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我是如何成為大法弟子的

大陸大法弟子
font print 人氣: 35
【字號】    
   標籤: tags: ,

二零零九年下半年,我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中來,為了感恩師尊的慈悲救度,為了更好的證實法和幫助世人看清真相,幫助世人了解法輪大法,了解大法弟子,特別是在遭受中共迫害期間,為甚麼我能走入大法修煉,寫出我的親身見證。

我是一名醫生,丈夫是九七年得法的,我親身見證了得法後丈夫的身心變化。丈夫得法前患過肺結核、胸膜炎、咽喉炎,身體經常感冒。自修煉至今沒有用過一次藥。雖然有過幾次較重的症狀,但沒過幾天自然就好了。使我感到在他的身上有一種超常的力量,否則人是無法抵抗的。

一次,丈夫在廚房做菜,剛將油倒入鍋中,我便招呼丈夫幫我抬床。正抬著的時候,丈夫突然說:「這身上怎麼這麼熱,我可不幫你抬了。」一邊說著一邊往外走,剛開門就看到廚房鍋裏的油著了,火苗竄得很高。等處理完,丈夫也不說身上熱啦。丈夫說「謝謝師父保護,否則就失火了」。我當時雖半信半疑,但也覺得奇怪,怎麼我身上就甚麼反應都沒有呢?

一次,我騎自行車,一輛轎車撞倒了我的自行車,我卻沒有傷著。丈夫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你快謝謝師父的保護。」在丈夫的授意下,我給師父法像上了香,也許在那時我就註定與大法有緣。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團的迫害開始了。丈夫為了修煉,為了維護大法、證實大法是超常的科學,失去了很好的工作,並被冤批兩次勞教。原本清貧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天塌下來了,親屬都怕受牽連而不敢理我們,我一人帶著幾歲的孩子,還要掙錢支撐著這個家,還要抽空去看望被勞教的丈夫。那時只有幾個丈夫的同修(也是丈夫被綁架前就已經囑咐好的)經常到我家來,我也很願意和他們來往,覺得可信,和他們接觸後身體感到舒服,和社會上的人接觸不但沒有安全感,反而身體難受。但在物慾橫流的社會,我也在隨著往下滑。丈夫從勞教所回來後在家裏默默的幹活,洗衣服、做飯、照顧孩子上學,同時承受著我的打擊,曾幾次要與丈夫離婚,丈夫都不肯放棄修煉,並告訴我,「要離婚可以,但不許你說是因為我學大法而離婚」。而實際上丈夫多次原諒了我的過錯,我知道,如果不是因為修煉,丈夫是不會容忍我的。

一次,一個打仗拿刀傷人的歹徒,來到店裏向我借錢,好逃跑。我一看身上帶著血,手裏拿著刀。就嚇得我趕緊退到後屋,將門關上。惡人在外面吆喝,「你把門開開,再不開我可要踹門了」。外面另一個屋裏只有丈夫一人,丈夫說,「你拿著刀,她能不害怕嗎?」惡人一聽就衝著丈夫去了,把刀頂在了丈夫的前胸心臟部位,說:「給我拿錢」。丈夫說:「我沒有錢給你」。 丈夫靜靜的站著,二人就這樣僵持著站了好幾分鐘,最後惡人放棄了惡念,放棄了直逼著的刀,轉身走了。丈夫說:「出來吧」。我才醒過神來。一問才知道剛才發生的一切,我問:「你沒害怕嗎?」丈夫說:「有師父保護怕甚麼」。丈夫有師父保護,真的使我有些羨慕。

二零零五年開始,丈夫多次勸我退出團、少先隊,我不予理睬,有時還會因他與患者講三退而罵丈夫,但丈夫還是背著我講。一天,丈夫與我說:「我已經用某某名給你退了團、隊」(其實是丈夫換了一種方式勸我),我順口說:「退就退唄」。第二天,我的頭就開始疼,我以前從沒有過頭疼病。丈夫說:「昨天我說幫你退團、隊,你肯定沒有誠意,來拿張紙,我說,你寫。」於是就在紙上寫上「我誠心退出過去入過的共青團、少先隊組織,抹去邪靈獸跡」,並簽了我的小名。說也奇怪,寫完後我的頭就不疼了。使我親身體驗到共產邪靈對人的危害。以後我就幫助丈夫勸人三退。

