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修煉故事

在韓國鄉村修煉法輪大法

韓國大法弟子

他出生於算命世家,卻沒有逃過命運的安排,最後終於找到了改變命運的法門。(王嘉益/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二零零四年三月,住在鄰村的女兒送給我《轉法輪》,但因為農活忙沒來得及讀,但是三月五日起連續三天下大雪,到屋外幹不了甚麼。我想起了女兒給我的《轉法輪》,雖然沒有多少文化,但是我一連五天讀下來《轉法輪》,這樣,我就得了珍貴的法輪大法。

一、只信師父,堅定不移修大法

我曾三十六年走遍全國大大小小的寺廟,十分虔誠地拜佛信佛。我剛開始讀大法,女兒在旁講了許多,我馬上明白我們師父就是佛教中所講的過了三千年才降世的「那一位」!

我修煉法輪大法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身體洗乾淨並開始整理周圍。我把常在身邊的佛教書籍統統燒掉,心裏說:從現在起,我和你們因緣到此結束,這些年謝了,望你們變成好的生命飛到天上去吧。我把我以前的一切全部處理,決心只修大法。

原來負責寺廟生活的我不在廟裏露臉,那個居士來電話問我怎麼回事,我說:「這些年多謝了。往後不用為我掛念了,我如今修煉更大的佛的大法,在家正在精進呢。」接到我的電話後,那個居士再也沒有給我來電話。

我以前每當農活結束,滿身痛的不是針灸就是去找醫院,這種治療簡直成了我的日常生活。老家有不少是不治之症死的,這事成了我的精神負擔。

修煉初期我的身體就得到了清理,身體飄飄的達到了無病狀態,幹活從不覺的疲倦。丈夫說,你是太健康了才不知疲勞,乾脆別煉法輪功了。

我自得法那一天起,是凡大法的活動一次不落的參加。有一次我在安山參加退黨活動,見到法輪功學員被邪惡活摘器官的照片,心痛的久久流淚。我參加了三個小時的遊行後回家。打開《轉法輪》一看,哇,字字都五顏六色、金光閃閃!我接連兩次拜讀了金燦燦的《轉法輪》,對師父的感激之情,無法言表。是師父安排我當光榮的大法弟子,是師父呵護我走修煉的每一步。佛恩浩蕩,謝謝師父!

二、在鄉村講真相

我因為農活太忙,常常是凌晨起來先煉功,白天抽空學法,堅持修煉。

因為是鄉村,接觸到的人很少,頂多是有事來我家的人、郵遞員、速遞員、地方公務員。我覺的和這些人的緣份很珍貴,因此,我向遇到的每一個人都遞給傳單,告訴他大法好,告訴他真相。

我的家族是大家族,各種活動也多,每當家族搞活動時,我都給他們講大法好,講真相。而且我的提兜總是帶真相資料,或與朋友們聚在飯店或上市場或坐車時,千方百計向與我接觸的人講真相,不想放過所有有緣的人。尤其鄉村趕集時,聚很多的人,每隔五天的趕集那一天,我整天都在市場上轉來轉去,向人們散發傳單,講真相。

開始時,人們都把我當作精神有毛病的人,但見我事事處處做好人,現在他們不僅理解了,還說我很了不起。特別是住在鄰居的小叔子是信某某教的人,現在連他也到處見人就說:如果世上的人都修法輪功的話,世間才能實現和平的,法輪功真是好!

有時我到老人們聚在一起的地方,遞給老人們傳單,說:這資料很好,不要扔了。和孫子孫女、周圍的人一塊兒看吧。他們都答應下來。有位老人看罷傳單,說:真善忍,真好啊。我一定好好保管這個資料,謝謝你。老人的話,使我十分感動。

丈夫見我為真相十分忙乎,就責怪我:法輪功好,你自己好好煉就行了,幹嗎找那麼多人宣傳?弄得連我也面子上過不去。

有一天我跟丈夫說:你也好好想一想。我來到這個世界得大法修煉,我得珍惜這個時間,要多救眾生。你也幫幫我吧。丈夫沒話可說,也不再干擾我講真相了。

現在我丈夫變了,我向別人講真相時,丈夫在一旁說大法確實好。他現在早晨起來也讀一讀《轉法輪》,雖沒有精進卻也參加集體學法活動。

三、珍惜所有生命

我在田裏鋤草。我對那些草說:草啊,你們能遇到大法弟子,那是多麼幸運呀。你們與我有緣,我叫你們變成好的生命。記住,「法輪大法好!」一定要記住。我每次鋤草都跟草說。

有一天我到田裏一看,壟溝長滿了多年生的草,好像拔一天也拔不完。我的心情很悶,我跟草叢說:你們來這幹嘛呀,這裏是大法弟子作農的地方。我要把你們都拔掉,就沒有時間學法了。大法弟子不學法可不行啊。你們就記住法輪大法好,快離開這裏吧。我放棄拔草回家了。過幾天我到田裏一看,那麼茂盛的草全沒了!太神奇了!

