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社會浪子到村人皆讚的好人

大陸大法弟子:德新
font print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我是中國大陸南方某偏僻山村的農民,今年四十三歲。自一九九六年有緣有幸得遇法輪功後,我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從一個蹲過大牢的惡人、浪子歸正為家人、村民都稱讚的好人。

我曾經是個是非、善惡、好壞不分的社會浪子。年輕時,整天跟隨著不好的人在村莊裏閒混。父親因為出身「富農」,在文革時被批鬥,加上常年的勞作與生活的重擔,使他日漸變得身體病弱、脾氣暴躁,經常打罵我們兄妹幾個。我不僅不替他老人家分憂、解愁,還處處與他作對,整日裏沒有好臉色對他,更沒有半句好話,甚至當著許多鄉鄰的面大聲咆哮,當時真是大逆不道。

一九九五年,我到屬於村集體所有的山上、其他村民私有的山上盜伐林木多次(當時,村子裏盜伐林木的人很多)。經村幹部舉報,被縣森林公安分局刑事拘留二十多天,經濟罰款加上託人找關係的費用總計一萬多元。以前和他人合伙做生意時,又被朋友黑吃黑,吞掉了自己的一些錢款。這些經濟上、名譽上的雙重損失,加上九五年父親的去世,自己生活沒有了著落,都使我非常消沉、迷茫、煩躁及憤憤不平,想著要採取極端的方式報復村幹部等。此外,我還煙癮很大,整日裏粗話、髒話不離口。村人都將我視為一個惡人、一個浪子!

一九九六年八月,我在浙江省某市打工時,有緣開始學煉法輪功。李洪志老師在《轉法輪》一書中,用最淺白的現代語言由淺入深的闡述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轉法輪》〈第一講〉);煉功人與他人發生矛盾時,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與他人相處時,要無私無我,先他後我。李老師書中的法理歸正了我的人心,使我懂得了做人的道理,學會了理解、寬容和善待他人。

從煉功的第一天起,我就再也沒有抽過煙。從那以後,幾乎聽不到我再說髒話、粗話、下流話,偶爾說漏了半句,也會滿臉通紅,馬上改正。

在家中,我孝敬老母,尊敬、愛護兄妹。真正從內心認識到了自己盜伐林木的錯誤,消除了自己以惡制惡的報復念頭。我曾向村人借債幾千元,在我歷經七年冤獄的折磨(我因告訴世人法輪功的真相而被誣判七年)回到村裏後,村人都一致認為我不會償還那些債款。當我用自己辛勤打工掙來的錢逐家登門還款時,村人都出乎意料的激動的說:「哎呀,你真變好啦!這些錢,我們都不曾指望你會還的。」

當地區政法委派人到我村莊裏來調查我時,村人都紛紛說道:這個某某現在真是變好了,他騎三輪車載客時,客人忘在車上的新買的皮鞋都想辦法主動送回去。年底,村治保主任悄悄對我母親說:「千萬叫你們家的某某別回來,上頭正到處在找他。」

法輪功使我從一個浪子變成一個按真、善、忍原則為人處世,善待他人的好人。為講清法輪功的真相,我曾先後被邪黨非法勞教三年、判刑七年,受盡了各種各樣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但我始終不悔,慶幸自己有緣、有福修煉法輪功,不然,今天的我不知是啥樣呢。我發自肺腑、堅定的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能使人棄惡向善的高德大法!

