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為何香港全民抵制「國民教育」(2)

【大紀元2012年09月13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剛剛談到了國民教育洗腦課程,它的教材主要的內容是哪些;另外,就是杰森博士談到,主要是從中國大陸照搬的一些課本,那我們在大陸的人可能都瞭解,都有一些什麼,這樣的話對港人有什麼影響?港人此舉對大陸有什麼樣的影響?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646-519-2879參與討論。

我們接聽兩位觀眾朋友的電話,我們再來回應。下一位是中國河北的劉先生,劉先生您好。

MP4下載收看

河北劉先生:你好。我們上小學的時候,學科裡面有一個邱少云的故事,後來我長大了,我看了網路,才知道邱少云的故事是虛假的,當時被蒙蔽不動腦子。邱少云他即便是被燒死,他自己可以不說話,但他帶著那個槍,他不帶武器上戰場,那怎麼能夠叫戰士呢?所以說那個他的槍不可能不說話,他的手榴彈不可能不響,我知道這是假的。前一陣子我碰到幾個小學生,小女孩,她們剛開學有人有書,她們是五年級,我就翻翻看,正好在某一課,仍然有「我的戰友邱少云」這個故事,等於小學生還在被蒙蔽,還拿這樣的書來蒙蔽,所以我覺得香港抵制這個國民教育科是對的。

主持人:謝謝劉先生。我們接聽下一位上海的彭先生,彭先生您好。

上海彭先生:老師好,主持人好。我覺得中國大陸的教育是這樣,理工科是打著毛澤東的口號,文科是當黨的鴨嘴喉舌;香港、台灣它在世界前一百所,前二百所大學已經占比大陸多得多了,它已經有自己的特色。為什麼梁振英還要這樣子做?就是要模仿大陸的教育推行到香港,應該把香港的特色拿到大陸來才是真正的征服大家。中國現在道德淪喪,人們成功的標誌就是升官發財,撈到錢、撈到權才是真,這本來就是危害人類的一個教育方式。好,謝謝兩位老師。

主持人:好,謝謝觀眾朋友的意見,那我們來回應一下,杰森先請。

杰森:大家都談得很好,加拿大王先生特別談到了「太監化」這個問題,事實上是。就是說中共的教育裡頭,我們從小到大教的這些教育,把很多有歷史爭議的事情給你灌輸成一個定論,比如說它把自己的近代史就按這個方式,你不按這樣的回答,你考不上中學、你考不上大學、你考不上研究生。

它所有的考試,像研究生正式考試老師複習的時候就說這三點:第一,黨的正確領導,就是這次運動靠黨的力量;第二,是靠結合群眾,第三是靠什麼…,就這三點答對了你得分,答不對你就得不了分。我考工程類的碩士,它也得讓我回答這樣的問題,但是這個過程中我當然是考完試搖頭扔掉了,但是很多人他真的是背下來了,而且你從小這東西裝到腦子裡面,那肯定是起負作用的。

確實這個過程形成了啥呢?形成了對於很多問題簡單化、片面化接受這樣的思維方式。我們到美國以後你會發現,很多很多歷史問題、社會問題,它是多方的,而且要通過多方的妥協、共同商量達到一個社會共容的現實。中共簡單的把一些問題公式化,這種思維方式對於人是很大的負面影響,而且它對於權力、對於強權這種因素影響很大。很多人最後的結論結果就是剛才我談到的,中共讓我這麼做我就覺得是對的,中共鎮壓你你就一定是錯的,這樣的思維方式其實就是閹割了他大腦中間的很重要的獨立思維這部分,我覺得「太監化」我理解可能就是這樣的概念。

