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評論》

伍凡:中共會放棄黨權而推動改革嗎?

人氣 7
標籤: ,

【大紀元2013年01月23日訊】伍凡: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325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中共能放棄黨權而推動改革嗎?」

從十八大結束之後,習近平接了大位,他第一個行動他就到南巡、到深圳,他就講要建設改革開放。從那個時候到現在已經2個月過去了,我們看他改革了什麼?你改什麼、不改什麼?怎麼改?什麼時候改?這些問題在2個月之內,在網絡上慢慢都成為話題。那麼話題內容相當多,包括要不要政改?因為習近平一直講改革,沒有講政改,要不要政改?第二,有人提出來要取消政法委,要司法獨立。

現在中共官方又提出來要「頂層設計」。什麼叫「頂層設計」?我今天做個解釋做個說明。頂層設計的目的是什麼?這些問題都出來了。以及最近的一批體制內的知識分子也敢大膽的把話講出來,說要改要改你共產黨,把你黨權拿走,這就叫「政改」,其他的統統是空的,你要把共產黨的權拿掉,改是改共產黨,改共產黨幹部,不是改其他人。

根據這些議論,現在網絡上議論很多,正的反的,包括中國大陸的,包括國際媒體都在談這方面的事情,說中國要改革了。這改革是沿著鄧小平的路走下來,我現在把我能收集到的資料,我儘可能的把它理順一下,大概有四個方面。

習近平講要全方位改革,唯獨不講政治改革

第一個,習近平自己講,在去年11月17日,他說要全方位的改革,要系統性的改革;但是他又講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不能丟,這是根本,不能丟。也就是說你共產黨的體制,也就是「四個堅持」你不能丟。如果這四個堅持不能丟,馬克思列寧主義不能丟,所謂的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不能丟,共產黨領導不能丟,那你改什麼呢?不必改了。

所以改來改去,他講到現在為止,他不敢講政治改革,我們所理解的政治改革和習近平他所講的改革是兩回事情,講不到一起去。這樣的話,你要人們怎麼能夠相信你改革是真的?

《求是》:改革不是推倒重來

那麼在這個基礎上,《求是》雜誌就在16日也談到同樣的問題:改什麼?怎麼改?什麼時候改?他們也提出這樣的問題,而且寫了四篇短文企圖來回答這個問題。第一篇文章的頭一段它就說明瞭:共產黨這次要改革,不是推倒重來。什麼叫「推倒重來」?就說制度上、根本上改革要推倒重來,他說不是這樣。他的改革就是改善這個制度、完善這個制度,要加強黨的領導。那你既然這樣的話,不必改了!

共產黨已經加強到什麼程度了?從「六四」之後到現在24年了,天天講加強共產黨的領導,還不夠,現在還要再加強共產黨。你加強到什麼時候才算完成你加強共產黨領導這個權位、這個力量呢?

甚至於在2年前,吳邦國那時候還是委員長,現在還是委員長,還沒下臺。他講:人大的立法是為了加強黨的領導而立法。就是說全國最高權力機構是為共產黨立法的,而立法是為了加強共產黨的權力的。那立什麼法呢?所有的權都已經在你手上了,還不夠,還要加強,還要立法來統治老百姓,那你改什麼呢?

中共現在的改革是要和權貴特權階級講良心

在這個文章裡邊提到,改革的的核心思想,要抑制,或者遏制特權利益,這是他們改革的中心思想。因為現在權貴們的利益太大了,無論是政治權力、經濟權力、金融權力,資源統治權的市場,他們通吃。在這個時候他們提出來要把這股力量抑制一下、抑制一下;不是取消,也不是打壓,而是要跟他們商量,還要請他們講良心,要跟權貴們講良心。

這就是共產黨,這就是要打算改革的,從官方《求是》雜誌這邊放出來的一點信息。否則你從習近平的口裡面,不知道想改什麼,什麼要改,什麼不要改。他說要改革,但是有三個不能改,甚至於說四個不能改吧,無產階級專政,專政也不能改,就「四個堅持」不能改。而走憲政道路呢,你的憲政道路怎麼走?你每個條文都有,可是每個條文都和你的「四個堅持」是衝突的,你怎麼改法呢?這是很矛盾的,在上次評論我就講了。

所以這個是共產黨到目前由習近平放出來的話,要改革,全方位的改,可是到了下面制定具體方案的這個階層的時候,由《求是》雜誌放出聲音,才能走到這一步,才能夠抑制權貴,再由他們的良心,再加上老百姓的力量,這地方說得非常含糊,但是有一點明確,這次改革的核心就是抑制權貴們的力量。

什麼叫「頂層設計」?

