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江澤民》(101)

中國人被出賣 江澤民與西方國家「關門對話」内幕

人氣 256

【大紀元2013年10月18日訊】《真實的江澤民》第九章 貪戰

第五節 經濟輸血的沖喜效應

經濟輸血幫助了中共對抗普世價值的底氣

不爭的事實是,這些年西方各國大量的經濟輸血,幫助中共有了對抗普世價值的底氣,心理和勢力。

中共有了本錢之後,並沒有像西方說客所說的,經濟發展了,就會自動帶來政治的自由和其他自由。恰恰相反,中共以其經濟發展為藉口,更有理由對抗自由世界的普世價值。

中共的邏輯也很簡單。在我要死不活的年月,突然得到爆發的資金,變成現在的外匯儲備闊佬,擁有多少美國的債券,連西方都有人羨慕我專制的能力和制度,我已經走出了「中共模式「的路,為甚麼要走普世價值的路?!

江澤民和中共在幾十年整人政治運動中積累大量經驗,其中最本能也最湊效的是充分掌握人的弱點,投其所好,利用並擴大人性自私的部份來為中共服務。西方重商,故經濟利益可誘使西方商人和政客就範,江澤民相信的是有錢能使鬼推磨。他說,「在新格局的形成過程中,世界各種矛盾都在深入發展,各種力量正在重新分化組合,各種重大戰略關係也在調整變化。由於資本主義經濟政治發展不平衡的規律繼續起作用,西方國家內部及相互之間的矛盾日趨暴露和上升,內外難題不斷增加。這就為我們在國際鬥爭中運籌帷幄、縱橫捭闔,創造了許多新的機會。只要我們善於把握好一些大的戰略關係,善於利用一些重要矛盾,就能夠靈活應付、舉措自如,適應國際局勢的發展,進一步提高我國的國際地位。」【33】

中共赤裸裸的用機槍坦克鎮壓學生和平民在全世界激起義憤之時,江澤民踏著民眾的鮮血上台。在世界強大的民意壓力下,美國等西方國家一致譴責中共,並結合經濟制裁等方式給中共施加巨大壓力,中共陷於四面楚歌的孤立之中。經歷過中共建政後幾十年的窮酸革命及見識了上世紀八十年代國門打開後世界真實情況的中國人民,不會再接受中共把中國帶回到勒緊褲帶鬧革命的荒唐歲月,因此,西方的經濟制裁對中共的打擊幾乎是致命性的。

中共看準了西方不忍放棄中國巨大市場潛力的心理,展開了各種以經濟交往為目的的「人權遊戲(鬥爭)」。為了破開經濟封鎖,獲得西方的資金和技術援助,中共首先向西方伸出橄欖枝,表示繼續改革開放的國策,表面上不得不接受一些改善人權的附加條件,如在美國對中國的貿易最惠國待遇國會年度審核通過前,釋放一個兩個取之不盡的「良心犯」以滿足美國國會列出的人權指標。同時,對改善人權的承諾陽奉陰違,從實質上破壞世界上對其人權行為的監督。

從二十年前中共的搖尾乞憐到今天「財大氣粗」的不同態度,人們可以看到奴才和主子的可笑劣質集於中共一身。

對抗普世價值

中共的軟肋是其一黨專制的本質。共產主義理論和共產主義理想在幾十年的社會主義實踐中已被中國人民摒棄。江澤民堅持共產主義信仰是假裝的,這一點他自己也供認不諱,「高舉」馬克思主義旗幟只是一塊用於維護其統治地位的遮羞布,江澤民對「民主,自由,人權」普世價值觀的恐懼卻是貨真價實的。江深恐中共虛假的「共產主義」不堪西方「民主自由人權」普世價值觀的衝擊,而導致中共獨裁統治、中共政權瓦解。而且,江對人權的踐踏劣跡斑斑,先有整肅上海《世界經濟導報》的前科,後有發動鎮壓法輪功的世紀大迫害,還因此多年獲得「大赦國際」授予的「人權惡棍」光榮稱號。因此,江對西方普世價值觀既恨又怕,要堅決抵制。

為了消弭對抗國際上的批評,江及中共採用一貫的手法,一方面利用經濟利益的誘惑,削弱批評的聲音,另一方面混淆人權的概念,以似是而非的歪理攪亂視線,逃避國際壓力,並大力進行對外的人權理論反宣傳。江澤民發表了一系列關於抵制民主、自由、人權的普世價值觀的言論:

