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開來案將開庭 谷開來有無律師辯護?

標籤:

【大紀元2012年08月04日訊】(美國之音報導)中國法庭即將開始審理前政治局委員薄熙來的妻子谷開來涉嫌故意殺人案。CNN等媒體星期五報導說,谷開來將於8月9日因謀殺英國人海伍德而安徽首府合肥出 庭受審。合肥一家法院發言人星期五說,對谷開來的庭審下星期四上午開始。華爾街日報還援引該發言人的話說,法庭座位有限,已經全部佔滿,希望採訪的媒體將受到嚴格限制。

谷開來是北京律師,薄熙來妻子。因王立軍舉報涉嫌謀殺英國商人海伍德而在2012年被捕。7月26日,新華社報導說,已經對谷開來提起公訴。

中國時報星期四發表美國紐約大學知名法學教授孔傑融(科恩)文章說,為甚麼千里之外的安徽省會合肥成為審理地點?犯罪行為發生在重慶。可以理解的是為甚麼 在重慶進行審理會招致對審判公正性的種種疑慮,因為處理案件的檢察官和法官可能在她丈夫不久前作為市委書記實施恐怖統治時期得到任命、提拔或是遭到了負面 的影響。

這位長期研究中國法律的美國學者還說:「但是,為甚麼是合肥而不是其它數十個法制更為成熟的管轄區?一些觀察人士認為安徽法院比去其他大多數中國法院更不傾向於保護刑事案件被告及其律師的權利。有沒有可能是因為在安徽有深厚根基的最高人民法院院長王勝俊試圖在此案中將自己的影響力發揮到極致?儘管缺乏法律教育背景和審判經驗,王曾主管控制當地的警察、檢察官、律師和法官的安徽省委政法委多年。」

香港媒體報導谷開來刑期

香港亞洲週刊星期五發表報導題目是《谷開來不判死刑但處決警衛》。報導引用北京消息人士話說,谷開來內定刑期是15年至死緩,犯罪動機是護子;同案的薄家勤務人員張曉軍將被判死刑。

新華社發出的相關報導說,谷開來及其子薄某某與「英國公民尼爾.伍德因經濟利益發生矛盾,薄谷開來認為尼爾.伍德威脅到薄某某的人身安全,遂與被告人張曉軍共同投毒殺害了尼爾.伍德。」

美國的孔傑融教授說,谷開來更有可能會被判處死緩,「這是一項獨特的具有中國共產黨特色的懲罰。」孔傑融說,如果被告在死緩執行期間沒故意犯罪,死刑將轉為無期徒刑。「

谷殺人是護子

有輿論認為,新華社7月26日的消息表明當局為谷開來減輕罪名的意圖非常明顯,而從谷開來和張曉軍的地位看,毒殺案明顯是谷開來是主犯,張是從犯。谷的量刑理應高於張。

中國知名律師莫少平星期五對美國之音說,嚴格說,人們平時所說的共同犯罪前面應該加上「故意」兩字。通常情況下故意共同犯罪區分主犯和從犯,而且在量刑上也有不同。

莫少平說:「兩個人故意共同犯罪叫共同犯罪。通常情況下,共同犯罪是分為主犯和從犯的,主犯是起組織領導作用的是主犯;從犯是起輔助、次要作用的。從量刑上講,從犯要比照主犯,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谷開來和張曉軍的「涉嫌殺人案」誰主誰從?莫少平說,單從媒體公開的有限信息分析,他還無法做出專業的判斷。莫少平說,沒有經過法院的依法審判並確定為有罪之前,按照無罪推定的原則,都應該是無罪的。

莫少平說,假如谷開來殺害海伍德確實是因為海伍德因經濟矛盾威脅到她兒子薄瓜瓜的安全,這屬於受害人的過錯。而在刑事案件審理中,受害人的過錯確實可以為被告酌情減輕處罰。

高瑜:不相信谷、張兩人共同犯罪

經濟學週報前副主編高瑜同一天對VOA說,把谷開來和張曉軍列為共同犯罪而且沒有主犯從犯之分,這非常奇怪。高瑜還表示,如果對谷、張的量刑真的如內部知情人所說,已經內定,那麼表明法律是極為不公正的。

高瑜說:「如果內部消息就是這麼定的,那法律是極為不公正的。因為張曉軍雖然參與殺人了,他肯定是出於不是主謀的位置。因為他和海伍德沒有任何利益衝突,他只是為主子服務啊。」

高瑜說,中國法律的現狀是司法不獨立,對犯罪嫌疑人的審判也是先定罪,再找證據。她認為,有些案子實際是最高當局在審案。

抑鬱症患者可從輕發落?

谷開來案子爆出以後,她患有抑鬱症的傳聞就一直不斷。近日,谷開來母親據傳也說谷開來患嚴重抑鬱症,希望法庭能給她女兒減輕處罰。此前,有媒體報導過中國地方法庭因犯罪嫌疑人被法庭鑑定為抑鬱症發病期犯罪,因而殺人不償命的判例。

中國時報援引孔傑融的話說,「儘管有關她被提起公訴的官方消息並沒有提及精神病,該新聞卻暗示存在著另一個可能的從輕處罰情節。新聞報導稱,妻子的人身安全受到被害人威脅,谷實施謀殺是為了保護她的兒子。她也可能通過變成控方證人指證她的丈夫和其他人來立功。」

北京的莫少平律師說,一個人是否患有抑鬱症,要經過醫院診斷;再者,他在實施犯罪時是否喪失行為能力,也就是說他是否清楚自己在幹甚麼,這要經過司法鑑定 才能作為法庭審判的證據。法庭對限制行為能力和喪失行為能力的犯罪嫌疑人會酌情從輕處罰。莫少平說,據他所知,抑鬱症還沒有被歸屬到能夠限制行為能力的這 類疾病裡。

谷開來有無律師為其辯護?

亞洲週刊的報導還說,「谷開來已經接受由當局指派的安徽省律師協會會長、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副會長蔣敏和另一名律師、安徽蕪湖宇浩律師事務所主任周宇浩為她辯護。接受當局指派律師,這表明谷開來已接受法院的審判結果的「磋商」意見。」

早些時候,有報導說,官方已經指定北京律師沈志耕為谷開來的辯護律師。有媒體向沈志耕求證但沒有得到肯定和否定的回答。後來又有報導說,沈志耕不會為谷開來辯護。

關注中國政治和人權的美國教授林培瑞,星期四在紐約書評網站發表博客文章,援引北京律師浦志強的話說,到目前為止,谷開來並沒有甚麼辯護律師可以提供法律諮詢和幫助。

孔傑融:谷開來前途堪憂

對中國法律情況非常瞭解的孔傑融教授說,不管谷開來被判甚麼刑罰,辯方若從合肥中級人民法院上訴到安徽高級人民法院,也不太可能改變判決結果。「事實上, 高級法院很有可能秘密地指揮下級法院進行審理。無論如何,考慮到中國最高領導人將基於政治考慮決定其刑罰,判決結果將不可改變,即使是最高人民法院對此也 無能為力。」

(責任編輯:李文慧)

相關新聞
澳媒:中共希望謀殺指控終結政治醜聞
德國之聲:聚焦谷刑事案 淡化薄政變罪行
審谷開來是針對薄的政治運動 路透社:或面臨死刑
中共對薄谷開來案感頭疼 望快刀斬亂麻
最熱視頻
【重播】CPAC大會第二日 蓬佩奥演講
【有冇搞錯】美國的「新排華法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