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2012年中共瘋狂「維穩」 百餘法輪功學員被害死

人氣: 2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3年01月24日訊】在剛剛過去的二零一二年,中共當局以「維穩」名義,繼續在全國各地發起大規模綁架法輪功學員的非法行動,各地政法委、「六一零」操縱法庭踐踏法律,肆意判處無辜的法輪功學員重刑,同時在監獄、勞教所、洗腦班裡用酷刑和藥物摧殘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據明慧網報導,二零一二年至少有155位法輪功學員遭中共當局迫害致死。

全年至少新增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155起

二零一二年,中共各地公安、國安人員以及洗腦班、勞教所與監獄的惡警,在執行中共迫害政策的過程中,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濫施各種酷刑,打毒針,有病不許醫治,長期持續迫害,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致使有的法輪功學員被當場折磨致死,有的在非法關押、拘禁期間被迫害致死,有的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回到家中不久含冤而逝。由於中共極力封鎖消息,大量案例無法統計。即使如此,通過民間途徑已經確認的二零一二年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死亡案例至少達到一百五十五起。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經確認的中共直接迫害法輪功學員致死人數已達三千六百三十四人。而這個數字僅僅是實際迫害致死案例的冰山一角。

藉口「維穩」在全國不斷挑起大規模的迫害活動

二零一二年,在中共高層政法委係統操縱下,各地「六一零」組織成員及不法警察,針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製造的不同規模的綁架、抄家事件幾乎日日不斷。其中一次綁架幾人、幾十人的案件每月都有發生。每月發生的較大規模的綁架案都在五、六起以上。

其中,多地發生不同地方的「六一零」、公安、國保等人員跨區域實施的大規模綁架案。例如,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中共「六一零」在河北、遼寧等多個地區進行的綁架行動,出動大批警力,涉及近十個市縣,一天之內綁架了五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又如,七月六日一天的時間內,遼寧大連市政法委、「六一零」組織警力在市區、開發區、金州區、瓦房店市、長海縣等地綁架法輪功學員七十餘人。

在這些綁架活動發生過程中,中共當局興師動眾,卻公然不履行法律手續,參與的人員和警察如強盜入室,態度極其野蠻,對百姓極盡恐嚇威脅。一些綁架行動直接來自中共高層授意,如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九日、二十日,發生在山東煙台市芝罘區的二十三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案,據知情者透露,是原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長春的秘書回山東老家過年後向中共政法委頭目周永康報告,由周永康直接責令山東省委、省政法委和「六一零」組織的迫害行動。

酷刑「轉化」日日不斷

中共把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真善忍」信仰的行為稱為「轉化」。在洗腦班、勞教所和監獄等地方,「轉化」法輪功學員的信仰是獄警、獄卒的最重要任務。為使法輪功學員「轉化」, 惡徒、惡警們除了使用刻意編造的謊言與野蠻的強詞奪理之外,主要手段就是超出正常人想像的暴力與酷刑。

自二零一二年三月份開始,瀋陽第一、二監獄開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新一輪的強制「轉化」。惡警先對法輪功學員的家屬進行了一遍所謂家訪,並錄像。然後在對法輪功學員施行酷刑的時候,一邊播放對其家屬家訪的錄像,一邊用高達四萬伏的高壓電棍電擊,甚至有時用六個電棍同時電擊一位法輪功學員。為掩蓋撕心裂肺的慘叫聲,惡警們把門窗用黑布蒙上,然後放高分貝的音樂。惡警揚言:不「轉化」,那就得死。

從二零一二年七月初開始,黑龍江女子監獄「六一零」頭目與各監區隊長把各監區不能「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集中到第九監區,惡警夥同刑事罪犯對每個法輪功學員專人專管,不讓睡覺,每天坐小板凳長達十四個小時,期間還要虐待、侮辱、打罵等。雙鴨山籍法輪功學員孫鳳傑在一個月內被迫害體重銳減二十公斤,只剩一副皮包骨,與先前判若兩人。

吉林省公主嶺監獄專門成立了所謂「攻堅辦」,各監區警察對法輪功學員實行層層管包責任制,三到五名犯人包夾一名法輪功學員,全監獄抽調十八名犯人,對於不願放棄信仰的大法弟子進行包夾、打罵、罰站、電擊、關押小號、坐板、穿約束服、上死人床等一系列殘忍手段強制「轉化」。

江西省九江市勞教所為「轉化」法輪功學員採用長時間剝奪睡眠的「熬鷹」酷刑。法輪功學員曹達章遭到獄警、「包夾」、「 監控」等多人輪流每天二十四小時連續不斷地折磨;每天只被允許吃極少的飯,還被強迫做十幾個小時的苦工。曹達章原本很健康結實的身體被折磨得皮包骨,生命出現危險。獄警還公然對曹達章的家屬說,如果曹達章還不「轉化」,就一直折磨他,直到他死,或者轉化為止!

