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董事長修煉奇緣 更上青天(下)

原題:年輕董事長的志向
明慧記者鄭語焉台灣台北採訪報導

年輕董事長莊嘉元修煉法輪大法事業更上青天。(圖:明慧網)

font print 人氣: 43
【字號】    
   標籤: tags: ,

離開惡劣環境 奔向修煉大道

嘉元心知肚明,只有回台灣才能有個自由寬鬆的修煉環境,正巧大陸的工作讓他感到矛盾與痛苦,早有心離開那樣的環境。

中、西方許多企業商人,對中國大陸的廣大市場和商機,充滿高度的期待與憧憬,嘉元也不例外。「哇!我的人生又到一個高點!」二零零五年底,嘉元抱著很高的期待前往上海,幾個月後就痛苦地發現,跟自己原先的想像完全不一樣。

嘉元說:「大陸那個環境,人與人之間極度的不信任、很防備。生意上必須要做一些違背自己意願,甚至超出法律允許範圍的事情,你才能在那種環境生存。雖然看到很多台商、外商很賺錢,但我做不出那種事,每次工作都會觸及到自己道德良知的底線,我知道自己賺不了那種錢。我覺得那樣的環境非常惡劣,道德非常淪喪,如果沒去經歷這一遭,長期以來對中國大陸經濟等方方面面的誘惑,產生的憧憬與夢想是不容易清醒的。」他感到人生有許多的無可奈何。嘉元向美商總公司申請獲准,大陸事務交由一位大陸同事處理,自己則負責奔波於韓國、日本、香港與台灣等地的業務。

二零零七年三月,嘉元到台北市民權東路的一個煉功點,參加「法輪大法九天學習班」,如願成為法輪大法修煉者,內心強烈的震撼與觸動無與倫比,「我能不能搭上這班車?錯過這班車可能就失去千萬年難逢的機緣了。」他急切要得這個法,迫不及待地抓緊時間學法,積極趕上精進實修的步伐。

「先他後我」開創事業另一片天

得法修煉之前,嘉元在大家的眼裏是個挺不錯的好人,個性隨和、溫文有風度、肯上進,他自己也感覺不錯,人生目標不就是追求事業的功成名就嗎?在追逐的過程中,自己始終有一把尺拿捏準頭,不至於在風花雪月的紅塵中迷失甚至沉淪。

修煉之後回頭一看,發現自己有很多不足與執著,嘉元說:「修煉前,雖有自己的道德標準來衡量,但是名利心較重,太太(當時還是女友)總是埋怨我只想我自己,當時我不以為然,比如去上海工作那件事,決定後才告知她,並且不顧她的反對,一心只想追求事業的巔峰,搞得倆人關係非常緊張。修煉後,師父教導我們要『先他後我』,在實修過程中,慢慢擴大自己的容量,學會在生活中、工作上以及和家人相處的方方面面,怎樣多替對方著想。」這種先他後我、事事處處為他人著想的身體力行,也為他自己開創出事業另一片天。

為多方著想 接手重整公司

嘉元掌理的這間「數位媒體」公司創立於二零零六年,當時他只是三位投資者之一,自己則在上海工作。由於創辦人不善經營,且又揮霍無度,將投進去的資金虧空殆盡,財務出現嚴重問題。眼看公司倒閉在即,若是接手重整,救亡圖存,勢必投入更多資金與心力。得法之前的嘉元可能不會插手救援,公司倒閉就倒吧,無所謂,就當是一次的投資失敗而已,反正自己還有其他事業以及投資在做。可是修煉後的嘉元,考量角度比較以往截然不同:「公司倒閉,我自己還有其他事業,生活不成問題,可是二十幾位員工將失去工作,再說這間公司的產品也還不錯,在市場上具有獨特性,前景看好,如果任它倒閉,不只是我投資損失而已,客戶也會受到很大損失。」

於是他著手重整,抱著「真、善、忍」的態度,很快就走出重整初期的艱苦困境,這三年來,公司業績蒸蒸日上,員工從二十幾位漸增到目前將近四十位。嘉元說:「當主管,上面還有個老闆可以請示,當老闆可是最後拿主意的人。我之前沒當過老闆,所以都是邊摸索邊學習,我看了很多經營管理的書籍,參考很多成功企業家的經驗,但不是囫圇吞棗的照單全收,而是都用大法的法理來對照,從法上去悟然後去做。」莊嘉元帶領公司獲得年度十大企業「金炬獎」。

