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

溫家寶談「歸隱山林」諷老人政治?(1)

人氣 5
標籤:

【大紀元2012年09月29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

MP4下載收看

溫家寶在最近短短的10天之內,連續3次提到要退休歸隱山林回到群眾中去。那麼眾所周知溫家寶是主張政改,那麼他多次明示退休之意是否是對中共當前「老人政治」的不滿?是否將以自己的行動來終結危害政改的老人政治。我們今天就這個話題來跟觀眾進行討論。那麼在開始之前首先請大家觀看一個背景短片。

再過幾個月就將卸任中共總理的溫家寶,在結束中歐峰會回北京前,在比利時布魯塞爾會見了當地的華人華僑。

他在發表現場講話時語帶感情的說:「我很快就要離開工作崗位,雖然歸隱山林,但是我的心始終同國家和人民連在一起。」同時他還呼籲,必須要堅持政治體制改革,發展民主和法治,讓每一個中國人都擁有自由和平等的權利。

進入9月以來,溫家寶參加的各種考察、會議、演講等活動頻頻。除了在比利時的講話外,14日,他在清華大學向學生演講,11日又在天津出席「達沃斯論壇」,會上,他都談到了政改和退休的話題。

溫家寶曾經以「風雨無阻、至死方休」來形容自己推動政改的決心。不過,輿論普遍認為,近年來大陸的政改幾乎沒有實際動過。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線直播節目,今天我們要探討的話題是「溫家寶談『歸隱山林』諷老人政治?」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參與討論,或發表您的見解;同時您也可以通過skype與我們語音或文字互動,skype的ID是RDHD2008。那麼中國大陸的觀眾朋友可以撥打我們的免費電話400-670-1668,接通之後再撥899-116-0297。

那麼今天在我們節目現場還是大家所熟知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陳先生,我們看到溫家寶在最近短短的10天之內,就3次提到要退休要歸隱山林,您覺得他是傳遞一個什麼樣的信息?您能不能給大家介紹一下他是在什麼樣的場合去表達他這個心志的?

陳破空:最近溫家寶在三個不同的場合,首先他在9月初的時候,他在天津「達沃斯論壇」表達他再過幾個月就要退休了,跟大家最後一次見面,他強調他退休的涵義。隨後他到清華大學,9月14日去清華大學跟師生座談,他也提到說他快退休了,他要回到母親的身邊去,回到人民群眾中去,還原成為一個平民。然後再一次是9月21日,他在歐洲訪問,然後在比利時跟當地的華僑座談的時候,他再一次提到說我已經70歲了,再過幾個月就要退休了,我將歸隱山林。他反覆強調的說他要歸隱山林,要回到群眾中去,還原為一個平民或者回到他過去的家庭中去,跟其他高官的表態非常不一樣。

主持人:我們看到在另外一方面的話,他也提到心要和人民在一起,也是和政改在一起的,有不同的解讀就是說,在這個時候是不是有可能他會退而不休,就是繼續的在政改上有所作為,您覺得這個分析呢?

陳破空:溫家寶是主張政改的,他非常清楚政改最大的障礙是老人政治,所以如果要啟動政改,前提就是搬出老人政治這個絆腳石,所以溫家寶既然主張政改,他就帶頭退休,雖然說他會繼續支持政改,但並不意味著他退而不休,而意味著在精神上在思想上仍然是支持政改的。而且他在退休前再三的發表,支持政改、擴張民主和自由、建立民主和法治,儘管在他任內受種種條件的限制,有心殺敵,無力回天,無法實現,但是仍寄希望於新一代的領導人,並且他願意在背後支持。但是我相信在實質上他不會出現老人干政的那種劣跡。

主持人:我們知道就像您剛才談到的,溫家寶是主張政治體制改革、主張自由、法治、人權的,那麼儘管在他的任內有種種阻力,沒有實現,那麼您覺得他是否一直抱著這樣的一個夢想?

