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世事關心】

中國是否會發生政治經濟危機共振

人氣 2
標籤:

【大紀元2012年09月28日訊】(新唐人【世事關心】節目) 蕭茗:8月,中國經濟冒出了令人關注的勢頭,種種跡像表明,中國經濟增長速度正在減緩。對於處在酷暑和政治謠言熱播中的中國人,這條夾帶絲絲寒意的消息並 沒有減輕人們心頭的燥熱和不安。在政府最初的刺激經濟措施沒有明顯奏效的情況下,人們都在關注,中國政府下一步要怎麼做?更重要的是,這一輪的經濟增長減速會不會和正在發生的政治海嘯產生「危機共振」, 從而給中國社會帶來更大的震盪?這期的世事關心,我們就來探討這些問題。MP4觀看下載

旁白:中國8月的出口比去年同期只增長了2.7%,這和近年來一般超過10%的增長形成了很大的落差。而出口增長的下降主要是由於歐洲債務危機和美國緩慢的 經濟復甦所帶來的不可避免的毆美市場萎縮。例如,中國對自己最大的貿易夥伴,歐盟27個國家的出口比去年比下降了4.9%。對意大利的出口減少了26%, 對法國和德國的出口分別下降了8.6和7.9%。對美國的出口增加了10.2%。

與此同時,中國的進口也在萎縮,8月份的增長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6%,比分析預期的還要低。因為進口的縮減,中國8月份的貿易順差達到了267億美元,比 去年同期增加了一倍。另一方面,在這之前,數據就顯示8月份的工業產量只比去年同期增長了8.9%,這是繼2009年金融海嘯以來3年中增長最低的。

據彭博商業雜誌引述總部在紐約的市場資產管理公司的主席Michael Shaoul表示:中國的總體商業環境變差了很多,在接下來的18個月中,商業行為一定會改變,這個趨勢是很明顯的。而政府的刺激經濟措施要幾個月以後才開始見效。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數據顯示,汽車銷售量的增幅連續3個月呈下行趨勢,6月份的增幅是15.8%,7月份是11%,而8月份就降到了3.7%。

紐約時報9月8號發表了一篇題為「建築和房地產阻礙中國經濟增長」的文章,裡面提到,中國現在的很多建築工地處於半開工狀態,只有那些政府直接投資的大型項目才晝夜不停的開工。

9月8日,胡錦濤在出席APEC會議時說:中共經濟發展受制於不均衡性,缺少協調性和可持續發展性。他同時指出,現在中國經濟增長下行的壓力是顯著的。並且萎縮的出口和不平衡的國內發展成為中國經濟復甦的兩大障礙。

蕭茗:世事關心在2011年5月所做的一期題為〔中國經濟的宿命〕節目中,曾經談到過一個現象,就是現在從看好中國經濟,到謹慎看待中國經濟,再到」不看 好」中國經濟的專家們基本上同意的事實是中國經濟結構的畸形和增長模式的不可持續性。 這和胡錦濤在APEC會議上所說的「中國經濟發展受制於不均衡,缺少協調性和可持續發展性。」基本上是一個意思,從這一點上也證明了中國經濟到底存在哪些問題,這一點包括中共在內的整個世界可能都沒有異議。但是,問題是怎麼解決這些問題。〔中國經濟的宿命〕在節目最後有這樣一段總結。

蕭茗:在內需無法提升的情況下,中共政府保持GDP增幅的途徑只有兩個: 一,繼續增加投資,二,繼續促進出口。第二條路已經因為毆美市場的萎縮而被堵死,所以,它就剩下第一條路,增加投資可走。而這條路走下去的實質,就是用今後幾十年或更長時間的經濟蕭條甚至崩潰,來換取最近幾年的經濟高速發展。

蕭茗:對於片中所提出的中共提升GDP的手段,我們從今天的現實中也得到了印證。面對這一輪經濟增長下行的壓力,我們看到了中共政權確實是沿用了繼續增加投資,輔助利率調整等金融手段來解決。