上海彭先生談的很有趣,從目前香港只有一千幾百萬人,它已經形成了2、3所世界最有名的大學,台灣人口也不過就是幾百萬,它也形成了世界最有名的幾個大學,而大陸幾千所大學才能形成幾個,而且整個來說,世界跟香港和台灣更接近,應該是把香港和台灣的教育模式搬到中國大陸去,而不應該是把大陸洗腦的教材搬到香港。香港人這種做法是捍衛自己現有的教育體制,你要是喪失了這個,香港最吸引人的地方可能就喪失掉了。

竹學葉:剛才河北的劉先生講得邱少云的故事,我覺得是這樣,他自己都已經提到了,當初不動腦子,這個不動腦子是至關重要的,在中小學教育的時候我們最主要的是要背,要知道什麼觀點是正確的,你一定要把這個理解透,這樣你答題才能夠對、才能得分、才能升學。這樣長期毒化的結果是你不去看事實,就是看觀點。共產黨想要什麼,你這樣去做才是對的,開始的時候你不知不覺,最終你會以共產黨為標準,所以很多人覺得我知道共產黨怎麼回事,我不會受它害的,但是你長期在這種環境下,你不知不覺會跟著共產黨的指揮棒去轉。

比如說我們上學的時候說國民黨如何如何,全是那種非常邪惡的字眼加在上面,所以我等到已經三十幾歲了出國,到了蒙特利亞到國民黨的黨部大樓旁邊,我要躲得遠遠的走,我怕別人看見我靠近了這棟大樓。就是我知道共產黨說的不對,但是我仍然是這麼樣去對待這樣一件事情,所以說那個仇恨宣傳,那個觀點,是非不分啊,時間長了之後,人們看問題的角度、看問題的態度完全就是共產黨所需要的那種狀態。

所以我覺得香港抵制這種所謂的國民教育,所謂的德育,它實際上就是不希望變成我描述的當時那樣的人。我當時出國的時候,我相信香港、台灣人看我是很怪的,這個人怎麼這個樣子,說話、辦事怎麼就不按常規呢?我覺得我們很多中國人確實是自己不能認識到這一點,所以我覺得不動腦子,後面是非不分以及到共產黨想讓你幹什麼,你覺得你沒去幹,實際上也是按照它的要求去做了。

就像迫害,每次都知道迫害是錯的,每次政治運動,大家深惡痛絕,但是等到共產黨要迫害某些團體、某些個人像法輪功的時候,很多人就是去鬥啊、去批判,他明知道這不是事實也去做,為什麼?共產黨要求的嘛。你們形成了這一套世界觀、這套處事方式之後,自然而然就是按照共產黨的要求去就。所以這對一個社會危害是極大的,不是所謂「上一門課」這麼簡單。

杰森:所謂「德育教育」是讓人心裡能接受的東西,但是成為一門科目,必修課你得考試,考試就有分數,分數就可能影響其它東西,那麼就得有標準答案,當我不接受這個東西,我必須按標準答案回答的時候已經在扭曲自己的性格了,事實上我們自己無意識已經在做這樣的事了,把不對的事作為標準答案寫在紙上。

這種運作的方式,其實就是現在中國運行的方式,每個官員在說自己不相信的事,老百姓在聽自己不相信的事,每天報紙上讀的自己也不相信,但是我們每個人都在做,這就是中國目前運作方式。這個運作方式也就是這個教育體制創造出來的人搞出來的。你知道這是很可笑的,但是你覺得這是標準答案,為了生存就得這麼做。

主持人:說到國民教育,我們知道很多國家其實都有國民教育的課程,比如美國主要是談美國的歷史、美國的立國價值、美國立國之本是什麼,美國為什麼是一個偉大的國家。最近的奧運會,有不同膚色的美國人在獲得獎牌時,你能看得出他是發自內心的感到他作為一個美國人很驕傲,他獲得獎牌覺得真是一種榮耀,對他的國家也是一種榮耀。

我們再看亞洲,和中國離得比較近的日本、韓國。日本人有一種文化,比如天皇;很多日本的文化與中國傳統文化非常相類似,比如儒家文化、佛家文化等等,它的國民教育,比如在「311」海嘯的時候,我們就看到它所體現出來日本的國民性,其實也是通過它不斷的教育出來的,那麼他就會表現出這樣。

那麼在中國大陸,通過這幾十年中共的教育,我們也看到中國人在海外其它國家、其它不同民族之間,人家對我們的認識是:這就是現在的中國人。您覺得這種教育的結果會有什麼不同嗎?