六十五歲的蔣美蘭女士,湖南永州市新田縣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九月七日被中共國保警察從家中劫持至長沙撈刀河「湖南長沙法制教育培訓中心」(洗腦班)強制放棄信仰,二十幾天就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十月一日家人將她接回,送醫院搶救。經過醫院檢查,蔣美蘭遍體鱗傷,都是用電棍打的,整個嘴全是爛的,五臟六腑也是爛的,下身流著血。十月二日蔣美蘭含冤離世。

黑龍江肇東市東發鄉五十八歲的竇長營,因堅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四次被綁架、抄家,被迫流離失所數月;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四日被非法判刑五年,劫持到呼蘭監獄,因其拒絕寫放棄信仰的所謂「三書」(「轉化」書、悔過書、保證書)兩年多一直被非法關押在監獄集訓隊「嚴管」迫害,曾被迫害致膝蓋潰爛,現在瘦得皮包骨,已不成人形,呼吸、說話都非常困難。家人強烈要求將竇長營立即無條件釋放。

遼寧瀋陽法輪功學員劉志,在遼寧省女子監獄被迫害已一年多,因她堅持信仰,拒絕「轉化」,被折磨得皮包骨,四肢無法活動,奄奄一息。家屬多次要求獄方放人,被獄方拒絕。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憤怒的家屬到遼寧省監獄管理局去控訴、打橫幅,要求調查遼寧省女子監獄對劉志的迫害。

中共洗腦班、勞教所、監獄等機構滅絕人性的藥物迫害

中共不法人員為完成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所謂「轉化」指標,除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除酷刑折磨之外,還經常使用致人理智不清的藥物進行摧殘,圖謀讓法輪功學員精神出現問題,然後騙取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的保證書,二零一二年間在洗腦班、勞教所由此造成大量法輪功學員死亡案例。

湖北武漢市新洲區居民殘疾人徐喜望,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開始自食其力。因堅定修煉法輪功,徐喜望兩次被非法關看守所,兩次被綁架到洗腦班。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清晨被三店街綜治辦及派出所人員綁架到新洲區劉集洗腦班(所謂的「法制教育班」),被毒打、注射不明藥物,當即大小便失禁,時常神智不清,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九日在衰弱中離世,年僅五十三歲。

李甲菊女士,湖南郴州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五月與老伴同時被中共「六一零」綁架至郴州市北湖區黨校洗腦班。洗腦班人員給絕食反迫害的李甲菊打了一瓶不明藥物的吊針後,讓她回家。從此李甲菊身體狀態越來越差,到二零一一年九月份,下身流血,越來越頻,終於臥床不起,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六日含冤離世,年僅五十八歲。

李華彬,四川省資陽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下旬被中共綁架到二娥湖洗腦班(所謂「法制教育中心」), 被中共不法人員暗施有毒藥物,十多天後回到家便昏迷不醒,於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二日離世。