雪莉:好的蕭茗。首先,胡錦濤在9月8號APEC會議的講話中雖然沒有給出新的刺激經濟計劃的細節,但是他確實承諾了政府會採取「積極的財政政策」,也就是增加政府投資來刺激經濟。

事實上,今年6月以來,央行已經兩次減息,並且下調了銀行存款準備金率,上個星期,中央政府又批准了60個總投資將超過1500億美元的基礎建設項目,這些項目包括25個新的地鐵建設工程,還有新的高速公路,機場,鋼鐵廠和其他設施。這一輪的投資相當於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時,中國政府向中國經濟注入資金總量的1/4。

有外界評論,鑒於2008年中國政府的刺激經濟舉措造成了大幅度的通貨膨脹,以及基礎設施過剩,這次中共政府採取了比較謹慎的態度,除了投資規模縮小之外,他們也更加嚴格的審批這些基礎建設項目。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政府從6月份就開始了宏觀調控措施,但是到現在為止還沒有明顯的效果。 8月份的工業產值增長從7月的9.2%下降到了8.9%。 是自從2009年金融危機以來最低的增長。

對於現在這個局面,外界評論也略有不同,有些評論指出,中國政府刺激經濟的力度不夠,應該增加力度,但是,另一些評論指出,中國政府的謹慎態度是一個好的征兆,例如英國的經濟學人雜誌評論說,中國政府依然有能力振興經濟,但是現在的情況表明,他們已經不再打算不惜一切代價的來刺激經濟了。

事實上真的是這樣嗎?胡錦濤在APEC會議上的講話傳達的信息是很明確的,那就是,中國政府承諾會採用政府投資的方式讓中國經濟再次復甦。 美國高盛公司的經濟學家Yu Song 和Yin Zhang對此的解讀是,胡錦濤主席的這些話讓人們清楚的瞭解到政府會繼續增加在基礎建設方面的投資。 這裡的「繼續」兩個字是否就是不惜一切代價的代名詞呢?

蕭茗: 事實上,我們看到至少現在,投資依然是現階段中國經濟增長的主動力。 尤其是在出口萎縮,內需不振的情況下更是如此。在今年第2季度7。6%的經濟增長中,固定資產投資佔了3。9%。 超過一半。 對於中國經濟增長下行的原因和中國政府的應對方式,我們先來請美國北卡來羅那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謝田教授為我們解讀。

蕭茗:對於這一輪中國經濟增長減緩的原因,從直觀上來看是因為歐美市場的萎縮,導致了出口的減少,但是我們注意到,在出口減少的同時,進口也減少了,而且據紐約時報等報紙的報導呢,中國整體的商業環境也都在變差,現在已經投入建設的基礎設施項目很多都是在放慢腳步,那您覺得這一切說明了甚麼問題呢?

謝田:那我們如果從這個進出口的這個萎縮到這個基建,基建項目就是說基建項目的那個下馬,所有這些呢再加上通貨膨脹的話呢,我認為呢所有這些現象呢,都說明中國經濟確實陷入了一個非常嚴峻的那個形勢,那在我自己看來呢,我認為從過去這幾個月看來呢,實質上這個中國的這個經濟的硬著路呢應該說已經開始了,那我們現在只是呢中共政府呢,很可能在許多方面把那些經濟數據的真實的數據呢在掩蓋著,但是呢就是說它能夠掩蓋多久,這是我們要看的。

蕭茗:我們看到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您覺得中國政府它可以選擇的解決這個經濟,增長下行的這個辦法或者是說道路有哪些呢?