我們再看看,中央黨校有三個教授最近也接受了採訪,也發表了文章,他們的意思是說現在要有頂層設計,要有一個頂層設計的機構。什麼叫「頂層設計」?讓人家聽不懂。我就看了它這篇文章,就是中央黨校這三個教授的講話,這篇文章登在二十一世紀經濟週報上面。

它的頂層設計就是要中央動起來,要中央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這一批來制定這一個改革的方案、改革的路線圖和改革時間表,這就叫頂層設計。他做了這麼一個解釋,並且希望現在要有一個頂層設計的機構,而不是執行機構,而是一個特設機構。

現在在國務院裡面有沒有改革的機構?有啊,發改委,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改革的機會是零,主要是搞經濟發展,過去所有的改革機構全部給打散了,通通把它關門了。那麼現在要成立一個改革機構,再重新起來。

中共十三大曾計畫推行政治改革

人們在問啊,中共曾經有沒有過改革機構啊?有啊!你查查歷史,在「六四」之前,在1986年,鄧小平指示趙紫陽,他說:你不能光搞經濟改革,如果你不進行政治改革的話,那麼經濟改革的成果也會流失的。這是1986年講的,86年9月份。

所以到了1986年的10月份,由趙紫陽帶頭就成立一個中共中央政治改革研討小組,下面成立了辦公室;經過一年之後,到了1987年10月份,在十三大的時候,趙紫陽向全世界宣佈:中共要進行政治改革。寫得清清楚楚,「政治改革」;而不是像習近平含含糊糊「改革」。

根據鄧小平的指示,趙紫陽牽頭成立了中共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討小組,他當組長,下面的成員有胡啟立、田紀雲、薄一波和彭沖,彭沖是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也是法制委員會主任委員。在1986年10月成立了辦公室,叫「政改辦」,由鮑彤、嚴家其和陳一諮成為這個辦公室的主要成員。

所有的這些資料我們在網上可以查得到,也就是現在在加拿大的政治學教授吳國光,吳國光當時是第十三大政治報告裡邊涉及到政治改革這部份的起草人之一,他寫了一本書,把整個過程,從86年到87年這一段時間,這個辦公室和研討小組所做的工作通通寫下來了。所以他們提出要「政黨分離」,他們沒有說要取消共產黨的權力,把政府、人大和共產黨分開,這是當時一個最大的目標,並且要共產黨跟老百姓直接溝通,建立管道,建立組織,進行溝通、協商。這是當時他們提出來的方案。

按現在的眼光來看,這就算頂層設計了,最高層,是由鄧小平下令要去做的這件事,可這件事到「六四」之後停掉了。「六四」之後,趙紫陽也下臺了,軟禁了,整個形勢發生變化,所以鄧小平也沒有心思再搞政治改革,一直到他死了,趙紫陽死了,那些辦公室的人也都跑到海外來了,有的也坐牢了等等,所以這個政治改革停掉了二十多年。

這段歷史共產黨比我更清楚,我是看了書,我再跟有關的人在海外見了面,陳一諮、吳國光啊、嚴家其啊,都是辦公室的負責人、學者,他們負擔的這部份工作,我也跟他們談過,他們都覺得很可惜,事情做到一半沒有做成。

那麼現在共產黨還能不能繼續走這條路啊?在我看來好像很難,起碼第一個,共產黨沒有一言九鼎的人,沒有鄧小平這樣的人物,說話算話,我讓你去做,你就得給我做,趙紫陽你就負責這個事情;現在共產黨沒有了。現在不但沒有一言九鼎,七老八十的通通跑出來了,有人說有二十幾個中央政治局常委,退休的和現在的二十幾個,各個都要講話;並且現在的形勢跟那時候不同了,那個時候權貴們的特殊利益的力量沒那麼大,現在已經壟斷了整個共產黨,壟斷了這個國家,他們不肯退,你怎麼辦?