莊嘉元帶領公司獲得年度十大企業「金炬獎」。(圖:明慧網)
莊嘉元帶領公司獲得年度十大企業「金炬獎」。(圖:明慧網)

他只抓大原則,訂好總目標,與員工們溝通協調,直至員工理解並且認同公司總體目標後,就放手讓員工自己去發揮,培養他們獨當一面的能力。嘉元說:「我覺得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也要容許員工犯錯。」

法的力量是最堅強的後盾

經營公司不單只有業務要操心,公司裏裏外外,包括員工的一些磨擦有時都會驚動老闆去調解,有些時候難免煩惱、急躁、甚至動怒,但是嘉元因為有真善忍的法理做指導,面對問題的態度也有所不同。嘉元說:「我不敢說我都在法上,至少因為修煉,所以能盡量保持一個慈悲祥和的心態去處理,事情就會比較容易看到曙光,能夠化解得開,我想這是法的力量。」

從修煉中獲得的智慧也讓嘉元打開「多贏」的局面,他說:「畢竟我是經營公司,公司需要賺錢,如今抱著『先他後我』的角度,我能夠擁有更多智慧,多替人家想,然後想出一個讓大家都贏的生意方式,把餅做得更大,讓客戶、我的合作夥伴都獲得好處,公司也能夠賺錢,我又可以獎金的方式來照顧員工的福利,使這多贏的方式變成正向的循環。」在他帶領之下,公司於二零一二年二月接獲「年度十大企業金炬獎」的當選證明,獲獎原因是該公司被評審團一致決審評定通過為「年度十大潛力企業」以及「年度十大潛力商品」。

同化真善忍 人生更完整

嘉元與女友交往多年,也認定她就是自己的唯一,多年來卻遲遲沒有結婚的舉動。

修煉後的嘉元從法理上認識到,作為法輪大法的修煉人,要以正統的道德規範要求自己,不能像時下一般的任性觀念與作為,認為只要有愛就可以了,不需要那張紙(結婚證書)來證明我們的愛。

從為對方著想的法理上,他也悟到,自己不能不為愛負責任,因為女友的父母是從台灣移民至新西蘭的華僑,女友到美求學,從斯坦福大學畢業後,留在美國工作。倆人相戀後,女友為嘉元隻身離鄉來台,何況交往十二年,她美麗的青春歲月都投注在他身上。想到自己為事業名利冷落她,與她之間的關係沒有擺正,週遭氛圍變得很擰勁,嘉元感到內疚。

於是在嘉元修煉三年後,也是他倆相戀十二年之際,倆人在雙方父母以及親朋好友的福證下步上紅毯,完成婚禮,現在他們有了剛出生二個多月的可愛寶寶,家庭更完整美滿了。嘉元說:「結婚前矛盾不少,結婚後,我與太太的關係反而變得比較好。」