杰森:比如中共把國家的生日訂為10月1日,很多香港人就很反感,因為中華民族五千年文化,你為什麼把你中共執政的日子作為生日?這是個非常典型的例子。它把中國幾千年的傳統割裂了,把中共作為中國的代表,某種意義上講是把黨、國都混淆到一塊的概念。像你剛才談到,就是因為這樣細枝末節的教育方式,使得大陸人出來以後所展現出的方式讓很多人都接受不了,包括台灣人都對他們接受不了。香港人、台灣人其實是比中國大陸人更加有中國人的傳統觀念。

主持人:您說傳統的中國人所謂的國民教育主要它教育什麼呢?

竹學葉:我覺得「國民教育」,在共產黨體制下這個詞的涵義,和共產黨之外的人們的解讀是不一樣的。本來人就是要接受教育的,對國民進行教育也是政府應該支持的一項事業,教育人們要有文化,那麼所有教材必須是正確的。而正確的標準,我想人類最基本的應該得符合人性、符合歷史、是事實,這才叫教育,否則你用虛假的東西硬塞給某些人,這就不叫教育。

尤其它這一次叫「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我在上學的時候這叫「政治課」,不叫「德育」,後來政治好像太過明顯了,就改為叫「思想品德」,還有叫「德育」,意思這是你的道德品質方面的事情,這樣就和傳統的道德文化混在一起了;但它教的是共產黨的觀點,你要拒絕的話它說你不講道德,好像不接受教育,其實它就是把這件事情已經攪混了。

而我理解,世界各國對於國民的教育是政府提供的一項服務,而真正教育的內容並不是由政府來指定,而是由專門的機構,文化機構來審定你這樣的東西,而且有媒體、有社會的監督。比如說二次世界大戰,如果你在全世界公開的說,蔣介石不抗日,是共產黨把日本人打走了。你這個事情如果是在一個開放的社會裡你就不能講,你只有在一個封閉的……

主持人:為什麼不能講?

竹學葉:因為全世界都知道事實不是這樣。在我看來它就不是一個教育,它就是一個洗腦,把一個不真實的東西,灌輸到國民而且是從小孩子做起,所以這是一個非常……

主持人:而且讓你接觸不到很多真實的東西。

杰森:我們可以對比美國的小學生,美國歷史上比如說有奴隸制度,這是美國黑暗的一面,另外對當時印地安人的屠殺;我看我女兒的教育,他們都講,而且是批判的講。這是一個民族自信的表現,當你承認歷史上犯了一些不是很正確事情的時候,你未來就不會犯相同的錯誤。

中共我想在它所有的歷史上,比如在教育的時候,為什麼「六四」屠殺一字不講?為什麼在四川地震的時候,倒塌那麼多學校,你隻字不提?像毒奶粉這樣的社會問題你隻字不提,等等這樣的問題,你可以看到,它事實上就是扭曲歷史,這個是非常可怕的。當它用扭曲歷史的方式在講歷史的時候,小孩子接受的就是虛假的歷史。

但是我反覆談到一句話就是,小孩子就像一張白紙,這張白紙你畫的第一筆,就是這個白紙以後的這個圖形的基礎,你畫出這一筆以後就圍著這個圖案畫,所以說這就是最可怕。為什麼它從6歲的小孩教起,這是它能開始毒害的一群人,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所以香港人就說,為了我們的下一代要走出來。

主持人:好,我們現在再接一位觀眾朋友的電話。廣東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廣東王先生:香港現在的國民教育,國民教育是中共偉大的作法……

主持人:沒有太聽清,他說什麼中共是偉大光榮正確的?

