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男性法輪功學員的性迫害(3)

人氣 484

【大紀元2013年01月05日訊】(明慧網報導)(接上文)

四、對男性法輪功學員性迫害較嚴重的部份黑窩

(一)遼寧省大連勞動教養院「代表政府」耍流氓

大連勞動教養院採取極其殘忍下流的手段,將性迫害作為酷刑折磨的手段之一對男女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把男學員的衣服扒光,用繩子反綁在椅子上或吊起來,再用電棍長時間電學員的生殖器,致使許多男學員無法正常上廁所;對女學員,教養院更是採取了禽獸不如的下流手段,進行性侵犯。

超出正常人想像的變態惡行,就是社會上那些犯罪份子、地痞流氓也望塵莫及。面對這些令人髮指的行徑,惡警們恬不知恥地說:「我這就是代表政府,對你們進行『轉化』!」

由於做惡太多,「代表政府」的大連教養院中隊長雍鳴久遭惡報摔死在石頭上;中隊長姜濤五十歲不到猝死;分隊長李亮瘸腿,殃及父親和妹妹病死。一句話,中共邪黨認可你,神不認可你。善惡有報自古就是天理。

◇「只有地獄的魔鬼才會把折磨人當成樂趣」

昔日的曲輝。(網絡圖片)
昔日的曲輝。(網絡圖片)

被迫害成高位截癱的曲輝。(網絡圖片)
被迫害成高位截癱的曲輝。(網絡圖片)

被迫害成高位截癱的曲輝

曲輝,大連市中山區法輪功學員,原大連港理貨員,因堅持信仰,被非法投入大連教養院慘遭折磨,生殖器被電擊潰爛,頸椎骨折,高位截癱,最後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用擔架抬出了教養院。

被電擊後潰爛的臀部。(網絡圖片)
被電擊後潰爛的臀部。(網絡圖片)

被長時間電擊而潰爛的生殖器。(網絡圖片)
被長時間電擊而潰爛的生殖器。(網絡圖片)

生殖器被電擊潰爛後每天淌出的血尿。(網絡圖片)
生殖器被電擊潰爛後每天淌出的血尿。(網絡圖片)

在家屬強烈要求下,曲輝的妻子劉新穎(大連市婦產醫院護士,被關押在大連教養院非法勞教三年)被從教養院保釋出來照顧曲輝。此時,曲輝全身功能衰竭,腎、肺功能衰竭,靠輸液維持生命,全身多處褥瘡,骨頭脊椎露在外面呈黑色,散發著惡臭。多年來只能躺在床上,自己不能翻身,大便一直都是妻子用手掏。

教養院期間,曲輝被折磨得多次昏迷。一次醒來聽一個名叫韓瓊的醫生檢查後說:「沒事,還可以打。」此人後來是大連教養院醫院的院長;一個名叫喬威的惡警極其狠毒,一邊打曲輝一邊獰笑著對旁邊的人說:「多少年沒這麼過癮了。」

曲輝說:「只有地獄的魔鬼才會把折磨人當成樂趣。」

◇電擊陰莖 並在陰莖上寫下人類最低級下流的語言

呂開利,大連起重機技術信息部工程技術人員、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七月的一天,因絕食抗議迫害而遭惡警景殿科等大打出手、用兩根高壓電棍電擊。暴徒電擊呂的小便陰莖、大腿內側,並在其大腿內側和陰莖上寫下人類最低級下流的語言,呂的耳朵則被電成了麵包狀。對呂人格污辱和身心摧殘的整個迫害過程中,八大隊現任大隊長劉忠科親自在現場督陣。