--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在國家機關工作,在單位擔任主要領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後,法輪功被邪黨誣陷,上級領導打電話到單位問我,你們單位誰煉法輪功?我堅決果斷的告訴他:我煉!當時,我真有一種在向神佛表態的心態。那領導二話沒說撂下了電話。說來也怪,他們再也沒打電話問我甚麼或讓我寫甚麼所謂的保證書。1999年「七二零」開始了,烏雲壓頂。放假在家,一天,我打開電視一看,全是誣陷大法的節目。我看了兩眼,覺得不在理,一派胡言。我學了四年《轉法輪》,這本書的內容就是讓人做好人,豈有電視裏講的那些?我關掉電視,雙盤於床上,自言自語道:我就煉!那一刻,我的全身心溶入了法中,感覺無比殊勝。
  • (shown)一九五七年出生在加拿大蒙特利爾的嘉娜•席勒(Jana Shearer),如今居住在西澳西南邊陲的丹麥小鎮(Town of Denmark)。她修煉法輪大法已經十年,親身經歷了修煉前後身心的巨大變化……
  • 我把自己家裏親人在恩師的呵護下,受益於法輪大法的幾個奇蹟般的故事與大家分享。
  • 今年是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普天同慶。我想藉此時機把我們全家人在法輪大法中如何受益的和大家說說,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大法好,危難中大法能救命。一九九九年三月,有人介紹母親煉法輪功,說煉法輪功能祛病健身有奇效,於是母親就開始看《轉法輪》這本書。誰也沒有想到,母親只看了三天《轉法輪》,全身的病就一掃而光!就這麼快,你說神不神!
  • (shown)自己在絕望地準備好遺書下,無意中得到一本《轉法輪》…,從開始的只修心性不煉功,到後來認識到,師尊傳的是性命雙修功法,性命雙修的功法既要修也要煉,否則就不是真正的法輪大法弟子。這樣就真正開始了自己的修煉路程。在中共邪惡謊言中,現在還有不少人不了解法輪功,從而有意無意起到迫害和傷害法輪功的作用。我想說,通過法輪功的修煉不僅僅是使我的身體痊癒恢復了健康,更重要的是改變了我對人生的看法和追求,身心得到淨化昇華,知道了我們人活著的真正目的。
  • 我是一名紡織單位的女職工,現已經退休。修煉大法之前,我在單位上班的時候,經常弄虛作假,把產量計量表取下來,人為的撥到超額產量的數字,關掉機器,到處玩、睡覺。修煉法輪大法十多年,大法不僅淨化了我自私自利的心靈,還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
  • 化療徹底擊垮了我的身體,快兩年了我才勉強撐著正式上班。…一位部主任覺得我人品還不錯,就讓我去他部門。他對別人說:就把她當「半個人」用吧。幾個月後,我喜得法輪大法。得了絕症,我知道自己命不好,可是,誰能改變我的命運?當我捧讀《轉法輪》時,驚喜的發現書裏說要改變命運有兩條路,一條是不斷的做壞事,最後形神全滅。另一條路就是修煉。我想我一定得修煉,這是我生的希望。自修煉至今,驚喜一個接一個:身體康復了,心靈昇華了,家庭和睦了,智慧提升了。有四個字能表達我心中說不盡的敬仰與感動,那就是:佛恩浩蕩。
  • 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真善忍國際美展在位於倫敦市中心的著名的波邁畫廊(La Galleria Pall Mall)開幕。開幕當天,得到美展信息的民眾,其中包括大量來自世界各地的倫敦奧運會觀眾絡繹不絕地前來欣賞。當天傍晚舉行的開幕儀式聚集了幾十位地方政要、藝術家、企業家和學者等各界受邀嘉賓,其中包括五位來自大倫敦不同行政區的市長。與遍布世界各地的真善忍國際美展觀眾一樣,看到畫作的人無不感到強烈的心靈震撼。
  • 我是1998年得法的,今年六十五歲。煉功前我的體質很差,人倦怠無力,消瘦得厲害,胃潰瘍和胃下垂,去過幾家醫院診治,化驗單子合起來有百張之多,還在市醫院住了幾次醫院,但一直治癒不了。那時的我常常頭暈眼花,走起路顫顫巍巍,像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家人悄悄地上普陀山替我算了一卦,說在陽間的日子屈指可數了,而我自己也覺得走到了生命盡頭。在我走投無路時,有人介紹我修煉大法,並捎來一本《轉法輪》。記得接開寶書的霎那,我的身體猛然顫動了兩下,眼前呈現一片金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