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修煉故事

一個德國人緣歸大法的覺醒

德國西人學員
font print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

一個好朋友的去世把我從精神上的「睡眠」中喚醒。我和我先生在她去世前的幾天裏陪伴著她。這是我第一次陪伴死亡。和她及她的家人在一起的時刻是很緊張的時刻。那幾天裏在病房裏,我感受到一種能量,一種我以前從未感受過的能量。我看不到,接觸不到甚麼確定的東西,但是在這個房間,在我們中間有甚麼感動著我,充盈著我,從精神上喚醒我。

此後我無意識地在內心尋找一個精神上的師父。我雖然曾經練過很多年太極和其它氣功,對佛教和打坐感興趣,但也只限於是為了得到健康和放鬆。我也試過幾次打坐,但是覺得太吃力了:後背很快就疼了,十分鐘我就覺得無聊得煩躁不安了。

現在卻是兩樣了:我想打坐,渴望有一種深刻的精神上的指導。我想知道更多,想知道在我們死亡過程中會發生甚麼,我們會到哪裏去,除了我們伸手可及的所謂的現實還存在甚麼另外的世界……。這是在十一年前的事,那時我三十六歲,有一個四歲的婚外生的孩子。我和兒子的父親生活在一起。

幾個月後我先生(那時我們還沒有結婚)帶回家一張傳單。傳單上說,法輪大法(也叫法輪功)是一種高層次的性命雙修的氣功,免費傳授,基本原則是「真善忍」。

傳單的內容吸引了我,「真善忍」的原則包含了真誠,同情心和寬容。我當時覺得這是很好的價值觀。人們可以沒有任何義務免費學習功法。

沒有甚麼是偶然的。當我在二零零一年夏探訪公園裏的煉功小組及隨後開始讀師父的經文時,我知道,我在這裏找到了深刻的精神指導。這是毫無疑問的。

一、初次接觸法輪大法

我現在還很清楚地記得,十一年前,一個中國學員在公園裏教我五套法輪大法功法的那天。

在第一次煉功的時候我就覺得手發熱,掌心微微發顫。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經脈是如何張開的:在左腿外側我感受到一股熱流,這股熱流朝下湧動到腳,感覺就像是淋浴中流淌的溫水。這種感覺我以前只是在一次針灸治療中經歷過。

我還稍微理解了一點法輪大法的法理:在學第五套功法打坐前,那位中國學員給我講了她的經歷來說明我們的心態是如何影響我們的身體的。她說她有一次想給她的朋友顯示她雙盤打坐如何好,能盤多久。馬上在那天她就只能盤得比往常都要短。她給我解釋,此事使她悟到,她想顯示自己,而正是這種顯示心理導致了相反的效果。一顆想要顯示的心是不真不善不忍的。這也反映在她的腿上,腿變得僵硬,在盤腿時很快就痛起來。

我那時雖然從未聽到過如此的因果關係和心態這種概念,但能馬上接受她的說法。我在第一天就開始體會到,法輪大法不僅僅包含功效顯著的功法,而且還有更多的東西──一種深奧的法理和精神上的指導。

不久後我通讀了《轉法輪》,接著又讀了第二遍,因為同修告訴我,這是一本特別的書,它的內涵只有讀者在一遍又一遍的通讀後才會層層理解。我的經歷也正是如此。第一次讀的時候,我只理解了一部分:人應該按照「真善忍」的原則生活。從這個原則又衍生出其他道理,如做事時應先想到別人,發現自己的自私並且去掉它,相信神的存在,相信有天理。很多是我不理解的,因為很多概念來源於佛教或道教,或是我不知道的佛教故事。

還有的東西是我當時還不能接受的,比如附體的表現。雖然有我不理解或不能接受的地方,但那種能使我窺探我以前從未聽聞過的深奧的因果關係的感覺還是占了上風。在陌生的字裏行間裏我總能發現「真善忍」是最高天理。這個清晰的認識和與之相結合的積極的力量加深了我對師父的信任。我想認真深入地學習法輪大法了。

我想,這就是師父在《轉法輪》中所說的「佛性出來了」的時刻,一個深切希望走一條精神修煉之路的時刻:「所以這個人一想修煉,就被認為是佛性出來了。這一念就最珍貴,因為他想返本歸真,想從常人這個層次中跳出去。」(《轉法輪》)

二、修煉初期的美好經歷

在修煉初期的兩三個月裏我最美好的經歷就是,我每天的頭痛和偏頭疼不見了,煙也戒了。

1 每天的頭痛和偏頭疼發作消失了

我自小就受頭痛和偏頭疼發作的折磨。第一次偏頭疼發作是在我十一或十二歲的時候,很厲害,以至我父母需要叫急救醫生。當時我是第一次吞服藥片。在隨後的歲月裏我服用了大量的其他止痛藥,以便能抵抗疼痛,繼續生存。成年後每隔幾年我就遍訪專業醫生和治療師。時間長了,甚麼都不能真正幫上忙,最好的情況也就是通過自然療法減輕症狀。我的頭痛病歷記載著,在我認識法輪功之前的三個月內只有兩天沒有頭痛。

