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餘姚大水的天災和人禍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10月25日訊】橫河:聽眾朋友們大家好,我是橫河。今天跟大家來談一談餘姚大水的事情。浙江餘姚發生水災以及其後續的萬人抗議政府和後來軍警的進入,引起了國內外的高度關注,這次大水究竟有多大的因素是天災?又有多大的因素是人為造成的?或者是說本來可以避免或者可以減輕的而沒有做到。這次特別是常規媒體、社交網路和網路控制等等,對於救災又起到了什麼樣的作用?政府和軍警又起了什麼作用?我們今天就跟大家一起來討論一下。

首先看一下,這次餘姚可以說是在類似的颱風以後造成的災情當中,民憤最大的一次和民憤最大的一個地方,所以造成上萬人到政府去抗議。那麼民憤為什麼這麼大?有沒有理由呢?我們看一下政府做的怎麼樣。

第一個我覺得預警的不夠,當然官方後來說是天災不可避免,說的是這麼嚴重沒有預料到。我們看看這麼嚴重的災情有沒有預料到?中央氣象台在10月5日就發布了一個紅色預警,其中講到浙江東部沿海局地有特大暴雨,其他地方都沒講到特大暴雨,只有大到暴雨,浙江東部正好就是寧波這一片嘛。當時6日報導說可能遭受正面衝擊的浙江省在5日晚上19點30分決定啟動防颱風二級應急響應,而且當時浙江省要求各級官員要停止休假迅速到崗到位,也就是說在5日晚上的時候,應該說已經知道情況非常嚴重,所以從氣象預警來說應該是有所準備的。

當市委書記毛宏芳在接受採訪的時候,他認為天災是不可避免的,自己盡了力了,給他自己打了60分,所以民眾非常不滿意。那我們看看真相究竟是怎麼樣?真的這個市的市委書記和市長都盡力了沒有?央視財經頻道有個《經濟半小時》,它在微博預告說是要揭露餘姚大水真相,記者調查以後他發現,餘姚的四大水庫在颱風來臨之前沒有任何預排預泄的措施,所以才導致大水漫堤、全城被淹。另外他也談到政府的預警短信姍姍來遲,而大水來了以後才發現全程的抽水站都失靈了,也就是說記者調查的情況顯然和市委書記接受採訪的時候講的是不一樣的。

市委書記怎麼說的呢?毛宏芳在10月10日的時候,新華社記者採訪他就談到有傳言說上游水庫在下雨時開閘放水導致城區被淹嚴重,問他是這樣嗎?毛宏芳說這不是事實,他說的是上游的四明山水庫總量1.2億立方米,颱風來前蓄水是近1/3,而且他說颱風降雨期間他們一直沒有放水,只是到了雨停後才略略放了一點。他是10月10日的時候他就說的,說的是颱風降雨期間沒有放水。

而《浙江在線》在8日報導說,餘姚市的梁輝水庫昨日19時30分開始洩洪,雙溪口水庫20時開始洩洪,四明湖水庫20時30分開始洩洪;也就是說在短短的3個半小時之內,3個水庫都開始洩洪了。這個報導是8日的,也就是說7日晚上就開始洩洪了,那就和毛宏芳說的完全不一樣。

因為7日這一天實際是上暴雨最嚴重的,暴雨就從7日凌晨開始的,最大最大的暴雨是持續至少是24小時,所以7日晚上開始洩洪的時候顯然還在下雨。而且當時《浙江在線》的報導還特別提到說,是由於惡劣天氣的影響沒有能夠通知到每個居民。也就是說,民間所說的水庫放水或這是洩洪導致了城區的淹水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因為至少水庫放了水而且不是一個水庫,是3個水庫都洩洪了。《浙江在線》的報導和毛宏芳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這兩者就對不上號,更不要說對不上央視財經頻道《經濟半小時》的記者調查的情況。

