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獨家揭密 】薄谷開來案中奇案(上)

中共一直將謀殺原因歸結為經濟糾紛,據大紀元獨家披露:谷開來是中共活摘器官的主謀之一,在她和薄熙來的指揮下,大連是最早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地方,谷開來不但靠出賣器官賺錢,還販賣法輪功學員的屍體謀取暴利,被稱為「十惡不赦的惡魔」。圖為薄谷開來在合肥法庭。(AFP)

人氣: 28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2年08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文華綜合報導)8月9日,谷開來、張曉軍在合肥因謀殺海伍德被開庭審理,中共一直將謀殺原因歸結為經濟糾紛,據大紀元獨家信息:谷開來是中共活摘器官的主謀,在她和薄熙來的指揮下,大連是最早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地方,谷開來不但靠出賣器官賺錢,還販賣法輪功學員的屍體謀取暴利,被稱為「十惡不赦的惡魔」。

大紀元獲悉,谷開來絕不是甚麼替罪羊,她是主謀,活摘器官、販賣屍體都是她提出來的,她和薄熙來在大連最早開始活摘器官賣錢。

另外,谷開來和海伍德在英國開了家合資公司,專門負責把器官和屍體賣到海外。當發現海伍德和他們離心離德之後,在薄的授意下,由谷開來和張曉軍出面毒死了海伍德。

大紀元還獲悉王立軍出逃美國領館的根本原因是為保命,他要不逃出來,就死在谷開來和薄熙來手上了。王立軍給美國使館的材料涉及薄、谷兩人活摘器官、販賣屍體的罪行,這也是薄熙來、谷開來最想隱瞞的,也是殺死海伍德的真正原因。

谷開來與海伍德合註冊公司

在《新紀元週刊》正在連載的谷開來傳記《獸魔——谷開來的真實故事》中, 講述了谷開來除了殺死海伍德,還至少殺死了好幾個人。在大學二年級時她就未婚懷孕做了人流,她的兩本書《我為馬俊仁打官司》、《勝訴在美國》,裡面全是不實之詞,一個敢於如此公然撒謊的人,絕不是等閒之輩。

薄熙來也曾公開表示,他的唱紅打黑就是谷開來的主意。

哈根斯全球巡迴屍體展中包括一位年輕的母親和她的8個月嬰兒的乾屍,這具屍體受到廣泛的質疑。(圖片來源:法國博客空間VINZBLOG)
哈根斯全球巡迴屍體展中包括一位年輕的母親和她的8個月嬰兒的乾屍,這具屍體受到廣泛的質疑。(圖片來源:法國博客空間VINZBLOG)

2000年,谷開來住在英國的伯恩茅斯(Bournemouth)。據英國內政部的公司登記信息顯示,她以英文名字「Horus Kai」註冊了「Adad Ltd」公司,2003年該公司解散。同是2000年,海伍德在英國以他母親在倫敦的家庭住址,註冊了一家名為「尼爾‧海伍德聯合公司」(Neil Heywood & Associates)。

英國媒體懷疑這是海伍德幫助轉移資產的途徑,這些公司的內幕絕不簡單。

2000年,谷開來住在英國的伯恩茅斯(Bournemouth)。據英國內政部的公司登記信息顯示,她以英文名字「Horus Kai」註冊了「Adad Ltd」公司,2003年該公司解散。同是2000年,海伍德在英國以他母親在倫敦的家庭住址,註冊了一家名為「尼爾•海伍德聯合公司」(Neil Heywood & Associates)。英國媒體懷疑這是海伍德幫助轉移資產的途徑,這些公司的內幕絕不簡單。圖為海伍德。(網絡圖片)
2000年,谷開來住在英國的伯恩茅斯(Bournemouth)。據英國內政部的公司登記信息顯示,她以英文名字「Horus Kai」註冊了「Adad Ltd」公司,2003年該公司解散。同是2000年,海伍德在英國以他母親在倫敦的家庭住址,註冊了一家名為「尼爾•海伍德聯合公司」(Neil Heywood & Associates)。英國媒體懷疑這是海伍德幫助轉移資產的途徑,這些公司的內幕絕不簡單。圖為海伍德。(網絡圖片)

