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涉比謀反更深黑幕 港媒:王立軍案將成都開庭

薄熙來、谷開來及周永康利用政法委控制的中國公安系統的資源,進行罪惡的器官活摘和屍體買賣罪行。捲入此事的英國人被毒殺,參與此事的得力幹將王立軍逃美領館僥倖保命。(大紀元合成圖片)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08月11日訊】對薄熙來妻子谷開來殺人案的審判擴展到4名重慶高級警官,香港媒體稱,這些警官的頂頭上司王立軍也將以叛國罪出庭。王立軍曾是薄熙來的心腹,2008年被薄直接由遼寧空降到重慶任公安局長。2月6日,王立軍為何夜奔美領館,掀開一場世紀大案黑幕。

谷開來殺死海伍德只是冰山一角。像王立軍這樣在「打黑」的過程中罔顧法律而唯薄熙來馬首是瞻的爪牙、奉命監聽中共最高領導人談話的心腹都不能信任,不能委託以「殺海伍德」的重任,可見薄熙來和谷開來所要掩蓋的秘密顯然比「殺死海伍德」甚至「謀反」都更加重大,以至於他們必須極力縮小知情人的範圍。那麼這個秘密又是什麼?

王立軍可能不公審

星期五的英文媒體南華早報報導,王立軍下星期在成都受審。《南華早報》引述兩名消息人士的話說,王立軍將以「叛國罪」受審。接近成都市政府的一位消息人士也證實了王案幾天之內在成都開審的消息。

成都市司法部門一位匿名官員週五告訴自由亞洲,知道王立軍案會在成都審理,但沒有瞭解具體開庭日期。還說,如果開庭當地的普通律師不能旁聽,也不會向薄谷開來一樣,公開審理及公開庭審情況。官員暗示,王立軍案其實已有定論:「到這個節骨眼上了,還有什麼好說的,『依法辦』,懂我這個意思吧。」

北京學者章立凡認為,其實指控王立軍叛國罪本身就非常奇怪,單憑他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就構成叛國罪,還需要充分的證據。

成都律師馬小鵬認為,雖然叛國罪最高可判死刑,但傳說王立軍揭發薄熙來有功,輕判的可能性很大,但他也認為法院不會公開審理:「他揭露薄熙來一些東西,可能有重大立功表現。」他估計不會公開審理的。一個是罪名,二是細節可能也不方便公開。如果公眾都知道的話,有損當局的形象。

王立軍將受審 逼近薄熙來?

關注高層動態的北京學者高瑜認為,王立軍不會被判得很重:「因為他有將功折罪,因為畢竟沒有他,薄熙來也揭不出來。」

路透社認為,薄熙來迄今還沒有成為司法程序的焦點。但是大多數專家相信,谷開來以及之後的審判和判決是懲罰薄的序幕。

有分析認為,從某種意義上講,王立軍案的內幕比薄谷開來案更引外界關注,因涉及薄熙來及家族許多不為人知的內幕,甚至牽扯到高層醜聞。

王立軍2月6日夜奔美領館,一場世紀大案的黑幕就此掀開。王在逃往美國領事館時,交給美國官員的材料中,不但包括了中共最高層官員腐敗、策劃政變等等內幕材料,還包括了大量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的材料,其中還有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內幕資料。

之後,美國媒體曝出王立軍告訴美國官員,薄熙來和周永康意圖聯手發動政變拿下習近平的新聞。3月15日,薄熙來下台。5月24日,美國國務院發佈2011年度別國人權報告。報告首次提到,海外媒體及人權團體繼續報告有關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的案例。

谷開來殺人殺紅了眼 王立軍為保命出逃

當王立軍發現是谷開來害死海伍德後,本想與薄熙來結成同盟,大家互不揭短,互相保護,共同對付中紀委的調查。誰知薄谷二人殺人殺紅了眼,一不做,二不休,在殺死海伍德之後,也要殺死王立軍,以便徹底地殺人滅口,因為王立軍知道的事,比海伍德多很多倍。