◇六十多歲的老人被侮辱人格的酷刑折磨

* 六十五歲老人被毒打、狠踩小便處 水瓶吊小便上侮辱 數年傷未痊癒

法輪功學員王恩昌,二零零一年六月三日被非法關押到大連教養院,當時六十五歲。惡警隊長王琦為強制王恩昌放棄修煉,用電棍電、膠皮棒(俗稱狼牙棒)打,指使兩名普教用馬扎砍膝蓋、小腿,床板砍肩膀和後背,狼牙棒打後心,王琦說:這就是國家法律,我就代表政府。老王疼痛難忍,癱倒在地,心臟像爆裂似地痛。

然後,暴徒用腳使勁踩老王的小便處,連踩了十幾分鐘,更令人髮指的是,王琦用一個水瓶吊在老王的小便上折磨侮辱他。迫害使老王數年傷未痊癒,有時一宿要起夜十幾次,腰部經常疼痛,只好跪在床上把腰翹起來以減輕痛苦。

* 侮辱人格的酷刑使老人心寒

法輪功學員潘世吉,六十多歲的老人,被剝光衣服,電肛門、小便處。惡人侮辱人格的酷刑使老人心寒,說:「根本就沒有想到,我這麼大歲數了,給我剝光了,電肛門、小便,這麼殘忍。」老人的心理一下子承受不住了。

◇壓在凳子下慘遭電擊 受盡凌辱含冤離世

劉永來,二零零一年六月在惡警大隊長喬威、王軍指揮下,被勞教人員用布條勒住嘴、扒光衣服、面朝下按倒在床上,身上放板凳,兩個勞教人員坐上面壓住。身上被潑上涼水後,四、五根電棍一起上,專門電擊生殖器、腳心、手心、脖子、嘴、耳朵等敏感部位,皮膚被電焦,發出焦糊味,兩邊嘴角各被勒開很長的大口子,連續遭酷刑數小時。當時,法輪功學員王恩昌被惡警王琦強迫到現場看折磨劉永來,不看就過電。二零零一年七月初,受盡凌辱的劉永來被迫害致死,年僅三十六歲。

◇專電生殖器等敏感部位 甚至扒光衣服推到水中電

* 黃紅啟,大連理工學院機械系博士、法輪功學員,湖北省武漢市黃陂籍人,被非法勞教,無理開除學籍。在黑暗的大連教養院,因拒絕「轉化」,多次遭惡人毒打、頭頂扎針、皮鞭抽、坐老虎凳等酷刑折磨,耳膜被打穿,鼻子因野蠻灌食致殘,還被電棍電擊生殖器等敏感部位,現已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 宮國偉,遼寧大連莊河市法輪功學員、農民,五十多歲,二零零一年三月在大連教養院遭暴力「轉化」迫害,被四個警察扒光衣服,各拿一根高壓電棍電擊,專門電生殖器、手心、腳心、耳朵等敏感部位。有的惡警還把學員扒光衣服後推到水中用電棍電,喪心病狂。

(二)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的侮辱:是供他們玩的,想怎麼摧殘就怎麼摧殘

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瘋狂迫害、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更為摧殘人性的是,把法輪功學員的睪丸用水沾濕,用多根電棍電擊,令人痛苦無法承受,被迫寫所謂「三書」。好些受此酷刑的人都不願描述電擊時那種痛苦的感受,不願觸碰內心那種屈辱。

惡警指使犯人扒下法輪功學員的褲子,狠捏睪丸,有的睪丸被捏化,像液體狀。此酷刑使人鑽心透頂的劇痛,從頭頂心到胸部直至小腹都劇痛無比,極其殘忍。還有的用打火機燒陰毛、擊打睪丸等。

惡警把堅定不屈的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綁到宿舍鐵床上,手腳抻開,用手銬、繩子固定,動彈不得,身體呈「大」字,然後戴上膠皮手套或用手巾揉捏睪丸、拔陰毛。那種痛苦,對人性的踐踏,對人尊嚴的侮辱,人類的語言難以描述。

用惡警自己的話說:是供他們玩的,想怎麼摧殘就怎麼摧殘!他們自己也承認,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的迫害手段、招數,甚至電影上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德國法西斯都趕不上,有過之而無不及。

