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泌節省大量對外賓的接待費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3年10月10日訊】
有預見的、仁心慈厚的好刺史

葉南巖在做浦州刺史時,有打群架的人,到州里告狀。一人流血滿面,受重傷,胸部幾乎破裂,生命危在旦夕。

葉刺史看見他這樣,心中難過。當時家裏有刀瘡藥,葉刺史立即回家,親自為絕搗藥、敷治。命令手下的人,把受傷的人,抬到幕府的一間屋子裡,派一個謹慎厚道的看門人和幕府官員看護,對他們說:「要好好照看他,別讓他傷了風。這人死了,由你們負責。不要讓他的家裏人進來。」

接著葉刺史,對案情略加審核,將打人凶手關進獄中,釋放了其餘的人。

葉南巖的一位朋友,問他這樣做的原因。葉公回答說:「大凡人們鬥毆,都沒有好氣。這人不馬上搶救,必然死去。這人死了,就要有一個人償命。這就會讓他們家出了寡婦孤兒,又要牽連旁人,這就不止一個的人亡家破。這人傷好了,就止不過是一件鬥毆罪案罷了。人之常情,是都想打贏官司,為了打贏官司,就是犧牲了自家骨肉也甘心。所以,我才不讓這人的家屬,走近他。」

不久,受傷的人好了。一切官司也就平息了。

葉南巖是一位多麼有預見、多麼仁心慈厚的刺史啊!

鞠真卿巧治鬥毆

鞠真卿做潤州太守的時候,百姓凡有打架鬥毆的人,除了按鬥毆罪處罰外,還讓先動手打人的人出錢,送給後還手的人。

一般的人,捨不得花錢,並且對把錢送給敵對的人,也氣不過。因此,從這以後,每天雖也免不了發生民事糾紛的事,但是爭吵的雙方,互相瞪著眼睛;卻誰也不敢先動手打人。

社會秩序迅速安寧下來。

牛宏護弟不護牛

奇章公牛宏,有個弟弟叫牛弼。牛弼好酒貪杯,每喝必醉。他曾在醉中,把牛宏駕車的牛射死了。

牛宏回到家裏,他的妻子迎上前來對牛宏說:「小叔子把牛射死了。」

牛宏衝口答道:「可以做成牛肉乾。」卻不提懲罰弟弟的事,因為他喝醉了啊!

李泌節省大量對外賓的接待費

唐朝時,因為河隴被吐蕃侵吞,自從天寶年間以來,安西、北庭都護符來京奏事、及西域使者在長安的,歸路被斷絕,人馬食用都靠國家鴻臚禮賓寺,委派府縣供給。時常要支出許多錢財。長安市民,負擔很重。

李泌知道:胡客(當時的外國客人)留在長安時間長的,有的達到四十多年。他們都有妻子,買田宅,買賣典押,獲利很多。李泌於是命令檢查胡人有田宅的,查出四千多人,都停止供應他們的生活費用。

胡客不滿,都到官府申訴。李泌說:「造成這種局面,都是歷來宰相的過錯。哪有外國來的朝貢使者,留在京師幾十年,不讓他們回國的道理呢?現在應當從回紇借道,或者改走海道,把他們放回去。有不願回去的,應當命令鴻臚寺上報,授給他們職位,發給俸祿,使他們做唐朝的臣子。人生應當及時施展才幹、抱負,哪能終身客死他鄉呢!」

於是,胡人沒有一個願意回國的。

李泌便命令讓:胡人使者,分別帶領神策兩軍;王子使者,做散兵司使或者衙吏;其餘的胡人,都為軍卒。這樣一來。我國的禁衛軍隊的力量,更加壯大了。而鴻臚寺供給的,只有十多個使者。

這樣以來,每年節省對外賓的接待費開支,達到五十萬兩銀錢。

裴光庭一計生數利

張說考慮到天子大駕東去泰山封禪,恐怕突厥會乘機侵犯邊境,決定要加派軍隊去守衛邊防。

他把兵部郎中裴光庭,找來商量這件事。裴光庭說:「天子封禪,是向天下表明治國的成功。可是卻害怕突厥,這就顯示不出大唐王朝的強盛和功德了。」
張說問道:「那該怎麼辦呢?」

裴光庭答道:「四海之中,突厥是個大國,他們屢次要求與朝廷和親,可是朝廷一直猶豫不決,沒答應。現在派一個使者,徵求突厥國派一名大臣,隨從天子封禪泰山,他必定欣然從命。只要突厥來了人,那麼凡是外族的君長,就沒有不來的了。這樣,邊境上就可以偃旗息鼓,高枕無憂了。」

張說道:「對!你的高見,是我所不及的。」

張說立即向天子奏明,按裴光庭的建議執行,派使者去知會突厥。

突厥大喜,就派遣大臣,入朝進貢,接著,隨從天子去泰山封禪。

崔佑甫 善策惠士兵

唐德宗李適即位,淄州、青州節度使李正己,上表獻錢三萬萬文。德宗想要接受,又恐怕被李正己所欺騙;想拒絕,又找不到理由。

宰相崔祐甫,請求德宗派使者慰勞淄州、青州的將士,就拿李正己所獻的錢,賞賜給他們,使將士們都感戴天子的恩德。其他各道的節度使,也都知道朝廷不重財貨。

德宗採納了崔祐甫的意見。李正己十分慚愧而又佩服。

(均據馮夢龍《智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不知過了多少年月,這位院主已經年老。有一天,他渡江去查田,從懷中取出那個寶物青磁碗,突然扔進江中。
  • 唐高宗時,南方部族相聚騷擾邊地。朝廷發兵征剿失利,於是,用徐敬業為刺史。州裡派兵到郊外迎接,徐敬業把他們盡數打發回去,單人獨馬,到了州府。
  • 子嗣一事,人只知操之於我,卻不知主宰在天。或者,人只知主宰在天,卻不知操之於我。
  • 隋朝時,泉縣的惡霸馮弧,倚仗姐夫是朝廷的吏部侍郎,無惡不作。一次與別人下棋,被對方將得沒有還手之力,他要對方把棋收回去,對方不肯,一怒之下,竟用磚頭砸死了對方。
  • 從前,齊國有一位姓黃的老相公,很講究為人謙讓自卑,也喜歡大家稱道他謙卑的美名。
  • 從前齊國有一個人,整天貪戀著金子。一天清早起來,他把衣服穿得整整齊齊,趕到市上,走進一家金店裡,伸手拿了一塊金子,回頭就跑。
  • 從前,鄭國有個巫師,名叫季咸。他能測出人的生死福壽,甚至具體的年月日,也能像神一樣預言準確。鄭國人見了他,都遠遠躲開,生怕被他的預言說中,帶來災禍。
  • 皇帝的命令有時是出自一時的喜怒,感情一衝動,完全用感情去代替了法律。而法律的規定,一般是經過深思熟慮,集中多數人的意見,比較全面客觀地制訂出來的,它是代表國家的意志,維護社會公正的。
  • 彭雪琴長相清瘦,性格好像閒雲野鶴,說話的聲音很細微,幾乎到了無法聽清的程度。但是,每當他大怒的時候,凡是看到的人,都非常害怕他。
  • 古時官場裡的人,說話辦事,都是使用官話的。有個由士兵提拔起來的守備,因為地位驟然升高,所以一時不會使用官話。每當遇見上司,依然自稱「小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