在公園裏第一次接觸到法輪功學員後的幾個星期裏,我勤奮地煉功學法。一天早上醒來,頭不痛了。在隨後的六個星期裏,哪兒都沒有痛,就像是人獲得新生的一個狀態。

這真的很難令人相信,一個有五套簡單功法的精神修煉之路竟然有如此大的效果,即便是現代醫學都有它的侷限性。但是就算是對其他人來說很難理解,有很多學員可以用他們的親身經歷來證實其健康的改善。

在《轉法輪》中講到:「我們就要把他的身體給以淨化,使他能夠往高層次上修煉。在最低層次上修煉的時候,有一個過程,就是把你的身體完完全全淨化下來,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東西,身體周圍存在的業力場和造成身體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

就在其他學員無病一身輕的時候,我的頭還會時不時的痛,但從十一年前起,我已不需要再服用止痛藥了,我能忍受發作的頭痛,繼續工作,等到幾個小時後頭疼停止為止。

2 戒煙

當我一個星期後把煙戒掉的時候,再一次體會到法輪大法的力量。我從青少年時就開始抽煙, 就是在懷孕的時候也沒能把煙戒掉。

我想是在第二遍讀《轉法輪》的時候,讀到第七講中:

「我們煉功人不是講淨化身體嗎?不斷的淨化身體,不斷的向高層次上發展。那你還往身體裏頭弄,你不和我們正相反嗎?另外它也是一種強烈的慾望。有人也知道不好,就是戒不了。其實我告訴大家,他是沒有一個正確的思想作指導,就想那麼戒不太容易。作為一個修煉人,你今天把它當作一個執著心去一去,你看看你能不能戒的了。我勸大家,真想修煉的從現在開始你把煙戒了,保證你能戒的了。在這個學習班的場上沒有人想到抽煙,你要想戒,保證你能戒,你再拿起煙抽就不是滋味。你看書看這一講,也會起這個作用。」

當我讀到這裏的時候,正一隻手拿著書,另一隻手捏著一根煙。我想:「好吧,我明天就戒掉。」第二天早上我堅持我的打算,勉強忍住想抽一根煙的慾望,但是很費力。到中午的時候我已經極度煩躁不安,皮膚發癢,就像是身上有螞蟻在爬,典型的去煙癮症狀。我沒有告訴我的先生我想戒煙。因為從根本上來講,我自己也不確定我是否對此事是認真的。我還想給自己留一個餘地,看自己是不是真的要戒煙,所以我沒有給他提及此事。

中午的時候我先生問我,我到底是怎麼回事了,整天心情不好的樣子。這時我明白,我必須要做出決定。我堅定地說:「我戒煙了。」在這一瞬間,我所有的緊張情緒都消失了,皮膚也不癢了,一種舒服的感覺籠罩了我,我平靜了下來,那是一個美好的狀態。

這個經歷比早晨醒來不頭痛的經歷還要深刻,短短幾秒鐘內就發生了那麼大的變化。後來我悟到,這一瞬間關係到對修煉的選擇。當我決定符合要求不再污染我的身體時,大法就會發揮並展示給我它的威力。

三、法輪大法對我的意義

十一年過去了,師父傳法已經二十週年了。如果不是中共出於嫉妒,害怕失去權力而於一九九九年開始迫害法輪功,那麼這些年法輪功會怎麼樣呢?我深信會有更多的社會各階層的人認為法輪功是他們個人生活中和整個社會的無價之寶。

那麼法輪功對我意味著甚麼?這很難用語言來表達。最重要的是,它使我相信神和宇宙天理,相信善的和能圓容一切的東西遠遠強於惡的和破壞性的東西。

我領悟這些道理越深刻,我的信仰就像金剛一樣越來越堅定,越來越不可動搖。反過來講,我越是能同化這些法理,我的言行舉止,一思一念越能遵循「真善忍」的原則,我就越能理解的深刻。

這個信仰改變了一切。我所有的一切都和修煉前截然不同。我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知道,我們痛苦、抑鬱、有暴力傾向、心胸狹窄和狂熱都是因為我們對宇宙法理的因果關係知道得越來越少,相反的由於無知和無神論使我們不斷地背離宇宙法理。把對「真善忍」堅定的信念作為提高身心健康的基礎,我天天努力做到對己對人真誠、寬容、恭敬有禮、有責任心、不自私。我衷心感謝師父。

結束語

無神論的共產邪黨向人們灌輸只有鬥爭、競爭和壓迫才是重要的,邪黨是高於一切的。它把它自己宣稱為人民的「神父」,把邪黨的原則定為唯一有效的。結果是,在中國人們對在街上被車撞的孩子置之不顧,甚至有人參與摘取活人器官。

