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獄九載 絕食六年反迫害(9)

司法部長對監獄的黑暗心知肚明
山東明慧網通訊員

堅修法輪大法志如金剛的趙建設,照片為遭迫害前(左)、遭迫害九年後(右)的對比,體重約掉了100斤。(圖:取自正悟網)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七、野蠻灌自來水達兩個月之久
──每月腹瀉15次左右,三個多月不給洗澡

二零一一年三月,惡人王輝、劉志遠值夜班,王輝用自來水把隔夜的饅頭泡好打成流汁強行灌下,幾小時後,我就出現腹瀉。三、四月期間,隔三差五加入一次自來水,每月腹瀉15次左右,灌食時每次加入消炎止瀉的藥物(弗派酸、黃連素等抗生素)。五月二日凌晨四點,我聽到了王輝在放自來水泡饅頭的聲音,七點鐘醫犯來灌食,因我掌握了事實證據,跟灌食的醫犯提出要看醫生。值班醫生陳浩(專門負責迫害被非法關押在十一監區法輪功學員的醫生)詢問情況,我告訴他近期經常腹瀉,昨天兩次,今天的早飯是用自來水泡的饅頭,並提出四點要求:1、停止對我灌食;2、證據保全;3、取樣化驗;4、回放監控錄像取得現場證據。

八點多鐘,陳浩來講:我請示了醫院領導,調看了醫院監控錄像,沒有這個事情。犯人又把我捆綁在老虎椅上,把用自來水泡的六個饅頭打成的3000多毫升流汁(隨意編造的值班記錄每次都是1500毫升,二零一二年四月惡警鮑俊斌讓馬駿宏(組長)值班記錄造假,編造了兩年多的菜譜,有筆跡可查證,兩年前馬駿宏還沒調來怎麼能有他寫的值班記錄呢)強行灌了下去,既銷毀了證據又達到了變相體罰的目的。九點多鐘開始腹瀉,再去檢查,臍周壓疼,右小腹上側壓巨疼。院長陳克虎、醫生陳浩忙了半天也沒診斷出結果,草率決定:停止灌食三天,禁食觀察,輸液維持。

用自來水泡饅頭之事我找了醫院教導員朱強,朱當場否認,我要求回放監控錄像看,朱講:你不能看。我又提出見獄政科長、檢察院駐監獄檢察官。當天,朱決定:不再讓惡人王輝給我準備流汁。

第二天,教改科長王持紅匆匆趕來,一進門他就說:「你看你穿的衣服,街上的乞丐都比你穿得乾淨,鬍子有一個月沒剃了吧(我從來不洗衣服,不洗臉,不刷牙,不疊被褥,一切生活衛生均由夾控犯安排整理。最多一次三個多月不給洗澡,冬天醫院統一去大灶澡塘洗澡,九年沒讓我去過一次。一直過著一種豬圈生活。有時突然給刮鬍子換衣服就知道家人來接見了,見面之前不透露任何信息)。」我向教改科王持紅講:「監獄醫院給我灌自來水,這件事情發生在獄內任何人身上都是一起嚴重的食品安全責任事故。我當時(二零一一年五月二日上午八點)在灌食前向醫院陳浩醫生鄭重提出:食物中有自來水,要求證據保全,取樣化驗,停止灌食。監獄醫院對此事故責任犯人未做任何處理。我現在向你提出:查看保留四個時段(告訴了他四次我掌握的用自來泡饅頭的具體日期)的監控錄像,嚴懲惡人,對此事作出答覆」。王不否認也不作正面回答,答應了解一下情況再說,事情就這樣不了了之。

五月五日又開始強行灌食,惡警朱強、鮑俊斌決定換掉王輝操作打食機,讓剛從迫害法輪功學員中隊十一監區調來的惡人馬俊宏負責打食(此犯在獄內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人中臭名遠揚,狠毒程度排名第二,自己聲稱採用暴力手段轉化了二十多個法輪功學員)。馬俊宏討好我講:「獄警不會對給你灌自來水的犯人王輝、劉志遠作處理,他們二人馬上假釋回家,這種事情真追究起來就影響他們假釋。如果從輕處罰就等於承認有此事,所以不會作處理的,你要向監獄反映。」這個死緩犯人馬俊宏在獄中以折磨自己的同胞為職業,竟然說出違反中共邪黨要求的話語。原來他是想藉此處理組長王輝,他自己幹上組長。還有在打食中偷吃食堂為我提供的葷菜,讓我視而不見。