五隊隊長趙爽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凶手之一,凶殘下流。看看以下這段話,就可以知道都是些甚麼貨色如趙爽之類的被中共利用、推到迫害法輪功的前線,沒有人性的甘願為中共賣命。

二零零三年六月某日,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五大隊會議室裡,趙爽對法輪功學員的「講話」:

「共產黨信任我,將我調到五大隊任隊長,就是收拾你們法輪功。……我就讓你們活受罪,……讓你生不如死。在我這裡不老實,我就掐你XXX(指生殖器)。……你們上網說我是流氓隊長,這說對了,我就是流氓。……我最大的特點是好色,玩女人我是……(話太髒不能複述)」

◇中學教師被迫害致死 曾遭趙爽下流摧殘

孫培臣,黑龍江省依蘭縣迎蘭中學教師、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二日早,在長林子勞教所,因和法輪功學員李慶榮、張風田、徐國祥在食堂內高喊「法輪大法好」,被趙爽等惡警用電棍連續電擊,並扒光衣服,按在地上用肘砸胸、背,用腳後跟狠刨胸、背,掰胳膊、掐麻筋、攥捏睪丸。

趙爽還用包裝袋套住孫培臣的生殖器用手將人整個提起。另一惡人拿電棍電擊孫培臣生殖器等敏感部位。殘酷的迫害致使孫培臣牙齒全部鬆動,胸部劇痛難忍,呼吸困難。孫培臣由於在勞教所遭殘酷迫害,二零零六年六月七日被送回家時,已奄奄一息,一個月不到,七月三日含冤去世。

◇惡警如是做(性摧殘) 犯人猖狂學

石居生,一九五三年生,黑龍江省雙城市青嶺鄉益勝村農民、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被非法關押進長林子勞教所。曾被鎖在鐵椅子上,被趙爽叫人扒下上衣、解開褲帶,用兩根電棍電。之後趙爽拿塑料袋掐睪丸,掐得他疼痛至極、大叫,惡警們便大聲獰笑,人性全無。之後又被犯人董合斌掐睪丸,董還說趙隊長就是這樣對待你的。

◇被狠攥睪丸一年多後 睪丸仍然疼痛

法輪功學員臧殿勇,被趙爽極其下流殘忍的用手抓住睪丸攥,遭此迫害後一年多,睪丸仍然疼痛。這種迫害很多法輪功學員都遭受過。

◇被電擊生殖器達四十分鐘

高科,哈爾濱市道外區育民小學教師、法輪功學員,五十多歲。在長林子勞教所遭受無數次酷刑:蹲小號七、八次、坐鐵椅十多次、電棍電十餘次,最長的一次被趙爽用一根充足了的電棍電眼睛、生殖器、心臟長達四十多分鐘,全身都是焦糊的皮膚。

(三)吉林省吉林監獄下流無恥的行徑

吉林監獄對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並推崇人類最下流無恥的行徑,對法輪功學員性迫害,最惡劣的迫害方法是獎勵犯人摧殘法輪功學員,刑事犯為了得分減刑,採取種種殘酷手段折磨法輪功學員,包括折磨、蹂躪男性生殖器。

刑事犯高國興(綽號猩猩)迫害法輪功學員陰狠至極,用手掌捏人睪丸,用手指彈人眼球,取名叫「滿天星」,洋洋自得,到處吹噓「我用的手法誰也受不了」,並到其它監區介紹經驗。

◇長春電視插播的勇士生前遭受性迫害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八時左右,吉林省長春市有線電視網絡的八個頻道被插播《法輪大法弘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法輪功真相電視片,時間長達四、五十分鐘。對此,江澤民集團十分恐懼,密令「殺無赦」。五千多名長春法輪功學員因此被非法抓捕,至少七人被打死,十五人被非法判刑四至二十年。