還有一件事。收割完豆後,我發現滿地是豆粒。我要撿豆還要學法,顧兩頭就時間不夠用了。沒辦法只好要住在離我不遠的女兒來幫忙。但我到地裏一看,昨天散在滿地的豆粒不見了,地裏乾乾淨淨。真是神奇。我給女兒打電話,告訴她不用來了。

還有很多神奇的事情。我幹農活一點兒也不耽誤,還有時間學法、煉功,抽空洪法和講真相了。

四、除去怨恨之心

有一次,丈夫參加選舉,家裏債務纍纍。家裏為錢受苦不是一般程度,我常怨丈夫,把心裏的苦楚跟女兒說說,解解恨,但是錢還是那麼奇缺。

可是女兒一個勁兒說,這事兒媽媽得向內找。我馬上反駁道:「是你爸欠的債,你叫我找甚麼。」女兒說:「還得媽媽要找。因為媽是大法弟子,與常人鬧矛盾,是大法弟子的錯。師父是叫我們向內找的。」我說,師父那樣說了,那我得向內找了。我開始向內找,有一天,小腹處像刀割一樣劇痛,接著開始排髒的東西了。

我腦子裏開始浮現剛嫁到婆婆家時的情景了。我嫁到婆家時,婆家的生活還綽綽有餘,可是,次年婆婆一去世,扔下七歲和九歲的小姑、小叔子,我開始精心地養著他們,還得照料這個大家族的生活。村裏人都說我是好媳婦。可是,家境開始傾斜,加之丈夫為選舉欠一筆好大的債,這個家終於傾家蕩產了。

我回憶起可憐的小姑、小叔子,熱淚橫流了。我悟到一切怨我無德,因為我來後這個家才開始發生了種種困難。我對不起丈夫,怨恨之心化掉了。我給婆家表示了我的歉意。我穿上韓服對丈夫說:「我對不起您,一切怨我無德才發生苦難,今天我向您磕頭請罪。」說罷,我向丈夫磕了頭。丈夫說:「你做的很不錯,你為這家多有辛苦,是由我向你磕頭。」說罷,他真向我磕頭了。這樣,我們夫妻倆互相向對方磕頭,除掉了埋怨對方的心,壞物質排除了,家境也開始好轉了,現在沒有為錢財發愁的事情了。

五、解開心結 家庭全體看神韻

我們家族大部份看了「神韻晚會」。可是我原來的婆婆去世後,後嫁到婆家的新婆婆如今年高齡八十三歲。她拒絕看「神韻」。我覺的她之所以拒絕,是因為不滿我不去寺廟。婆婆只信釋迦牟尼佛,對法輪功、神韻演出,連話都不讓說。家族成員們怎麼說也白搭。我向內找,是否我對婆婆哪些地方做錯了。雖然想不起來,但我還是認真地去找。

我突然想起了幾十年前的一件事。這位婆婆生的小叔子在家上學得騎自行車走十多里路。天開始變冷,孩子上學又冷又累,婆婆求我照顧一下她兒子。因為我家住在邑裏,上學方便。當時我的家庭情況不好,我就拒絕了婆婆的要求,婆婆為此事埋怨過我。

就在想起這件事的幾天後,婆婆來我家,我就講起那個事,婆婆說確實為這事怨恨過我。我誠懇地說:「當時家庭情況確實是不好。雖然這事過去了,但現在看來我真的做錯了。我真心道歉,望多多原諒。」說著,我真心向婆婆認錯了。

