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文明與人體生命之正見(四十五)

中華民族歷來習慣而且很擅長於自己發明創造,但是現在「山寨」成了中國製造產品的典型特徵。(LIU JIN/AFP/Getty Images)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在科學實踐方面,假「科學」之名,行「反科學」之實,背離「實事求是」的科學精神,嚴重破壞人與自然的和諧,讓我們以點帶面的看一下那些相關的悲慘案例:

1)狂熱唯心,浮誇成風:號稱「畝產萬斤」,全民不耕作,競相上山採礦,「大煉鋼鐵」,「爭放衛星」,在大規模的洪水、乾旱、颶風、海嘯、地震、霜、凍、雹、蝗災等自然災害一次也沒有發生的風調雨順的1959至1961年間,人為造成了「三年大饑荒」的人間慘劇,竟使得膨脹正速的中國人口突然停滯,甚至負增長,事後謊稱是「自然災害」。

2)戰天鬥地,改造自然:叫囂「我就是玉皇……喝令三山五嶽開道,我來了」,不是順應自然,疏導治水,而是用強力堵截的辦法,無視專家的忠告勸阻,草率粗糙攔河建壩,獲取廉價電力,但是建壩可引發地震等地質災害,損失土地良田,令泥沙淤積,抬高河床,阻塞航道引發水災,又使水質退化,對生態有著極其嚴重的破壞,對下游堤壩還有威脅,然而建壩的核心要務──抗洪治水的效果到底怎樣呢?三峽大壩當年口號 「三峽工程峻工之日,就是長江告別洪患之時」,2003年新華社宣稱可抗「萬年一遇洪水」,而06年全線建成後,08年就變成了「百年一遇特大洪水」,而2010年則辯解「今年抗洪還不能全都指望三峽大壩」……其實三峽大壩只能直接控制上游來水,保護荊江河段,而如今上游的重慶等地區,被特大旱災和圍城的洪災交相侵襲,在中下游三峽大壩的洩洪,更被質疑是以下游為壑。而1976年8月8日凌晨,駐馬店泌陽縣境內,質量粗劣的板橋水庫大壩垮壩,洪水傾瀉,頃刻間一片汪洋,水面寬10公里,直接致死人口數目據不同資料的記載從2萬6千人到24萬不等,被美國Discovery節目評定為人類史上最慘絕人寰的人禍,然而更不幸的是,災後動用一切手段封殺真相,迄今36年,中國大陸鮮有人知悉。

3)歪曲事實,封鎖真相:2003年,將本是由冠狀病毒導致的「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ARS薩斯)扭曲成很普通的傳染病的名稱──「非典型性肺炎」(簡稱「非典」),稱致病因子僅是一種衣原體;而又對於疫情強力封鎖,錯過了早期控制疫情的最好時機;當外界普遍質疑中共隱瞞時還一再否認,並擺出各種為人民健康負責的假象──專家及時會診從而病人康復出院、反華勢力造謠政府隱瞞但各國人民不相信、廣州國際交流會將是歷史上參展廠家最多的一次、外國遊客作證在中國旅遊安全,以及(被矇蔽的)世界衛生組織專家也出面說中共措施得當沒有問題……就在這假面具幾乎令所有人相信的時候;4月20日,國務院新聞辦舉行記者招待會,宣布中國薩斯病全面爆發,變相承認了一直隱瞞的疫情。「非典」作為「薩斯」的遮羞布,幾乎讓全世界與中國一起走向深淵。

而在科學理論的研究方面,尤其是尖端科學領域,因為「唯物」和「實證」的世界觀忽視精神和道德的因素,本來就存在巨大缺陷,歷來缺乏靈性,況且因政治需要而採用的強制灌輸洗腦的教育方式又是直接抑制人靈性的,從而科研領域也萬馬齊喑,創造力低下,極度缺乏原創性的理論成果,只知道「拿來」別人現成的成果,實際上往往又因為加工製造水平跟不上,即使拿到了別人的產品,也無法完好的重現出來;而「填鴨」式教育出來的學生更是普遍不知道了甚麼叫「自己」的看法。然而,中國知識分子向來以獨立思想著稱的,歷代的忠臣和死諫之士不可勝數,直到20世紀的文革前仍有許許多多的堅持自己思想的錚錚鐵骨的文化人。而中華民族也是歷來習慣於而且很擅長自己發明創造的,但是現在卻使「山寨」成為中國製造產品的典型特徵。(待續)

--摘編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