謝田: 如果經濟進入衰退的話,那在一般的政府來說,正常國家的政府的話呢,它無非是有那麼幾項,就是說一個比方說,一個是減稅,那這樣刺激這個企業來那個進行更多的投資,創造就業機會,另外一個方法就很多政府在使用的呢,就是降息,降低利息的時候呢,也會導致更多的企業去投資,當然還有一個就是,技術革新和技術的改進,就是說如果有一個新技術出現,比如我們看到,在10年前的那個互聯網技術出現,也會帶動經濟發展,那麼今天看來呢,這個世界環境下,就是說新的技術的出現、高技術出現呢,我們還沒有看到苗頭,所以說這對任何其他國家來說,對正常國家來說呢,它們那種刺激經濟的方法呢,現在都是不是很能奏效。

那對中國政府來講的話呢,它就是說,降息的辦法,它們也嚐試過了,現在看來也沒甚麼太多的效果,減稅呢似乎不是中國政府可能願意做或能夠做到的,因為現在事實上,中國政府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級政府呢,它都有這個收入減少的問題。許多地方政府呢現在也不得不向銀行借貸,來給公務員發工資,那中國經濟我們也知道它這些這幾年來的那個三駕馬車呢,也唯一就是出口、進出口,這個鼓勵出口來拉動經濟,但這個辦法呢現在看來也不是太可行,因為這個主要的市場的話,歐美市場的話呢,他們也面臨經濟危機,所以這個選項的話呢,也基本上是不可行的,唯一最後剩下一點呢,就是投資、政府投資,那當然在中國這樣一個極權社會國家,這個中共政權不需要取得老百姓的認可,它就可以去大規模的進行政府投資,那老百姓也沒有甚麼,基本上沒有甚麼可以說的了,那政府投資結果我們知道事實上是從2008年開始呢,就是維持了中國的經濟呢,不會儘快的滑落,但是呢它造成的通貨膨脹的惡果呢,使所有的百姓、所有的人民呢,都現在目前正在承受著,所以在目前來講呢,除了政府投資呢,基本上也沒有甚麼其它中國政府可以使用的那個工具了。

蕭茗:我們看到政府投資它除了就是帶來通貨膨脹之外,還有一個惡果就是在幾年之後,更長遠一點看會造成基礎設施的嚴重過剩,那個時候你在不能增加這種對基礎設施的投資的情況下,你中國經濟你如果再刺激它的話,你好像就沒有辦法了是吧?

謝田: 是,實際上這個過剩已經發生了,現在已經出現過剩了,首先中國那個企業界、工業界的產能過剩,這個我們已經知道,也非常嚴重了,就是說不管汽車也好,到這機械工業,就是說所有的企業呢,所有的工業都有這種嚴重的產能過剩。那第二呢,我們也知道最近一個月呢中國一些出口源、中國的原料市場,從鋼鐵到鐵礦石、鐵礦砂,到水泥啊,所有的原料市場都出現了這個,也出現了這個庫存的大量增加,就是說在鐵礦石推在碼頭上已經沒人,新蓋那些不管是這個公寓的房子、住的房,還是到那些高速公路、到鐵路、機場建設呢,事實上已經出現了過剩,過剩的問題呢事實上,不管是產能的過剩,還是庫存的過剩,還是這個產品積壓的過剩呢,現在是已經不是一個未來的問題,已經是一個現在完全呈現來的問題點。

蕭茗:那我們看到它現在這個drive這個GDP的三駕馬車,一個是出口,一個是內需,還有一個是投資。就是出口和這個投資,按照您剛才講的,其實都已經出了很大的問題,那麼現在如果是中國經濟,能夠把這個內需提升的話,那可能中國經濟最大的問題就解決了,但是在提振內需的方面,您覺得中國它面臨著哪些問題呢?

謝田: 這個我想中國政府可能比任何人都清楚的知道,就是說它這個為甚麼內需不振,就是內需提升不起來,實際上中國的民眾啊,中國百姓沒有這個收入,也沒有從這個中國改革開放這幾十年裡面呢,從這個中國GDP的增長中得到好處,那還有一點呢就是說中共政府,現在也應該意識到一點呢,就是說他們自己這個過度投資的印發鈔票,就是投資的時候呢,造成的通貨膨脹呢,實際上使這個百姓的實際購買力呢,嚴重的下降,還有一點呢過去的幾十年,過去十幾年吧,我們知道中國GDP,就是這個表面的數字呢增長了大概5倍,但是你要是看這些中國老百姓民眾的那個收入的話呢,它大概只增長2倍,那就是說實際上它根本沒有這個,沒有更多的就是說我們叫做這種可支配的收入,來產生內需的市場,就是說實際……

