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寒梅傲雪 為誰飄香

人們常說:梅開五福。梅的五個花瓣象徵五福:快樂、幸運、康壽、順利、和平。這五福裡沒有錢財和權力。當我們回憶人生中那些銘刻在心的往事時,發現它們都遠遠超越了世俗的名利,留下的是那至純至真的感動。(攝影:曹景哲/大紀元)

人氣: 3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2年09月11日訊】人們常說:梅開五福。梅的五個花瓣象徵五福:快樂、幸運、康壽、順利、和平。這五福裡沒有錢財和權力。當我們回憶人生中那些銘刻在心的往事時,發現它們都遠遠超越了世俗的名利,留下的是那至純至真的感動。

* 幸福曾經離我萬里之遙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我在一家國企做質量檢查工作。那時企業經常搞突擊紀律檢查,只要發現有職工伏在桌子上或躺在椅子上休息,都要記錄通報,或罰款處理。疾病纏身的我每天早上從家來到單位後,已經渾身無力,必須先在凳子上躺一會,白天也時常要躺在凳子上歇一會。好幾次,檢查人員來了,我從三張並在一起的椅子上起來時,檢查人員都對我說:「你躺你的、你躺你的。」那時,我是單位有名的大病號。

我的病痛由來已久。聽媽媽說,我出生的時候太小了,無法稱重量,直到出生十二天時,奶奶將我和包我的小包被等一起稱,才三斤八兩。之後,各種疾病伴隨著我成長,我從小就頭疼,只要稍稍一晃就疼,根本不知道甚麼叫頭不疼;「百日咳」咳得我鼻口是血;到十八、九歲時,我又成了「無名熱」患者,體溫常在三十七度六到三十八度之間遊走;我還有嚴重的失眠神經衰弱,全靠各種安神丸、湯藥和安眠藥維持。爸爸媽媽領我走遍了省、市級醫院及國家級醫院,最後仍沒有好的治療措施,因為一切檢查結果都顯示正常。我在無望和病苦中度日,唯一的盼望是將來科學發展了,能有藥治我的病。

結婚後,聽人們說生男孩祛病,可我生男孩卻雪上加霜。我生孩子的時候,正趕上婆婆也住院手術,丈夫去給我媽媽送信,來去匆忙,只說了一句「抱外孫子了」就急匆匆地回醫院了。這讓媽媽多心了。因為和我要好的一個女同學也是體弱多病,生孩子後就死了。媽媽以為我也出事了,穿外衣的時候人就倒下了。這下婆婆、媽媽都病倒了,我和丈夫都不會帶孩子,面對這個難拿難抱的小生命,我只有淚水洗面。就這樣,月子裡,我又落了個眼睛疼的病,犯起病來又疼又癢又紅腫,不能看書、寫字、看電視,不能織毛活,更不能流眼淚。從那以後,我的眼睛就不能正常睜開了,只能瞇著。我的胃腸也病了,吃生冷的東西就疼得死去活來,眼前發黑。坐月子期間發高燒,去了三次醫院。

以後,我的病情越來越重,常常昏倒。吃飯拿筷子的勁都沒有。丈夫說吃不動就休息一下,也不能餵你呀。所以我吃飯中間都得休息一會。

到一九九六年,我的病歷已經是厚厚的一摞,最新的病歷上寫著:發燒(低燒)二十一年,眼睛疼十三年。

一九九八年我小產,病入膏肓。小產以後,我身體更虛弱了,我徹底失眠了。湯藥、丸藥、安眠藥,甚麼藥都不管用。

有一天晚上,我吃了三片安眠藥,躺在床上一點睡意都沒有,我又吃了四片安眠藥,我整個人像木頭一樣,僵硬不能動彈,可心卻還是明明白白的。我心裏害怕了,我想這下我可沒救了,我想到我面臨的只有死路一條了。

我想到了媽媽、丈夫、孩子……我開始拿筆、紙,寫下我的感受和我心中的掛念,就算是遺書吧,我寫了兩份:一份寫給媽媽,一份寫給丈夫,因為我長期失眠,拿筆的手是顫抖的,一次只能寫幾句話。

我把兩份遺書,放到了一個筆記本裡,告訴了孩子。我不敢告訴丈夫,怕他挺不住。孩子比較內向。我囑咐孩子:「媽媽要是走了,你千萬不要想媽媽,你要是想媽媽,媽媽會更痛苦的。媽媽這些年就是因為有了你、為了你,才與病魔抗爭,活到了今天。如果沒有你,可能媽媽早就沒有勇氣、沒有信心活到今天了。」