「美國喊甚麼民主,甚麼自由,甚麼人權,都是假的!」(1990年1月18日在山西考察工作時的談話)「我們的社會主義民主制度,體現了最廣泛的人民民主,最適合我國國情,因而是最好的民主制度。」

「我們完全可以理直氣壯的說:我們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比西方國家的『三權鼎立』制度要民主得多、優越得多。」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這種政黨制度,從根本上克服了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兩黨制或多黨制互相攻訐、互相傾軋的弊病,能夠保證集中領導與廣泛民主、充滿活力與富有效率的有機統一。」

「西方往往希望我們都變成資本主義。如果世界上都成了資本主義的『一統天下』,豈不是太單調了。」【34】

江澤民忌憚於美國的世界地位和在歷史上對各國人權的關注,在針對人類共享的普世價值時,更是把鬥爭的矛頭重點指向美國。江說,「美國對華政策一直具有兩面性:一方面,對我國進行和平演變一直是在美國的反華勢力對我國的長期戰略目標。另一方面,美國出於自身的全球戰略需要和實際經濟利益需要,捨棄不下我國的巨大市場,不得不在國際事務中尋求同我國進行合作。…既然『美國對我採取『既接觸又遏制』的兩手策略,我們也要講究策略,以兩手對兩手,以鬥爭促合作。」【35】

同時,江發出指令,「要大力揭露西方宣傳的『民主』『自由』、『人權』的欺騙性。西方敵對勢力打著『民主』『自由』、『人權』的旗號,向我發動進攻,通過各種渠道,對我進行滲透,反對我們的社會主義制度。我們要認真對付,堅決還擊。要揭露西方『民主』的實質和虛偽性,說明我們的民主是最廣泛的人民民主,說明社會主義中國最尊重人權,最愛護人,人民是國家的主人,享有真正的民主、自由和權利。」【36】

中共提出西方的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不是真正的「普世價值」。「那些宣揚『普世價值』的人,正是在自由、民主、人權的旗號下,推銷西式政治制度、價值觀念,這才是問題的實質和要害。」「冷戰結束以後,西方的外交工具就以普世價值取代了過去的反共大旗。關於普世價值,就是西方經常掛在嘴上的『民主、自由、人權、平等』,等等。且不說這些是不是公認的普世價值,僅就西方竭力甚至強行在當今世界推銷,就十分令人起疑。特別是對於我們中國,更要打一個問號。」【37】

在江澤民的指示下,中共把人權問題作為一項對外鬥爭的工作重點來抓,人權成為中國對外宣傳的一個重要主題。1991年11月1日,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表第一部題為《中國的人權狀況》的白皮書,宣稱「人權首先是人民的生存權」,「美國等西方國家對中國人權的關注是「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仍在繼續,危及世界的和平與發展。利用人權干涉別國內政和推行強權外交,阻礙了人權和基本自由的實現。」【38】之後的《中國的人權狀況》白皮書便成為中共人權的一部「經典」作品,反覆修訂出版,並在此基礎上編寫各種學習材料。

針對美國國務院年度世界人權記錄報告中對中共人權惡劣行為的記錄,中共又針鋒相對地搞了一部年度的「美國的人權記錄報告」。中共組織人馬從西方媒體公開發表的材料中收集整理,修飾加工成報告後通過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佈,以「敦促美國正視自身的人權問題」。第一部報告發表於2000年2月27日——《1999年美國的人權記錄》。這本「美國人權記錄」說,「美國無視自身存在的嚴重人權問題,卻熱衷於推行所謂『人權外交』,將人權作為醜化別國形象和謀取自己戰略利益的政治工具,這充分暴露了其在人權問題上實行雙重標準的偽善面目和藉口人權推行霸權主義的不良圖謀。」【39】

分而治之的關門人權「對話」

中共在人權問題上還耍了一個大花招,就是人權問題只能關起門來討論,否則就是「干涉中國內政」。江聲稱「人權是一個國家主權範圍內的問題;各國對人權問題的看法有分歧,應進行對話,而不應搞對抗。」江澤民當著克林頓的面說,「在人權問題這類問題上,可以在不干涉別國內政的基礎上開展討論。」

更重要的是,與各國都可以分開來談,分而治之,來多少對付多少,多多益善。讓所有還有些許人權關注概念的國家分散成單一的對手,中共駕馭單一的,分散的團體在戰爭年代久經歷練,對付甚麼人都得心應手。對方只要願意來單獨談,就是對中共合法性的承認。在中共願意談「人權」的情況下,西方國家總不能不願談吧,那麼,各國能夠聯合起來制約人權迫害情況發生的能力就被中共從此分化瓦解掉了。

