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修煉故事

修煉就要修心 工作不是做事

台灣大法弟子
font print 人氣: 47
【字號】    
   標籤: tags: ,

得法機緣與修煉初期

我是一名臺灣的開業牙科醫師。1979年進入醫學院時,因緣際會參加了佛學社團,從此約有20年我沈浸在佛教經典中。我內心深處很明白:佛理雖好,卻苦無著手處,始終沒能改變自己的身心狀況,憂鬱症與失眠曾伴隨我很多年。

1999年臺灣大地震,當時約有三千人死亡,見到許多生離死別的悲劇,我猛然發覺生命何其脆弱,不能再如此渾渾噩噩、虛擲寶貴的青春時光了。就在這時候有幸得遇大法,當我第一次看《轉法輪》這本書,就知道他是一部真正的佛法正道。書中將宇宙人生的奧秘和盤托出,大法破迷,他徹底解答了我長期在佛教經書中不得其解的疑惑。從此枯渴的心靈得以潤澤、塵封的本性漸漸甦醒,「法輪大法」成為我生命的歸宿!

初期煉功學打坐,吃了不少苦。雖然第一天就能雙盤,但幾個月下來始終只能堅持半個多小時。後來我痛下決心,煉靜功時乾脆拿繫帶將雙腳纏繞起來固定住。前三天宛如痛徹心肺,之後漸入佳境每天堅持煉完,直到得法一週年那天,我拿掉綁腳的帶子,也拿掉了依賴的心理。

法輪功強調修煉心性,要求做個符合「真、善、忍」的好人。我的個性急躁倔強、難忍不平之事,容易與人衝突。學煉法輪功後,原來自私自利的狹隘心胸開闊許多,逐漸能學習書中要求的「做事考慮別人」。也許是這個原因,困擾我多年的憂鬱症與失眠在學煉後便不藥而癒,迄今不再需要看醫生、吃藥打針,臺灣流行一句廣告名言:「好東西要與好朋友分享」,我學煉親身受益後,影響了妻子與父親加入修煉的行列。

二. 見證大法的超常

99年第一次看九天班錄影帶時,我看到師父身體周圍始終有金黃色的光圈,非常神奇。沒學大法前我原本晚睡晚起,幾乎每天早上8點鬧鐘響了才會醒。當我開始到煉功點學功時,每天清晨3點50分就會自動醒來,這種情形整整持續了一個星期才消失,在剛學功時身體不像許多同修有明顯反應的情形下,我知道這是師父慈悲,增強我修煉的信心。

2001年幾次的SOS緊急救援徒步活動:七月華盛頓DC、八月日本、九月臺灣,及十月在澳洲,我漸漸從一開始「不專注的走路、手酸腿也痛」的狀態,進步到「救度眾生的正念正行」,充分體認到自己正做著全宇宙最殊勝偉大的事。十月底在家鄉宜蘭縣的第二次SOS徒步活動,我意想著自己頂天獨尊,銀河全在腳下,心中默念口訣,踏出一步伐,默念一個字。全程我用左手拿真相圖片,右手單手立掌,一路上感覺到像灌頂似的從頭到腳淨化了身心。接連兩天從早走到晚,一點兒也沒感到疲累或腿疼,取而代之的是輕鬆安詳的平和心態。

這幾年在出國洪法搭飛機時,經常與同修看見法輪旋轉的殊勝景象,大家共同見證、讚歎大法的超常;有時忙於工作分不開身時,恰好會有同修適時出現協助;有時煉功或睡夢中突然會靈光乍現、思緒清澈,一下子想出解決困難的好辦法;以上這些不是偶然的,我相信都是 師父的慈悲看護,鼓勵我們要更加精進:「你們自己做正的時侯,師父甚麼都能為你們做」(《北美巡迴講法》)。

三. 運用工作便利條件洪法,積極參與海外正法活動

我的常人工作中是一項專業技能,也給講清真相帶來許多方便。比如我常常有機會受邀去各級學校、公家機關、企業公司、有線電視臺等地演講,多數是由身心健康談起,再智慧的切入大法洪傳與迫害真相,配合用電腦動畫及影片播放,效果更為生動良好。另外,我在診所內外擺放張貼了大法材料與海報圖片,許多病人來看牙候診之際詢問法輪功,就是我講真相的好機會。例如縣政府教育局長是我的老病人,有一次我利用看診後向他講真相,改變了他原本對大法的誤解。就像《轉法輪》中黃藥水那一段提到的「他給人拔牙不是目地,賣他的藥水是目地。」我體會到自己當一名牙醫不是目地,運用這項便利條件去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才是我從事醫療工作的真正目地。