永川監獄給重慶法輪功學員鄧富壽濫用有毒藥物,致使鄧富壽的頭皮突然大面積潰爛,眼睛失明,中毒症狀明顯。

法院淪為構陷迫害好人的工具

中共針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庭審」,只不過是圖謀將毫無罪錯的法輪功學員送入監獄進行迫害的一種方式,從安插的罪名、程序到審理過程都是對法律的肆意踐踏。隨著越來越多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聘請律師洗雪自己被強加的罪名,中共當局自知理屈詞窮,於是庭審變成流氓了表演。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上午,山東龍口法院在龍口市看守所非法庭審楊美娟等五名法輪功學員。龍口市公安局出動200多個警察及便衣,幾十輛警車封鎖道路。楊美娟的辯護律師前來辯護,被幾十個警察蜂擁圍上來,不許律師入內,甚至揚言要綁架律師,說律師鬧事。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九日,黑龍江綏化北林區法院刑庭法官崔有為,不通知當事人法輪功學員劉福財的辯護律師和家屬,秘密開庭。在四川古藺、寧夏中衛市沙坡頭區、金昌市金川區、唐山鄭莊子等中共法院,均發生了到了原定日期,卻突然宣佈開庭延遲的情況,原因竟然都是發現旁聽者來的太多。在唐山市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李文東、張國臣等人的當天早晨,甚至發生了大批警察在法庭前驅趕旁聽民眾的荒唐情景。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七日,四川省會理縣法院對七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吳從美老人進行非法庭審。檢察院公訴人念完起訴書後,法庭拒不出示所謂的「證據」,律師一再依法要求法院出示證據,法庭還是拿不出有效證據,只出示了幾張物品照片敷衍了事。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七日,河北省石家莊市裕華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孫濤非法開庭。律師針對公訴人曹向榮的非法指控,指出修煉法輪功、傳播法輪功真相完全是合法的, 「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指控是不能成立的。孫濤義正詞嚴指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性質。結果,公訴人曹向榮竟在律師辯護時自行退場了。

中共極力迫害法輪功學員中的社會精英

法輪功學員中那些堅定修煉的為社會和他人做出過巨大貢獻的優秀人才一直以來就是中共的重點迫害對象。二零一二年仍有很多善良無辜的優秀軍官、警官、作家、記者、工程師、律師、教師、公務員等被綁架、拘禁、勞教、被劫持到監獄,乃至被摧殘迫害致死。

原蘭州軍區通訊部隊少校軍官、法輪功學員王有江曾被中共劫持在蘭州監獄迫害十年,二零一一年剛被放出,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日又在蘭州被中共當局綁架,圖謀再次非法判刑。

四川攀枝花市優秀交警、法輪功學員徐浪舟,曾被勞教迫害二年,隨後又非法判刑八年半,在多個監獄遭受種種慘無人道的迫害。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年僅三十九歲的徐浪舟被迫害致死。

黑龍江蓮江口農場十分場水稻研究所農技員、法輪功學員李延宏,長期遭受中共迫害,數次被綁架,兩次被非法勞教,還被剝奪正常退休待遇和工資,受到極大的精神壓力與身心摧殘,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八日含冤離世,時年五十八歲。

重慶法輪功學員鄺良先生,五十二歲。曾是萬州區鹽業公司的工會主席,工作勤奮,深受職工好評。二零零零年曾被中共劫持到萬州區枇杷坪精神病醫院進行藥物迫害,出院時精神恍惚,表情癡呆;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中午,又被中共警察綁架到萬州區精神病院殘酷迫害,生命已危在旦夕。

原大連水產學校教師、副教授劉榮華女士,二零零九年九月被中共警察綁架到馬三家勞教所迫害兩年,二零一一年九月期滿,大連市「六一零」竟然直接從勞教所將劉榮華劫持到看守所,於二零一二年一月九日操控中共法院欲給劉女士判刑繼續長期關押,號稱公開審理,卻刁難辯護律師;緊閉法庭大門,還專門派人阻擋劉家親友參與旁聽。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八日,朱宇飆律師被非法判刑二年期滿,又被廣州「六一零」直接劫持到三水洗腦班繼續迫害。朱律師曾任廣東廣大律師事務所、恆益律師所律師,也是廣東省公開為法輪功學員伸張正義的正義律師之一,在二零零七年曾被中共當局勞教一年半。

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後勤處職員胡傳林,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一日被中共警察在學校辦公室綁架,十月十八日被非法勞教兩年半,十月三十日被劫持至北京新安勞教所關押迫害,僅半個月後就被折磨的精神恍惚。

北京工業大學教師莊偃紅女士,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八日上午被北京市朝陽區分局警察再次強行綁架,這是莊女士第七次被綁架迫害……

參與迫害的相關人員都會被追訴法律責任

多次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的北京京法律師事務所金光鴻律師指出,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相關責任人,都要負刑事責任,將來不僅要接受中國憲法的刑事審判,最高的決策者和直接責任人還可能會被引渡到國際法庭,去接受國際法庭反人類罪或者群體滅絕罪的控訴。

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清算江澤民迫害法輪大法國際組織」發佈成立公告,誓言徹底清算江澤民流氓集團、「610辦公室」及直接實行迫害法輪功的公、檢、法組織,和在勞教所、洗腦班、監獄的管教人員與惡警,及喪盡天良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所謂醫生等。

(責任編輯:簡陽)

評論
2013-01-24 4: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