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當法國葡萄酒遭遇中國「文化革命」

人氣: 2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9月23日訊】(法廣/作者馬丁)近兩年,中國投資人到法國來購買酒莊逐漸增多,但每一次中國人來買酒莊,都成為此間輿論的一個熱門話題,甚至引發媒體和社會的焦慮和反彈。最讓法國人感到不可思議乃至於惱怒的一樁買賣,是今年5月法國勃艮第葡萄酒產區歷史悠久的「吉夫海.香百丹」酒莊被中國投資人買去。外國人到法國來購買酒莊並非第一回,為何獨獨中國人來買酒莊卻遭致非議?

以茅台自豪的中國人愛上了法國葡萄酒

中國的美食文化似乎在悄悄發生一場「革命」,以傳統白酒和「茅台」自豪的中國人,似乎已經不滿足於本國的文化遺產,也把興趣和目光轉向異國產品了,對馳名世界的法國名貴葡萄酒尤其情有獨鍾。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中國人胃口之大,已經不限於進口和消費,而是到了向外擴張,到外國買酒莊經營的程度了。

最近一次中國人來法國購買酒莊,是在今年8月,買下位於法國南部羅納河口沃克呂茲省的一家葡萄酒莊園;而前不久在鬧得最沸沸揚揚的一樁買賣,是澳門一位賭場老闆到法國著名葡萄酒產地勃艮第,高價買下歷史悠久的吉夫海.香百丹酒莊(Chateau de Gevrey-Chambertin)。吉夫海.香百丹酒莊始建於12世紀末,是勃艮第歷史悠久、最富盛名的幾個老窖之一,至今已有800多年曆史,年產1萬到12000千瓶「吉夫海.香百丹」一級(Premier Cru)和特級(Grand Cru)名酒。這座酒莊原屬一個法國家族多個成員共有,這家人不知甚麼原因決定將它出售。

吉夫海.香百丹酒莊被中國人買去,這筆交易是在今年春天成交的,但直到8月22日才由媒體報導出來。據說香百丹地方的居民曾經動員起來反對,但酒莊最後還是被中國人買下。買主的身份不久也曝光了,是澳門經營賭場的巨富吳志誠(Louis Ng Chi Sing)。據說此人就職澳門賭博業大亨何鴻燊(Stanley Ho)的賭業帝國,擔任何鴻燊賭業旗艦澳門博彩的營運總監,負責集團的VIP用戶管理。他計劃收購後對酒莊進行全面修復,並提升酒莊2公頃葡萄園的葡萄酒產量。

「文化革命」登陸法國葡萄酒產區

中國富商買下勃艮第著名吉夫海.香百丹酒莊的消息,就像一枚重磅炸彈在法國傳媒界炸響。一時間,報紙和電視新聞的評論滿天飛。消息傳出第二天,法國右翼大報《費加羅報》立即撰文,稱這一跤易是勃艮第葡萄酒的遭遇的一場「文化革命」。

文章評論說,享有世界知名度的法國勃艮第紅酒產區總共只有550公頃葡萄種植面積,主要產用黑皮諾(Pinot noir)葡萄釀造的紅酒,年產量大約360萬瓶,因產量相對較少,以及歷史更為久遠,勃艮第酒比波爾多酒更為尊貴。被外國人買去的吉夫海.香百丹酒莊,雖然相對整個勃艮第產區規模不算大,但卻具有相當高的標誌性意義,因為買主是首位在勃艮第葡萄酒產區投資的中國人。此前,中國投資人只是集中在波爾多地區收購一些小型酒莊,價格一般在兩百萬到五百萬歐元之間。轉向品質更為高端的勃艮第酒區,如此大手筆的交易還是第一次。

法國阿爾薩斯網站也發表署名雷蒙.古羅(Raymond Couraud)的一篇評論文章,文章的標題就叫做《中國:從毛的紅色年代過渡到勃艮第酒的紅色年代》。作者評論說,無論從生產還是從消費的角度來看,中國都正在成為全球葡萄酒大國;中國自己的品牌長城葡萄酒每年的銷售量就超過一億三千多萬瓶。言下之意,中國在成為葡萄酒消費大國的同時,中國美食文化的一場「紅色革命」也慢慢波及到法國來了。

無論是《費加羅報》的文章,還是阿爾薩斯網站的時評,意思都是說中國的「美食文化」也發生了變化,以「茅台」自豪的中國人,現在不僅喜歡上法國的葡萄酒,還把它當做上品擺到自己的餐桌上來了。當然,「文化革命」這個詞聽起來多少有點刺耳,慢慢品更是苦味十足。的確,「文化革命」這幾個字令人想到「文革」,那是中國傳統文化遭到巨大破壞的年代;那時,不僅儒家思想傳統被拋棄,一切文化遺產盡被摧毀,連民俗也未能倖存,甚至稍有過度的宴席和豪飲也被視為資本主義的糜爛生活方式。但現在,中國社會的現實正好倒了過來,不僅倡導小康社會,還歌舞昇平,無論官場還是民間,各種盛宴鋪張浪費,有錢人往往一擲千金,並且把這視為權力和地位的象徵了。