談判對話是中共駕輕就熟的拿手好戲,尤其是關起門來談,甚麼大話都可以說,甚麼承諾都可以許,而出了門甚麼也都可以不做,不受任何約束,具體談甚麼,外界不知道,但又可以搪塞外界輿論。歷史上蔣介石的國民黨政府與中共關於國共合作展開的三次談判,每次都以大呼上當而告終。

「人權」終成政治裝飾

中美人權對話從江時代的1990年12月開始,每年美國負責人權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對中國進行訪問對話,或者中方代表團到華盛頓對話,到2002年12月一共舉行了13次對話,只是沒有解決任何問題和取得任何實質性的進展。【40】每次對話只不過是公式化地發表聯合公報,獲得的最大成果不過是「增進了雙方的相互理解」之類的套話。

隨著中國經濟的增長,中共對談判的態度也愈加強硬。中共慣用的警告就是中國決不容忍他國干涉中國內政,中國不害怕其他國家表現出的敵意。

對話基金會的Kamm先生過去支持中美對話,但他說,他準備改變自己的立場,「要是中國政府只想就廣義的意識層面去討論人權問題,那一大幫人用納稅人的錢飛到北京就很難說得過去了。」Kamm還補充道,「如果撇開具體的人談人權,那我覺得這種對話就沒有必要再進行下去了。」【41】

如果其他時候實質性地提出人權問題,中共就會立即翻臉。由於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及其它違反人權在國際上曝光,2004年美國決定向聯合國第60屆人權會上提出譴責中共違反人權的提案時,中共立即作出強烈反應,緊急約見美國駐華大使雷德,宣佈中止雙方的人權對話與交流。【42】即使是後來這些年的美中官方接觸中,可以談任何問題,就是不能碰法輪功問題。一旦提到法輪功,中共代表就搖頭擺手,起身退席,絕口不談。因為這是中共的「七寸」,無法解釋為甚麼對這麼大面積的漢人,又是只為做好人的群體如此沒道理的迫害。

雖然在時隔六年之後,於2008年5月24日至28日,中美第14次人權對話在北京恢復舉行。美國與西方對中共的人權關注度已經發生了實質性的變化。人們似乎已經接受了這一現實生活中的現實:人權僅僅是政治家們裝飾門面的一個議題而已。

中共用同樣的手法,與西方各國開展樂此不疲的「人權對話」。例如,於1997年開始與歐盟每半年舉行一次人權對話;始於1997年的年度中澳人權對話,中加人權對話;於1999年開始每年一次的中德人權對話。同樣地,所有這些人權對話是能談則談,能敷衍則敷衍,談不來則各說各話,觸及實質問題就中止談判。

經濟「大棒」–中共特色的貿易與人權掛鉤

用經濟手段對付人權批評,在經濟輸血後感到強盛起來的中共那裏,有了新用。

在經濟外交上,中共不僅僅是採用「胡蘿蔔」政策,有時也使用「大棒」。對於在人權問題上批評中共的、中共自認為可以對付得了的國家,中共毫不留情的採用經濟手段予以制裁,迫使其噤聲。

中共利用貿易關係,與其他西方國家聯手對抗美國在聯合國關於中國的人權提案。

中共首次得力的運用經濟「大棒」實現外交目的是在1997年。4月15日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第53屆會議上,由美國、英國、丹麥帶頭提出的譴責中國人權狀況的議案,歐盟幾個主要國家法國、德國、意大利沒有參加提出議案,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亞也沒有簽署這項議案。最後,這項議案以不予審議的形式被否決。

當時丹麥在聯合國人權大會上點名抨擊中國對待少數民族和持不同政見者的政策。中國外交部的發言人當即反駁道:「我相信丹麥政府提出這項反華議案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當然不是丹麥「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而是中共搬起石頭砸丹麥的腳,中共隨即取消了和這個斯堪的納維亞國家之間的所有商貿合約。【43】

2002年中共操縱了一些第三世界盟友,將美國踢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以致於美國在此次大會上不再有發言權。出於對中國訂單的考慮,沒有任何一個歐洲國家願意在人權問題上挑戰中國。聯合國人權大會上沒有通過批評中國人權狀況的議案。