第二個就是關於放水的問題。一般來說,如果知道有特大暴雨,應該有一個應急方案。我們知道沿海地區都有颱風應急方案的,從中央到各省都有根據各省具體情況的應急方案,當你知道有特大暴雨的時候,這個應急方案當中有沒有要求水庫要提前放水以便能夠蓄水,這是防洪的作用,因為你水庫滿的時候是不能放防洪的,所以如果知道洪水要來之前水庫應該把它放空。這裡的問題是什麼呢?在應急方案當中有沒有要求水庫在事先放水?如果應急方案沒有這一條,制定應急方案的這一方還是政府這一方,因為這個方案是政府制定的,是要負全部責任的。如果說方案有的話,餘姚有沒有事先在這幾個水庫放水,有沒有把它放空?如果沒有的話誰要負責任?也就是說這裡每一步都可以追究責任的,而不是說事情過去以後就算了的。

另外一個民眾意見特別大的就是救災遲緩。救災遲緩也就算了,救災的時候遲緩而出動特警維穩的時候就飛快。就是當15日民眾去抗議的時候,特警已經很快的就趕到了,當天就趕到了,而在這之前救災這些人都沒有出現過。大家就想不通,中國的這些警察、特警們的動作應該是很快的,所以當第一天發生災情的時候,再困難的話第二天應該有大批的武警或是公安,就是來維穩的這批人有足夠的時間和足夠的人力能夠調動過去,顯然沒有調動,這一點也是民眾非常不滿意的。

第三個不滿意就是當地餘姚的官員是忙於接受採訪做秀,把責任全都推到天災上去了,說又是68個西湖的水降下來,完全把責任推掉了。問題在於,民眾是不是認可這個天災就到了這一步?如果說天災真的嚴重到這一步,當然我相信老百姓最講理的,你沒有辦法對天災去責怪,但是救災的責任沒有負到的仍然應該負。民眾不滿意他是不滿意在一些非常明顯的這本來可以做到,相信可以做到的。

我們講其他國家是怎麼做的。像美國前不久紐約和新澤西受到桑迪颶風的襲擊,我們就講講桑迪颶風的預警,我們現在講的是預警。因為我在這裡我自己就是當地的居民,我不知道政府是怎麼運作的,但是我作為一個居民,我知道我所收到的是什麼信息。就說在提前2、3天的時候,有類似居民委員會但它不是一個行政機構,等於是一個公司在管的,它把通知通過E-MAIL發到每一家,在颶風來的前一天還派人專門挨家挨戶去貼通知。它的內容非常非常詳細,就是颶風可能登陸的時間、登陸的地點,你家裡面要準備什麼東西,像電池、乾糧、水,它都寫得非常非常清楚,停電怎麼辦,具體到你陽台上面要騰空,陽台上如果你原來放了東西的話要把它收到屋子裡面去,因為風太大可能吹了以後撞擊陽台,陽台可能會不安全。

然後就是當地的交通情況,像在新澤西就有,紐約和新澤西之間交通聯繫很多,有橋樑、有隧道,它會通過各種方式像電視、廣播、網路,通知紐約地鐵的情況怎麼樣,哪些幾點鐘要開始關閉,橋樑哪些幾點鐘開始關閉,新澤西的公交系統和新澤西的紐約之間的交通怎麼辦。登陸的那一天那當然交通全部是停止的。另外紐約曼哈頓,曼哈頓的下城地區,它是根據洪水區,就是說美國每個家庭、每個地方它都畫了洪水區,第一區、第二區、第三區,根據洪水的大小來畫區,每個家庭你都知道你自己是在洪水的哪一個區。

它有一個叫做「強制疏散」,就是你不能待在家裡面,你必須要疏散出去,這個是強制性的,根據什麼呢?就根據洪水區,比如說在桑迪颶風來之前,它就規定住在哪一個區裡面的,就是洪水區的人必須疏散,這些都通知得非常非常詳細。疏散的時候它當然也派人去挨家挨戶的希望大家都能夠離開。

有的人就說我不離開,我自己的生命我自己負責;不行,美國講的很清楚,這個不僅僅是為你,也為其他的人,因為當你一旦出現危險的時候救援的人就一定要來救你,他是冒著生命危險的。即使你對自己的生命不負責的話,你也得為那些可能要冒著生命危險來救你的人,為他們的生命負責,因為不可能說你自己說的你不需要保護、你不需要救,人家就不來救你了,這是不可能的,人家一定會來救你。