* 雷明曾被狠捏睪丸 疼得死去活來

雷明,三十歲,吉林省白山市人。被非法重判十七年,在獄中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終因傷勢太重,於二零零六年八月六日不幸去世。

雷明生前說:「兩個人按著雙腿,一個按著雙手,由另一個脫我的褲子,就捏我的睪丸,使勁的捏,給我疼得死去活來。我就喊我就叫喚。這時候他們有個人就捂著我的嘴,捂著我的嘴我也喊,給我疼的滿頭大汗。後來他們一看我使勁喊他們沒招,因為中午人家有下夜班的,他們就停止了。」

* 梁振興生殖器等部位被電焦

梁振興,被非法判刑十九年,先後在吉林監獄、鐵北監獄、四平石嶺監獄、公主嶺監獄慘遭迫害。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上午十時左右在遭受了近十年的殘酷迫害後,在公主嶺中心醫院含冤離世,年僅四十六歲。

梁振興。(網絡圖片)
梁振興。(網絡圖片)

在吉林監獄,梁振興遭受種種殘酷迫害和非人折磨。二零零七年末,被毒打、遭八根電棍電擊,臉被打變形,後背、小腹、生殖器等部位被電焦。犯人顏德全,經常當著大家面毒打梁振興:用拳或肘擊打胸、頭、臉,捏睪丸,扯生殖器,用刷把、笤帚把往肛門插,打耳光,抓頭撞牆,強迫吃辣椒、灌辣根等等。

◇無恥行徑:惡警利用犯人下迷藥 實施性侵犯

張文峰(張文豐),三十多歲,吉林省德惠市大房身鎮(原楊樹鎮)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被非法重判十年。在吉林監獄,被惡警利用犯人長達一年多下迷藥、性侵犯。犯人說這「都是監獄領導的意思」。張文豐表示,自己是堅定的大法弟子,從未妥協「轉化」。他們如此陰毒無恥地陷害他,是想離間他與同修和家人的關係,從而加重對他的迫害,甚至殺人滅口,以掩蓋他們陰險迫害的真相。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七日晚,張文豐在晚飯時遭犯人下藥迷昏,早晨起床時,發現臀部下面有粘連的髒物流出,並感覺頸椎很難受。事發前,犯人謝國臣、張輝曾分別揚言:「不聽話,乾脆下點藥把他幹了」、「乾脆下點藥讓他睡覺睡死得了」,張文豐把事情反映給惡警柴洪軍,要求檢查。而惡警柴洪軍不但不處理,反而在當天以張勸阻惡警不要迫害法輪功學員史文卓為由,將他嚴管迫害一個半月。

張文豐將此事向司法部門及相關機構申訴,要求嚴懲凶手、追究相關人員的法律責任。罪行曝光後,惡警蓄意報復,唆使犯人加重迫害。二零零九年,將張文豐轉到九監區三小隊,指使犯人徐波、黃濱、杜偉、楊長順、譚長信等多次將張文豐迷昏,施以性暴力,還陰毒地使他染上性病,造謠說他搞同性戀。

上述罪犯長期在張文豐飲食中下不明藥物,疑似搖頭丸之類的毒品,導致張文豐飲食後感覺脖頸發緊、頭髮脹、扁桃體疼痛,同時伴有性興奮的異常反應。

張文豐遭迫害後身體虛弱,其家人悲憤難當,表示要起訴。獄方惡人感到恐懼,恐嚇張文豐說:花錢(疏通)都要整他,讓他死都不知咋死的。張文豐表示:如果自己有甚麼不測,那一定是被邪惡壞人迫害所致。

