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機關領導崗位上證實大法

大陸大法弟子

(圖:明慧網/大紀元合成)

font print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我是九五年喜得大法的大法弟子。我不是帶著治病心走入大法修煉的,但得法後師父很快把我身體淨化了,使我無病一身輕。

一、洪揚大法

學法讓我體悟到了大法的殊勝與美好,於是我請了很多本《轉法輪》,無償送給願意了解大法的親朋好友,使他們在大法中受益。我也因此常常穿梭在城市與農村之間,為他們傳遞師父經文和大法材料,並與他們交流修煉心得。

我在國家機關工作,在單位擔任主要領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後,法輪功被邪黨誣陷,上級領導打電話到單位問我,你們單位誰煉法輪功?我堅決果斷的告訴他:我煉!當時,我真有一種在向神佛表態的心態。那領導二話沒說撂下了電話。說來也怪,他們再也沒打電話問我甚麼或讓我寫甚麼所謂的保證書。

「七二零」開始了,烏雲壓頂。放假在家,一天,我打開電視一看,全是誣陷大法的節目。我看了兩眼,覺得不在理,一派胡言。我學了四年《轉法輪》,這本書的內容就是讓人做好人,豈有電視裏講的那些?我關掉電視,雙盤於床上,自言自語道:我就煉!那一刻,我的全身心溶入了法中,感覺無比殊勝。

隨後,我把大法的美好講給了單位的書記,他明白了真相,從沒在會上讓職工簽名,也從不搞與邪黨保持一致的甚麼運動,直到今天,他近七十歲的人,拜讀了《轉法輪》,更可喜的是他的人脈較廣,勸人們三退,並告訴我說,我替你勸三退,而且退的全是邪黨黨員。我想不管怎樣,三退加速了解體中共,敲響了邪黨的喪鐘,他的善舉給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會得福報的。

我還把大法的神奇講給單位職工們。一位職工的弟弟有病,我利用中午時間帶上《轉法輪》到他家去,面對他全家五口人,我講了大法的美好並把書留給他們看。在從他家回單位的途中,師父鼓勵我,我身輕無比,勝似行走在太空。我中午在單位吃飯,飯後有四、五位職工要鍛煉身體,我得知後教他們煉法輪功,每天中午煉,堅持了近一週。

休息日和朋友們聚會,在朋友家吃完飯,五、六個人也一同煉法輪功,為隨後的三退打下了基礎。那段時間裏,邪黨公安人員到處收集煉法輪功人員名單,有同修告訴我你得注點意,市公安局的名單裏有你。那時我脫口而出「他管不著我」。今天想起此事,我都覺得當時自己的這一念很正,在法上,所以我不歸邪惡管,有師父的慈悲呵護,法溶入了我心中。

二、救度世人

自從師尊讓我們救度世人的法講出後,我沒有甚麼豪言壯語,更沒有甚麼感慨萬千,就是想,師父讓我們做甚麼我就做甚麼。從此我堅持:

第一,每向職工講話就是洪揚「真、善、忍」宇宙大法,包括向客戶講話,我利用一切可以講話的機會,從不請基層領導代筆,深入淺出,不管講甚麼都要講如何做人,做怎樣的人,標準是甚麼,把洪揚宇宙大法貫穿在講話之中。我在單位活動的講話,上級領導及職工讚嘆,這也為我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第二,救人要先用法歸正自己。在工作中我處處用大法的法理衡量自己,歸正自己的一言一行,我不貪、不占、不凌駕於他人之上,自己份內事不推不減,令領導及職工佩服。因此,我拉近了與他們的關係。從九九年「七二零」後我調了幾個工作單位,幾乎把這幾個單位的職工都勸退(三退)了。我按著師父的教導理智、智慧地與他們講三退,職工無一人反對。我平時將三退的職工用點名簿記下,在最後一個單位勸職工三退時發現了一位同修,我把單位尚未三退的兩名職工告訴了同修,讓她做好此事,她做的很好,後來告訴我她已為那兩名職工三退了。

除了職工三退外,職工家屬也是我講真相的對像。可喜的是,有職工已走入修煉,而且職工帶動了家屬走入修煉,比如有一位職工走入修煉後,帶動了四位家屬走入修煉。

第三,全面講真相。除了本單位職工外,我還將幾位上級領導勸三退。家中的親朋好友我更是心中有數,基本沒落下誰,相隔千山萬水的親友,師尊兩年前都安排他們全家排著隊到我的身邊得救。近點兒的我專程去勸三退,不管酷暑嚴寒。同學更是講真相的群體,我利用同學聚會之機講真相、勸三退,請同修幫我發正念,形成了強大的正念之場。現在我有時間就對陌生人講真相,發真相材料,做《九評共產黨》等,我的家中與同修們一樣,盛開著資料的鮮花,也和同修配合做些協調的事情。

