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正義:一個為民為國忠厚義膽的奇官

圖片來源:Fotolia

  人氣: 46
【字號】    
   標籤: tags:

呂夷簡欲削宦官職權,有謀略

宋仁宗時,西部邊疆發生戰爭,大將劉平陣亡。朝中輿論認為,朝廷委派宦官做監軍,主帥不能全部發揮自己的指揮作用,所以才導致劉平失利。於是,宋仁宗下詔,誅殺了監軍黃德和。

此時,有人上奏,請求把各軍元帥的監軍,全部罷免。仁宗徵求呂夷簡的意見,呂夷簡回答道:「不必罷免。只要選擇為人謹慎忠厚的宦官,去擔任監軍就可以了。」

仁宗委派呂夷簡去選擇合適的人選,呂夷簡又回答說:「我是一名待罪宰相,不應當和宦官交往,怎知他們是否賢良呢?希望皇上命令都知押班(由大宦官擔任的官職名 ),但凡他們所薦舉的監軍,有不勝任其職務的,與監軍共同治罪。」仁宗採納了呂夷簡的意見。

第二天,都知押班,主動在仁宗面前,叩頭請求:罷免各監軍宦官。

朝中士大夫,都稱讚呂夷簡有謀略。

一個為民為國的忠厚義膽的奇官!

汪應軫當明武宗南巡時,率領同館庶吉士舒芬等人,上疏諫止,幾乎被杖打至死。隨即,汪應軫又出任泗州太守。

泗州百姓,原先不知道農桑之事,汪應軫到任後,先鼓勵他們耕田,然後,由州里支出錢,從湖南買來桑樹,教他們種植。又招募一些婦女採桑,教給他們養蠶的技術。

驛站的使者,騎馬來報,武宗即將到達泗州。附近的各個州府,都驚慌失措,敲詐勒索民財,以便做為迎駕的費用。甚至弄得百姓們把門窗堵死,逃到外地躲藏起來。

獨有汪應軫,鎮靜如常,不做任何迎接聖駕的舉動。

有人問他:為何如此無所作為?

他說:「我和州里的士人、百姓,向來都是互相信任的。即使聖駕到來,一切費用都是在早晚間,就可以籌措準備好的。現在聖駕究竟哪天到來,還沒有一定,就匆匆忙忙去籌辦,差官役吏四處活動,很容易共同作弊。到時候,財務費用準備齊了,可聖駕並沒有到來,怎麼辦呢?」

當時別的州府,用上千人,手持火把,在夜間等候迎駕,足足有一個月之久,不少人因此而凍死、餓死。

汪應軫命令拿火把的人,站在榆,柳樹間,一個人手拿十束。等到御駕夜裡經過泗州時,發現泗州持火把的隊伍,整齊有序,絲毫不亂。

御駕經過別的州府時,一路上,宮庭使者絡繹不絕,任意敲詐勒索,毫不滿足。

汪應軫考慮到這些人實際上內心很虛弱,可以用威力震服。於是,他率領百名壯士,排列在他們的船旁,大聲呼喊答應,聲音傳遍了遠遠近近的地方。當地的人和外來的人,都感到震驚,不知他們要幹甚麼。汪應軫指揮隨從的人眾,急速拉船前行,頃刻之間,已過百里,於是出離了泗州地界。後面到來的使者,才收斂自己的行為,不敢私自勒索。而汪應軫,一概以禮相待。於是,他們都譴責前面的使者,而十分讚賞感激汪應軫。

武宗到了南都後,又傳下聖旨,命令泗州進獻幾十名善長歌舞的美女。這是因為宮使們,對汪應軫懷恨,而用這個手段報復他。

汪應軫上奏說:泗州的婦女,沒有才藝姿色,而且最近大都逃亡了,沒有辦法應招,只能進獻過去所招募的採桑養蠶婦女若干人,如果蒙皇上收納到宮中,使他們採桑養蠶,實在是有補於王化。

武宗看了汪應軫的奏書,下詔泗州暫停進獻美女。

汪應軫真是個為民為國的忠厚義膽的奇官啊!

沈啟用智,為民節財

明世宗皇帝,曾經巡幸楚地。當時,皇帝如果從水路走,南京就得造好樓船,供皇帝使用。如果造好了船隻,皇上要是改走陸路,就白白耗費了官府銀錢,如果不造好船只,皇上突然到來,就犯了大罪。尚書周用疑(人名),問沈啟:「有甚麼好辦法?」

沈啟說:」把船商們召集來,讓他們準備好木料,在龍江關等候,急速派遣驛使,偵察皇上所行的路線。好再路程是能按天數計算出來的,到時候船可以立即造好。如果皇上乘船,就把造船錢攤派在官府,如果皇上不乘船,就把木料錢算給商人們。這事不難辦。」