2007年,為了報復德國總理默克爾九月間會晤達賴喇嘛。中國取消了當年的年度人權對話。【44】

2008年法國總統薩科齊會見達賴喇嘛。中國提出強烈抗議,推遲了原定於12月初在法國舉行的第十一次中歐領導人會晤。並終止了中法之間巨額貿易合同的洽談。這350億歐元的貿易訂單發揮了作用,薩科齊最後現身北京奧運會。

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國和西方國家之間的這樣的外交矛盾會發生得越來越少,甚至不再發生。並不是因為中共改變其喪失道德的做法,而是越來越多的西方國家在中共提供的利益面前,放棄道德堅守的勇氣,在大是大非面前變得對中共裝聾作啞、抑或俯首稱是。

正如何清漣女士在一篇文章中總結的,「說穿了,北京並不害怕西方社會的口頭批評,它唯一擔心的是西方國家的全面經濟制裁,但自從中國入世之後,西方社會就喪失了對中國的經濟制裁能力。經過自90年代中後期至今的外商在華密集投資之後,西方數百家大跨國公司與中國市場形成了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西方世界對中國人權惡化的批評越來越像走過場,「一幅『我們說過了,結果如何我們沒法管』;而中國的反駁卻越來越高調上揚,一副『就這樣了,你們除了打口水仗之外還能怎麼樣』的死硬姿態。這種狀態已經持續好多年了。一方面是西方干預有效程度遞減,另一方面是中國內部維穩力度增強,中國的人權狀態終於惡化到今天這種地步。」

