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反日遊行中的五個不尋常

周曉輝

人氣 13

【大紀元2012年09月17日訊】9月15日,大陸四、五十個城市同時爆發了反日遊行集會,在全世界的鏡頭前,文革式的暴行在中國重新上演,而且遊行中五個不尋常之處讓人們相信,這背後一定有一只看不見的黑手在操縱。

不尋常之一:在上街示威遊行一向很難得到批准的大陸,四、五十個城市卻同時爆發反日遊行集會,很顯然必然是有目的組織的。究竟是由誰牽頭組織的?又是誰批准的?誰能夠如此號令全國?從正常的邏輯推斷,能夠組織並批准這樣大範圍遊行集會並且下令統一行動的絕非某個人或者某個民間組織,而只能是中共當局,而且命令只能來自高層。這個人會是誰?

不尋常之二:反日遊行在多地演變成了「打砸搶」的打劫行動,不僅諸多日系汽車在光天化日之下被砸、被燒,日式餐館被砸,而且還有日本人被打,中國人財產被搶。然而,在拆遷、上訪、維權等事件中耀武揚威、大顯身手的各地警察卻在這些無法無天的暴行面前,熟視無睹,基本不進行干預。比如,鄭州現場新聞畫面顯示,一家被搗毀的日本汽車銷售商辦公樓後冒起濃濃黑煙。被砸毀和掀翻的日本系列轎車上帶有河南(豫)字號牌。大批特警出現在鄭州示威現場,但是沒有阻止的動作;現場也沒有示威者和旁觀者慌亂逃跑躲避警察的跡象。

是誰讓警察們冷眼旁觀?是誰在暗中支持這樣的打砸搶?是誰在擴散恐怖?又是誰對有損中國人在世界的形象的惡行根本不在乎?

不尋常之三:據多地網友爆料,在反日遊行隊伍中,帶頭的經常是穿便衣的軍警人員,而且實施打砸搶行為的「領頭人」也是他們。比如剛剛被人肉出來的西安帶頭砸日本車的大哥是西安新城分局胡家廟派出所所長,跟隨其後的是派出所聯防隊員。在河北滄州「反日保釣」遊行的視頻中也可以看到,遊行隊伍最前面的露頂小轎車上那個拿著中共血旗並高呼反日口號的是當地的交警隊長,同時也是一個化名為「天地凡人」的QQ群主,在網上聚集人員參加相關活動。此外、山東威海、北京都被爆出有公安局長和便衣混在遊行隊伍中。警察們藉由「反日」卻帶頭實施暴行卻是為何?背後誰在主使?

不尋常之四:反日遊行隊伍中居然出現毛像和挺薄橫幅。據網友上傳的信息,在鄭州和上海等地,均有舉著毛像遊行之人。其中上海一個學生模樣的人還舉著一條白底黑字橫幅,上面寫道:誰不滅日本,誰就去棺材裡替換毛澤東。河南還有網友爆出,遊行現場居然出現一輛貼有白紙黑字橫幅「釣魚島是中國的,薄熙來是人民的」的川字頭的轎車,同樣的大紅橫幅也在現場被舉起。更為詭異的是,沒有警察干涉,沒有警察去沒收。是誰在這個敏感時期抬出毛並為「唱紅打黑」的薄熙來放聲?或者說是誰在挑動「毛左們」如此高調?

不尋常之五:全國多地爆發遊行集會的9月15日這一天,恰好是神秘失去行蹤的「儲君」習近平正式露面的日子。當日上午,習近平前往農業大學出席了全國科普日的相關活動。這難道僅僅是巧合嗎?

在這五個不尋常中的前四個,我們會發現一個有趣之處,就是其背後都有警察的身影,無論是組織遊行還是製造混亂,警察都忠實地執行著某項命令,甚至本應是制止暴力的警察也變成了製造暴力的先鋒隊。考慮到近半年多來中共高層的激烈博弈,我們有理由相信各地警察的所為必是來自中央某個大員。而能夠在公安系統興風作浪,能夠知曉習近平露面的日子,並且是薄熙來的盟友且有著強烈願望製造混亂的中共高層惟有周永康。

此前諸多分析早已指出,為了十八大權力的順利交接,胡溫習一方顯然是以「穩」為主,自然也不希望中日在釣魚島問題爭端事態擴大;但對周永康、曾慶紅等江系殘餘勢力而言,拖延十八大的召開,就意味著拖延交出手中權力的時間,意味著血債纍纍的他們被清算的日子被延後。因此,藉由愛國的名義打砸搶燒,在輿論上逼迫胡溫習,否定其領導,是周、曾等人繼習近平「隱身」後多方製造謠言的又一攪局之舉。

雖然胡溫習在16日後業已開始控制事態,但他們如果繼續選擇姑息罪惡,他們注定將避免不了在周、曾等身後持續滅火。如此下去,十八大能否召開,還的確是個問題。而且中共高層還需注意的是,除了那只黑手所製造的反日遊行中的五個不尋常外,還有一個民眾自發的不尋常。那就是,在多地反日遊行中,均出現了對中共表示不滿的抗議標語,如湖南退役軍人穿軍裝遊行到軍區門口抗議其「不作為」,成都反日遊行隊伍中喊出了「打倒共產黨!」口號。這背後反映的是怎樣的民心中共高層應該不會不明白的。

 

相關新聞
便衣警察參與打砸搶  多家日式食肆遭破壞
反日發酵 「豐田安全上路指南」瘋傳網絡
【酈劍鋒】:釣魚島問題中共為什麼如此暴怒?
詩歌:釣魚島乃天垂一釣鉤
最熱視頻
【重播】制止竊選 美各州週末挺川集會
【直播預告】亞利桑那議會舉行選舉誠信聽證會
【橫河直播】議會收回權力 賓州大戰解析
【新聞看點】賓州關鍵戰川普勝出有望 CNN風向變了
【時事軍事】嚇著中共了 隱身戰機試射核彈
【大陸新聞解毒】時事小品:美大選有盼頭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