幾年來,我可以說走到哪真相講到哪,就是出差到外地我也帶上真相資料、粘貼,隨時把大法洪傳到那裏,即使是旅遊纜車裏,我也放上資料,給他人留下真相。

三、悟法理、向內找

我從得法至今一直堅持學法,可由於自己對法理悟的較差,曾一度產生了歡喜心,認為得了大法了就啥也不怕了,有師父保護了,晚上走黑道不怕、不看、不管。二零零三年夏天的一個晚上,單位有活動,我九點多鐘回家,被劫匪打了一棒子,鮮血從頭上直流滲透前胸。處理完後,我捧起《轉法輪》,面對師父熱淚橫流:師父啊!我錯在哪裏?哪裏有漏了?修的不好。師父點醒了我:「有個人手裏拿著我的書,在大街上一邊走一邊大叫:有李老師保護不怕汽車撞。」(《轉法輪》)啊!我有修大法了就認為上了保險的漏洞。我及時在法中歸正了自己。

幾年來我養成了一個習慣,無論做哪一件事時,都要想想,這件事符合法嗎?我做這件事的第一念在法上嗎?念不在法上要馬上歸正,事不在法上不去做;我今天做的這件事,有哪些人心翻出來了?這是後天形成的觀念我一定修去它。

近來我多次學習了師父的新經文《甚麼是大法弟子》:「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對我錯,會想自己:這件事情我有甚麼不對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現甚麼不對了?都在這樣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問題,誰不是這樣你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人。這是修煉的法寶,這是我們大法弟子修煉的一個特點。」師父講的法再次敲醒了我,自己一度修煉中總看別人,他哪錯了,哪句話不在法上,現在我經常想:修他還是修我?時時向內找修我自己,不是幫別人悟法理,要實實在在的修自己。

四、正念制惡

修煉說容易,不難,看書學法,做三件事,修去人心;修煉說不容易,也難,你稍有漏洞,舊勢力虎視眈眈看著你,往下拉你,一個心不穩,很容易毀於一旦。

在邪黨的環境下工作,你爭我鬥,司空見慣,我的上級領導工作中受到干擾,有人三番五次寫匿名信告他。因此,很多基層領導就是匿名信中的典型案例,張領導貪、李領導占等。我被誣告:領導啟用煉法輪功的人當領導。