我的門診工作採用預約制度,可以自由安排休診時間,近年我就經常運用這便利條件出國洪法,足跡遠至歐亞美澳各大洲,廣泛參與了各地集體煉功、法會、遊行、旅遊景點講真相等正法活動。許多人疑惑不解:「身為開業醫師,經常休診一星期去國外,時間與金錢的損失不是很大嗎?」單單從飲水思源、感恩圖報這一層做人的基本道理,我認為自己就應該這麼做。

我也謹記 師父所教導的:在常人社會中應該把工作做好,在哪兒都要做一個好人。在參加活動前後,我經常加班將門診病人安排好,使他們就醫看診不造成影響。四年前報名去俄羅斯、冰島前,我正猶豫會不會休診太多天了,當時我想師父在《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經文中提到的:「只要對大法有利,都要主動去做、主動去幹」,那一次我參加了全程十七天的所有活動。

四. 運用多種渠道講清真象,寫文章證實大法

師父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中告訴我們:「講清真相是當前要做的事情。大面積的做,用你們能利用的一切智慧去做,只要能救度世人就去做。」這幾年我陸續學會了許多講清真相的方法,像論壇、自動傳真、群發訊息等,家中有五台電腦,每台電腦都同時做著幾種講真相的工作。我充分利用電話公司的減價優惠時段,其中兩台電腦每星期大概能傳真真相材料100個小時左右。用空檔時間寫郵寄材料也堅持了幾年,寄出了約一萬多封的真相信件。參與過播報希望之聲節目外,我還經常寫文章在大法網站刊登,以文字證實大法。

前些年我只是偶而投稿,內容大多是個人修煉心得、地區洪法活動等等。提筆寫文章之前能去掉自己的怕心、顧慮心;如果文章沒登出來,可以從中找出自己認識不足的地方;編輯若改動一些內容,可以想想原稿有哪裏不妥;文章登出來了,要提醒自己勿生歡喜心和顯示心。我覺得在寫稿的過程中能不斷的提高昇華,也明白了很多法理,有時還感到文思如泉湧。寫作過程蘊含修煉,就在不斷歸正自己、突破自我,進而放下人心、同化大法!

如果寫出好的文章,能起到鎮懾邪惡的作用,並不是我個人的本事或功勞,完全是大法賦予的智慧與 師父的慈悲加持。在我構思題材停滯不前,或搜索圖片茫無頭緒時,更常感受到師父法身就在旁邊細心呵護。

五. 大法工作中去執著心,總結不足記取教訓

就像煉靜功要求入靜入定,不是光盤腿;大法工作是心性修煉,不能只做事。 師父在《清醒》經文中說:「大法的任何工作,都要為人得法和弟子的提高為目地,除去這兩點都是無意義的。」所有講清真相的工作,都要能體現出修煉的本質──去執著心與救度眾生,也就是心性上(德、忍、悟、捨、能吃苦)的整體昇華。

