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于海心:但願人長久 千里共嬋娟

于海心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09月28日訊】在北京我最喜歡的季節是秋季,北京的秋來的緩慢而分明,孟秋、仲秋、季秋,每一個秋都步履清晰,慢慢的浸透著樹葉。

孟秋到來的時候,依然是綠色的一片,暑熱尚未完全褪去,但是早晚已經開始清爽。

北京的秋天我最愛看銀杏的落葉。珍貴的銀杏樹在清華園裡到處可見,一到秋天,滿樹金黃的葉片,秋風吹過時,銀杏樹下就開始熱鬧。紛紛的金黃小扇子在空中翻轉,沙沙瑟瑟,像是吵鬧的娃娃,在空中翻轉幾個個兒後落向樹下,再過一陣風,再紛飛翻轉,一會兒的功夫,樹下就堆成了一座小丘,而樹上的葉子似乎並不見少。那時候,我最喜歡在清華園裡看這熱鬧的場景,欣賞生命這樣熱鬧、美麗而快樂的消逝。

漸深的秋意開始把黃葉浸染成紅色,北京的秋有十足的耐心,把黃葉浸泡成透徹的紅色。北京的秋天到處可見紅葉,街上的柿子樹、楓葉和黃櫨都紅得透亮。柿子樹尤其好看,橘黃色的柿子掛在樹上,待到樹葉落盡,樹枝的最高處還掛著一個個的小燈籠,不過這小燈籠都殘缺不全了。喜鵲和烏鴉都喜歡甜柿子,它們總是會挑到最好的柿子,把肉吃光,留下一個個燈籠殼懸著。

北京香山的紅葉是黃櫨。黃櫨完全變紅要到季秋,坐纜車上去看這山上的樹葉紅得晶瑩,漫山遍野,但是最紅火的時候,卻禁不得一點刺激了。若是無風,這紅燦燦的樹葉就漫山遍野的紅著,晶瑩著,一場秋風吹過,一夜之間,便凋零了,一個季節也隨之結束了。

路邊開始賣糖炒栗子時是房間裡最冷的時候,還沒來暖氣。我經常在下班回家時在樓下的菜店裡買幾樣菜回去吃火鍋。火鍋燒開,菜洗好,鍋裡的水嘩嘩的開著,我把白菜一片片丟在水花上,看著葉子在火鍋裡翻滾,這大概就是「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的樂趣吧。

我喜歡四季分明的氣候,該冷的時候冷,該熱的時候熱,各個季節有各個季節的好。北京春天的花,夏日的黃昏,秋天的金黃的葉子,冬天的冷和雪,讓我感到秩序的分明、季節的交替和生命的輪迴。

一個這樣美麗的季節裡有一個韻味深長的節日——中秋節。我在美國已經想不起哪天是中秋了,是街上的月餅的廣告和網上一片沸騰的討伐金銀月餅的聲音,提醒我中秋來了。

今年的中秋與去年不同,昨日家人忽然讓我給他講法的錄音,說98年開始修煉一聽錄音就很舒服,病就沒了。從99年之後就不敢修煉了,在中斷了13年之後,忽然發現自己的身體是最重要的,像是醒過來一樣,要從新修煉。我為一個生命終於找回了自己而高興。兩年前我決定出國,家人擔心我在美國的生活,也心疼也生氣,說為了自己的修煉不顧親情,而今年,隔閡就這樣消失了。今年的中秋,我們的心,終於團聚了。

舊金山的夜晚有皓月高懸在煙波浩渺的太平洋上,我心中的喜悅也是圓滿的。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評論
2012-09-29 2: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