當然桑迪颶風來的很大,災害也是很嚴重的,大家也都知道曼哈頓下城停電停了很久很久,這個大家知道是沒有辦法避免的,但是大家認可的是什麼呢?絕大部分居民認可的是當地的政府在預警、在事後處理方面是能被接受的,就是說這樣子做是可以的,也就是說民間和官方能夠達到一個共識。這一點在中國大陸來說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就是民間和官方差距太遠了,完全不是生活在一個世界裡面。

這裡首先講的是預警方面的。然後再講一下信息流通方面,這次信息流通上我們可能要講一下官方的報導、民間的報導、常規媒體的報導、社交媒體的的報導。當然官方基本上還是以歌頌救災為主,這是官方的一個基調。當時最早的時候,實際上餘姚的民眾抗議的還不是政府,是寧波電視台的報導,因為寧波電視台的記者報導是水也大部分退了、電力也基本上恢復了,這個說法引起了公憤。因為他們看到的地方、他們所到的地方實際上是情況最好的地方,而他拍攝的角度和方向又是電力恢復最好的地方,一些不好的地方和比較差的地方他根本就不去也根本不拍,就這樣引起公憤。

電視台後來說明記者報導的是實際情況,那當然是實際情況,因為他們選的是最好的路線,選的是最好的鏡頭。什麼感激的群眾、揮手指航向的領導、紅旗招展的救援軍隊,這是中國媒體報導的常規。也就是說從記者和電視台的角度來看,他們報導的是真相,但實際上真相和謊言之間區別在什麼地方?就是你只報導部份哪怕這部分是真的也是謊言,因為你掩蓋那些更糟糕的地方。部份信息有的時候比沒有信息更糟糕。民眾為什麼要憤怒?就是因為民間和官方現在沒有共同的語言,尤其跟喉舌媒體根本就沒有共同語言,他們所講的話和實際情況相差的實在太遠了。

相比較而言,西方媒體為什麼在這方面就比較好呢?是因為他沒有任何限制,所以西方媒體在重大災害的時候,他永遠衝在第一線的。因為重大災情那就是新聞,他必須要把重大的災情反應出去,結果確實是民眾基本上在最大的災害的時候,他都是靠媒體,當然也有政府發布的消息,但是媒體的消息他畢竟鋪天蓋地,你得到的消息很快、很全面,他比政府定期發布的消息可能還更快。其實在西方發生重大災害的時候,美國我所知道的,出現在最危險的地方有三種人:一個是救援人員,就是專門去搶險的、專門去救人或救災的這些人;再一個是市長,或者是主要民選的行政官員;還有一種人就是媒體,這三種人永遠出現在最危險的地方。

我記得瑞塔颶風(Hurricane Rita)襲擊休士頓的時候,當時就是預告這個颶風正面襲擊的是休士頓東南的一個島,就是蓋維斯頓(Galveston),蓋維斯頓這個島曾經在1900年的時候被颶風徹底摧毀,後來是重建的,當時據說情況就跟1900年時候的那次颶風幾乎同樣危險,當然後來沒有這麼危險,轉向了。

當時整個島都基本上撤空了,媒體還在拍攝,在什麼地方呢?就在蓋維斯頓這個島靠墨西哥灣的海灘上,他面對墨西哥灣的颶風和大浪採訪留守的市長,就是蓋維斯頓這個城市的市長,這個市長是一個白髮的老太太,後面的建築物裡面就是他們的救援隊,也就是說那時候居民都全部撤完了,救援隊為什麼留在那裡呢?就是萬一發現有人沒轍走的,市長她就不能走,她就必須留守在那裡。

像休士頓那一次瑞塔颶風襲擊的時候,全城全部騰空了,市政官員,就是民選的市政官員一個都沒走,他不能走的。所以這種情況下,有媒體提供準確的消息、及時的消息,有民選的市政官員堅守在最後、最危險的地方,你說老百姓怎麼會有怨言?當然不可能完全大家都滿意,但就是說這個滿意度是相當高的,就是民眾和官方能夠有共同語言。

這次傳統媒體和社交媒體的報導我們也看到,就是剛才我講的央視財經頻道的《經濟半小時》原來是想做一個報導,做什麼報導呢?就是「餘姚大水漫城真相浮出水面」,就是剛才我講的那個內容,他們在自己的官方微博預告以後,大家都在那裡等,結果沒有能夠播出來,顯然就是有人阻止這個播出了。有人說這個是餘姚當局公關效率之高,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就把播出給阻止了。

