來。村民合力將3輛政府車輛砸爛,一輛警車掀翻。

下午4時許,200多名特警來了,黃震宇再次到場,手裡拿著化驗單說:『這個水沒毒,能喝。』村民質問:『沒毒?魚為甚麼死了?為甚麼水會有異味?為甚麼莊稼都變黃了?如果能喝,你來喝喝試試?』憤怒之餘,大家就圍著他打,黃震宇連同其下屬被打趴,後來被抬走送進醫院,被砸壞的車輛也被拖走。當時,那些特警看到村民很多也不敢過來。

大安鎮村民的飲水問題至今仍然沒有得到解決。春枝表示:「本來,7月3日,大家還要繼續堵路的,有的村民說:『不要去堵了,給政府一段時間,等他們去解決吧。』到現在已經過去1個月了,還是沒有得到解決。我們只好去載水,去取那種從山上流下來的山水喝。沒有辦法,載水載到生氣的時候,再去堵路嘍。再不解決,我們準備到廣東省去告他們。」

(網路圖片)
(網路圖片)

一位大安鎮民眾王鵬(化名)告訴記者:「目前漯河的水已經被污染了,我們吃的水都是自己想辦法到鄉下取的,避開被污染的漯河,取水的地方很遠,距離村子大約2~3公里,最遠處有6、7公里。當地的自來水化驗出重金屬超標,不能喝了。這裡雖然距離稀土礦比較遠,但水源已經被污染。」

村民還表示,如果遇到汛期,牛角隆水庫放出去的水一旦流入漯河,漯河就會被污染,目前下游的大安鎮的水化驗出重金屬超標。再往下,以螺河為飲用水源的幾百萬陸豐人民的健康將遭到嚴重威脅。

7月31日,大紀元記者致電大安鎮派出所,一名拒絕透露姓名的警察說:「不是不歸我們管,我們規定了不能發言,陸豐市公安局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權利,請你問我們上級部門汕尾市公安局辦公室……就這樣啊。」

大紀元記者多次致電大安鎮政府,電話均無人接聽。

(責任編輯:李熙)

相關新聞
啟東抗爭蔓延長三角 當地民眾憤怒污水排長江
Herbert : 由啟東、甚邡事件看中國污染的觸目驚心之現狀
橫河:天災人禍 什麼是壓垮中共的最後稻草
《紐時》:大陸民眾 「上街去抗議」
最熱視頻
【直播回放】4.1疫情追蹤:白宮示警死亡超10萬
【直播】4.1紐約州每日疫情發布會
【拍案驚奇】老任平安習總不妙?糧荒近逼全球
【現場視頻】武漢公車現病例 官方否認網民質疑
中國多地現搶米潮 當局「闢謠」難掩窘境
【現場視頻】西昌大火復燃 山東兩地起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