電視上講中醫養生,我很感興趣,就跟著學,學著學著就想:養生不就是為了少得病嗎?而煉法輪功的人身體都沒有病,煉功肯定比養生還要好。修煉才是最好的養生,於是開始有了煉功的想法,但看了幾次大法書都是斷斷續續的,沒有堅持下來,再加上十幾年、二十幾年沒見的同學都找上門來,今天找要聚會,幾個月後又要辦事找喝酒,吃完,集體又要上歌廳連唱再跳,同學之間的情,再加上變態的男女同學情使我忘卻了修煉之事。一荒廢就是二、三年的時間,最後險些又要與丈夫離婚。丈夫又一次的原諒了我,善心勸我,使我真的看清了現實社會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就是金錢與欺騙。

後來,我以前認識的一位大姐(也是修煉人),來我家說最近身體不太好,看師父講法就會好,非得要丈夫給借一套師父講法碟,幾天後丈夫拿來了師父《廣州講法》碟,問我看不看,心想:真的像大姐說的那麼神?於是抱著好奇心說看,丈夫說,「要看就別耽誤大姐看,每晚上看一講,第二天把看過的一講給大姐」。就這樣為了不耽誤大姐看,我第一次將師父的講法看全了一遍,其實看的過程很大一部份時間是一邊睡覺,一邊聽講法的,但總算堅持下來。看完後覺得頭腦比以前清晰多啦,腦供血不足的毛病好啦。真的很興奮,真是後悔得的太晚啦。走進修煉中來,才懂得一個人要想得到大法,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接觸大法十多年,險些擦肩而過。得法後不但身體好了,過去看不上公、婆,現在也順眼啦,整個就像變了個人似的。過去認識的、接觸的人,現在一見到我馬上就說,「怎麼看到你和以前不一樣了呢,怎麼比以前都年輕了,你吃了甚麼仙丹啦?」我就藉此向其洪法,將我的切身體會告訴他人,讓他(她)們也都能得救。

自我得法後,母親、妹妹、弟媳、孩子、公公(婆婆已經修煉)及過去的熟人先後十幾人開始學法,幾百人得救,就連以前在迫害中放棄的與我接觸後都走了回來。親戚以前對丈夫堅持修煉有不理解的,現在一看我都修上了,也都認可了。修大法是有福分的!這句話在我這兒,真的是體會到了。

丈夫在迫害中失去工作,就等於少掙了三十多萬元,加上迫害中被勒索的、勞教中花銷的幾萬元,更何況原來家境並不富裕。在常人看來無法理解這十多年是怎麼過來的。但我們並沒有覺得苦,而且我們全家都沒有病,經濟收入也一天比一天好,孩子的學習成績也很好,是重點中學前幾名的學生。人生福分自會有,早來晚來莫強求。