所以現在不敢拿出頂層設計來,拿不出來了,要拿什麼呢?你說要李鵬的電力公司多繳一點稅,那算改革嗎?那不在鬼扯嘛!你整個政治、經濟、社會的制度要有一個安排,要有一個目標,有個時間表,現在通通拿不出來。現在又不得不講要改革,你不改革,共產黨知道必死無疑,這是它們自己講的,不是我講的,亡黨亡國。那在這種狀況下,你怎麼辦呢?

所以這些官員們哪,中共高層體制內的官員們就兜圈子,寫文章兜圈子,什麼能改,什麼不能改,講來講去,圍繞著在這個權力、利益,不是講政治權力,而講利益上面要重新設計,讓他們有良心的收斂一點,不要那麼樣的張開虎口吃國家的、吃老百姓的。

可是你到這個地步,你現在用這種方式來講,老百姓能接受嗎?根本接受不了嘛!我講個典型的例子,習近平在去年12月4日講有個「憲政夢」,要發這個夢,好,《南方週末》也來發這個夢,「中國夢,憲政夢」,發了一個禮拜,熄火了,把它打壓下去了;《新京報》也打壓下去了,《炎黃春秋》也打壓下去了。習近平你要想做什麼?發夢,人家幫你一起發,你把它打壓下去了。

好,還有個夢,還不是根本制度的改革,還是一個執行制度的改革,也就是說司法部門的一個小的執行制度,勞改制度要停止使用。上去才一天,第二天你找不到,網上找不到了。新華網馬上發表了聲明,它說:我們要對勞教制度進行改革,而不是取消,也不是停止。

所以可見現在習近平也好,新的七個頭頭腦腦也好,以及後面他們的大老闆小老闆也好,都面臨這個局面,誰都不敢動,誰都沒有權力來動。不像鄧小平,一句話,要你去做你就去做;現在沒有人。所以習近平現在即便想改革,也不過是空話而已。開始人們不太相信,你不是講改革,怎麼講空話呢?最近這2個月我一直在看這個資料,現在看出來了,《求是》雜誌的四篇文章,中央黨校的講話,都出來了。

那麼好,體制內的教授們、知識分子們有沒有講話,也開始講話。就在16日,在北京舉行的一個研討會,關於2012年司法制度改革的研討會,他們要求取消政法委,要求改革,要司法獨立,要執行憲法。這些知識分子也在講話,但是講來講去也不過是唱個調子而已,你能有任何作為嗎?沒有!共產黨也不攔著你,讓你去講,因為共產黨說我要改革嘛,你們幫我敲鑼打鼓嘛。

北大教授袁剛認為根本改革是把中共黨權拿掉

可是老百姓不是這樣想耶,有一個人在微博上講:報了,告了,你們都做了,結果呢?說報告了,告了,你們都做了,結果在哪裡呢?什麼也沒有。那麼還有一位,北京大學的教授袁剛,就在前幾天寫了一萬多字的評論文章,他說:中共不是要改革嗎?究竟改什麼?這位袁教授他認為,他說:最根本的改革就是要把共產黨的黨權拿掉,要改革共產黨,要改革貪官汙吏這些官員們,這才是真正改革,剩下的都是空的。

他敢講話了,到現在為止沒有人來批駁他,究竟他有沒有後臺,我不知道,但是他文章出來了,讓人家看了,他講得有道理。其中他提一個觀點,改革要把從蘇聯傳到中國來的「民主集中制」,蘇聯的一黨專政啊,這些通通拿掉,把權力還給老百姓,按照憲法的條文還給老百姓。

那麼有的人講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1982年第五版的版本下面的條文不錯,可是序言太糟糕,人們要把序言拿掉,不要序言了,只要這個條文。很好。我查了一下,中共82年的憲法序言有一千四百多字,又講歷史,又講憲政,又講四個堅持、我的權力,完了下面才是正文。