旁白:值得注意的是,這一輪的中國經濟增長下行發生在了一個非常敏感的時期,那就是18大的前夕。這次中共政權的權力交接可以說是暗流洶湧,情勢越來越凶 險。從王立軍奔逃美領館引發的一系列政治海嘯一浪高過一浪,如今,在谷開來殺人案剛剛塵埃落定,對王立軍,薄熙來的最終處置方式還沒有浮出海面,周永康的 下場也還是懸念的同時,卻又突然出現了王儲習近平連續消失10幾天,至今還未露面的狀況。據說,因為處理後院起火,胡錦濤居然在APEC會議上遲到。中共各派勢力激烈纏鬥,並且頻頻利用自己所控制的海外媒體向外界放風,一時間,各種傳言四起,人們莫衷一是。

蕭茗:毫無疑問,中共政權正在經歷一場非常罕見的政治海嘯,而這一次經濟增長下行在這樣一個背景下發生,中共政權將以甚麼樣的心態來應對,更重要的,中國在這個當口上是否會發生政治經濟的「危機共振」?就這些問題,我採訪了本台資深評論員傑森博士。

蕭茗: 從以前的經驗我們能夠瞭解到,中共政權它在一個所謂比較正常的狀態下應對經濟增長下滑的這種策略。但是呢,現在的情況是中共的領導層正在經歷權力交接,而且這個交接過程是非常的驚險。那麼您覺得在這種狀態下,中共政權在應對這一輪的經濟增長下行的時候會有甚麼特殊的地方嗎?

傑森: 他會有更少的選擇,他會更加顧慮政治敵人對他的策略的攻擊,他更不能容忍整體社會這個經濟運作的這種自然的下沈這樣子的經濟狀態。所以說呢,這就是我們在這一經濟會中明顯能看到的,幾乎是就是清一色的決定要不惜一切血本的用錢,用這個政府投資來把這一次至少未來的幾個月這樣子的經濟難題度過去。1到8月份,光飛機場就批了11個,然後9月分這個9月5日一天,城市鐵軌就批了25個。整個目前光中央已經投資了1萬多億人民幣了,而地方相應的配套設備,就是隨著中央的投資,地方的配套已經達到12.8萬億,所有這些數據就證明了,中共其實已經把這個補藥當糧食在吃了。它也就是努力想要目前這個經濟狀況維持到18大結束。

蕭茗: 就這麼短短幾個月的時間,那麼還有這樣一種觀點就是說在獨裁統治集團內部發生鬥爭的時候呢,如果雙方是勢均力敵或相處不下的這種情況, 那麼最後兩敗俱傷,那肯定會促使這個危機發酵,但是如果是很快的決出勝負,反而會加強內部的凝聚力。那您覺得中共的內部現在是不是已經決出了勝負,或者是已經達成一種各方妥協的一種決定呢?