--摘轉自正悟網 http://www.zhengwunet.org/zhengwunet/article/2012/09/IEI17-0008-jc.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作為一名法輪功學員,我時刻按照師父的教誨,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大法師父叫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凡事為他人著想,所以在修煉之後的行醫生涯中,我對每一位病人認真負責,並且根據他們的身體狀況合理的提供治療方法,而不是多用藥、濫用藥,不需要吃藥能好病的,我就建議病人休息或者教他們一些物理療法,吃點藥就可以治癒的病人我就不給他們輸液,同樣能治病的藥我選最便宜的,這樣幾年下來我贏得了無數病患的信任和依賴。
  • …他妻子在一次騎單車上街過馬路拐彎的時候被一輛摩托車撞飛出去十多米遠,起來後哪也沒傷,趕緊去找錢包。回來後跟丈夫說此事。他說:知道吧,這是我天天念「法輪大法好」你才受益的。時隔不久,他被汽車給撞了,飛躍到對面牆上趴在上面,也是哪也沒傷,他自己跟我講起來驚心動魄的,他說法輪大法真好。
  • 我也是讀了一輩子書的人,看的也是治病的書,可從來不知道看書能好病。此書所講新奇、玄妙,一生從未涉及,我本身是一個頑固的無神論者,雖然也練過氣功,那是體操加上呼吸引導「得氣」而已,根本不知道與修煉、與佛、道、神有甚麼關係。…我因無法勞動而被當眾謾罵、被不了解的人諷刺、譏笑。我在人中是個要強、幹活不惜力的人,那真是心上插刀,雪上加霜。沒有人懂得病的實質是超常的,當然從常人的理上就難明白。從實證醫學上不可能找到另外空間的病源,當然人的空間也不能找不到病變。但從《轉法輪》中,整個從病的起因到康復都會找到答案。
  • 為了修行,李素幸花了不少錢,吃了不少苦,婚後不久還跟著一位密宗老師前往大陸四川一個山洞裏苦修,內心一直在渴望著一種正的力量。在她心中一直堅定地認為這個世上一定有一部法,真正能夠度人的師父還在,不用花很多錢,她覺得自己應是神佛所揀選的人。終於在這漫長的等待中,她盼到了法輪大法!
  • 有一天,我幸運的讀到了《轉法輪》,明白了許多做人的道理,知道了人的道德價值,明白了有得必有失的理。紅包之於我,忽然變得沒有任何的吸引力。《轉法輪》讓我放下了人難以放下的利益之心,解脫了利益的羈絆,不再為紅包影響情緒。我開始還給病人我收到的每一個紅包。
  • 我是1998年得法的,今年六十五歲。煉功前我的體質很差,人倦怠無力,消瘦得厲害,胃潰瘍和胃下垂,去過幾家醫院診治,化驗單子合起來有百張之多,還在市醫院住了幾次醫院,但一直治癒不了。那時的我常常頭暈眼花,走起路顫顫巍巍,像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家人悄悄地上普陀山替我算了一卦,說在陽間的日子屈指可數了,而我自己也覺得走到了生命盡頭。在我走投無路時,有人介紹我修煉大法,並捎來一本《轉法輪》。記得接開寶書的霎那,我的身體猛然顫動了兩下,眼前呈現一片金光。…
  • 我全身病痛…拄著拐杖給學生上課,離退休還有五年就沒法工作了。當時的感覺死神隨時在伴隨著我,生命隨時都有結束的可能。學法煉功不到半年時間,這些疾病陸陸續續都沒有了,全身感到無病一身輕,真是一種無法用語言表述的輕鬆幸福的感覺。是師父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看到我的變化,我老伴也在我得法半年後也走進來修煉,修煉不長時間也是無病一身輕。我倆比學比修,共同精進。
  • 學業、事業、愛情都得意的年輕董事長莊嘉元於三十歲出頭開始修煉法輪功。為甚麼會修煉法輪功?他答道:「因為真、善、忍實在真的很好!」…有次回台灣與朋友再碰面,朋友拿了幾張做室內裝潢的工地照片給嘉元看,照片中有許多法輪,嘉元感到非常神奇。二零零六年底,嘉元和女友到日本旅遊,遊山玩水中免不了拍照留念,嘉元親自拍攝到很多法輪,而且感覺越照越多,「哇!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轉念不停:「如果《轉法輪》裏面講的這些都是真的話,如果我錯過這個修煉的機緣,那真的會遺憾終身。」
  • (shown)(續上) 「因為真、善、忍實在真的很好!」因此,學業、事業、愛情都得意的年輕董事長莊嘉元於三十歲出頭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和女友到日本旅遊,遊山玩水中自己就拍攝到很多法輪,而且感覺越照越多,「哇!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轉念不停:「如果《轉法輪》裏面講的這些都是真的話,如果我錯過這個修煉的機緣,那真的會遺憾終身。」…他在大陸的工作讓他發現那裡環境非常惡劣,「道德非常淪喪,如果沒去經歷這一遭,長期以來對中國大陸經濟等方方面面的誘惑,產生的憧憬與夢想是不容易清醒的。」離開後,他接上了緣在台北參加了「法輪大法九天學習班」,如願成為法輪大法修煉者,內心強烈的震撼與觸動無與倫比,「我能不能搭上這班車?錯過這班車可能就失去千萬年難逢的機緣了。」而且秉持「先他後我」精神開創事業另一片天…
  • 二零零一年春,我全身浮腫,脖子、手腕子、腳脖子,凡是身上能轉軸的地方都紅腫,腳脖子腫的看不清踝骨,手腕子腫得看不見腕骨,膝蓋腫的像葫蘆頭一樣,脖梗子硬得像木樁子一樣,看東西大轉身,右半身肌肉萎縮,心慌,氣短,出冷汗,手腳冰涼,醫生說這是「不死人的絕症」,只能吃藥維持,在醫療界也沒有醫療好的病例。…零七年春,我扔掉了拐杖,右半身都長出了新肉,現在各種農活都能幹了,不但沒有衰老,反而還年輕了許多。我的康復震撼了街坊、鄰居和我的親人們,他們親眼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和美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