早在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發起文革式的鎮壓時,中國很多省份的領導幹部都對迫害政策持保留態度,當時在中共政治局7個常委中,只有江澤民一人堅持要鎮壓法輪功,其他6人最初都是反對,只是迫於江澤民的獨斷專行,後來才被迫同意。那時大陸很多省也持消極怠工現象,大家對迫害都不積極,但唯獨遼寧省與眾不同。

1999年8月上旬,江澤民到遼寧巡視,當時還是大連市長的薄熙來為了陞官,竭力討好江。有媒體報導說,薄公開違背上面規定的「活著的領導人不豎紀念碑、不掛巨幅畫像」的決定,在大連率先掛出了江的巨幅畫像。等江一到大連,看到自己的巨幅照片赫然懸掛在大連市中心的人民廣場,忍不住心花怒放,手舞足蹈起來。

不過真正讓薄熙來得到江澤民歡心的是他在法輪功問題上的積極效忠。

據薄熙來最信任的司機王某某披露說,江澤民對薄熙來講過:「你對待法輪功,應表現強硬,才能有上升的資本。」認識谷開來的人都說,她非常精明能幹,思維縝密、處變不驚、深謀遠慮、行事果決,這位北大的政治學碩士,外加其女太子黨身份,這位最喜歡被稱為「中國的傑奎琳‧肯尼迪」的女強人,非常清楚該如何幫助丈夫謀取高官厚祿。

大量法輪功學員被轉押遼寧 大連屍體廠貨源充足

於是,薄熙來和谷開來不顧起碼的良知,開始把更多心思用在殘酷迫害法輪功上,她知道,只有在鎮壓法輪功方面「脫穎而出」,薄熙來才能「鶴立雞群」。於是,大連很快成為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1999年冬,薄熙來被提拔進了遼寧省省委,2000~2001年薄當上了遼寧省委副書記,代省長,2002年成為省長。這一路都是踏著法輪功學員的鮮血爬上去的。

哈根斯全球巡迴屍體展的展品(圖片來源:法國博客空間VINZBLOG)
哈根斯全球巡迴屍體展的展品(圖片來源:法國博客空間VINZBLOG)

當時去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非常多,北京附近的監獄、勞教所都裝不下了,而薄熙來最先在大連擴建新建大型監獄和勞教所,如大連監獄、南關嶺監獄、金州監獄、瓦房店監獄、莊河監獄,還有周水子教養院、姚家看守所等,不光大連的法輪功學員被關在那,還把其他地方的法輪功學員也關在那,等薄熙來當上遼寧代省長後,他又新建擴建了瀋陽馬三家勞教所、龍山教養院、瀋新勞教所等,很多新建的勞教所專門關押法輪功學員,那時全國各地因為不報姓名而無法遣返的法輪功學員都被薄熙來接納,祕密關押在薄掌控的監獄中。

就在江澤民巡視之後不久,谷開來就開始謀劃如何在鎮壓法輪功撈取政治資本的同時,也能在經濟上雙豐收。從公開資料來看,1999年8月,中國第一家屍體加工廠在大連成立,這個外資企業是經大連市外經貿局和大連市工商局批准的,是薄熙來親自點頭的。註冊資本800萬美金,一期投資1,500萬美金,預計五年後再追加投資,地點就在大連高新技術開發區依山傍海的地方。

當時這家屍體工廠的老闆還得意地告訴中外記者,工廠之所以選在大連,理由非常簡單:政府支持,政策優惠、優秀的勞動力、低廉的工資,以及豐富的屍體來源。

由於利潤豐厚,很快大連一個中國人也開始創辦了第二家屍體加工廠,等到了2003年,中國大陸出現了十多家屍體加工廠,中國就成了全球最大的人體標本輸出國。

從2000年谷開來與海伍德在英國開辦公司以來,海伍德就捲入了谷開來倒賣法輪功學員和屍體的罪惡中。事實上,那家大連外資企業的首次人體屍體展覽,就是在2002年的英國倫敦亞特蘭蒂斯藝術館舉行,展覽名叫「人體世界展」(Body Worlds),當時就遭到英國主流社會的強烈譴責和爭議。