傑森:決對是現在還是在膠著狀態。就是說目前來看的話呢,我們看到至少從中共那邊發出來的信號呢是很混亂,政治信號是很混亂的。就是說呢一方面你可以看到就是說呢,血債派 或者說就是說薄熙來,他呢就是說呢,家裏人就是薄谷開來已經被判刑了。薄熙來呢 卻仍然保持人大代表的資格,而且呢周永康呢,上蹲下跳的好像還有很多的活動能量。說明呢就是說呢,血債派呢並沒有真正的在這個過程中完全失去一切權力。但與此同時的話,軍隊也是在不斷的給胡錦濤效忠,而且呢習近平似乎也在掌握著這個未來接班 按步就班的這樣方式走下去。你從兩方面看,政治上沒有一派很明確的得到這種就是壓倒性的勝利。這事實上也就造成經濟上的話呢,幾乎不敢走一點點偏失。我們知道整個經濟運行過程之後,它一定會有上下這樣子。就是經濟本身,就是它做一個自然的生命體,它有它那種興奮期 也有自己的衰弱期,這是自然的狀態。任何一個社會它不能保證自己的經濟絕對不允許出現下弱期。但是目前,中國的這個政治大環境決定了連自然的經濟下弱期都不允許。所以說呢,明知道前2008年的4萬億這個刺激經濟方案造成了2009年的房地產泡沫,現在面臨目前這個經濟的放緩中共祭出來 我剛才說了,已經10幾萬億的這個經濟規模準備。完
全是用這個政府來把這一輪的經濟刺激出來幾個月,使這幾個月的輝煌使得呢, 至少我的理解就是說呢,政治上的原因就是使得這個血債派沒有任何攻擊的理由,平穩的把權力交接到下一代。當然下一代面臨的不光是政治上的不穩定,還有這種經濟上的這種潛在的問題。畢竟這個人是吃補藥吃過來的。那麼呢,如果補藥稍微停一下,會不會有生命危險 這就是很大的問題了。

蕭茗: 那麼您覺得在這種狀態下,就是中國發生政治和經濟的危機共振的可能性有多大呢?

傑森: 是這樣的危險越來越大。我們可以看到的就是說呢,如果說這一次權力交接結束了以後,如果權力仍然不能明朗化,血債派仍然在未來的政權裡頭站有很大的地位。對於這個非血債派有天天的牴觸的話呢,那麼呢,在這個時候經濟上一旦出現這個放緩,然後失業率上升,比如說房地產這個不管是泡沫爆掉,還是繼續上漲,其實引起的民怨都會被另一陣方利用,造成你剛才談到的這個經濟和政治共振,使得中國進入一種極端不穩定的現象。

蕭茗: 所以您覺得是在18大前的這種共振發生的可能性大,還是在18大之後發生的可能性大呢。

傑森: 可能是之後吧更大一些。之前我剛才談到的,是他們是決了心了。所以不管是胡錦濤 還是溫家寶都是信誓旦旦的說,一定要用錢把這一次目前的經濟下滑走的這個買過去,砸過去。當然了這個過程會把問題留給下一代,下一代的政治上的不穩定和經濟上的威脅會落到一塊兒。這18大以後 權力交接以後,這樣的危險會逐漸逐漸的越來越明顯展現出來。

蕭茗:無論這次中國是否會發生經濟和政治危機「共振」,我們都看到,促成這些危機的根本原因是中共統治帶來的一些無解的矛盾。面對這些矛盾,中共政權 可以說是束手無策,在經濟層面,中共現在能拿出的最有效的刺激經濟的方式,其實也是唯一的方式就是「增加投資」,但是從長遠來說它卻是一種飲鴆止渴的模式。在政治層面,為了維持統治,它不得不繼續延續高壓維穩,開動宣傳機器並堵塞言路。最多隻是在這個基礎上增加一些象徵性的潤滑劑。中共的最高統治者們, 哪怕是有一些良心和正義感的人,作為體制中的一員都對這個體制無能為力。我們也許不能預言中共政權在不久的將來哪一天將終結,但是,我們可以預言,它潰而不崩的局面維持的越久,對這個民族的傷害就越大。

相關新聞
外媒悲觀預測中國經濟
亞太安全研討會 聚焦中國現狀因應變局
彭博社:18大前政策癱瘓 中國經濟放緩比2008年更漫長
A股逢低買進?國際基金:中國經濟泡沫在破滅
最熱視頻
【現場視頻】浙江紹興倉庫起火 濃煙滾滾
【直播】川普訪問Puritan製藥廠發表講話
【羅廚尋味】蜜汁叉燒雞排
【新聞看點】不想背鍋?李克強戳穿華麗泡沫
【胡乃文開講】天熱流汗好難受!9大茶飲消暑止汗又提神
【紀元播報】郝海東投震撼彈 美議員籲世界抉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