陳破空:溫家寶在他的兩個任期內,第一個任期是做得比較含蓄,主張是鞏固權力;第二個任期他大談政改、大談民主自由法治,他的很多表述跟西方普世價值非常接近,也毫不忌諱談一下法治、人權等等這些概念,這都是中共高官所避諱的,因此他談得很多。那麼最初來說,人們誤以為他只談而不做,但是他事實上在很多的行動上,比如說倒薄(熙來)這件事就發揮了一個馬前卒、排頭兵,先鋒大將這麼一個作用,在很多的事情上逐漸的採取一些行動。這種受體制限制,受周圍的權力格局的約束,受這種惡劣氣氛的窒息,很難伸展他的大志,很難伸展他政改的宏願,但是很顯然他的政改夢仍然沒有破滅。這就是他最近既談退休又談政改的這麼一個真實心境的表露。

主持人:我們最近也關注到這樣一個新聞,在多維網上報導了一個大家普遍報導曾經變成植物人的江澤民又現身了,他在這個國家的大劇院露面了,當然我們現在看到他登載的照片只有大全景的照片,而且是在大堂的中間。雖然文章說江澤民和他的演職人員一起合影留念,但是並沒有公布和演職人員正面的照片,所以有人解讀說這事非常的奇怪,這究竟是不是真的?

當然我們放在一邊,我們可以從這個事情中看到,當然也有分析說是一種迴光返照的一個現象,當然您可以分析。關於這件事情的真偽我們暫且不去評論。我們知道江澤民是非常戀權的,他退休之後的干政可以作為老人干政的一場惡劣的樣板,那麼您覺得他對中國政治的停滯還有倒退,起到了一個什麼樣的作用?

陳破空:江澤民這次突然現身所謂的國家大劇院,這國家大劇院他當年搞了一個什麼蛋型工程,「雞蛋工程」,大肆耗費民脂民膏,擴建了一個工程;他這次露面到大劇場說是去看他以前的親信,所謂副總理李嵐清自編自導的一個西洋劇。中共的主流媒體沒有報導,國際上的主流媒體也沒有報導,而是有一些小報就是江派色彩非常重的像多維原來在海外,編輯部在北京,多維等網站有報導。報導中說到一些說他坐足了兩個半小時,中間只休息了15分鐘說他精神很好什麼,不外乎是想透露一個信息就是說江澤民身體還可以,說他的影響力還在,而且在十八大快召開的敏感時刻,他的露相想顯示他對十八大仍然有所謂的影響力和左右力。

但是我們真正看一下新聞的背後卻有很多的問題。首先陪同江澤民去看的,都是一幫過去退休的高官,像曾慶紅、曾培炎、李嵐清這些,沒有現任的高官出現;也就是說現任的高官紛紛的迴避,就是反而深怕沾上他。這是一個。另外說他邀請了在京的省部級的高官,但是沒有一個名字,那這只是一個新聞報導。是不是有省部級高官的出席,或者省部級的高官出席了說千萬不要報我的名字,也許會這樣,因為都想跟江澤民撇清,不要加入到這個老人政治的圈中。這是一個。

另外一個說他又發表了講話,又怎麼上台跟演職員合影,我們都沒有看到那些鏡頭,但是有一個細節說,他進劇場的時候是被攙扶著進劇場。說被攙扶那究竟是什麼狀況,是不是跟植物人差不多了?是不是勉強的打起精神?中共有專家醫療組,有301醫院,它有很多的技術手段,能不能臨時給他打一個強心針把他扶出來,頭髮稀疏、臉色蒼白,整個人就像一堆垃圾一樣的,裝在垃圾袋裡的一個人出來搖晃兩下,這就可能是一個政治殭屍的一個最後表演。

而且他看的是一個歌劇,這個歌劇是李嵐清自編自導的一個西洋歌劇,江澤民、李嵐清都是反西方的,口倡反西為了他們的利益,但是他們骨子裡都親西方,不僅把他們的財產、子女大量的轉移到西方,而且在歌劇的愛好上假裝顯得附庸風雅,好像很有鑑賞力的樣子。事實上這個歌劇是一個象徵,就是江澤民的最後一次輓歌,他政治生涯的最後一次輓歌,他現在到了強弩之末,那個勢已經結束了,他的政治生命行將終點,所以最後的亮相也是想來一個最後的輓歌,如此而已。

主持人:我們知道最近的消息也是不斷,除了剛才您解讀關於江澤民的突然亮相之外,我們看到王立軍也於週一的時候被宣判了15年;同時還有周永康秘密出訪了阿富汗;同時我們也知道薄熙來的命運也是面臨審判,或者是對他的處理即將進行。那麼這一切事情的發生究竟是否有關聯,您有什麼樣的觀察?