八、司法部長對監獄的黑暗心知肚明
──監獄猶如地獄,瘋狂如魔窟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司法部部長吳愛英到無錫監獄參觀時,早晨鮑俊斌帶領四名犯人把我轉移到有電視機的房間讓我看幾年沒見過面的電視。監獄在吳愛英部長到來之前一個月做了全新布置,粉刷了所有牆壁,清洗了地面,添置了鮮花,購買了電視機等物品。這可苦了犯人,每天看到大批犯人在院子裏忙來忙去,為了司法部長走馬觀花勞民傷財地到此一遊。

我心裏打了充分的底稿,準備質問女司法部長:「同是濰坊人,在你的任期內掌管的監獄猶如地獄,瘋狂如魔窟,你的老鄉在這裏成了經受了無錫監獄成立七十多年來獄中遭受痛苦折磨最為嚴重的一個,創下了無錫監獄史上摧殘迫害虐待被監管人員的無數個第一。你想知道監獄基層的真實情況嗎?幾個月前的無錫監獄把一個90斤的老弱病殘鄭中逼得從三樓跳下,致使全身多處骨折,現在還臥床不能動。同月,殘酷的奴役逼得從事服裝加工的十三監區犯人拿剪刀穿到獄警王國平的脖子上欲把他殺掉。該犯已加刑,現在還關在嚴管隊遭受非人折磨。無錫監獄每年都有犯人被逼自殺(已知六名,三名已死,三名未遂),還有打架致死了的李勇,行兇者竟扣上精神病人的帽子,警察、犯人逃脫了罪責。

還有我在精神病院時見到的蘇州常熟市陳姓精神病犯人在無錫監獄嚴管隊被活活打死,按正常死亡處理,沒有追究行兇者的罪責,等等等等。這些僅僅是一個在封閉狀態下我所知道的被監獄掩蓋的事實真相中的滄海一粟。這樣的犯罪團伙竟然在2011被司法部評為全國司法系統優秀黨支部。周永康是無錫人,犯人傳這是周永康臨終前為家鄉的貢獻。你應該知道山東流行的地方戲台詞:當官不為民作主,不如回家賣紅薯。濰坊是我們的家鄉,幾百萬人口的小城,不完全統計已經被迫害致死了100多名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山東省又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重點省份之一。你身為司法部長,為家鄉的父老鄉親又做了些甚麼呢?不知你對你的上司殺人魔王周永康又有何看法?」