中華民國憲法:權力屬於全體國民

你們大概有興趣,到網上查查。中華民國1946年的版本的憲法,它的序言多少?序言只有兩句話,74個字,兩個對比,20比1,人家不要講那麼多,它的權力全部是老百姓的。中共的說:中國的最高權力是人大,而人大又是共產黨控制的,那權力也就是在共產黨手上。中華民國的憲法講:權力是屬於全體國民的,權力來自於全體國民,沒有任何政黨。

你們知道1946年那個憲法誰寫的?不是國民黨寫的啊,是個第三黨。中華民國1946年的憲法是由民社黨的主席張君勵先生主持起草的,他受周恩來的委託,受國民黨代表王士傑的委託,受這兩個大黨的委託,由一個小黨來起草中華民國憲法。

起草之後,這兩個黨代表都滿意了,國民代表大會通過了,共產黨發動戰爭了,它不幹了。可見啊,你這個憲法你光要人家寫,你自己不執行,不把軍隊交出來,不把軍隊國家化,非要這個特殊的,要留個一、二十個師,一百多萬的軍隊要跟國民黨對壘,內戰發生了。

所以光有憲法,你不去講明這個憲法權力屬於誰的,中共的憲法權力屬於人大,要講明,最高權力是人大,最高權力上面還有個黨,共產黨控制的黨,共產黨的黨控制著這個人大,也就控制著全國人大,也就是等於控制了憲法。那麼這條你不拿掉,你不改掉,你改什麼呢?如果這個不拿掉,僅僅是在利益上,它的利益實際上就是經濟利益、資源利益、市場利益,來要你這些財團們發善心、發良心,自我約束一點,這不是在鬼扯嘛!

所以現在海外的,我先不講那些反對派、異議人士怎麼看,我就看看外國媒體《華爾街日報》、《金融時報》、英國《經濟學人》刊物等等,它們的評論觀點就是你習近平遇到了極大的困難,最大的困難就是特權階層,這些權貴們不肯放棄利益,你是寸步難行。

那麼好,事情會不會就到此為止不走了,不往前走啦?不可能的。事情的形勢、社會的型態,每天每日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變化,一直在發生變化,無論是天象變化、氣候變化、經濟發展的速度和經濟發展的效率等等都在起變化,就會影響到老百姓對社會現狀的反應,共產黨內部對這個社會現狀的反應,這一些都出來了,總有矛盾要發生。

有人預估,如果你共產黨還這麼拖死狗,有的人講說不出10年,有的人講不超過5年,有的人講你習近平這一任做不完,你這一任可能是最後末代皇帝,這話都講出來了,還是共產黨內部人講,不是外部人講,廣東省委宣傳部部長庹震講,習近平要不就下臺,要不就做末代皇帝。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怎麼看這個事情呢?

袁紅冰教授:共產黨已經喪失了自我改造的能力

最近袁紅冰教授寫了一篇文章,現在有的人一直在對共產黨抱者幻想,以為共產黨能改革。我就概括地講,共產黨目前的狀況它改不動,也就是說共產黨已經喪失了自我改造的能力,它已經跟鄧小平要趙紫陽去進行政治改革的時代都不一樣了,那時候鄧小平講:你不進行政治改革,經濟改革的結果會喪失。他講得非常清楚,一定要搞政治改革,至於改革到什麼程度那是另外一回事。

可是現在共產黨不敢講了,沒有人敢講我要搞政治改革,習近平上臺你講嘛,你拿出來嘛,不要在那裡兜圈子,兜圈子沒有用啦,時間會喪失,最後革命就起來了。共產黨現在是誰都不敢動,這些頭頭腦腦誰都不敢動,誰動就打誰,變成要死大家一起死了。

不是有人放嗎?習近平你要去打反腐,打到我們頭上來,這些大老們頭上來,我就在海外爆你的材料,要把你先搞下來。他已經拋啦,習近平也拋啦,溫家寶也拋啦,那麼這樣下去最後的結果是什麼?最後結果就是王岐山所講的,王岐山不在推銷那本書嗎?《舊制度與大革命》。是法國大革命,1789年那場大革命之後,一個法國歷史學家托克維爾寫的這本書,對大革命的評價和評估。在法國當時經濟欣欣向榮、向上的時候,結果發生一場誰都意料不到的大革命。王岐山現在看到了中國的狀況,中國現狀跟法國大革命前的現狀非常類似,所以他害怕了,他想會不會引起一場大革命?