孩子流著淚說:「媽媽我不想你,我就想媽媽去了一個最最美好的地方了……」我開始不說話了,開始「閉目養神」,想把這最後微薄的時間和力氣留住,多看孩子一眼。

* 重獲新生

一天,一位朋友來看我,她拿來了一本書——《轉法輪》,還有一套法輪功講法錄音帶。她給我講了幾個煉法輪功祛病健身的例子,並坐在我身邊,給我讀那本書。她讀《轉法輪》的時候,我聽著聽著感覺我和床好像被風吹著似的慢慢地轉動,再過一會,好像整個房子也在慢慢地轉動,飄飄的,有一種舒服感。我流淚了,我求生的願望,使我感覺到這個功能救我的命,我有希望了。

朋友臨走時,把錄音帶放到了我家的小錄音機裡,錄音機放在了我的枕頭旁。她告訴我:靜心聽,不管白天晚上都聽,你會好的。

求生的心使我一秒鐘也不敢停地聽。聽著聽著,我覺得睡過去一下,我能感覺出來,絕對不是休克,是那一瞬間,我睡著了,是睡著了。這一瞬間,像給我吃了一顆定心丸一樣,我真的有救了!就這樣,我天天聽。

我每天白天都能睡幾陣,而且一天比一天時間長,下半夜也能睡一會。等到十天以後,我幾乎下半夜就能睡一個小時左右了。一個月後,我下半夜就能睡覺了,並且早晨能跟那位朋友到煉功點去煉功了。

等到兩個月以後,我的睡眠竟達到了有生以來最佳狀態,而且神奇的是,二十多年的無名熱消失了,體溫正常了。十多年的月子病:眼睛疼也好了,眼睛睜開了,胃腸病也好了,有生以來真正地體驗到了沒病一身輕的滋味,我真像是走進了神話裡,難以用語言表達。

我一直苦苦期盼科學的發展,有一天能治我的病,今天終於在法輪大法中得到了!我到一家書店請了一本《轉法輪》,裡面的開篇就寫著:「「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我豁然開朗:真是萬分幸運,我遇到了真正超常的科學,趕上了萬古難遇的法輪大法弘傳時代!

* 從好人做起 處處為別人著想

看了《轉法輪》,我明白了,要想成為一個真正健康的人,就要從好人做起,做事先考慮別人,處處為別人著想,先他後我。

我先從家裏做起。丈夫是一個企業的銷售廠長,可是這些年,家裏的活兒他也全包了,真是苦了丈夫。我剛開始做家務時,我做飯,他做菜。因為我以前廚房都很少進,沒做過菜。後來我都學會了。丈夫對我的病一下子全好了,一時反應不過來,我幹活時,他總是在我身後跟著,問:「你不累呀?你真的不累呀?」我在家煉功的時候,他靜靜的在一邊看,喜上眉梢地說:「這多好!這我也愛看哪!」

在單位,我負責一個車間的成品出廠質量,我們生產各種民用燈,工人們都往家拿。我每天要做兩批產品測試,有時同事或領導向我要,我順手就送給他們了,我自己家也常用,還送給過親朋好友。對照「真、善、忍」,這些佔便宜、隨波逐流的事,都不應該做了。我計算了一下私用和送出的產品數量,然後去車間代班主任那裏開了兩批產品,我交了款,沒有提貨。單位有一種產品的包裝盒很實用美觀,大伙都拿,我也拿過。修煉法輪功後,我把拿回家的盒子又都送回了廠。

我們單位的進廠材料由四個人負責,都是領導家屬,客戶反映她們對客戶卡、要、刁難,她們互相之間也矛盾重重,廠長一氣之下,將她們全部撤掉待命,人們都在盯著這個崗位,因為這個崗位很「肥」。沒想到,不久我接到通知,讓我接任這項工作。不瞭解情況的人問我:「你是廠長的『鐵子』呀?怎麼選中你了?」瞭解我的人說:「廠長這次用人很英明。」

我上崗遇到的第一個難題就是各客戶廠家隨著送貨送來的各種禮物、旅遊邀請等等,我耐心地一一謝絕,並請他們放心:「我會按照質量要求正常檢收產品,我會在把好進廠質量關的同時對各客戶廠家負責,不會以任何理由難為大家。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按『真、善、忍』做事,是絕對杜絕社會上的一切不正之風的。」

