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酈劍鋒】:從8.19政變看中共之惡

酈劍鋒

人氣 1

【大紀元2012年09月25日訊】最近偶然接觸了一篇由中國國內學者寫的關於前蘇聯崩潰解體的研究文章,看後感慨良多。雖然作者是帶著一種惋惜之情寫的,但其中透露出許多不為國人熟知的內幕詳情,對於我們進一步認清中共的本質還是很有幫助的。

1991年的8.19政變只持續了短短幾天,即以葉利欽、戈爾巴喬夫的勝出而告終。有幾點啟示很值得我們回味:

(1)政變參與者們對人民的態度。

8.19政變是由當時的副總統亞納耶夫、國防部長亞佐夫、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內務部長普戈等實權派人物發動的。但在人民的抗議反對聲中,未向人民發一槍一彈;坦克軍車雖進入莫斯科,但2天後即主動撤出。當政變者形勢危急時,有人建議亞納耶夫採取果斷措施,以軍事手段堅決鎮壓,但遭到亞納耶夫的拒絕,他表示自己「不想當皮諾切特」(前智利獨裁者,以瘋狂鎮壓人民著稱)。

葉利欽當時站在坦克上對政變軍人說過一番話:「在這個艱難抉擇的時刻,請謹記你們對人民的誓言。你們的槍口不能夠向著人民,俄羅斯軍隊的榮譽絕不能染上人們的鮮血」。可以說,參與政變的軍人們很好地踐行了,沒把槍指向自己的同胞,有的槍炮里根本就沒放子彈。

(2)退黨大潮

自葉利欽在蘇共28大上,令人震驚地當著所有代表們面公開宣佈退出蘇聯共產黨後,僅僅一年時間,一下子就有420萬人退出蘇共(蘇聯全盛時期共有黨員2000萬),從而引發退黨大潮

(3)戈爾巴喬夫宣佈蘇共自行解散。世界第一個共產黨國家的「鐮刀斧頭」標誌成為歷史

比較一下,中共什麼樣呢?我們拿六四作例子,因為六四的背景與「8.19」大體差不多。蘇聯有戈爾巴喬夫、葉利欽,中國當時有胡耀邦、趙紫陽,都處於改革的決定性關頭,國家走在命運選擇的十字路口。然結局天壤之別:面對赤手空拳的大學生、市民,最現代化的集團軍開進京,「戒嚴」、「屠城」,血流成河,秋後算賬,反對屠殺的趙紫陽被撤職,並被扣上「支持動亂和分裂黨」的帽子,軟禁16年至死。

是什麼使得中共那麼殘忍?這是至今為止許多人還未弄明白的地方。可見,雖然同為共黨國家,前蘇聯與中共還是有一定區別的。這種區別我覺得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個是在如何對待國內人民方面,雖不能說蘇共已經改變了其馬克思主義政黨的性質,但斯大林以後的蘇共至少已不再像斯大林那樣極端殘忍,搞大規模的恐怖殺人;二是在國際國內形勢發展和人類潮流推動下,迫於自身及各方面壓力,在施政方針政策等地方已有若干不同程度的變化,甚至是根本的改變。

比如,當時中共國內呈現出一片反帝(美帝)狂熱和強硬好戰色彩,毛1957年曾在莫斯科甚至表示不惜打核戰爭,以「東風壓倒西風」,引起全球驚愕不已,赫魯曉夫卻提出與西方國家「和平相處」的觀點,招致中共強烈不滿(這種不滿與分歧也是後來中蘇分裂、論戰的焦點之一,中共稱之為「修正主義」);再比如戈爾巴喬夫的「改革與新思維」理論等。正是如此,所以蘇共發生解體等一系列變故才順理成章。

赫魯曉夫敢於在斯大林死後不久,就在蘇共20大上將斯大林的罪行全盤揭露出來,中共肯定不敢。一個文化大革命,全面內亂,全國動亂,經濟、政治、社會等的發展幾近停止,國家幾近崩潰,中共尚不能全盤否定(表面上中共宣稱全面否定,實則把罪行全弄到林彪、四人幫身上),何況其它?從毛、鄧、江,個個殘暴,人人欠下纍纍血債,但它們照樣還是共產黨的旗幟性人物被頂禮膜拜,誰也不會起來否定,也不敢否定。這應該是中共與蘇共最大的不同之處吧。

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蘇共能出戈爾巴喬夫式人物,而中共不會,原因即在此。

中共雖然不是鐵板一塊,它也有內鬥,體制內也有好人,但無論是誰,都很難像葉利欽戈爾巴喬夫那樣,敢於突破共產黨的制度框框。面對共產制度早已破產的現實,誰都知道已經無力回天,但在「黨性緊箍咒」面前,誰也不敢越雷池一步,血債、龐大歷史包袱的壓力,使中共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只想一條道走到黑。這一點現在越來看得越清楚。

所以,儘管中共走過去90多年,執政63年,但本質本性非但未變,反而更加肆無忌憚,變本加厲,只有鎮壓人民的手段「與時俱進」了,其它絲毫沒有改變。對於它欠下的罪行,中共不是通過反省自己尋找出路,而是採取「拖」的戰術,企圖以時間來沖淡來淡化中國人的記憶,最終讓人忘記。

目前,中共在已經面臨絕境的情況下,依然變著法地通過繼續玩弄欺騙手段和實施暴政,來維護搖搖欲墜眼看就要轟然倒塌的統治,一再拒絕歷史給它的自新機會。大家現階段起碼都會看到,中共在危急關頭,顯示出的只有一點,即以共進退共存亡的態度,拒絕順應天象變化,拒絕世界民主潮流,綁架體制內人員在一輛戰車上,死保江山,負隅頑抗。

中共之邪惡是其它任何共產國家都不曾有的,都比不了的。眼下,中共正準備開十八大,一些新人要上位接班,很多人為此會有很多「想法」,期待中共能有若干新變化新舉措。然而,縱觀中共過去、現在的表現歷史,你肯定會很失望。可以預言,不僅中共出不了戈爾巴喬夫式的人物,而且中共必然行惡到最後一刻,直至它被迫退出歷史舞台。明白了中共之惡,你就不會對十八大寄予希望,更不會對中共抱有絲毫的幻想。

相關新聞
【酈劍鋒】:獨裁政權的穩與不穩
【酈劍鋒】:中共當下壓力幾重?
【酈劍鋒】:釣魚島問題中共為什麼如此暴怒?
【酈劍鋒】:在中共統治下,你幹什麼都不行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黃偉國:港八大學遭赤化 分三類型
【紐約調查】美國選戰白熱化 恐持續到明年1月
【有冇搞錯】拜登中國生意危害美國安全
【重播】FBI:逮捕5人 中共獵狐行動令人髮指
【重播】川普亞利桑那演講:永遠不要社會主義
【薇羽看世間】加強版川普 頻說錯話的拜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