◇一天之內衣服被扒光七、八次 被捏睪丸、彈睪丸酷刑折磨

金成權,吉林省圖們市朝鮮族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春被綁架到吉林監獄,在教育科惡警李永生唆使下,犯人楊永奎、韓明君、崔立君、於立偉對其毆打多次,韓明君捏其睪丸、用針扎肋骨、燒鬍子逼他寫「四書」。惡警一天之內把他全身衣服扒光七、八次,彈睪丸、掐大腿內側,掐得兩腿內側一塊塊黑紫,……酷刑折磨得他半個身子都像已經死了,體重不足七十斤。

金成權後於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四日在流離失所中離世,年僅五十六歲。

◇吉林監獄其他遭性迫害案例

* 法輪功學員新元俊,被打掉牙,被犯人抓男性生殖器折磨。

* 法輪功學員楊峰,常遭殘酷折磨。在上「死刑床」時,一支胳膊給打殘,至今不能回彎,睪丸被打壞,一直紅腫發炎。監獄不給救治,只能在疼痛中煎熬。

* 其他遭「捏睪丸」酷刑折磨的部份法輪功學員:騰偉強、辛延俊、呂然、王志強、楊光等。

(四)「文明執法單位」的河南第三勞教所裡下流、骯髒的迫害

河南省被非法勞教的男性法輪功學員大都被送到河南省第三勞教所(許昌市)遭下流、邪惡的迫害。惡警的口號是:「寧可打死也要將其『轉化』;如有絕食者,即使餓死也不放人。」一方面,惡警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每天電棍電擊數小時或用膠皮棒毒打,致使很多人被打殘、打癱瘓;另一方面,利用勞教人員充當打手「包夾」毫無人性的迫害和凌辱,逼迫「轉化」。而更下流和慘無人道的是對法輪功學員殘忍齷齪的性摧殘。

比如:拔陰毛;捏睪丸;掐大腿內側;用棍打大腿、生殖器;陰莖往法輪功學員嘴裡塞等等。還有用細尼龍絲拴住陰莖,兩個包夾用力拉,使法輪功學員在撕心裂肺的慘叫中昏死過去,陰莖腫得拳頭大,排尿非常困難。

◇惡人醜態百出 中共如此「文明」

河南第三勞教所裡,張鐵紅、李兵、李付彬、張二功等數十名惡人強行扒法輪功學員的褲子,掏出陰莖在法輪功學員屁股上抽動,醜態百出,而正是這些流氓因迫害法輪功學員有功而得到惡警的表揚和讚賞,並獲得減期。而正是這個黑窩,因迫害法輪功賣力被連續四年冠以所謂「省級文明執法單位」。

我們來看看,在中共流氓領導下,河南第三勞教所裡的「文明」。

◇繩子綁住陰莖猛拉 大腿內側軟組織嚴重損傷仍被逼出操出工

法輪功學員彭紅顏,因堅修大法,被綁在兩個鐵床上,被兩個吸毒犯人方四軍和白某某用木板狠刺大腿內側,造成軟組織嚴重損傷,狠命打大腿造成骨折。他們還用繩子綁著彭的陰莖,不讓他解手,不讓睡覺,猛拉綁著陰莖的繩子折磨他。在他行走不便的情況下,惡警仍逼他出操、出工幹活,使彭紅顏腿上的鮮血常常染紅厚厚的衛生紙。

◇非法加期反遭迫害 被逼吃大便、喝尿、往嘴裡塞陰莖

李進科,河南省南陽市唐河縣醫院醫生,在許昌勞教所多次被打得頭破血流,大腿內側被吸毒犯們抓、捏得常年青紫,十個腳趾甲被惡警們用腳跺得全部瘀血呈黑色。李進科多次絕食抗議無理迫害,被非法加期半年。二零零六年五月,勞教所仍拖著不放,李進科再次絕食抗議。惡人楊國旗在惡警授意下,對其百般折磨,用盡邪招:竟逼李進科去廁所吃大便、喝尿。更令人髮指的是,楊國旗一夥竟把陰莖往李進科口裡塞。