客戶的表情由驚呆到驚喜,一個客戶廠長感動地說:「別人也送了我一本《轉法輪》,在家放著一直沒看,今天我回家就好好看看!」

* 善良的人們伴我走過黑暗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夜之間,我們這些按「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的人,都成了共產黨打壓的對象。丈夫也被這突變的形勢嚇得像變了一個人,因為他父親就冤死在文革的「死班」中。當時十四歲的他也受到株連,以「反革命份子兒子」的罪名遊街,最後被押到刑場,當槍決死刑犯的槍聲響起的時候,他也應聲倒地,嚇得昏死過去。因為家裏被打成「反革命」,沒人敢給他看病,他被媽媽接回家,三天三夜才醒來。

丈夫親身經歷了中共政治運動的邪惡和殘酷,他苦苦地勸我:「不要煉了,再煉就會被共產黨毀了,也會毀了這個家。」我不答應,繼續看大法書,丈夫衝上來就搶;我煉功,他就要跳樓,氣急了他就打我,還猛抽他自己的臉,一連十幾天都這樣,我的眼淚幾乎哭干了。

一天我去上班,處長看我眼睛腫了,問我:「是不是又犯病啦?」我就把丈夫不讓我看書、煉功的事說了。處長當時就抓起電話,苦口婆心地勸丈夫:「你得讓她煉啊!她這麼多病,醫院治不好,煉法輪功全好了。共產黨就那麼回事兒,一陣風一陣雨的,就是她今天不煉了,病情復發有了意外,共產黨也會誣賴是煉法輪功煉的,到時你更說不清了!」從那以後,丈夫不再阻攔我了。

那些天,單位辦公室的燈具全要換新的。我的辦公室很大,得換二、三天的時間。一位負責庫房的同事交給我一把鑰匙,說:「這兩天沒事,那個庫房清淨,你去看法輪功的書吧。」

我很感動領導和同事如此正義,他們的良知善念,伴隨我走過了中共迫害的黑暗時期。

* 小君的故事

單位統一調了辦公室,新的辦公室算我三個人,一個是女同事三十多歲,我叫她小君;一個是男同事,不到三十歲,我叫他小波。

有一天,小君跟一位和她比較要好的女同事說,她星期日帶兒子去婆婆家,婆婆的表現很令她費解。她和孩子就兩週沒有去婆婆家,婆婆見到孫子摟著就哭。她覺得婆婆太過了,她問婆婆甚麼意思?言來語去地吵了起來,她認為婆婆的表現是在傷害她,好像她對孩子不好似的。她心裏很不痛快,沒有吃飯領著孩子就回來了。

那位女同事說:「你就不該領孩子上你老婆婆家去。我從來都不讓咱家老婆婆看到孩子,想看孩子,門兒都沒有!我告訴你:以後你就別讓老婆婆看到孩子的影兒,省得她裝腔作勢的。」

女同事走以後,我對小君說:「奶奶想孫子、疼愛孫子是人之常情,隔輩要比母子情更深一層,你想你婆婆就一個兒子,又不在身邊(小君丈夫在國外做買賣),孫子是老人唯一的安慰,老人身邊一個人都沒有,你想她多孤獨、多寂寞、多可憐呀!她看到孫子落淚,是對孫子思念、疼愛的表現,老人那顆孤獨的心是需要安慰的,過去也講年歲大了享天倫之樂。另外,你丈夫在國外做買賣,就是為了家裏生活幸福,他遠在異國多惦念你和孩子,多惦念自己的老媽媽呀!如果你對婆婆好點,他會加倍愛護你和孩子,你會生活得更美滿,更踏實!家和萬事興,過年的對聯上還講閤家歡樂,有合才有樂呀!另外你對婆婆好,將來你也會有福報呀!」

到了中午,小君沒有吃午飯,就離開了單位。下午上班時小君回來了,她告訴我,中午她騎車看婆婆去了,婆婆一見到她,吃驚得後退了好幾步。她拿出路上買的糕點對婆婆說:「我來看您來了。」婆婆當時就哭了,雙手拉著她的手說:「孩子,你來看我來了,我還以為你生我的氣,找我算帳來了呢!」

小君告訴婆婆:「我身邊有個煉法輪功的大姐,她講的道理可好了,我被感動了,心裏放不下,就過來看您來了。」她還告訴婆婆,以後週末就領孩子在婆婆家過。她說婆婆一直在流淚,告訴小君:「代我謝謝你那位法輪功大姐。」說到這兒,小君的眼裡也含滿了淚水。