是不是餘姚當局公關使得央視的這個節目沒播出來呢?還很難說。是不是寧波當局,或者是浙江當局,或者是中央直接就有人來阻止了,而不是靠餘姚的公關呢?一般來說,縣級市的公關在這麼短時間之內要達到央視一個準備好的節目不播出來的話,是相當困難的,也就是說阻止這個播出是符合當局的宣傳口徑的。

當局的宣傳口徑我們現在不知道。但是網上傳出來餘姚教育局發給教師的一個紙條,這個紙條裡面有幾點,其中有這麼一條,叫「不信謠、不傳謠、不轉發微博、微信」。也就是說微博、微信不管它說的是真是假,它不容許你轉發。另外還有一條和這個財經頻道所準備播的節目沒有播出有關係的,這條說什麼呢?「與政府統一口徑:百年一遇的洪災,主要原因是天災。」也就是說這本來就是上面定下來的這次關於餘姚水災的定性,又是百年一遇,又是天災,所以人為的力量不能阻止它。

而《經濟半小時》這個節目它顯然揭出來的是在這場災害面前,政府的作為有沒有做得不對的地方,或者做得不好的地方,就不是在找天災的原因,而是在找人的因素了,或者說找人禍的因素了,所以當然就不能播出來。這和中共對於重大災害的一貫的報導口徑是一致的。這是傳統媒體和黨的喉舌它們的表現。

另外一方面,社交網絡和社交媒體繼續在發揮作用,而且它和當局的網絡封鎖所形成的寒蟬效應在進行著對抗。餘姚公安9日就對所謂網上散布陸埠水庫倒塌,造成四十多人死亡等不實信息的兩位女性做出行政拘留處理。

後來北京的一個很有名畫漫畫的人,他的筆名叫「變態辣椒」,「變態辣椒」轉了一個帖子,是跟餘姚水災有關係的,結果據說餘姚公安要求北京的公安配合跨省抓補「變態辣椒」,所以「變態辣椒」就被拘留了,是他放出來以後說是餘姚方面去要求跨省的。

救災這麼緊的時候,餘姚當局居然有那麼多的時間和精力去監控關於餘姚的網絡,關於餘姚水災的網絡的言論,而且居然還能夠要求遠在千里之外的北京去抓人。你說謠言,這種事情究竟是謠言還不是謠言,你像陸埠水庫的話,就按官方的說法的話,它也是溢洪了,也就是說溢出了,就是說這個水庫確實是有大量的水出來,最多只是消息不準確而已,況且我們現在還不知道消息準確不準確。

這種事情,你像那年休士頓瑞塔颶風的時候,全城整個休士頓城市全部逃光掉,全部出城避難去了,那實際上後來瑞塔颶風轉了方向,沒有在休士頓正面登陸,也就是說事實最後沒有造成,那讓全城都逃難了,這麼重大的不就成為一個……按照中共的標準不就是一個重大事件了嗎?那還不得抓個幾百個人,什麼造謠傳謠的,要按照這個標準的話。但是據我知道,也沒有聽說過有一個人因為這個被抓的,說是傳謠言被抓的。

網絡的作用就很大,就是水災的一些具體情況,因為人們不能相信官方所播的東西,儘管它也播水災,也會播一些情況,但是和真實情況究竟相差多遠,沒有人會知道。因為沒有人能夠相信官方的報導,所以水災的實際情況,和餘姚萬人抗議,和特警對峙的這些時候,這些大量的照片和錄像都是通過網絡,尤其社交網絡傳出來的。

但是同時我們也看到網絡,特別是兩高的解釋和今年開始的打擊網絡謠言的這個行動,造成的這個寒蟬效應,應該說已經出現了,就是在這次餘姚水災的時候已經出現了。民間有一些救災活動,你可以看到一些志願者,但是民間有組織的救援活動,根據觀察,比起汶川地震和一直到雅安地震的這一段時間來說的話,民間有組織的救災活動要少很多。