陳破空:簡單說來,王立軍的案件是個妥協,是個什麼妥協?就是王立軍對胡、溫、習這些倒薄派來說,王立軍是有立功表現的,所以這一派主張對王立軍要寬大,因為他有重大立功表現,揭發薄熙來篡黨奪權、貪污腐敗等等。但是另一派就是挺薄派,周永康他們或者新四人幫或者背後的江澤民,是非常恨王立軍的,在這事情上。那王立軍當然是個罪犯,我們另當別論,他有反人類罪等等。

那麼他們憤恨王立軍並不是因為王立軍犯罪,他們恨王立軍夜奔美領館,捅破了一重天,等於把薄熙來拉下了水,使強硬派在十八大大的權力鬥爭中一下撕掉了一張大牌,整個強硬派崩盤,而且亂成一團。所以說強硬派非常仇恨他,所以力主重判,強硬派就追蹤他四宗罪,哪怕是把300多萬的收賄罪,在中共高官裡根本不起眼的都拉出來,而且做為最重的一宗罪。所以這種強硬派、挺薄派要重判王立軍,而胡、溫、習這些人要嘉獎王立軍,兩相綜合的結果所以判了15年,比重慶警官要高,比古開來要低,取了個中間值。

關於周永康出訪阿富汗, 說明這個人在退位之前他仍然很囂張,因為這個跟中共現在的政治生態有關,政治生態就是九常委並立,每一個人在位他只要一天不退位不退休,他還是大權在握,儘管說公安系統是由孟建柱主持,就跟那個黨的工作是習近平,但是並不能說胡錦濤沒有權力。

所以說周永康想利用他最後的機會,仍然要去影響,他到合肥中級人民法院去看古開來審判的地方。他對王立軍案件背後的影響,以及他到新加坡、阿富汗的活動,這些都表明他還想繼續扮演他的角色一直堅持到最後那一天,所以是不甘心放棄權力的一個表現。而且他到阿富汗去,實際上有所謂的談反恐的意思,實際上就是針對新疆的所謂少數民族,就繼續暴露在新疆迫害少數民族,一直出自於周永康這條線的主導。實際上他在阿富汗是一個暴露。

另外再說到薄熙來,薄熙來在十八大之前應該受到黨籍的處理,比如說開除職務,應該說要開除黨籍,但有報導說可能保留黨籍,還要看他們倒薄、挺薄二派鬥爭的結果,左派右派,開明派和強硬派較力的結果,但是對薄熙來的法辦應該在十八大之前來不及了,應該說有可能等到十八大之後,由習近平為首的新常委來做出一個決定。

主持人:那說起薄熙來,其實薄熙來案從高調到中間的低調,從一個不明朗的過程到一個明朗的過程,就像您剛才講的,從開始的高 調到後來香港的《開放》雜誌也傳出了北戴河的一個共識,當時說是要保留他的黨籍。現在從王立軍本身的定罪,開始的時候是一宗罪那麼增加到四宗罪,劍指薄熙來這個方面,現在外面也普遍評價認為,將為刑事審判薄熙來拉開了一個序幕。當然目前的局勢沒到最後的審判,我們也不明朗。為什麼有這樣變化的一個過程,是否有老人政治的陰影在背後做梗,您有什麼解讀觀察?