* 他再也不說「煉那個幹啥」了

單位有一個處長,一次值夜班時,氫氣瓶被人盜走二十多瓶,處長被免職到庫裡做保管員,他的辦公室在我的對面,他對我說:「妹妹這麼聰明,怎麼能練『那個』,有時間我可得找你好好談談。」我只是微微一笑。

單位上馬了一項新產品,半成品來源於一個新廠家,他們也是第一次製作這種半成品,第一批產品由廠長親自送來,經檢驗發現,質量大部份不合格。廠長很著急,我拿著圖紙詳細地告訴那位廠長,哪部份是必須按照圖紙的數據要求做的,哪部份是可以有正負差的。

幾天之後,這個廠的第二批半成品送來了,幾乎全都合格。那位廠長把我叫到走廊,從包裡拿出一個很精緻的項鏈盒,說:「非常感謝你對我們質量技術的指點和幫助,請收下我的一點點心意。」我說我不要。他說:「沒有別的意思,我很感激你,在第一次見面時,你在質量問題上不但不難為我們,還無私地耐心講解工藝流程、質量要求、重點部位,這是沒有誰能做得到的。我遇到的人多了,換了別人,別說我們的產品不合格,就是產品全合格,還要挑毛病難為人呢。」

他一再表示非常感激,要我收下他的心意,我告訴他:「你的心意我領了。可是這是我的工作,是我的責任範圍應該做的。」他一定要我收下禮物,我告訴他:「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你非要感謝,那你就感謝我們李洪志師父吧!」我從口袋裡拿出一份資料送到他手中說:「如果你能認真看看這份資料,明白法輪大法是正法,理解大法弟子的一片真心,我就非常滿足了。」

他接過資料,打開皮包,將資料和項鏈盒放到皮包裡,邊放邊說:「我就從來沒有見到過這麼好的人……」他聲音哽咽,說不下去了,激動地轉身大步向門外走去。

我回到辦公室剛坐下,門開了,一個聲音說:「你讓我太感動了!」回頭一看,是對面辦公室總想和我談的那位「處長」,話音一落,門又關上了。原來,剛才走廊裡的對話正好在他門口,他都聽到了。從那以後,他再也不說「煉那個幹啥」了。有一天,他感慨地說:「廠子裡有你,我總也當不上勞模啦!」

* 「咱們單位有幾個煉法輪功的?我都要!」

老處長退休了,新處長是剛剛合併到我處的一位女工程師,對工作不熟,她常常在質量和一些工藝流程等問題上找我交換意見。有些同事對她很妒嫉,說:「不要搭理她,她不懂的不要告訴她。」面對這些,我知道自己是修「真善忍」的,只能用善去溶化一切。

分廠有一些返廠的產品,需要大家輪流去分廠返工。這位新處長上任之後,有些人就叫不動了,常常為此發生矛盾。但只要輪到我的辦公室的時候,我們三個都會高高興興地去做,我事先告訴小君和小波:「處長讓咱們去,咱們就去,幹點兒活沒甚麼不好,還能提前下班回家呢。」沒想到小君和小波跟處長說:「處長啊,讓我們去幹返廠的活吧,麗真姐都告訴我們了,去分廠幹活還能早回家。」處長特別感動,對我說:「謝謝你!老讓你們去我也不忍心。」輪到我們室的時候,處長也跟我們一起幹。後來,這位處長找到廠長說:「咱們單位有幾個煉法輪功的?我都要!」

有一天,保衛處的負責人到我辦公室,說:「有一本法輪功書你肯定沒有吧?我從沒見你看過。」說著從懷裡拿出來一個紙包給我。打開一看,是一本《精進要旨》(註:法輪功著作)。我謝謝他,他呵呵地笑的很開心。他告訴我,剛開始迫害法輪功的時候,上面讓交書,保衛處一共有四十多本法輪功的書,職工到保衛處順手就拿走一本看去了,他也拿回家一本《轉法輪》,現在就剩三、四本了。他說:「法輪功好,誰要是來抓你們這樣的好人,我們可不讓!」我的心中暖暖的。

窗外,梅花正在盛開,我想起北宋著名預言《梅花詩》中的一句:「數點梅花天地春」。

冬天雖然寒冷,但是,當梅花盛開的時候,春天不是已經在向我們走來了嗎?

(責任編輯:簡陽)

評論
2012-09-11 9: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