幾天後,婆婆和一家五口人買票看「神韻晚會」來了。那天正好是我的七十三歲的生日。我們家族十五人都在讚美神韻,祝福我的生日。那天真是幸福難忘的一天。

--轉自明慧網,有刪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在國家機關工作,在單位擔任主要領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後,法輪功被邪黨誣陷,上級領導打電話到單位問我,你們單位誰煉法輪功?我堅決果斷的告訴他:我煉!當時,我真有一種在向神佛表態的心態。那領導二話沒說撂下了電話。說來也怪,他們再也沒打電話問我甚麼或讓我寫甚麼所謂的保證書。1999年「七二零」開始了,烏雲壓頂。放假在家,一天,我打開電視一看,全是誣陷大法的節目。我看了兩眼,覺得不在理,一派胡言。我學了四年《轉法輪》,這本書的內容就是讓人做好人,豈有電視裏講的那些?我關掉電視,雙盤於床上,自言自語道:我就煉!那一刻,我的全身心溶入了法中,感覺無比殊勝。
  • (shown)一九五七年出生在加拿大蒙特利爾的嘉娜•席勒(Jana Shearer),如今居住在西澳西南邊陲的丹麥小鎮(Town of Denmark)。她修煉法輪大法已經十年,親身經歷了修煉前後身心的巨大變化……
  • 我把自己家裏親人在恩師的呵護下,受益於法輪大法的幾個奇蹟般的故事與大家分享。
  • 今年是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普天同慶。我想藉此時機把我們全家人在法輪大法中如何受益的和大家說說,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大法好,危難中大法能救命。一九九九年三月,有人介紹母親煉法輪功,說煉法輪功能祛病健身有奇效,於是母親就開始看《轉法輪》這本書。誰也沒有想到,母親只看了三天《轉法輪》,全身的病就一掃而光!就這麼快,你說神不神!
  • (shown)自己在絕望地準備好遺書下,無意中得到一本《轉法輪》…,從開始的只修心性不煉功,到後來認識到,師尊傳的是性命雙修功法,性命雙修的功法既要修也要煉,否則就不是真正的法輪大法弟子。這樣就真正開始了自己的修煉路程。在中共邪惡謊言中,現在還有不少人不了解法輪功,從而有意無意起到迫害和傷害法輪功的作用。我想說,通過法輪功的修煉不僅僅是使我的身體痊癒恢復了健康,更重要的是改變了我對人生的看法和追求,身心得到淨化昇華,知道了我們人活著的真正目的。
  • 我是一名紡織單位的女職工,現已經退休。修煉大法之前,我在單位上班的時候,經常弄虛作假,把產量計量表取下來,人為的撥到超額產量的數字,關掉機器,到處玩、睡覺。修煉法輪大法十多年,大法不僅淨化了我自私自利的心靈,還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
  • 化療徹底擊垮了我的身體,快兩年了我才勉強撐著正式上班。…一位部主任覺得我人品還不錯,就讓我去他部門。他對別人說:就把她當「半個人」用吧。幾個月後,我喜得法輪大法。得了絕症,我知道自己命不好,可是,誰能改變我的命運?當我捧讀《轉法輪》時,驚喜的發現書裏說要改變命運有兩條路,一條是不斷的做壞事,最後形神全滅。另一條路就是修煉。我想我一定得修煉,這是我生的希望。自修煉至今,驚喜一個接一個:身體康復了,心靈昇華了,家庭和睦了,智慧提升了。有四個字能表達我心中說不盡的敬仰與感動,那就是:佛恩浩蕩。
  • 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真善忍國際美展在位於倫敦市中心的著名的波邁畫廊(La Galleria Pall Mall)開幕。開幕當天,得到美展信息的民眾,其中包括大量來自世界各地的倫敦奧運會觀眾絡繹不絕地前來欣賞。當天傍晚舉行的開幕儀式聚集了幾十位地方政要、藝術家、企業家和學者等各界受邀嘉賓,其中包括五位來自大倫敦不同行政區的市長。與遍布世界各地的真善忍國際美展觀眾一樣,看到畫作的人無不感到強烈的心靈震撼。
  • 我是1998年得法的,今年六十五歲。煉功前我的體質很差,人倦怠無力,消瘦得厲害,胃潰瘍和胃下垂,去過幾家醫院診治,化驗單子合起來有百張之多,還在市醫院住了幾次醫院,但一直治癒不了。那時的我常常頭暈眼花,走起路顫顫巍巍,像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家人悄悄地上普陀山替我算了一卦,說在陽間的日子屈指可數了,而我自己也覺得走到了生命盡頭。在我走投無路時,有人介紹我修煉大法,並捎來一本《轉法輪》。記得接開寶書的霎那,我的身體猛然顫動了兩下,眼前呈現一片金光。…
  • 我全身病痛…拄著拐杖給學生上課,離退休還有五年就沒法工作了。當時的感覺死神隨時在伴隨著我,生命隨時都有結束的可能。學法煉功不到半年時間,這些疾病陸陸續續都沒有了,全身感到無病一身輕,真是一種無法用語言表述的輕鬆幸福的感覺。是師父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看到我的變化,我老伴也在我得法半年後也走進來修煉,修煉不長時間也是無病一身輕。我倆比學比修,共同精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