直到對法輪功的迫害結束為止,我將繼續天天努力讓世界知道,這不僅僅是對上千萬和平的、善良的好人的迫害,從根本上講更是一場正邪的鬥爭。

置身於中國之外的我們也要表態。我們在生活中在社會中應該遵循哪些原則?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徵稿選登】覺醒-257964.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999年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台灣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卻增加了十多倍,突破數十萬之眾。在北美洲的美國和加拿大,成千上萬的人加入了修煉法輪功的行列;在地處南半球的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法輪功煉功點遍布各大城市;在歐洲,從冰島到希臘,從法國到烏克蘭…上億人修煉法輪功是西方以至全世界裡一道獨特的風景線。在南美洲和非洲,你同樣可以看到法輪功。跨越民族的語言阻隔、文化差異和宗教藩籬,各民族的法輪大法弟子收穫了修煉之福,當找到大法的那一刻,他們似乎都有著尋覓千百年,一朝親得見之感。
  •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引發全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反迫害、講真相。二零一二年七二零前夕,多位美國聯邦議員致函支持法輪功,聲援反迫害。
  • (shown)很多人把電視插播者當英雄,但這些插播者的內心並不這麼認為,「是這場迫害讓他們成為人們心目中的英雄,其實他們和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一樣,只希望真相有一天能大白於天下。」——長春電視插播見證人蘭麗華
  •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芬蘭法輪功學員來到位於芬蘭東部的約恩蘇市(Joensuu)市中心舉行一天講真相活動,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在世界弘傳,並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瞭解真相後的人們排隊在「支持法輪功學員反迫害」本上簽名。還有年輕人在觀看學員演示功法時,跟著學煉五套功法。
  • 還沒等我弄懂大法法理時,邪惡的迫害就開始了,而我竟被抽調到「六一零辦公室」,還是主要負責人之一。開始我不知如何是好,但我很快就利用這個職務,及時向大法弟子傳送信息……講真相。然而由於自己(shown)放鬆了學法,修煉出現了漏洞,被邪惡鑽了空子。他們開始跟蹤我的行動,竊聽我的電話(當時並不知道),並設下陷阱對我進行迫害。……二零零三年一家服務企業請我做公司總經理,我便把我被迫害的經過告訴了老闆,我說:「你如果不怕受牽連我就來。」他說:「只要你能把我的企業搞好,我甚麼都不怕。」就這樣我又一次走上了領導崗位。
  • (shown)一九五七年出生在加拿大蒙特利爾的嘉娜•席勒(Jana Shearer),如今居住在西澳西南邊陲的丹麥小鎮(Town of Denmark)。她修煉法輪大法已經十年,親身經歷了修煉前後身心的巨大變化……
  • (shown)自己在絕望地準備好遺書下,無意中得到一本《轉法輪》…,從開始的只修心性不煉功,到後來認識到,師尊傳的是性命雙修功法,性命雙修的功法既要修也要煉,否則就不是真正的法輪大法弟子。這樣就真正開始了自己的修煉路程。在中共邪惡謊言中,現在還有不少人不了解法輪功,從而有意無意起到迫害和傷害法輪功的作用。我想說,通過法輪功的修煉不僅僅是使我的身體痊癒恢復了健康,更重要的是改變了我對人生的看法和追求,身心得到淨化昇華,知道了我們人活著的真正目的。
  • 我是一名紡織單位的女職工,現已經退休。修煉大法之前,我在單位上班的時候,經常弄虛作假,把產量計量表取下來,人為的撥到超額產量的數字,關掉機器,到處玩、睡覺。修煉法輪大法十多年,大法不僅淨化了我自私自利的心靈,還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
  • 化療徹底擊垮了我的身體,快兩年了我才勉強撐著正式上班。…一位部主任覺得我人品還不錯,就讓我去他部門。他對別人說:就把她當「半個人」用吧。幾個月後,我喜得法輪大法。得了絕症,我知道自己命不好,可是,誰能改變我的命運?當我捧讀《轉法輪》時,驚喜的發現書裏說要改變命運有兩條路,一條是不斷的做壞事,最後形神全滅。另一條路就是修煉。我想我一定得修煉,這是我生的希望。自修煉至今,驚喜一個接一個:身體康復了,心靈昇華了,家庭和睦了,智慧提升了。有四個字能表達我心中說不盡的敬仰與感動,那就是:佛恩浩蕩。
  • 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真善忍國際美展在位於倫敦市中心的著名的波邁畫廊(La Galleria Pall Mall)開幕。開幕當天,得到美展信息的民眾,其中包括大量來自世界各地的倫敦奧運會觀眾絡繹不絕地前來欣賞。當天傍晚舉行的開幕儀式聚集了幾十位地方政要、藝術家、企業家和學者等各界受邀嘉賓,其中包括五位來自大倫敦不同行政區的市長。與遍布世界各地的真善忍國際美展觀眾一樣,看到畫作的人無不感到強烈的心靈震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