我欲直言質問司法部長,結果當天被秘密轉移到一個房間由鮑俊斌與四名犯人圍我坐了一圈。根本沒有機會見到司法部長。

--轉自正悟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是一個警察,二零零四年,在我轄區內發現幾起法輪功學員散發真相資料的所謂「案件」,當時由我直接主辦,對多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非法拘留和勞教,說是非法,因為所有辦理的所謂法輪功案件可以說都不是依法依程序,嚴格的講,在法律上都是站不住腳的,更經不起歷史的檢驗,說穿了只是在用法律作幌子行迫害之實而已。幸運的是,我看到了法輪功學員許多的閃光點,他們普遍都非常善良、真誠、謙和忍讓、品德高尚…
  • 我天目剛開不久,有一次我單位一個同事入邪黨宣誓,我清清楚楚看到就在他舉手宣誓的那一瞬間,另外空間一個紅色惡龍形像的生命體一下就上到他的手臂上去了(初看是黨旗上那個斧頭鐮刀的標記,後變成紅色的惡龍形像),後來我找到這個同事談心,勸他趕快退黨保平安…學煉半年多後,我就和所有法輪功學員一樣,放下生死,加入到講真相救世人的行列。
  • 所以我覺得法輪功事件只要是煉功的都抓,我覺得處理得太過,不管作為宗教也好,作為一個信仰也好,共產黨是,江澤民、羅幹是違反了《憲法》,13年以後應該給法輪功平反,應該恢復歷史的原貌,包括天安門自焚事件,越來越清楚那就是他們一手導演的。我覺得應該無條件為法輪功平反,恢復法輪功的名位,把牢中判刑的都應該統統釋放回家,不應該再搞迫害人的事情,這是我的態度。
  • 我們可以看到中共的體制它要維持它的延續發展的話,它必須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掩蓋真相。因為中共其它的合法性已經不存在,它主要以經濟這一塊來作為基礎,但是中共歷年來所犯下的罪行太多,它最恐懼的就是講真相,就是講善。所以中共體制對法輪功團體的產生感到恐慌,因為他對中共的本質產生巨大的威脅,所以它對法輪功團體產生殘酷的迫害。在這個情況下中共發展十幾年以後我們可以看到現在的中國整個的國民、整個的國情、人民道德的淪喪潰敗,現在發展到人人投毒、相互下毒的情況,現在就是我們看到的,因為我們喪失了一個信仰,喪失我們所需要的真善忍。
  • 我們看回共產黨對付法輪功學員是用那麼殘暴的手法,相信在國際社會上面亦都不會容許,我們呼籲全世界所有有正義感的人士都應該在一起來譴責中共是用這麼殘暴的手法對付異見人士,包括法輪功(學員),並且是要取消國內一些維穩的撥款;而且地方上面任何的單位,或者中央的單位,是採取殘暴的措施去對付法輪功的學員,都應該受到審訊和制裁的。我們認為,我們應該要站出來,而迫使中共政府改弦易轍,和建立一個更加有文明的政治文化和政治制度。
  • 關於法輪功這個事情,可以說是人類歷史上面、人類歷史長河當中是一大慘案,比希特勒迫害猶太人還要厲害得多,到現在已經13年了,還在拚命的掩蓋真相。現在通過動態網,我們大陸的人越來越了解法輪功是怎麼一回事情,而且通過三退,通過了解真相,通過互聯網,這個真相應該是越來越難掩蓋,現在包括國際上面有良知的人應該都要站出來。比如說國外的議會,什麼政治人物應該就是拿法輪功給大陸施加壓力的。法輪功這個事情是整個人類歷史上面的一大慘案,假如說為了自己的利益,迴避這個問題,自己的良心要受到譴責的。已經過去13年,而且繼續在受到迫害,特別是在大陸。
  • 本月二十一日,在美國民主自由的發祥地費城,法輪功學員在自由鐘廣場前舉行了反迫害集會,告訴世人被中共迫害的真相以及整整十三年來法輪功反迫害的歷程。這次集會也引起了當地西方媒體的關注,並報導了此次活動。
  • 談到自己如何從一個死心塌地的中共黨徒走進法輪大法修煉,陳女士感到這真是一個脫胎換骨的變化。從善與惡的對比中,她選擇了自己正確的人生道路。她說,中國大陸的迫害還在繼續,在三千多名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就有兩個她熟悉的朋友,她不能求自己的安逸,必須到國際舞台發出聲音,讓全世界知道,共同來阻止迫害,也是讓全世界的人,在邪惡橫行時,有一個選擇良知正義的機會。
  • 回首十餘年的修煉歷程,感慨萬千,用盡人間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我對慈悲、偉大的師父的無盡感恩。「真善忍」的法理使我心胸開闊,放下了難解的恩怨情仇,從一個滿身業力常年臥病在床的廢人成為笑口常開的健康人,使我的家族和眾多親朋好友、有緣人都感受到佛恩浩蕩、恩澤四方。
  • 還沒等我弄懂大法法理時,邪惡的迫害就開始了,而我竟被抽調到「六一零辦公室」,還是主要負責人之一。開始我不知如何是好,但我很快就利用這個職務,及時向大法弟子傳送信息……講真相。然而由於自己(shown)放鬆了學法,修煉出現了漏洞,被邪惡鑽了空子。他們開始跟蹤我的行動,竊聽我的電話(當時並不知道),並設下陷阱對我進行迫害。……二零零三年一家服務企業請我做公司總經理,我便把我被迫害的經過告訴了老闆,我說:「你如果不怕受牽連我就來。」他說:「只要你能把我的企業搞好,我甚麼都不怕。」就這樣我又一次走上了領導崗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