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國家器官》書摘:歷數中共強摘罪行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08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張東光編譯報導)關注全球重大新聞和專家意見的《World Affair》雜誌報導,《失去新中國》一書作者、前美國智庫研究員伊森•加特曼(Ethan Gutmann)在2012年7月出版的新書《國家器官》(State Organs: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中寫道,「當王立軍在2月6日晚上突破重圍來到成都美國領館時,他帶來了一系列重創他上司薄熙來的故事:薄與英商海伍德被謀殺有關、挪用重慶公共資金、勒索當地的犯罪黑幫。」

「身為前重慶公安局長,王對薄知之甚詳……暗指薄與江派大員周永康密謀……奪權。」

「3月23日,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公開宣稱,中國想終結來自死囚的『器官捐贈』。但這番冠冕堂皇的話並沒有揭露一個事實……在2月6日晚間王立軍披露了中共活摘政敵的器官已行之多年了。」

「王的發跡開始於10年前在遼寧省對薄的忠誠……作為薄的黨羽,王指揮錦州公安局並主導了『錦州心理學研究中心』……一名中共官員在2006年的一場頒獎典禮上稱,王監督了『數以千計的密集的現場』器官移植。」

書中稱,這些不是親屬間的捐腎行為,而是被國家選到的個人的器官被摘取,然後被移植到新的受體身上的行為。這些被移植的器官,不論受體是中國人或外國人,每顆腎臟要價6萬美元,肝臟9萬美元,心、肺和角膜的價格按時價波動。從王穿著無菌衣對醫生講話,當時一個病人躺在擔架上的照片研判,王是一個動手者。王在接受提名的演講中說,他發現移植的行為是「驚心動魄的」。

問題是,誰是這個「手術過程」的受害者?2012年2月,「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WOIPFG)發現,王的頒獎典禮隱藏在許多中國的網站中,並揭示了一個對中共政治局是摘取良心犯器官背後主謀的新調查。

根據「勞改基金會」主席吳弘達彙整的文件顯示,在1980年初期,中共就開始摘取死囚的器官。這是一個簡單的合法處決過程,之後軍醫會在臨時搭建的環境下摘取腎臟。1990年代初期之前,摘取的組織手法改進,範圍也擴大。一位目前仍在中國執業的醫生描述了在1992年,他鮮明地目睹了廣州市一個處決犯人的地點附近充滿了該市各大醫院的白色麵包車。他的任務是在車內摘取那些心臟中彈死囚的肝臟和腎臟。

書中描述,1994年,一位新疆警察阿不都熱依木(Nijat Abudureyimu)暗示說,他聽同僚說曾經聽到來自某台器官摘取車輛的可怕尖叫聲。當地的一位維族醫生恩夫•托提(Enver Tohti)回憶道,在1995年的一次槍決中,一名囚犯被射中胸腔沒死,他從這名囚犯身上摘取了一顆活肝和兩顆腎臟。托提的這番描述與阿不都熱依木跟他單位主治外科醫生在1996年的說法不謀而合。

一位不願具名的維族護士稱,在1997年的伊寧事件之後六個月,第一個維族政治異議人士的器官被摘取了。這個時間點正好和某位接受訪談的年輕醫生所說的時間點吻合,該醫生被下令開始對烏魯木齊監獄的囚犯進行驗血,好替想尋找合適器官的中共黨官找出匹配的器官。該名醫生說,摘取政治囚犯器官的行為在1998年加速,由軍醫院帶頭。

透過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這兩位加拿大人權律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WOIPFG),以及作者深度訪談曾經被關押的囚犯、勞教所人員、國安內部人員的結果,以下是1999年7月以來中共強摘器官的細節:

1999年7月,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並強迫轉化法輪功修煉者。由看守所、勞教所、精神病院和「黑牢」所組成的「勞改體系」在2000年底前總共關押了300~500萬人,其中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佔了將近一半。

2001年秋天,中共派遣軍醫去檢查被關押法輪功修煉者的眼角膜等可去市場販賣的器官。2002年秋天,他們開始將為數不詳的藏民和基督徒納入檢查。

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的研究發現,光2005年被摘取器官的人數就比被處決的囚犯人數多了4萬多名。作者個人調查發現,在2000~2007年,約6.5萬名法輪功的學員被摘取器官。

至於2007年以後器官摘取的行為是否持續,或是否擴散到基督教徒?目前不得而知。一般同意,對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摘取於2006年或2007年達到高峰。某位台灣的外科醫生向作者透露,他的年長台灣患者們經常到大陸接受來自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移植,他在中國的同僚通知他,殺害法輪功學員摘取器官的行為將在北京奧運期間中止。

作者質疑,難道王立軍主持的器官摘取來源都是一些殺人犯、強姦犯等死囚,如同中共當局三月份所宣稱的?作者認為這極為不可能。他說,從勞改體系逃出的難民都一致地指向遼寧省,包括伊達、蘇家屯,特別是大連這個摘取法輪功學員的重鎮。這與薄熙來、王立軍在遼寧大力迫害法輪功學員有關。

書中特別提到,四年前,「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志願者以假扮中共黨調查人員的方式電話詢問中共官員,試圖證實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之事,但所得到的結果只是被動的證實。2012年4月,該組織改變方式,一位調查人員詢問中共主管文宣的中常委李長春:「在這個時間點,是否會利用薄熙來涉及謀殺和強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而將他定罪?」李回答:「周永康特別負責這件事情。他知道這事。」

當調查人員以薄案詢問前遼寧省政法委副書記唐俊傑:「關於摘取活輪功學員的器官,薄下達了甚麼指示?」唐回答:「我被要求去關照這項任務。黨中央真的關照這件事……薄介入很深……那時我們在人大常委會時主要談論此事。」

書中舉例,被發表於2011年11月號《柳葉刀》(Lancet)期刊、一篇題為《一個在中國心臟死亡後器官捐獻試點計劃》的文章在中國醫療院所被廣為流傳,文中描述的環境似乎為一個摘取良心犯的不道德移植場所,文章承諾改善環境,也提出了一些初步的摘取數據。該數據戲劇性地顯示了囚犯被摘取器官的比例大幅下降。

上述事實顯示,過去15年來,中共做出集體決策:從強摘器官中撈好處,然後再將這些證據加以掩埋。但這個做法現在被禁止了。作者認為,中共這是出於恐懼。較小的恐懼是怕玷汙了中國的藥品和醫療測試產業。更大的恐懼是,王立軍在2月15日攜出的文件可能將中共歷來的活摘罪行曝光在全球面前,進而影響到中共高層的世代交替。

作者稱,溫家寶和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等人可能想改革中共的體系,但卻不能抹去該黨不光彩的歷史。或許,備受尊敬的西方醫學期刊太客氣了,他們天真到沒能拒絕中共模糊宣傳的訕笑,但許多中國境內和海外的人士都知道,反人類的罪行在中國發生過,真相必須被全盤說出。

(責任編輯:畢儒宗)

評論
2012-08-27 3: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