後來,皇上果然改走陸路,依靠沈啟的辦法,南京沒有浪費水運的銀錢。

有皇上寵信的宦官,請求世宗修復太祖朱元璋的陵墓。朝廷派錦衣衛的朱指揮使,到南京視察皇陵。

沈啟乘機對朱指揮使說道:「高皇帝曾有詔命,不准動皇陵寸土,違犯的人,處以死罪。現在要修復皇陵,不能不動土,因此而犯下死罪,是很可怕的呀!」

朱指揮使害怕起來,回去後,把沈啟話,告訴給那個得寵的宦官,事情得以停止。從而為國為民,大節財力。

主父偃獻計利國民

漢朝憂慮諸侯強大。主父偃獻策:讓諸侯有權把自己的土地,私自分封給他們的子弟,然後,由朝廷贈給封號。

這樣做了以後,漢朝對新起的諸侯有大恩,而原先的大諸侯,自己的勢力被分散、弱小了。

范仲淹願一己受辱

范仲淹做延州知州,他寫了封信送給吳元昊,對他曉喻利害,希望他歸順朝廷。吳元昊回信拒絕,語言傲慢。范仲淹把吳元昊的情況,向朝廷上奏,而把他的回信燒了,不讓皇上知道。

呂夷簡對宋庠等人說:「做別人臣子的,沒有外邊的依靠,怎敢這樣。」宋庠認為呂夷簡實在是深深地怪罪范仲淹了,就上奏說范仲淹該斬。

范仲淹回奏說:「臣開始的時候,聽說吳元昊悔過,所以去信誘導勸喻他。正趕上任福兵敗,吳元昊勢力又振作起來,所以他回信傲慢。臣認為使朝廷看見了他的回信,而又不能征討他,那麼,受辱的是朝廷。所以我當著官屬的面,把回信燒了,使朝廷一開始就和沒聽說這事一樣。這樣,受辱的就是臣一個人了。」

杜衍當時做樞密副使,竭力為范仲淹爭理。於是罷去宋庠的朝官,調宋庠出任揚州知州;而對范仲淹不加譴責。

于謙妥善安置降卒

明成祖永樂年間,許多投降的士卒,大都安置在河間、東昌等地,生養蕃息。這些人中,有的驕橫不馴。如果有外敵來進犯時,他們都會乘機而起,發動叛亂。這就是一大隱患。

正在此時,朝廷決定發兵,去征討湖南、貴州、廣東、廣西等地的寇盜。

于謙乘機奏請征派那些投降士卒有名號的人,多給犒賞,隨軍出征。在平定了那些地方的寇亂之後,于謙又奏請把那些人留在當地。

由於這些措施恰當,把許多投降的士卒,安置得妥當,便將幾十年的積患,一旦在無形中得到消除。

擒拿江賊

明武宗游幸南方,回到京都,當他彌留之際,楊廷相已經決定擒拿江彬了。

可是,江彬率領的邊兵,有幾千人,手下的爪牙,入都是精銳士兵。恐怕倉卒擒拿江彬,會激起兵變。楊廷相一時想不出好辦法,因此向王瓊問計。

王瓊說:「可以記載他們護駕南巡的功勞,命令他們到通州領賞。」

因此,把邊兵都調離開了。江彬這賊,便被順利的擒獲了。

(均據馮夢龍《智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齊國要攻打宋國。宋王派藏孫子(人名)向南邊去求救於楚。楚王很高興,答應得也很痛快。然而,藏孫子卻很擔心地回去了。
  • 葉南巖在做浦州刺史時,有打群架的人,到州里告狀。一人流血滿面,受重傷,胸部幾乎破裂,生命危在旦夕。
  • 不知過了多少年月,這位院主已經年老。有一天,他渡江去查田,從懷中取出那個寶物青磁碗,突然扔進江中。
  • 唐高宗時,南方部族相聚騷擾邊地。朝廷發兵征剿失利,於是,用徐敬業為刺史。州裡派兵到郊外迎接,徐敬業把他們盡數打發回去,單人獨馬,到了州府。
  • 子嗣一事,人只知操之於我,卻不知主宰在天。或者,人只知主宰在天,卻不知操之於我。
  • 隋朝時,泉縣的惡霸馮弧,倚仗姐夫是朝廷的吏部侍郎,無惡不作。一次與別人下棋,被對方將得沒有還手之力,他要對方把棋收回去,對方不肯,一怒之下,竟用磚頭砸死了對方。
  • 從前,齊國有一位姓黃的老相公,很講究為人謙讓自卑,也喜歡大家稱道他謙卑的美名。
  • 從前齊國有一個人,整天貪戀著金子。一天清早起來,他把衣服穿得整整齊齊,趕到市上,走進一家金店裡,伸手拿了一塊金子,回頭就跑。
  • 從前,鄭國有個巫師,名叫季咸。他能測出人的生死福壽,甚至具體的年月日,也能像神一樣預言準確。鄭國人見了他,都遠遠躲開,生怕被他的預言說中,帶來災禍。
  • 皇帝的命令有時是出自一時的喜怒,感情一衝動,完全用感情去代替了法律。而法律的規定,一般是經過深思熟慮,集中多數人的意見,比較全面客觀地制訂出來的,它是代表國家的意志,維護社會公正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