民間救災究竟有什麼困難呢?首先就是情報,就是民間它很難像政府一樣的掌握這麼全面的情報,他們自己掌握不到災情,他只能靠民眾之間互相傳,只能靠自己去調查。結果當地人調查的結果和這些民間救援組織自己去調查的結果,因為民間的力量有限嘛,他受到這麼多限制以後,它很可能就不準確的。

不準確的,當局虎視眈眈的就在那個地方準備抓人的,你一說一個消息,如果核實,和真實情況不完全一樣,或者和官方想要讓大家知道的情況不一樣的話,那麼就要抓人。所以為什麼有組織的救災活動減少呢?那麼可能性最大的就是這個因素,也就是說網絡打擊謠言、兩高解釋它們的這個寒蟬效應。

我最後想談一談就是天災面前的武裝力量。先談一下特警。15日民眾抗議的時候,看到大批特警,在這個之前救災的時候,沒有看到有特警,官方說有幾百個特警,民間說高達數千,取個折衷的數字,上千個特警應該是有的。就在那個時候有大量的救災工作,有大量的災民需要安置,上千特警都是年輕力壯的,去用來對付老百姓,為什麼在救災的時候就看不見呢?難道保護一個沒有任何危險的市政府、市委就這麼重要,就比救這麼多人命更重要嗎?

還有一個就是軍隊的問題。任何國家的軍隊在救災當中都起重要的作用,但是沒有一個國家的軍隊像中共的這個軍隊一樣,需要人們去感激它。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嘛,本來應該就是你做的。這次第1集團軍出動了4,800個軍人,他們去幹什麼了?他們不是在災情最嚴重的時候去的,而是在10月15日中央政府門戶網站轉了新華社的報導,這是10月15日晚上報導的。15日是餘姚萬人抗議政府的時候,它離降雨最大和水位最高的時候已經過去一週了,這時候你去宣布有4,800名官兵進去幹什麼?那就是去震懾,去鎮壓的。

這次官方報導的題目說得很清楚,是投入餘姚地區災後恢復秩序。什麼叫「災後恢復秩序」?那就不是救災,很清楚。

還有一個問題,中國發展了幾十年,她的工程,你不管她這個工程是不是山寨的,從建築數量上和經驗應該是稱雄世界的,全國都是大工地,全國都是拆遷,但是永遠不變的是搶險救災的軍人,他們最好的裝備,你看照片拍的也好,錄像拍的也好,就是一把鐵鏟,有的時候是掃帚,有的時候是空手的,從唐山地震,到汶川地震,到這次餘姚水災,沒有變過。

官媒這次發了一張照片,一群當兵的排成一條線,在那邊幹什麼呢?剷垃圾。你想想看,有一輛剷車就能完全超過一個排的士兵在那裡用鐵鏟剷,為什麼不用呢?你不能說中國沒有剷車去清垃圾,因為中國的工程車是世界上最多的,如果中國沒有剷車去剷垃圾的話,那全世界就找不到剷車了。

當然如果說沒有軍人在,只有一輛剷車在剷垃圾的話,恐怕就沒有了宣傳的價值,也就沒有了報導的價值了。其實它在乎的並不是當兵的究竟做了什麼,但是要讓大家看到他們在那個地方在搶險救災。至於說它的效率有多高?這個不是他們所關心的。

所以說用軍隊去救災是理所當然的,但是軍隊的救災不應該成為當官的政績,也不能夠代替對官方的責任的追究。但是事實上很不幸的,當兵的就成為當官的政績,也代替那些追究責任。士兵的生命在這裡還是砲灰,只是說他們不是死在戰場上敵方的槍砲下,而是死在官員的腐敗下面。

1998年長江洪水,逼得士兵跳到江裡面去用生命來保護大堤,結果九江大堤發現施工的時候用竹子代替了鋼筋,整個一個就是「豆腐渣」。報導的時候全都是報導士兵有多麼勇敢,也就是說他們用士兵的生命來掩蓋政策的錯誤,來掩蓋「豆腐渣工程」,來掩蓋官場的腐敗,把官員和政府的罪行和責任轉變成了可歌可泣的政府行為,進而為中共來塗脂抹粉,這就是中國現在救災的時候,軍隊所起的作用。如此來說的話,餘姚人完全有理由憤怒,中國所有的人都有理由憤怒。好,謝謝大家。

下載收聽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

評論
2013-10-25 5: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