◇ 一丘之貉:面對性侮辱 惡警答:你不「轉化」,我沒辦法

何洪亮,河南省淮陽縣許灣鄉農民,六十歲左右,因修煉法輪大法,屢遭綁架、關押。二零零八年九月,他被劫持到河南許昌第三勞教所,遭非人折磨。

二零零九年六月某晚,惡警張清善、勞教人員陳國旗等把何洪亮按倒在洗浴間,陳國旗脫掉衣服,赤裸裸的拿著陰莖往何嘴裡塞,何洪亮說:「你這是犯法的,這是對我的侮辱。」他才罷休。過一個星期,惡犯馬虎、張偉又把何洪亮騙到洗浴間,張偉拿著陰莖往何洪亮嘴裡塞,何洪亮說:「你是違法的,這是對人的侮辱,我告你。」何向二中隊隊長趙志民報告此事,趙志民說,你不「轉化」,我也沒有辦法。顯然這是惡警安排好的迫害,他們是一丘之貉,狼狽為奸。

◇性侮辱法輪功學員遭惡報 生殖器腫爛痛苦不堪

孫保民,河南洛陽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至二零零六年,被三大隊一中隊邪惡勞教班頭聶勇將生殖器伸入口中侮辱。聶勇後遭惡報,生殖器腫爛,痛苦不堪。

三大隊二中隊邪惡勞教班頭廖浩傚法聶勇行惡,對惡警隊長趙志民、副大隊長靳偉山報告後,惡警不但不禁止,反而大笑。廖浩後遭惡報,因在勞教所內侵財,被家屬告發,其因迫害法輪功學員而得到的減期全部作廢。

(五)遼寧省葫蘆島教養院

遼寧省葫蘆島市教養院(葫蘆島市勞動教養管理所),是遼寧省迫害男性法輪功學員最為邪惡的地方,很多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被從全省各地教養院轉押到葫蘆島教養院進行強制洗腦迫害。

葫蘆島教養院經常採用的性迫害手段之一是用電棍電男性法輪功學員的生殖器,或把電棍插到男學員的肛門和女學員的陰道中。

◇地下刑堂的血腥暴力

二零零三年一月,葫蘆島教養院為逼迫法輪功學員「轉化」,進行了三天三夜的血腥迫害。所有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被帶進專設的地下刑堂,剝光衣服,只留內褲,惡警一個個赤膊上陣,叫囂:「往死裡打」、「打死你也白打」,酷刑手段包括拳打腳踢、多達十幾根電棍電擊全身及生殖器、玻璃割頸部和手腕、用腳踢陰部、跪拖布把兒、灌藥、狼牙棒打肚子……

遇害者遭不同程度損傷:神經麻木、手臂黑紫、頭部腫大,嘴裡腫爛、牙齒鬆動、口吐鮮血,陰莖紅腫、多日不能小便,面部糊焦、被毀容,心臟受損、渾身無力、不能進食,全身各處深度燒傷、生命垂危……

劉萬立、梁國滿、鄧文興臉和脖子被電焦糊,被毀容;李廣海生命垂危、不能吃東西、手臂黑紫,被送去醫院搶救;王忠濤遭六根電棍電擊,生殖器周圍被電得紅腫,右耳被電破;張利國被打得心率過速,高血壓180~250……

◇電棍捅私處,變態獄警觀刑為樂

法輪功學員趙連新因嚴詞拒絕看攻擊法輪功的錄像,被劉國華等四、五個獄警用腳踩住身子,用鞋底狠命抽耳光;用電棍背後連電帶捅,鮮血浸透了衣衫;褲子被脫掉,用電棍捅私處,將電棍插入肛門,趙連新被折磨的死去活來。惡警仍不罷休,用冷水潑在他身上,接著電。一些獄警在變態心理驅使下,把折磨別人、看別人受刑時的痛苦為樂。