按照中國人的習慣,死了也要留得全屍,哪怕是死刑犯,家屬也希望親人能肢體健全地平安上路,很少有捐獻遺體的,被拿來做標本的,主要來源於被活摘器官的法輪功學員被虐殺後的遺體。

據海外人權組織調查,至少有約四萬多例甚至高達九萬多移植器官來路不明。在遼寧多達5個海內外做廣告宣傳的網站上,人的器官被分類標價,眼角膜被標價$3,000,一個心臟被標價$180,000。其中最大的網站就位於遼寧省的瀋陽。這一切都是在薄熙來、谷開來直接參與操縱下運作的,中央的質檢、安全、海關等部門都被蒙蔽或收買,連大陸媒體的所謂實地調查報告也變相成了其開脫的工具。

薄手下的馬三家教養院 曾把18個女法輪功學員剝光衣服投入男牢

當時江澤民發出密令是,對法輪功學員要「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由於政法委同時掌控公安局、檢察院、法院、和律師協會以及宣傳機器等,薄熙來的違法行為不但沒有被懲罰,反而被獎勵。

比如薄手下的馬三家教養院,2000年10月曾把18個女法輪功學員剝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人強姦,這樣的惡行卻得到中共的大力嘉獎,其所長蘇境被獎勵五萬元、副所長邵力獲獎三萬元。

海伍德幫助谷開來倒賣屍體

從1990年代,海伍德就成了薄家的圈內人,他幫助谷開來把兒子送到英國留學,並成為薄瓜瓜在英國的法律上的監護人。海伍德還幫助谷開來在海外洗錢,據說谷開來、薄熙來在海外的資產高達80億美金。

2008年薄熙來因法輪功學員在海外起訴並在澳洲宣判有罪之後,薄被溫家寶和吳儀聯手貶到了重慶。當時中紀委也開始重點調查薄熙來和谷開來在遼寧的貪腐問題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問題。早在2006年3月大紀元就獨家報導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黑幕,有多位證人公開站出來指證遼寧瀋陽蘇家屯醫院參與了活摘罪行。

中紀委的調查讓谷開來坐立不安,到了2010年,谷開來越發變得神經質,她認定是她小圈子內的人出賣了她,於是開始懷疑身邊的人。

據海伍德向他的朋友描述說,谷開來要求她的小圈子中的人和自己的配偶離婚,並向薄家宣誓效忠。海伍德當時在大連有個中國妻子叫王露露,兩人有兩個孩子。海伍德拒絕離婚後,谷開來大怒,越發懷疑海伍德。

就在海伍德被殺的一年前的2010年,他竭力想幫持有中國護照的妻子王露露取得英國護照,他們的兩個孩子都有英國護照,當時在北京就讀於英國杜維琪學院(Dulwich College)的北京分校。但是王露露的英國護照未能申請成功,據朋友回憶,當時他們就想逃離中國。沒想到一年後,海伍德再也無法回到英國了。

就在海伍德被害死的前一個月,2011年10月,中紀委再次對王立軍進行腐敗調查,而薄熙來為了自保,準備放棄對王立軍的庇護,王為此很不滿,王薄兩人關係出現裂痕。

據《紐約時報》報導,王立軍也曾兩次向中紀委舉報薄,但其舉報被駁回。當時王立軍曾指控谷開來向海外轉移了大量資金,還說薄熙來在治理重慶期間想要與「黨中央」對抗,包括對其他高層領導人部署竊聽行動。