參考資料:
【1】苗蠻子,政府「包賠承諾」與「投資上帝論」,紅網,2012年3月2日,http://hlj.rednet.cn/c/2012/03/02/2534649.htm
【2】吳迪,「獨特的中國式招商標語」,金融時報中文網,2010年2月2日,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1108/?print=y
【3】「赴中國投資就有超國民待遇」,工商時報,2006年12月25日
【4】Sarah Lai Stirland,「Cisco Leak:『Great Firewall』of China Was a Chance to Sell More Routers」,Wired,May 20, 2008 http://www.wired.com/threatlevel/2008/05/leaked-cisco-do
【5】NICHOLASD.KRISTOF,「China, the World’s Capital:從開封到紐約――輝煌如過眼煙雲」,New York Times, May 22, 2005,http://www.nytimes.com/2005/05/22/opinion/22kristof.html
【6】「美大公司總裁盛讚眾院通過予華PNTR議案」,中新網,2000年5月25日,http://www.chinanews.com/2000-5-25/26/31192.html
【7】「How the U.S. Lost Out on iPhone Work」,New York Times,01/22/2012 http://www.nytimes.com/2012/01/22/business/apple-america-and-a-squeezed-middle-class.html?pagewanted=all
【8】Connie Bruck,「The Brass Ring:A multibillionaires relentless quest for global influence」,New Yorker,June 30, 2008 http://www.newyorker.com/reporting/2008/06/30/080630fa_fact_bruck?currentPage=all
【9】丹蘭,「德國下野政治家-打開中國門錢財滾滾來」,法廣,2012年4月17日,http://www.chinese.rfi.fr/%E4%B8%AD%E5%9B%BD/20120417-%E5%BE%B7%E5%9B%BD%E4%B8%8B%E9%87%8E%E6%94%BF%E6%B2%BB%E5%AE%B6%EF%BC%8D%E6%89%93%E5%BC%80%E4%B8%AD%E5%9B%BD%E9%97%A8-%E9%92%B1%E8%B4%A2%E6%BB%9A%E6%BB%9A%E6%9D%A5
【10】「基辛格的重慶印象」,香港《鏡報》,2011年9月號,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1-09/07/c_121991336_6.htm
【11】《江澤民文選》第一卷,人民出版社,2006,第526頁
【12】《江澤民文選》第一卷,人民出版社,2006,第528頁。
【13】《江澤民文選》第一卷,人民出版社,2006,第529頁。
【14】《江澤民文選》第二卷,人民出版社,2006,《目前形勢和經濟工作》。
【15】《江澤民文選》第一卷,人民出版社,2006,第529頁。
【16】《江澤民文選》第二卷,人民出版社,2006,第423頁。
【17】《江澤民文選》第三卷,人民出版社,2006,第289頁。
【18】《江澤民文選》第二卷,人民出版社,2006,第546頁。
【19】王義桅:「中法美的文明三角」,《看世界》2004年第3期http://www.cas.fudan.edu.cn/view.php?id=212
【20】Xinhua,中方要求巴黎市方面不要在涉藏問題上一錯再,2009年5月7日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09-05/07/content_11330690.htm
【21】新華網,「法媒:對待中國需要小心翼翼」,2010年11月5日,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0-11/05/c_12740477.htm
【22】中央政府門戶網站,「賈慶林在中德企業合作論壇上的演講(全文)」,2011年11月4日,
http://www.fmcoprc.gov.mo/chn/szyw/t874018.htm
【23】中國網絡電視台,「中國同德國的關係」,2011年6月18日,
http://news.cntv.cn/china/20110618/105141.shtml
【24】東方,「中俄邊界協議的是非功過」,美國之音,2005年5月28日
http://www.voanews.com/chinese/news/a-21-u2005-05-28-voa49-63103422.html
【25】梁珍,「程翔出獄後首談心路追蹤江賣國案源於愛國」,阿波羅網,2009年2月9日http://www.aboluowang.com
【26】梁珍,「程翔撰文揭江出賣四十個台灣」,阿波羅網,2009年2月9日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09/0209/article_69206.html
【27】BBC,「程翔案涉案學者社科院陸建華被判監20年」,2006年12月19日
http://news.bbc.co.uk/chinese/simp/hi/newsid_6190000/newsid_6192100/6192193.stm
【28】中國經濟網,《中國為甚麼有前途:對外經濟關係的戰略潛能》,2010年07月23日,
http://book.ce.cn/read/economy/zgwsmyqt/201007/23/t20100723_21648791_22.shtml
【29】「外電外報繼續評述江主席訪問法國,積極發展中法友好合作關」,http://www.cetin.net.cn/cetin2/servlet/cetin/action/HtmlDocumentAction;jsessionid=45594F969F8CC487C4621BDFC2162987?baseid=1&docno=71701
【30】鳳凰網,「希拉克訪華離情依依中法關係存暗湧」,2006年10月27日,http://news.ifeng.com/special/xilake/3/200610/1027_173_24869.shtml
【31】「前駐法大使吳建民『交流』之中舌戰四座」,http://www.yuanfr.com/Html/20051030134643-1.html
【32】The Washington Free Beacon, “Chinese Communists Influence U.S. Policy Through Ex-Military Officials,” February 6,2012, http://freebeacon.com/chinese-government-influencing-policy-through-ex-military-officials/
【33】《江澤民文選》第一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年, 第279頁
【34】《江澤民論人權》
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8198/5139784.html
【35】《江澤民文選》第二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年, http://cpc.people.com.cn/GB/64184/64185/180138/10818641.html
【36】同【35】
【37】宋魯鄭,「中國為甚麼要懷疑西方的『普世價值』」,環球視野,摘自2009年第3期《紅旗文稿》
http://www.globalview.cn/ReadNews.asp?NewsID=17812
【38】http://zh.wikisource.org/wiki/《中國的人權狀況》白皮書
【39】國務院新聞辦公室,「1999年美國的人權記錄」,中國網,2002年2月27日http://www.china.com.cn/policy/txt/2007-03/08/content_7926312.htm
【40】中美人權對話http://zh.wikipedia.org/wiki/中美人權對話
【41】Bleak Outlook for U.S.-China Talks on Human Rights http://www.nytimes.com/2011/04/28/world/asia/28china.html
【42】新華網,「中國緊急約見美大使宣佈中止中美人權對話」,2004年3月23日
http://news.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4-03/23/content_1380167.htm
【43】 Willy Wo-Lap Lam,「China wages『big-bucks diplomacy’」, CNN,June 19,2002,http://asia.cnn.com/2002/WORLD/asiapcf/east/06/18/willy.column/
【44】BBC,「德國:中國取消中德人權對話」,2007年10月13日http://news.bbc.co.uk/chinese/simp/hi/newsid_7040000/newsid_7043400/7043480.stm

相關新聞
揭秘:偽造的江澤民
江澤民在六四事件中扮演了一個重要角色
江澤民陽奉陰違激怒鄧 喬石「押送」江到黨校表態
江澤民「三代表」出籠內幕 楊白冰公開罵其是垃圾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發布會:刺激案無果 或發行政令
【現場視頻】大客車排隊拉大連灣居民去隔離
【珍言真語】潘東凱:保護隱私 拒可疑核酸檢測
【新聞看點】TikTok命懸一線 微信還遠嗎?
【西岸觀察】郵寄投票不靠譜?川普為何反對
【拍案驚奇】貝魯特大爆炸如核彈 中共軍備黑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