陳破空:我們看最近十幾年來有3個大案,政治局委員來講,一個是陳希同案,一個是陳良宇案,一個是薄熙來案。那麼陳希同案從頭到尾都很清楚,他從副市長王寶森自殺到陳希同被黨紀處理,開除職務開除黨籍到後來法辦判刑,很清楚的線條,中途沒有轉折;陳良宇案也沒有轉折,陳良宇案從開除職務,稱「同志」到不稱「同志」,開除黨籍到後來法辦判刑。但是到薄熙來案,本來薄熙來應該跟陳希同、陳良宇一樣,就是走黨紀過程,走法治過程。

按習近平說的話就是按照黨籍和國法來辦,但是薄熙來案顯然出現了轉折。最初他首先被撤銷了重慶市委書記的職務,後來是被停了政治局委員到中央委員的職務,然後進入了雙規狀態,而且媒體報導有提到他的名字。但是突然到了某種時候,大概5月份開始他的名字不被提了,而且後來也沒有下文了,究竟怎麼處理他?當王立軍的人大代表被拿掉了,但是薄熙來的人大代表至今沒有被拿掉。另外在處理谷開來的案,把他切割開了,處理四名重慶警官案也切割開了,再處理王立軍案,他們有一種勢力也拼命想切割,儘管切割不乾淨。所以在這種時候就說明,薄熙來案在背後有人干預,這是誰呢?江澤民和江澤民的派系在干預。

因為薄熙來的父親薄一波對江澤民有知遇之恩,江澤民當時在中央只算一個小兄弟,就像他當了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但是在趙紫陽、胡耀邦主政的情況下,他只能算一個邊緣人物。但就是一些保守派,像陳雲、李先念、薄一波大力的扶持他,因為看他作風保守,非常的反動,然後頭腦很左就非常欣賞他;而且後來鄧小平也欣賞他,因為他經常接待鄧小平到上海過春節,去討好鄧小平。所以最後在這幫老人政治的裹脅下,讓他踏著六四的血跡,六四鎮壓人們的血跡進到京城,掛上了一個皇冠,在那兒沐猴而冠,當上了兒皇帝。

所以這個薄一波對他有重大的表現,特別是1992年,鄧小平南巡本來動了念頭要把江澤民拿下來,他當時覺得江澤民不搞改革、很左,說不搞改革就下來,回家睡覺,就是要把江澤民、李鵬拿下來,甚至鄧小平那時候動念頭要不要重新啟用趙紫陽。但是像薄一波這樣的老人就出來活動,極力的活動遊說鄧小平,這個所謂的穩定啊,共產黨的家業,最後把江澤民保了下來。所以江澤民對於薄一波這個知遇之恩,這樣他就報答他的兒子。所以薄熙來的升遷一步步是靠江澤民提上去的,什麼大連市長、市委書記、後來遼寧的省長,後來商務部長,後來重慶市委書記、政治委員,都是江澤民一手扶持的。

所以當薄熙來出了事,出這麼大的事,通天的事,簡直是國際醜聞,江澤民也沒辦法,他也不可能完全給遮掩,他也知道要把他拿下來,但是他中途力主不法辦,江系人馬包括新四人幫,特別周永康、李長春、吳邦國等人力主不法辦。所以說現在法不法辦,薄熙來就掐在了這個倒薄派跟挺薄派、強硬派跟開明派、左派和右派激烈的鬥爭之中,到現在還沒有一個最後的結論。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視頻:【熱點互動】溫家寶談「歸隱山林」諷老人政治?(上)

視頻:【熱點互動】溫家寶談「歸隱山林」諷老人政治?(下)

相關新聞
【周曉輝】:黨媒「冷處理」溫家寶清華大學演講的背後
德媒:溫家寶訪歐 光伏糾紛如影隨形
溫家寶訪前 歐盟仍積極查華為中興反補貼案
溫家寶歎「歸隱山林」為「政改」最後呼喊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聯合國講話 對中共發重話
【有冇搞錯】中共不承認的台海中線
【重播】白宮簡報會:川普有權提名大法官
【薇羽看世間】一進一退聯合國?何謂「一中」
【新聞看點】川習聯大猛交火 中共瞞疫被追責
【時事縱橫】美中聯大交鋒 川普追責 習訴苦?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