趙的頭上到處是青紫、瘀血,眼睛腫得連縫都沒有了,慘不忍睹,連相識的人都不認識他了。包括趙在內的六位法輪功學員個個都被折磨得遍體鱗傷,折磨後被一個連一個銬在一起,睡在水泥地上。第二天,以劉國華為首的幾名惡警衝進屋,不由分說又挨個血腥迫害,拳打腳踢,揪頭髮往地上撞,電棍電……。這種滅絕人性的迫害持續了四天。

◇不「轉化」,未婚青年被連續電擊陰莖數小時致傷

於英楠,一九七零年十二月生,葫蘆島市楊家杖子經濟技術開發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葫蘆島教養院,遭惡警王勝利、張福勝、佟立永等人殘酷迫害,被電棍電擊七個小時(下午三點半到晚上十點半)。惡警張福勝用電棍電擊於英楠陰莖部位兩個多小時,還邪惡的說:「電你卡巴襠(陰莖)你能受得了嗎?」院長姚闖對這種流氓行為置之不理,並恐嚇:「於英楠,你今天『轉化』也得『轉化』,不『轉化』也得『轉化』……」主管大隊長劉國華一直坐在於英楠跟前的椅子上冷眼相看。……

邪惡迫害造成於英楠臉部變形、陰莖紅腫疼痛、小便困難、手足麻木、身體經常發冷、全身經絡疼痛、免疫力下降。於英楠未婚,這樣電擊陰部,給於英楠今後的人生道路造成了嚴重影響,長時間電擊,使其幾天之內經常聽到全身體內返出的辟辟啪啪的電棍電擊的聲音。

◇其他遭性迫害案例

* 法輪功學員趙恩發,被主管大隊長劉國華用電棍打,陰莖被打腫。

* 法輪功學員梁國滿,遭連續毒打三天,陰莖被電棍電擊紅腫,小便異常困難。

* 趙明,葫蘆島市法輪功學員,因絕食抗議迫害,二零零四年八月三十日,被二大隊惡警大隊長王維真等用兩根電棍電擊睪丸。

(六)北京市惡警惡行

◇北京天安門廣場、西城區公安分局惡警惡行

* 天安門廣場公安分局惡警:往生殖器上倒碘酒和雙氧水

姜勇,長春市南關區幸福鄉光明村十社法輪功學員、農民,二零零二年四月進京證實法,被綁架,在警車裡被打昏,被抬到天安門廣場公安分局後,警號尾數為569的惡警往其鼻子裡、生殖器上倒碘酒和雙氧水,往頭上套塑料袋窒息迫害,腳踩胸口令人喘不上氣。後被前門派出所刑訊逼供昏迷兩天,被抬進崇文區看守所、北京公安醫院,被扣在死人床上折磨得死去活來,絕食十八天後正念闖出。

姜勇於二零零四年七月被長春市國保大隊和長春市鐵北第一看守所迫害致死,年僅四十六歲,屍體全身成紫紅色,傷痕纍纍,臉上有血跡。

* 北京西城區公安分局性侮辱:細木棍撥弄生殖器 揚言試試新招數

法輪功學員徐華(化名),二零零一年新年前夕進京證實法,被北京西城區公安分局非法刑拘。某晚七點多,惡警楊雷和一名便衣(三十多歲,穿米黃色衣服)將他提出牢房,帶進一個房間,關上門之後,強行扒光徐華的衣服,揚言要試試新學的招數,口裡說著下流的話,一邊用細木棍撥弄其生殖器,左手撥累了就換右手,右手撥累了再換左手,就這樣侮辱折磨人一個半小時左右。這就是「人民」警察,惡毒、殘忍、心理變態!