中國人日常生活風俗轉變的萬象背後,也有其他的原因。譬如假酒充斥市場,更不用說近年頻頻爆發的食品安全問題,從嬰兒奶粉到日常烹調使用的醬油,都令家庭主婦頭疼,以至於她們每日到貨架上挑選食品時,不知如何是好。當然,全球化也使中國人的消費發生了變化,推動某種形式的移風易俗。此外,中產階級的崛起和消費水準的提高,自然也令中國人的消費概念比過去挑剔得多。既然國產的東西不大安全,而舶來品又不夠,中國的富豪和中產階級也就把目光轉向外國了,一些有「遠見」的富人更是乾脆進軍外國產地了。

中國人搶購酒莊會威脅到法國文化遺產嗎?

繼波爾多之後,中國人又向勃艮第和其他葡萄酒產區進軍,尤其古老的吉夫海.香百丹酒莊突然被中國人高價收購,這種「大躍進」的確令法國人難以想像。

香百丹地方葡萄酒行業工會主席吉永(Jean-Michel Guillon)最近接受《回聲報》採訪時表示,當地行業工會擔心,這一跤易將可能引發新一波外國人對當地酒莊的收購風潮,從而使法國人失去對其傳統產業的擁有。

法國葡萄酒得到中國人的青睞,甚至成為時尚,這對法國人來說當然是一件好事。法國大西洋網站最近刊登了法國一所葡萄酒品嚐培訓學校校長奧利維.傑諾(Olivier Thienot)的一篇文章,就持這樣的看法。不過這篇文章的標題頗令人震驚:《中國是否會導致法國葡萄酒行業面臨倒閉?》顯示法國人對來自中國的美食「文化革命」的擔憂。

文章作者認為,中國人來法國買去的酒莊僅佔整個法國葡萄酒產業極小的比例,目前尚不足以構成對法國文化遺產的威脅。再說,僅中國一國就在葡萄酒以及其他烈酒進口上一年花費十億多歐元,其中將近一半是葡萄酒。如果僅僅從這一數字出發的話,中國對法國的葡萄酒行業不應該構成威脅。

中國買主吳志誠為了安撫法國焦躁不安的輿論,也透過他的一名商務顧問表示,今後經營這個酒莊,會聘用當地專業人士。據其顧問透露,這座酒莊是多個合夥人共同買下的,其中主要的投資人是吳志誠。吳志誠打算將這座酒莊托給香百丹當地的兩名專業人士管理,這座酒莊城堡也將聘請法國文物建築師來重新進行修繕。

香百丹市長羅貝爾(Jean-Claude Robert)也說,酒莊新主人吳志誠酷愛勃艮第酒,而且喜歡香百丹這地方,但願他會投放足夠的資金來修繕酒莊城堡。酒莊的中國新主人據說已委託兩名當地葡萄種植戶為其打理日常生產管理,但沒有透露未來經營的商業戰略。

中國人到法國購買酒莊逐漸增多

近年中國人到法國購買酒莊,經媒體曝光的不止上面兩家。此前報導過的,就有2011年3月中國珠寶商江蘇通靈翠鑽有限公司總裁沈東軍,以個人身份收購法國波爾多梅多克產區有百年老字號之稱的樂朗酒莊(Chateau Laulan Ducos),當時消息傳出就已震驚了業界。樂朗酒莊也是一座600多年曆史的老酒窖,始創於1460年,原是一個貴族世家留下的產業,自杜克家族1911年接手掌管,也已有百年的歷史了。樂朗酒莊年產葡萄酒15萬瓶。中國網路博客透露的另一法國酒莊買主,據說是中國影星趙薇和她的丈夫黃有龍,在去年12月間,以400多萬歐元價格買下波爾多一家生產聖愛美隆特級(Saint Emilion Grand Cru)紅葡萄酒的「蒙羅酒莊」,酒莊佔地7公頃,帶有花園住宅和葡萄園。當然,網路傳聞中的一些中國買主身份都沒有得到公開的證實。

今年8月買下法國南部羅納河口樂朗酒莊的買主是一家中法合資企業,如果在法國人眼裡還算情有可原的話,那麼勃艮第久負盛名的吉夫海.香百丹酒莊被中國人買去,就不得了啦。這件事在法國引起傳媒和輿論的一場極大焦慮,各大報紙和電視新聞紛紛以質疑的聲調報導和評論,似乎法國的文化遺產落到中國人手裡,不要說遺產的文化身份,可能連味道都要變了!