所以我剛才講的,《求是》雜誌那四篇文章裡邊就提到了,怎麼改?它說要實幹,要找出一條路來,要有非常穩妥的,要可以執行的,你拿了方案來要各方面都能夠接受的,才來改。要就大老們的利益,不能動他們的利益,但又要滿足小老百姓們的一些呼聲,請問你怎麼擺得平呢?你顧了大老那一頭那就改不動了嘛,你改不動矛盾還會起來。

有個朋友講:改革亡黨。共產黨看到了。可是不改革也是亡黨啊!哪個快?現在等於是比哪個方式亡黨的速度快和慢。所以中共最後的結果在我看來,共產黨最後會被掃進垃圾堆裡去。

現在這個狀況說明寸步難動。你起碼要再像過去30年一樣發展經濟,來獲得自己執政的合法權,給老百姓一些甜頭來堵他們的嘴。可是現在狀況已經不一樣了,你過去30年發展經濟的歷史環境和條件都沒有了,都在喪失了,所以你不改革死得更快。

中共有一條真正的出路,走蔣經國的道路

那麼最後有沒有一條真正的出路呢?既能滿足改革又能挽救共產黨的命運,有沒有啊?在我看來應該有,台灣就是一個例子。蔣經國就走了很聰明的道路。他改革了,他就宣佈我蔣家子女不從政,不競選總統;國民黨的高官要經過民選上來。他1987年講,李登輝上任以後,到了96年舉行總統直選,國民黨輸了,連輸兩屆,到了08年才選回來。

起碼有一點,國民黨沒被清算啊,沒有人頭落地。他把黨禁、報禁開放,讓大家自由競爭。台灣亂了沒有?沒有!台灣死人了嗎?沒有!為什麼共產黨不走這條路?你不走這條路,最後逼著你要走上死亡的。老百姓不會讓你繼續混下去的,不可能!

所以我的題目就問:中共會放棄黨權而推動政治改革嗎?它會放嗎?不可能放的!因為共產黨這批人的教育、經歷,他們的目標還是跟國民黨不一樣。國民黨裡相當一部分人能夠接受儒釋道三家的想法,能夠接受西方文明的基督教,他還相信人應該走善,不應該所有的事情都走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國民黨高層相當一部分人相信這個。

共產黨呢?鬥得你死我活。它們到任何時候壞得很,都到這個年代了,已經是21世紀的2013年了,時時還想到馬克思。最近不是有一篇網文說,薄熙來的岳母寫了一封信給李源潮、胡錦濤嗎?她裡面講:在我死去見馬克思之前,讓我見一下薄熙來。所以這些人還想著馬克思。

90幾歲的老太婆了,像她這種人,在共產黨裡特別高層這一批掌握大權的,幾乎比比皆是,死了都不會去見孔老夫子的,都要去見馬克思,到地獄下面,到陰曹地府裡去做德國人、猶太人,很奇怪!中國的文化在他們頭上沒有。

台灣的文化把中國的儒釋道,以及西方文明的基督教、天主教保護得很好,法輪功在那裡可以自由煉功。中國大陸呢?法輪功是受摧殘。現在獨尊佛家,其他教通通打,想用佛家為它服務。

所以路已經擺在面前了,怎麼走?共產黨自己選吧!時間不會很久了,這個命不要我算,共產黨自己在算,它們就算到它們要亡黨亡國了。各位聽眾,今天我的評論到這裡結束,謝謝各位收聽,再見!

下載收聽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

相關新聞
澳媒:中共民主改革空談 難逃朝代興衰週期律
詩歌:中共不會真改革
【酈劍鋒】中共為什麼要神化改革?
經濟學人:中共政改渺茫 動盪可能發生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烏軍決心多大 艾布拉姆斯的作為就多大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