◇北京東城分局看守所、海淀區看守所惡警惡行

* 東城分局看守所惡行:捏小便睪丸、噴玻璃纖維……

錢世光,甘肅蘭州市西北石油地質研究所高級工程師,二零零二年六月,因進京證實法被綁架到東城分局看守所,在看守所因高唱大法歌曲,遭惡人毒打,並被按在床板上捏睪丸,他默默求師父保護,小便睪丸幾乎縮到了肚子裡,惡人怎麼也抓不住,只好罷休。

東城分局看守所對法輪功學員採用多種酷刑,如:冬天打開水龍頭,淋一整夜;被子蒙住頭,壓在床上捏小便睪丸;衣服脫光,被穿著防護服的管教往身上噴玻璃纖維,噴上後渾身又癢又痛,越抓越癢,噴灑時若不護住小便睪丸,那個地方噴上後其癢痛難熬,生不如死……

* 海淀區看守所性侮辱:飲料瓶裝滿水 繫在生殖器上 再用手左右撥拉

徐承本,山東煙台海洋漁業公司職工、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底,因進京上訪,在北京海淀看守所,寒冷的冬天被惡警教唆嫌犯扒光衣服,洗冷水澡一個多小時凍他;坐土飛機;侮辱人格,把飲料瓶裝滿水,用繩子繫在其生殖器上,再用手左右撥拉;四天四夜沒合一眼,一合眼就被打耳光、捅鼻子、耳朵。被惡警電擊、噴迷魂藥,臉被電得腫大,嘴唇流黃水。

◇北京市、豐台區、順義縣、密雲縣看守所:刑訊逼供 電擊生殖器

* 高鋒,甘肅省蘭州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進京證實法,被北京市局、豐台區等地幾十名公安、便衣綁架,遭瘋狂毆打和搶劫。高鋒當夜被非法關押到海淀區看守所,剛到看守所,就遭到四、五個便衣警察的毒打。而後就是連續近三週的白天夜間不間斷的隨時提審,不讓睡覺,惡警李軍多次對高鋒嚴刑逼供,用電棍不斷電擊高鋒生殖器、腳心等敏感部位,多處被電焦流膿水。

* 趙保省,河北省清河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因進京護法被北京市順義縣公安局沙領分局五惡警打殘右臂(其中兩個警號分別為049069、049070)。三九天,被扒光衣服銬在院子裡的樹上,惡警往身上潑涼水,用大小電棍電擊,大電棍多次放到生殖器上電。

* 朱雲福,江蘇省昆山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六月,因進京證實大法被綁架,在密雲縣看守所遭北京流氓惡警酷刑迫害,差點被活活打死,被打得傷痕纍纍,腳心、生殖器被狠命電擊、擊打,生殖器皮膚被電傷。直到朱雲福癱倒在地、被打昏為止。

◇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堅持信念 電棍折磨

* 牛進平,原北京某鋼鐵公司職工、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勞教兩年半,在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遭酷刑折磨。四個犯人將他的衣服扒光後,十個惡警十根電棍同時向他全身攻擊,包括嘴、肝門及生殖器。後來還加上一根大電棍,直到把他電昏過去。

* 李春元,朝鮮族,中央民族學院宗教與哲學系講師、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底因狀告江澤民踐踏法律迫害法輪功,被非法勞教一年半,當時四十歲左右。在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因不寫「保證書」被警察用電棍電其背部、臉部,甚至脫光衣服,電擊他的生殖器。

(待續)
(責任編輯:李文慧)

相關新聞
薄案涉活摘器官 美41所大學法輪功學員致函國務卿
武漢理工大學副教授因信仰五次被抓
中共毒殺中國人 殘忍超過日軍人體實驗
中共黑老大周永康之殺人篇(1)
最熱視頻
【紐約調查】護理中心拉客 女老闆被起訴
【重播】川普簽署美國第一醫保計劃 3大要點
【珍言真語】郭卓堅:中共越界綁架12名港人
【珍言真語】楊健興:港警改例 扼殺網媒阻真相
【新聞看點】遭美重擊北京狂擾台海 美軍重返台?
【時事縱橫】中共「腦殘及懲罰」外交 美歐抵制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