《新維月刊》稱,薄熙來的核心團隊(以徐鳴、車克民為主)為「王立軍之死」設計了三套方案,一是被黑社會報復致死,也就是「被犧牲」,最後給他一個英雄稱號;二是畏罪自殺;三是因精神抑鬱症而自殺。第一個方案因王立軍高度警覺,製造現場的難度較大,第二個方案的不利之處在於王立軍畏罪自殺,對重慶打黑是一大否定;因此最後準備選擇因抑鬱症自殺。王立軍出逃前,重慶醫院已經開始著手給王立軍編造「睡不著、精神緊張」等病歷了。

2月2日,王立軍不但被撤了職、繳了槍,還失去了保鏢的保護,他非常清楚,他就是谷開來和薄熙來要謀殺的第二個海伍德。於是上演了出奔美領館一劇。深知中共官場黑幕的王立軍知道,只有把事情搞得國際關注,才可能逃脫被謀殺的命運。

像王立軍這樣的心腹都將遭滅口的命運,可見薄熙來和谷開來所要掩蓋的秘密顯然比「殺死海伍德」甚至「謀反」都更加重大。

王立軍是谷薄活摘器官政策執行人

讓王立軍也險遭滅口的原因是,他是谷薄活摘器官政策執行人。谷開來、薄熙來為了撈取政治資本、討好江澤民與周永康,而對法輪功實行滅絕政策。薄谷除了政治上要投機外,經濟上也要大撈一把,於是開始建立了滅絕人性的活人器官供應庫和屍體加工廠。
  
在官方公布的王立軍簡歷中,有一段和器官移植有關的描述:「在國內首次進行《注射藥物後器官受體移植試驗研究》」。王立軍曾在表彰會上炫耀:「我們的科技成果是現場幾千個密集移植的結晶。」也就是兩年中他們做了幾千次人體器官摘取。

據中國器官移植網提供的統計,2003年中國的「公民逝世後器官捐獻」數字還是零,經過多年的努力,2006 年僅有22位死者家屬同意捐出親人的器官。

此外,更大的罪惡在2006 年曝光。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資深國會議員大衛.喬高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在合著的《血腥的摘取》一書中披露,他們兩人採訪證人安妮時,安妮明確表示,她丈夫從2001年底至2003年10月,共摘取了約2,000名法輪功學員的眼角膜,而另一個醫生摘腎,又一個醫生摘肝,而每個手術都是在法輪功學員未死亡的狀態中進行的。安妮並確定瀋陽血栓醫院地下集中營關押約5,000~6,000名法輪功學員,到2004年她離開血栓醫院時,已剩下約2,000名左右。

據海外人權組織調查,至少有約四萬多例甚至高達九萬多移植器官來路不明。在遼寧多達5個海內外做廣告宣傳的網站上,人的器官被分類標價,眼角膜被標價$3,000,一個心臟被標價$180,000。其中最大的網站就位於遼寧省的瀋陽。這一切都是在薄熙來、谷開來直接參與操縱下運作的,中央的質檢、安全、海關等部門都被蒙蔽或收買,連大陸媒體的所謂實地調查報告也變相成了其開脫的工具。

讓王立軍也險遭滅口的另外原因是,他也是薄熙來谷開來建立屍體工廠、販賣屍體標本的知情者,而且比已被毒殺的海伍德知道的更多。

從公開資料來看,中國第一家屍體加工廠在大連成立,是薄熙來親自點頭的。

當時這家屍體工廠的老闆還得意地告訴中外記者,工廠之所以選在大連,理由非常簡單:政府支持,政策優惠、優秀的勞動力、低廉的工資,以及豐富的屍體來源。等到了2003年,中國大陸就成了全球最大的人體標本輸出國。

按照中國人的習慣,死了也要留得全屍,很少有捐獻遺體的。被拿來做標本的,主要來源於被活摘器官的法輪功學員的遺體。

(責任編輯:李明)

評論
2012-08-12 8: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