嘉元說:「我覺得『真、善、忍』真的很好!如果不修煉,感覺人生真的有很多的無可奈何,唯有修煉能讓人生返本歸真,找到自己。我在大法中找到自己,過程中覺得一直往出爬、往上升,一直不斷地要去同化真善忍。能夠修煉法輪大法是我最大的幸運與成就。」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3/年輕董事長的志向(圖)-261103.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有機會來到台灣台東縣東河村旅遊觀光,隨便找位村民詢問:「這兒哪裏有診所醫院?」不論男女老少都會順手指出方向回答:「有啊,在那大馬路邊上有個大大的『法輪大法好』的那間就是。」
  • 得法至今已十五年,在這世風日下、物慾橫流的社會裏,是法輪大法這片淨土改變了我,規範了我的言行,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價值觀。在工作中時刻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看淡名利,用我的一言一行證實法,救度眾生。使一個瀕臨倒閉的國有企業起死回生。在這裏我用盡人類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之心。
  • 在一九九九年,圈裏傳著一個故事,有位法制報記者被安排「揭批」法輪功,這位記者說,我也不了解法輪功呀,我先了解了解。結果,批判文章沒寫成,這位記者成了法輪功修煉人。雖然我至今不認識這位同行,可四年後,這個故事在我身上,又重新演繹了一遍。從漠視到關注,是因為得到了完全不同的信息,由反感到支持,是因為了解了真相,近距離觀察和審視,使我對法輪功修煉者,從同情到敬佩;比較與研究,使我對大法法理,由折服到踐行。現世中,從未有緣拜師,但解惑、傳道對一個生命身心的再造,使我一點一點體悟了「師父」的尊崇和神聖。
  • 我曾讀過大量佛、道經典,聖經啊、古蘭經啊,對出世學說有一定了解。走過各地修煉聖地,西藏大昭寺主持、紮什倫布寺密宗修煉最高宗師都見過。但怎麼修煉,卻還茫然不知。拜讀法輪大法經書,茅塞頓開,宇宙怎麼來的,三界怎麼來的,人類怎麼來的,…就在佛教已不能度人,道家師父不挑徒弟,耶和華不揀選時,大法師父來了。
  • (shown)很多人把電視插播者當英雄,但這些插播者的內心並不這麼認為,「是這場迫害讓他們成為人們心目中的英雄,其實他們和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一樣,只希望真相有一天能大白於天下。」——長春電視插播見證人蘭麗華
  •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是一個令無數人生活發生巨大動盪的日子。中共前黨魁江氏出於妒嫉,不顧百姓的福祉發動了對法輪功「真、善、忍」信仰者的滅絕迫害,從修煉中受益的法輪功學員也從此開始了和平理性的反迫害。在法輪功反迫害十三週年之際,現居加拿大多倫多的高順琴女士接受了採訪,回顧了自己親歷、見證的那段跌宕、悲壯的歷史。
  • (shown)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是一個令無數人生活發生巨大動盪的日子。中共前黨魁江氏出於妒嫉,不顧百姓的福祉,發動了對法輪功「真、善、忍」信仰者的滅絕迫害。從修煉中受益的法輪大法弟子,也從此開始了和平理性的反迫害。在法輪功反迫害十三週年之際,現居加拿大多倫多的高順琴女士接受了採訪,回顧了自己親歷、見證的那段跌宕、悲壯的歷史,並揭露了中共政法系統陰毒與凶殘地用藥物殘害、虐殺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修煉者。
  • (shown)我是中層領導,管理著八十名素質不高的警察和五十多名保安,這些人吃喝嫖賭,坑矇拐騙,黑白兩道,樣樣精通,這群人招來是領導收了錢的,進一個就是幾萬。我問他們怎麼進來的,他們說:「蝦有蝦道蟹有蟹道,我們進來也是各行其道,說到底是金錢開道。」領導跟我說:「你去把某隊這個爛攤子收拾好,把它理順,只有你的威信才能鎮住他們。」
  • (shown)這時處長聽到了吵鬧聲過來說:「老革命,你先冷靜,我給你先講一下,現在全黨、全國從昨晚開始就抓法輪功,你休假可能不知道情況,每一個煉法輪功的都要說清楚怎麼回事,黨委緊急會議決定,紀委書記代表組織找你談話。」憑一個警察的直覺,我反應過來了:全國開始大迫害了!我在心中直說:「完了,完了,共產黨完了,好壞都不分了,我忠於邪黨幾十年,今天成了罪犯,我相信蒼天有眼,好人有好報。」紀委書記打電話請示書記說我態度頑固,書記說:「把他押回來,市公安局的還要找他。」 ──本文作者
  • (shown)我說:「不就是共產黨不准煉法輪功嗎?那我退出共產黨!」說完我順手抓了一張紙寫上了退黨申請:「因煉法輪功多次被整,我嚴正申明退出共產黨。」這時我心中甚麼也不想,沒有了任何的怕和恐懼,甚麼勞教判刑都不管了。此念一出,震撼我的心中天地,正氣浩然,身如天高,志如鋼硬。我寫好交給他們就離開了,他們追出來拉著我說:「老革命,你這樣做不行,你退黨我們領導全完蛋,……」我說:「不行,寫出如山重!」他們把我拉進辦公室說:「算了,我們相信你,以後不再打擾你了,調動是黨委決定了的,你還是去,自由就不限制你了,還是在家裏住。」當時我明白了師父說的「念一正 惡就垮」的法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