--摘轉自正悟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shown)自己在絕望地準備好遺書下,無意中得到一本《轉法輪》…,從開始的只修心性不煉功,到後來認識到,師尊傳的是性命雙修功法,性命雙修的功法既要修也要煉,否則就不是真正的法輪大法弟子。這樣就真正開始了自己的修煉路程。在中共邪惡謊言中,現在還有不少人不了解法輪功,從而有意無意起到迫害和傷害法輪功的作用。我想說,通過法輪功的修煉不僅僅是使我的身體痊癒恢復了健康,更重要的是改變了我對人生的看法和追求,身心得到淨化昇華,知道了我們人活著的真正目的。
  • 我是一名紡織單位的女職工,現已經退休。修煉大法之前,我在單位上班的時候,經常弄虛作假,把產量計量表取下來,人為的撥到超額產量的數字,關掉機器,到處玩、睡覺。修煉法輪大法十多年,大法不僅淨化了我自私自利的心靈,還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
  • 化療徹底擊垮了我的身體,快兩年了我才勉強撐著正式上班。…一位部主任覺得我人品還不錯,就讓我去他部門。他對別人說:就把她當「半個人」用吧。幾個月後,我喜得法輪大法。得了絕症,我知道自己命不好,可是,誰能改變我的命運?當我捧讀《轉法輪》時,驚喜的發現書裏說要改變命運有兩條路,一條是不斷的做壞事,最後形神全滅。另一條路就是修煉。我想我一定得修煉,這是我生的希望。自修煉至今,驚喜一個接一個:身體康復了,心靈昇華了,家庭和睦了,智慧提升了。有四個字能表達我心中說不盡的敬仰與感動,那就是:佛恩浩蕩。
  • 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真善忍國際美展在位於倫敦市中心的著名的波邁畫廊(La Galleria Pall Mall)開幕。開幕當天,得到美展信息的民眾,其中包括大量來自世界各地的倫敦奧運會觀眾絡繹不絕地前來欣賞。當天傍晚舉行的開幕儀式聚集了幾十位地方政要、藝術家、企業家和學者等各界受邀嘉賓,其中包括五位來自大倫敦不同行政區的市長。與遍布世界各地的真善忍國際美展觀眾一樣,看到畫作的人無不感到強烈的心靈震撼。
  • 我是1998年得法的,今年六十五歲。煉功前我的體質很差,人倦怠無力,消瘦得厲害,胃潰瘍和胃下垂,去過幾家醫院診治,化驗單子合起來有百張之多,還在市醫院住了幾次醫院,但一直治癒不了。那時的我常常頭暈眼花,走起路顫顫巍巍,像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家人悄悄地上普陀山替我算了一卦,說在陽間的日子屈指可數了,而我自己也覺得走到了生命盡頭。在我走投無路時,有人介紹我修煉大法,並捎來一本《轉法輪》。記得接開寶書的霎那,我的身體猛然顫動了兩下,眼前呈現一片金光。…
  • 我全身病痛…拄著拐杖給學生上課,離退休還有五年就沒法工作了。當時的感覺死神隨時在伴隨著我,生命隨時都有結束的可能。學法煉功不到半年時間,這些疾病陸陸續續都沒有了,全身感到無病一身輕,真是一種無法用語言表述的輕鬆幸福的感覺。是師父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看到我的變化,我老伴也在我得法半年後也走進來修煉,修煉不長時間也是無病一身輕。我倆比學比修,共同精進。
  • 學業、事業、愛情都得意的年輕董事長莊嘉元於三十歲出頭開始修煉法輪功。為甚麼會修煉法輪功?他答道:「因為真、善、忍實在真的很好!」…有次回台灣與朋友再碰面,朋友拿了幾張做室內裝潢的工地照片給嘉元看,照片中有許多法輪,嘉元感到非常神奇。二零零六年底,嘉元和女友到日本旅遊,遊山玩水中免不了拍照留念,嘉元親自拍攝到很多法輪,而且感覺越照越多,「哇!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轉念不停:「如果《轉法輪》裏面講的這些都是真的話,如果我錯過這個修煉的機緣,那真的會遺憾終身。」
  • (shown)(續上) 「因為真、善、忍實在真的很好!」因此,學業、事業、愛情都得意的年輕董事長莊嘉元於三十歲出頭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和女友到日本旅遊,遊山玩水中自己就拍攝到很多法輪,而且感覺越照越多,「哇!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轉念不停:「如果《轉法輪》裏面講的這些都是真的話,如果我錯過這個修煉的機緣,那真的會遺憾終身。」…他在大陸的工作讓他發現那裡環境非常惡劣,「道德非常淪喪,如果沒去經歷這一遭,長期以來對中國大陸經濟等方方面面的誘惑,產生的憧憬與夢想是不容易清醒的。」離開後,他接上了緣在台北參加了「法輪大法九天學習班」,如願成為法輪大法修煉者,內心強烈的震撼與觸動無與倫比,「我能不能搭上這班車?錯過這班車可能就失去千萬年難逢的機緣了。」而且秉持「先他後我」精神開創事業另一片天…
  • 二零零一年春,我全身浮腫,脖子、手腕子、腳脖子,凡是身上能轉軸的地方都紅腫,腳脖子腫的看不清踝骨,手腕子腫得看不見腕骨,膝蓋腫的像葫蘆頭一樣,脖梗子硬得像木樁子一樣,看東西大轉身,右半身肌肉萎縮,心慌,氣短,出冷汗,手腳冰涼,醫生說這是「不死人的絕症」,只能吃藥維持,在醫療界也沒有醫療好的病例。…零七年春,我扔掉了拐杖,右半身都長出了新肉,現在各種農活都能幹了,不但沒有衰老,反而還年輕了許多。我的康復震撼了街坊、鄰居和我的親人們,他們親眼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和美好。
  • 我今年61歲,是2010年春季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新學員,雖然我得法晚,很多的法理還悟不到,但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法輪大法的美好與超常在我身上不斷展現。現在寫出我的親身經歷,目地是揭露中共媒體製造的謊言,讓人們正面了解、認識法輪功,擺脫疾病的折磨,從中受益,真正得到大法的救度。正如我周圍的一位老年同修所說:「咱們做事不能昧著良心,受益了就得敢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