張曉軍是谷景生助手 海伍德沒威脅薄瓜瓜

5月12日,日本《產經新聞》報導說,和薄家有十多年交往的英國人海伍德在他成為中紀委調查對像、並幾次談話後被毒殺,有情報證實,是薄熙來親自下發的殺人命令,谷開來和張曉軍在現場毒殺了海伍德。一名重慶市官員夏澤良已經被逮捕,他承認他準備了毒藥並交給了薄熙來的下屬。

此前有消息稱,張曉軍是薄熙來父親薄一波的警衛,但據《洛杉磯時報》8月初報導,30歲的張曉軍來自山西省,有一名2歲的兒子,他為谷家工作多年,在軍隊中被分配給谷開來的父親谷景生做助手,他的工作涉及保鏢和家庭助理。新紀元周刊還講述了一個故事,文章提到張曉軍如何忠於谷開來。

張曉軍的律師李肖霖說,他希望阻止的是讓張曉軍充當替罪羊,他只是執行谷開來和薄熙來的命令,張被控在谷開來的命令之下,把加了氰化物的飲料灌給海伍德。「按照我的觀點,他不認識受害人,他沒有殺人動機。如果有犯罪發生,他不是啟動的那個人。」

《洛杉磯時報》的文章還說,官方放料給海外中文媒體說,谷開來有精神疾病,這是谷可能被免除死刑的信號。此前新華社稱,谷開來殺死海伍德是因為她認為他對她兒子薄瓜瓜構成「人身安全威脅」。3月30日路透社報導稱,據王立軍的說法,谷開來認為海伍德在被委託處理薄熙來家族的資金時,可能有濫用甚至吞沒的行為。

不過在8月初的報導中,有薄家朋友向《洛杉磯時報》表示,不知道海伍德對薄瓜瓜曾經有過任何威脅,他認為這個強加給海伍德的指控,是為了減輕谷開來的罪行。他還透露,薄瓜瓜目前對案件保持沉默是因為擔心被控走私錢財到國外而成為被告。這位薄家朋友的話再度證實,谷開來殺海伍德的真實原因,是因為他知曉活摘器官和屍體黑幕,而不是官方的說辭。

謀殺得到薄的支持 王鵬飛冒死留下血樣

當海伍德被中紀委調查後,谷開來覺得海伍德與她的家庭離心離德,由於海伍德直接參與了谷開來活摘器官以及倒賣屍體的罪行,還有很多其他政治經濟祕密,於是心狠手毒的谷開來決定對他實施殺人滅口。這個想法得到了薄熙來的支持,於是她與張曉軍密謀,於2011年11月14日在重慶市南山賓館兩人共同實施犯罪,毒死了海伍德。

關於王立軍是如何介入海伍德案件的,目前有幾種不同的說法。日本《讀賣新聞》引述中共官員消息指,5月10日,一名共黨幹部在小型會議時對屬下透露了海伍德遭毒殺經過:據稱谷開來與張曉軍將毒藥摻入飲料中讓海伍德喝下,他一度將毒液吐出,二人遂將海伍德架著,強灌毒藥,事後重慶公安局副局長郭維國把海伍德嘔吐物取回保管,作為呈堂證據。

另一種說法是洪春寶在《傾城禍水谷開來》中寫道,11月15日當賓館服務員發現一個外國人死亡後立即報案,王立軍第一個趕到現場。

在其他現場勘查人員到來之前,憑藉他多年的現場勘查經驗,他迅速判斷這個現場是偽造的。於是他揪下了海伍德一縷頭髮,並小心翼翼地從屍體上採集了血樣。後來證實,海伍德死於一個高級間諜用的專用毒品,叫「A一號」。

等死亡鑑定書出來後,王立軍故意給谷開來打了一個電話,谷開來在電話那頭大怒:「死了就死了,這混蛋早該死了!你還留著屍體幹甚麼?趕緊燒掉!」王立軍笑著把手機收起來,剛才谷開來的那些話已被他錄音了。

