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縣令和死人說話

羅真 整理
font print 人氣: 40
【字號】    
   標籤: tags: ,

東漢的周紆,在擔任縣令時,執法嚴明,不畏權勢,深得百姓擁戴。可也得罪了不少官吏。

一天清晨,周紆聞報:附近一座寺院的門上,掛著一具屍體,且手腳全無。周紆大驚,他治理此地數年,境內太平無事,連偷盜現象也很少見。今日忽然冒出殺人大案,如何了得!

周紆立即趕至寺院,見那裏早圍了不少看熱鬧的人。他走上前去,果然見到一具血肉模糊的屍體,掛在寺院的門上,手腳被砍。

於是,他就吩咐眾人散開,自己站在屍體旁邊,細細察看,發現屍體的嘴邊,並無多少血跡,好像是人死去以後,被砍的樣子。

周紆見狀,心中閃過一念,便裝作與死屍談話的樣子,他向屍體問話,並不時的點頭。眾人遠遠望著,覺得奇怪。半晌,周紆才命兵卒,將屍體搬走,又對一個兵卒,耳語了一番。

回到衙門,周紆便將眾官吏召來,嚴肅地說:「本官來此地多年,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嚴重的凶殺案,我要為此事,承擔責任。此案如何破,本官已有眉目。剛才我已詢問了死者,案情已基本掌握,馬上可破。請各位在此稍等片刻,不可外出;即將揭出真相。」

眾官吏心中暗笑:他怎麼能與死人談話呢 ?但也有人感到震驚和恐懼。敏於觀察、細心辦案的清官周紆,將當場名種人的表情,一覽而盡收眼底。

不多時,外面跑進來一個兵卒,悄悄在周紆耳旁,說了幾句話。周紆點了點頭,微微一笑說:「各位注意,此案已經水落石出,廷掾(縣衙裡負責辦案的小副官,掾讀院)站出來!」廷掾惶恐地站起,走到堂中。周紆道:「你很聰明。不過你得說清楚,為何要惡作劇?」廷掾頓時面紅耳赤,口中喃喃道:「小人不知大人所指何事?」周紆臉色一沉,道:「你不從實招來,便以殺人罪論處!」

廷掾知道已闖下大禍,只得招供:原來,他以前在衙門內幹事,油水很多;可是,自從周紆上任後,為官清廉,治下嚴厲,他得不到私利,對此耿耿於懷,想找機會,煞一煞周紆的威風。那天,他晚上下鄉回城時,見荒丘上,有個新葬墳墓,被盜墓者掘開,屍體拋於荒野,被盜墓者砸得面目全非。他心生歹意,便將屍體,裝入隨身所帶裝稻子的空口袋,由於屍體大,無法裝進口袋,便取刀將手腳砍去,裝入。進城後,悄悄將屍體,掛在衙門近處的寺院門上,製造凶殺的樣子,以此來煞周紆的威風。不想被周紆識破。

原來,周紆當時觀察屍體,發現稻芒和砍痕的情況後,便命兵卒,到守城門的士兵處,詢問:「昨夜有誰背口袋進城?」對方回答是:「只有廷掾一人。」因此,周紆認定是廷掾所為。

此案告破後,全縣的百姓,對周縣令更加尊敬和欽佩!

有人講:「周縣令吉人天相,多有鬼神相助,所以破案神速、正確。」

有人說:「周縣令是清官,福至心靈。運氣好的人,常會突發靈感。確有神靈相助!」

周紆的清廉和政績,再一次威懾了那些貪官污吏。全縣的治安環境,更加良好。

(事據宋代袁樞《通鑒記事本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在很多人看來,人死後相隔數日「還陽」或者死後數十年、上百年後還能復活,猶如天方夜譚。然而,在中國浩如煙海的古籍中,這類記載卻並不少見。
  • 縣令對死了的公孫綽突然現身,又來去自如,感到詫異。不過他覺得事情不是偶然,於是就循著公孫綽所說的,選派了公孫綽生前厚待的辦事能力強的差役去辦案。
  • 神、鬼之說,有些人抱著「信則有,不信則無」的觀點,自以為明智。後漢時穎川太守史祈是屬於不信鬼神這一類的人。他把穎川有名的道士劉根拘捕起來,起訴他故弄玄虛惑眾的罪名。劉根怎讓太守親驗鬼神的存在呢?
  • 人死後去了哪裡?到底有沒有冥府?人死後要被審判嗎?到底有沒有因果報應?陰間最重視的德行是什麼?陰間真的有那麼多刑罰嗎?牛頭馬面是真的嗎?外國人死後也要去地府嗎?……諸如此類縈繞在很多人心頭的問題,或許可以從一位曾去地府做了四五年冥判的人帶回的信息裡找到答案。
  • 聽俺娘說過,俺老姥爺家住現在的山東省平原縣,九十多年前,他八十多歲。當時方圓百里都知道他在陰間當差。俺老姥爺心眼好,人也勤快,經常給鄉親們治病。
  • 道士隨即開始做法,跪伏於壇上,直至第二天凌晨四更時都凝然不動,大家好奇地觸碰他,他依然一動不動,身體還有些僵硬。到了五更天,道士的手足這才微微動了起來。
  • 漢武帝元封年間,東方朔遊於鴻濛之澤,看見他的母親田氏在白海邊上採桑葉。這時忽然有一個黃眉老人來到他面前說……
  • 妙女看見一個人領著她乘著白霧到了一個地方,那裡宮殿很整齊......
  • 對於眼睛看不見的事物,是否就不相信?通過高科技體光攝影術,可以拍到人或物體散發出的輝光,也可以證實中醫經絡及穴位、能量場的存在等等。
  • 很多人相信,人死了不是什麼都沒了,而是靈魂去了另一個世界,將來還會有來生。也有一些人曾經與往生的親友接觸,或接收過他們傳遞的訊息。以下是英國《每日郵報》的讀者所分享的幾個案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