我得知這件事後,不是憤憤不平,而是找自己:我修煉中還有漏洞,否則,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我立即發正念清理自己、清除邪惡因素干擾。此信層層上走,又層層下走,最後上級部門到我單位核實。看到上面的領導手持筆、紙,開口不講匿名信的一個字,而講有人檢舉我煉法輪功,那一刻我沒有怕,有的是師父賜給我的大法的威嚴,我占據了主動,義正辭嚴的問:是誰舉報?把人告訴我,我問問他全局各單位領導群眾打分誰排在前?群眾滿意率誰最高?誰工作最認真負責?要是因為煉法輪功領導和群眾那麼滿意,那說明法輪功好!……我根本不給他們講話的機會,說的他們啞口無言走了。他們又到邪黨書記等領導那了解情況,我心中更有底,他們都明白真相,早已選擇好了未來。聽人說,那領導還去了某個我工作過的單位,結果一切如初。是師父在加持我,是師父在看著呢,整個過程真的像師父說的那樣:「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洪吟二》〈怕啥〉)。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十幾年的修煉,回過頭來瞅瞅、想想,真的離不開師父的慈悲呵護,同修的幫助。修煉十多年了,今天的我真的感覺到好像才會修煉。今天全揀陽光的寫,目地是洪揚大法、證實大法、見證大法的威德。那些不在法上,該修去的人心,我都要在法中歸正。做好三件事,承擔起自己的責任,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31/在機關領導崗位上證實大法-260473.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他修煉了法輪大法以後,因為思想境界得到昇華,身體健康了,在經濟上也並沒有失去甚麼,相反他拓展業務做甚麼成甚麼,業績在公司還是一直遙遙領先,人緣與口碑也很好。
  • 我是一個警察,二零零四年,在我轄區內發現幾起法輪功學員散發真相資料的所謂「案件」,當時由我直接主辦,對多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非法拘留和勞教,說是非法,因為所有辦理的所謂法輪功案件可以說都不是依法依程序,嚴格的講,在法律上都是站不住腳的,更經不起歷史的檢驗,說穿了只是在用法律作幌子行迫害之實而已。幸運的是,我看到了法輪功學員許多的閃光點,他們普遍都非常善良、真誠、謙和忍讓、品德高尚…
  • 我天目剛開不久,有一次我單位一個同事入邪黨宣誓,我清清楚楚看到就在他舉手宣誓的那一瞬間,另外空間一個紅色惡龍形像的生命體一下就上到他的手臂上去了(初看是黨旗上那個斧頭鐮刀的標記,後變成紅色的惡龍形像),後來我找到這個同事談心,勸他趕快退黨保平安…學煉半年多後,我就和所有法輪功學員一樣,放下生死,加入到講真相救世人的行列。
  • 現在我岳父願意和我們說話了,能說到一塊兒。在向岳父講真相過程中,發現他在「大法學員是否參與政治」這方面有癥結,於是我就利用各種史實打開他的心結,最後他說:「以後有資料我去替你發,我歲數大,那些警察不能把我怎樣。」這句話是我認識岳父以來最神聖的話。後來,了解到岳父曾經在文化大革命時,參加過「紅衛兵」運動,我把他身上的這點獸印也聲明抹除了。
  • 我鄉政府把女職工進行排班,輪流值班目地是阻止他們學法煉功。在此值班期間,我發現法輪功學員說話和氣,愛清潔,講衛生,把好事、方便讓給他人,一年四季不吃一粒藥,身體健康,精神飽滿,對他們的師父和法堅定不移,雖然他們其中有很多在進洗腦前進過勞教所,吃過很多皮肉之苦,但他們從不言放棄,至死不渝地堅修大法。就這樣時間一長,我慢慢地被他們深深地打動了。他們確實是一群好人,是從骨子裏面體現出來的一種美,更讓人羨慕,讓人敬佩,甚至讓人崇拜!
  • 我修煉法輪大法已有十四年了,歷經了邪黨的種種摧殘後,今天我依然走在修煉的路上。我的每一天充滿了充實和快樂,這份灑脫緣歸宇宙大法,是真善忍的光輝,照亮了我即將乾涸、悲苦多憂的心田,現在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十四年來,我與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向身邊的人不斷地講述著大法的美好。然而,在邪黨的謊言毒害下,仍然有眾多的民眾,對大法真相表示出質疑和對抗。下面講講我身邊人的修煉故事二三則,從中會給人啟發與思考,望善良的人都來了解法輪功,走進法輪功。只要你按真善忍的標準修心向善,甚麼奇蹟都會出現…
  • 得法至今已十五年,在這世風日下、物慾橫流的社會裏,是法輪大法這片淨土改變了我,規範了我的言行,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價值觀。在工作中時刻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看淡名利,用我的一言一行證實法,救度眾生。使一個瀕臨倒閉的國有企業起死回生。在這裏我用盡人類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之心。
  • 我們設計院幾個學術帶頭人,年輕有為,他們也在修煉法輪大法。同事們對這些人都很佩服。他們道德高尚,淡泊名利,又有著出色的工作成就和融洽的人際關係。是甚麼把他們變成這樣完美?想必就是宇宙的真理了。修煉大法後,我知道了「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轉法輪》)道理,明白了那位高工身體健康的原因──由於按照「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精神境界提高了,帶動了身體也向好的方面轉變。我修煉了法輪大法,知道做事要符合「真、善、忍」的天理,善待他人,不求回報。我發現,其實按照天理做事的時候,事情的結局往往也很奇妙。
  • 設計院幾個學術帶頭人也在修煉法輪大法,同事們對這些人都很佩服。他們道德高尚,淡泊名利,又有著出色的工作成就和融洽的人際關係。
  • 在一九九九年,圈裏傳著一個故事,有位法制報記者被安排「揭批」法輪功,這位記者說,我也不了解法輪功呀,我先了解了解。結果,批判文章沒寫成,這位記者成了法輪功修煉人。雖然我至今不認識這位同行,可四年後,這個故事在我身上,又重新演繹了一遍。從漠視到關注,是因為得到了完全不同的信息,由反感到支持,是因為了解了真相,近距離觀察和審視,使我對法輪功修煉者,從同情到敬佩;比較與研究,使我對大法法理,由折服到踐行。現世中,從未有緣拜師,但解惑、傳道對一個生命身心的再造,使我一點一點體悟了「師父」的尊崇和神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