隨後王立軍把海伍德的血樣交給了他從遼寧帶來的助手王鵬飛。兩天後,王露露來到重慶。谷開來和王露露見面時,有人聽到谷開來的哭聲。最後王露露同意不解剖,並在火化單上簽字。據說王露露得到了一千萬的封口費。王鵬飛也是為王立軍出逃提供汽車的人。王在逃往美國領事館時,曾向美方透露,谷開來坦承是她害死了海伍德,想藉此讓薄熙來脫身,王還將海伍德屍體樣本與警方對海伍德案的調查報告交給美方。(更多細節,請見《新紀元週刊》289的連載)

還有種說法是博訊消息,說王立軍派手下的四個得力助手都在第一時間趕到了現場。他們是: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郭維國,重慶市公安局技偵總隊長兼渝北區公安分局局長王鵬飛,重慶市公安局刑偵總隊長李陽,重慶市公安局沙坪壩分局常務副局長王智。勘探結果很快把殺人嫌疑直指谷開來和張曉軍。谷開來知道事情敗露後,當即打電話給王立軍:人是我派人殺的,你看著辦吧!

王立軍向薄熙來匯報了案情,希望薄熙來與谷開來切割,王當場挨了薄熙來一個嘴巴。谷開來隨後親自找王立軍的四個下屬談話,威逼利誘,最後郭維國、李陽、王智向谷開來投降,其中谷開來對郭維國開出的條件是:王立軍被免職後,由郭維國接任重慶市公安局長。四人中只有王鵬飛沒有接受谷開來提出的任何條件,一直堅持海伍德就是被他人謀殺毒死,遭到薄、谷的一連串的打擊報復。

王鵬飛知道谷開來下一步要對王立軍痛下殺手,自己也做好了最壞的準備,並且寫好遺書交給司機保留,一旦不測立即公開。王鵬飛冒死保留了一份海伍德死後的血液樣本,正是這份輾轉藏在北京西山某重要人物家中冰箱裏的血液樣本,成為公安部海伍德案複查組給谷、張定罪的重要證據,也是胡、溫最後決定對薄熙來重拳出擊的重要籌碼。王立軍事發後,谷開來親自指揮對王鵬飛雙規。

香港《南華早報》8月7日引述一名直接參與起訴薄谷開來毒害英國商人一案有關人員透露的信息,檢察官手上擁有薄、谷犯案的證據,就是王立軍在查案時,從海伍德的屍體上取下的一片心臟肌肉。至於到底是心臟肌肉還是血樣取樣,這個技術性的差異不大,都是證據。

谷開來殺人殺紅了眼 王立軍為保命出逃

當王立軍發現是谷開來害死海伍德後,本想與薄熙來結成同盟,大家互不揭短,互相保護,共同對付中紀委的調查。誰知薄、谷二人殺人殺紅了眼,一不做,二不休,在殺死海伍德之後,也要殺死王立軍,以便徹底地殺人滅口,因為王立軍知道的事,比海伍德多很多倍。

《新維月刊》稱,薄熙來的核心團隊(以徐鳴、車克民為主)為「王立軍之死」設計了三套方案,一是被黑社會報復致死,也就是「被犧牲」,最後給他一個英雄稱號;二是畏罪自殺;三是因精神抑鬱症而自殺。第一個方案因王立軍高度警覺,製造現場的難度較大,第二個方案的不利之處在於王立軍畏罪自殺,對重慶打黑是一大否定;因此最後準備選擇因抑鬱症自殺。王立軍出逃前,重慶醫院已經開始著手給王立軍編造「睡不著、精神緊張」等病歷了。

2月2日,王立軍不但被撤了職、繳了槍,還失去了保鏢的保護,他非常清楚,他就是谷開來和薄熙來要謀殺的第二個海伍德。於是上演了出奔美領館一劇。深知中共官場黑幕的王立軍知道,只有把事情搞得國際關注,才可能逃脫被謀殺的命運。

【石涛评述】谷案内幕之百度与德媒的证据

【石涛评述】谷案内幕之新华网尚存的证据

版權所有 轉載請註明大紀元

評論
2012-08-10 7: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