杰森:對,這個人他是剛才想打進來。

主持人:很多觀眾把這位稱為是五毛,他們稱他為張五毛。那我們不管他是什麼了,其實我覺得像這樣的人比如說在中國的這種中文的網上,有很多類似這位張五毛先生這樣的人。那麼他用不同的名字、不同的電話打進來。那麼他比如說這共產黨好、偉大光榮正確類似這種,那麼我們再分析一下就是說為什麼他會這樣?他真的認為共產黨偉大光明?

杰森:他是代表一群中國人,這群中國人我們叫他是昧著良心、唯利是圖的一群中國人。那你要是真的讓他在中國生活,讓他作為一個農民工在中國生存,那麼我想他內心當然知道生活的痛苦,中國社會的不公,方方面面的這種問題。但是他每次打進來他一定是收錢的,比如說在這個過程中的話,當然我們也知道中共很愚蠢,就是說他起的作用,事實上是立一個中共醜惡反面標竿的作用。其實中共要有一點點腦子它就不應該再給這個人錢了,因為他每次說話都是這樣,「噠噠噠」說一群那種大家誰也聽不太清楚,而且就是非常愚蠢、非常可笑的話,這樣的話,其實只能展現出中共的愚蠢。但是中共它就是這麼個運作方式,沒有人真心的給中共做事,所有的人都只是拿幌子。中共每年海外像這樣的投資是幾百個億,作為統戰的這種專門投資。

主持人:不過說到這種現象,如果這樣一個人,他在一個自由開放的社會,他這樣的話人家會……

杰森:他就在自由開放的社會。

主持人:對,人家會覺得挺不可思議的,但是他自己並不這樣認為。

杰森:他知道自己很……他很緊張,你不覺得他每次打進來都特別緊張嗎?

竹學葉:就像加拿大的王先生一開始就講了,他說對於有些人這種「太監化」是不會成功的,他有自己的思考,但是有些人他就是永遠被閹割了,他失掉了作為一個人,比如說我應該分清是非,對的就是對的、錯的就是錯的、好的壞的,這個要分清楚,如果一個人失掉了最基本的這些價值理念的話,那就是誰強就是誰對。所以共產黨那個「槍桿子裡出政權」呀,什麼「謊話說一千遍就是真理」呀,這些東西被有些人接受了之後,不管你對錯,只要有錢、只要有利,我就說他是好的。

那麼這樣的人其實給香港民眾已經立了一個很惡劣的形象擺在這。如果期待剛才這位自稱「廣東王先生」的到香港去,站在那兒說中國如何的好,我想香港人馬上就看到:哇!教育結果就是這樣的人!那可能更加堅定香港人抵制洗腦的一個決心。所以我覺得剛才杰森講的共產黨很愚蠢,我覺得對於明白人而言,這種奴化的結果確實是讓人看了很難受,也替這位王先生很可憐,對於迷在其中的人他不自知。

主持人:我覺得像王先生這種人如果他是在中國大陸,我覺得我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在中國大陸普遍是這樣的,但是他在海外這樣自由開放的世界,他完全有機會了解。

杰森:這種現象我剛才談到一個概念,當他5、6歲的時候他的第一張白紙上畫成這個圖以後,他以後可能就接著這個繼續畫,他這個基礎已經定好了;這就是我說的那種初期教育是最關鍵的。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視頻:【熱點互動】為何香港全民抵制「國民教育」(上)

視頻:【熱點互動】為何香港全民抵制「國民教育」(下)

相關新聞
胡平:後生可畏 後生可愛
香港教聯不死心 再推赤化教材被揭
香港八千學子罷課  教育科取消被指緩兵計
港反洗腦延燒 八千大專生罷課 擴至中小學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許家印跳樓 自導自演還是另有意圖?
【未解之謎】韋伯新發現 挑戰宇宙起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