高價收購酒莊炒高葡萄園地價?

經過群情激昂的幾波媒體社會輿論熱議之後,中國人來法國購買酒莊的話題沒有降溫,但也逐漸轉為理性透視和分析。

據香百丹地方葡萄酒行業工會主席吉永(Jean-Michel Guillon)透露,被澳門巨富買下的吉夫海.香百丹酒莊,最初估價僅350萬歐元,最後以800萬歐元成交。也就是說,成交價翻了一倍以上。消息傳出第二天(8月24日),當地一位葡萄農傅裡葉(Jean-Marie Fourrier)對記者說,「爭議的焦點並不在於買主是不是中國人,而是他買這座酒莊出了雙倍的價錢;這樣做的後果是炒高了地價。」

法國葡萄園的地價,通常是根據公證人記錄的近年葡萄園交易來計算並核定價格的。在東部的勃艮第地區,按當地傳統,葡萄園通常以「爿」(ouvree)為計價單位,每爿約1/24公頃。核定價格既是交易基準價,也作為政府徵收遺產稅的依據。

法國是個稅收較高的國家,除繳巨富稅外,遺產稅也很高,目前遺產稅徵稅比例達到地價的33%。當地葡萄農指出,到目前為止,香百丹一帶的葡萄園地價為每爿18000歐元;但中國投資人吳志誠今年5月買下吉夫海.香百丹酒莊,卻出了雙倍的價錢。當然,炒高地價的並不僅僅是中國投資人,也有法國的巨富。

香百丹葡萄農傅裡葉在當地經營10公頃葡萄園。他說,他的祖父1955年盤下幾爿葡萄園,一年之內就賺回本錢。但如今,一般人買幾公頃葡萄園,得經營幾十年才能賺回本錢。據他所知,香百丹的一些葡萄園人家,在把家業傳給後代時,不得不將葡萄園產業內的一小塊地出售,用以支付巨額的遺產稅。香百丹有名的普利尼-蒙特拉榭(Puligny-Montrachet)酒莊就是這樣,今年6月忍痛將酒莊產業內的一小塊葡萄園出售。而在競爭中買下這一小塊面積僅一爿(1/24公頃)葡萄園的法國億萬富豪皮諾(Francois Pinault),出價竟高達100萬歐元!

當地不少業主指出,地價越炒越高,照此下去,本來就慘淡經營的葡萄園,恐怕家家戶戶都要繳納巨富稅了。這些業主指出,葡萄園是他們祖祖輩輩勞動和生存的唯一產業,將來如果孩子們也留下來繼承祖業,該怎麼辦呢?他們希望國家出面,阻止這種因外來投資者搶購酒莊給當地葡萄農帶來的困境。據香百丹葡萄酒行業工會主席吉榮吉榮說,國家干預並不是沒有先例,「15年前,一個日本商人試圖收購勃艮第羅馬尼貢第(la Romanee-Conti)酒莊,當時政府就曾經出面干預。」

如果法國人買下中國的一段萬里長城?

歷史悠久的法國酒莊被來自遙遠亞洲的中國人買去,多少使法國人的自尊心受到打擊。香百丹一帶的傳統酒莊,有不少是中世紀就流傳下來的。有的古老酒莊年久失修,被人買下後,既不經營,也不修繕,變成了「幽靈古堡」。譬如當地有名的狄思高德酒莊(Le chateau de la discorde)就是如此。這座12世紀建成的古堡酒莊,現在屋頂上佈滿青苔,牆石也已開始鬆動脫落,門口掛起了「閒人免進」的牌子。沒有人知道,這座中世紀城堡酒莊,會不會有一天重新開門讓人前來品酒,還是將來就變成了某個有錢人的鄉下別墅了?

對於吉夫海.香百丹被中國投資人高價買去,當地一些居民也非常不滿。他們說,這座酒莊是「香百丹市的象徵」,如今被外來人買去,「我們的遺產從此就要消失了」。當地葡萄農瑪嘉麗.巴斯第安(Margaret Bastien)非常遺憾地說:「像吉夫海.香百丹這樣有神秘色彩的城堡酒莊,應該留下來自己經營。」

香百丹釀酒行業工會主席吉永(Jean-Michel Guillon)也不想讓這座像征法國文化的古老酒莊落入外來人之手,曾試圖說服當地業者合資收購,終因出價不及澳門買家而落敗。吉永因此甚至責怪酒莊的原主人「只想到錢」,中國人出價高就賣給中國人。

法國無法接受歷史悠久的酒莊賣給外國人。吉永瞭解當地民眾的心情。他說:「如果法國人買下一段萬里長城,他們會作何感想?」

(責任編輯:劉曉真)

評論
2012-09-23 3: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