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評論】

橫河:從升旗和蒙特利爾華人社區活動看中共對外軟實力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3年10月13日訊】

主持人: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上個星期,《法廣》有三篇文章講到中國,其實是講到海外華人的一些事件。其中有兩篇是講在加州一個小城市,因為十一發生的一個「十一升旗事件」。十一升旗本來不是什麼新鮮的事情,在美國的一些城市和西方國家的一些城市每年也都是常規了,就是在華人地區的唐人街,也經常發生中共的五星旗慢慢取代了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梅花旗。

然而在今年加州的一座小城發生的升旗事件,還是引了大家很廣泛的關注,光是《法廣》就發表了兩篇文章,對這同一事件。與此同時《法廣》又報導了另一個報導,講的是在加拿大蒙特利爾一個華人社區,在文化傳播上完全敗給來自世界上最窮的海地移民。那篇文章介紹了海地移民在那裡辦的一個電影節,它的文化影響遠遠超過了華人在當地辦的一些中國文化節。究竟來自大陸的影響力在海外是增強還是減弱?我們今天就請橫河先生點評一下這個問題。

橫河先生您能不能講一下,為什麼世界各地的移民只有大陸來的移民熱衷於升旗,就是升中國的國旗,而不是美國的國旗;他們雖然住在美國,但是比較喜歡升中國的國旗?

橫河:世界各地的移民到了美國以後,他基本上就是代表他個人,他不會去代表他自己原來的國家,在這種情況下,他沒有必要特別的去強調一個升旗儀式。你比如說來自墨西哥的移民,他們經常會在自己的車上掛自己的旗子,那就是個人的表現。但是來自中國大陸的移民,他有一個很重要的特徵,跟來自其他國家的移民不同的特徵。

倒不是說大陸的移民很特別,而是說中共很特別,他們會用各種方式來影響華人社區,導致了華人社區當中有一部分人就特別熱衷於升旗。這個是和領館有關係的,因為可以從升旗當中得到什麼個人的好處,是這麼一個過程。而且他們認為用這種方式可以討好中共,而中共確實也利用華人社區通過升旗儀式,把中共影響力擴展下去。所以它不是移民個人的表現,這個是很特殊的。

主持人:在《法廣》的這個報導裡面也提到,這種當地的華裔居民發起的升旗儀式,其實是有中共的組織在後面的。因為從我們常識來知道,中國人他離開中國來到美國,在美國定居的話,他一定是對中共政府不太滿意。所以一般來說,我們從常理去推想,他不會到了美國居住以後,他還去升中共的國旗,他這麼愛國的話他可以回中國嘛。

橫河:對,特別是像政治避難的,當然更應該說是傾向於接受美國的價值觀,而不是中共的價值觀。所以這種行為儘管有的地方你看上去好像是自發的,但實際上他後面一定有中共的背景。原因在什麼地方呢?就是中共它會把某個地方所發生的十一升旗的這個事件,拿到國內去大肆報導。這樣一來由於廣泛的報導,使得移民在離開中國之前他就明白了,這個是中共所需要的。

他一旦定居下來以後,就會有各種各樣的領館啊,特別是華人社區的僑領、領袖去接觸這些人,給這些人一些好處。那麼在這個過程當中,它就會不停的把關於升旗的這些報導,又報導回去。

華人社區即使說表面上你看不出來,但實際上大部分你是可以看出來的,就是一到有升旗儀式,哪怕是一個很小的地方、很小的城市,領館都會派官員去參加,這就變成了領館直接介入絕大部分的升旗儀式。你現在看,只要是中國大陸報導的有關在海外的十一的升旗儀式的話,一定有領館官員參加。不會說你去自發的組織一個活動,不讓領館知道,這不管在領館、在中國的媒體、還是這個組織活動的人,他都不會悄悄的把這件事情說升了也就升了,也沒有什麼張揚,這是不會的。所以就從這點來說,也就是說每一個升旗儀式都跟中共有直接的關係。

主持人:《法廣》這次報導的在加州這個小城的升旗事件,其實過程還比較曲折。一個是一開始是有一個市議員,他提出了一個動議,在市議會是通過了,但是又遭到了當地很多華人的反對,所以市長後來又否決了。您能不能簡單介紹一下這個事件的過程。還有,從這個事件裡面也看出來,其實華人對升旗這件事情是持兩種極端不同的看法。

橫河:這個小城其實是非常小的一個城市,大陸把它翻做聖利安灶(SanLeandro),這個小城一開始有一個華裔的議員,他們一共有7個市議員,他自己發出這個提案,而且說服了另外3個人,所以他們以4比3的優勢,通過了十一在市政廳升中共的五星旗。

這個事情通過了以後,後來就引起了當地一部分華人主要是藏人的抗議,說這個地方不應該升中共的五星旗,我們對這個不滿意,因為它代表了中共對不同意見人士、對中國民眾、對藏人的壓制。所以他們就抗議。他們抗議以後,市長就出來說,我們不希望我們這個小地方因為要升中國國旗的事情引起社區的分裂,因為市長有權力去否決,所以市長就說不升旗了。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藏人和其他一部分華人的抗議的話,實際上這個升旗儀式是很可能會進行的。最後是這幫人和領館的官員一起到一個公園,自己在那裡升了旗,做了一些報導,讓不知道的人以為這個旗是升成了的,其實是自己去升,跟原來市政府的決議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

主持人:那一般美國人是不是他不太懂升旗對中國人,其實不是對一般的中國人,就是對中國政府在國內造勢的作用?

橫河:美國人他是不知道的,因為這種事情都發生在一個城市,而美國是各地自治很明顯的一個國家,除了聯邦最高當局以外,一般的城市甚至一般的州都不大清楚中共在這種事件背後所要起的作用。因為美國人想這有什麼關係,升一個旗就升一個旗嘛,他也不大明白這個旗所代表的涵義,他也不明白對中共這種升旗有什麼意義,對當地所謂僑領,或者是極力推動這件事情的人本身有什麼意義。

他沒有那麼複雜,西方人沒有那麼複雜的,因為美國外交事務是由聯邦來處理的,地方不處理外交事務,他想不到這件事情會牽涉到一個外交事務的問題,他想不到這麼多。這就是為什麼一般美國人,尤其是在小鎮上,他不大會想到背後這麼複雜的因素在裡面。

主持人:所以這種升旗事件,也就是說中共政府利用美國這種比較包容的文化,給自己造個勢,那它回國一報導,給在國內的中國人感覺到說,中共在海外、在西方社會的地位是越來越強勢了。但是《法廣》的另外一篇報導,他的題目是「兩個蒙特利爾」。那篇報導他描述了跟大家想像完全不同的一個現象。這篇文章主要是講海地,一個最窮的國家,他在蒙特利爾辦的一個黑人電影節,他有著深遠的社會影響;而相對來說,華人社區在當地搞的活動是越來越失敗,最後不得不宣告破產。那您能不能簡單介紹一下這篇文章?

橫河:這篇文章其實沒有引起太大的注意,但是揭示的事實卻令人非常震驚。就是說9月底在蒙特利爾辦了一個國際黑人電影節,這個是海地移民主辦的節目,實際上就是海地這個移民她自己發動起來的整個一系列的,跟海地文化有關的活動之一。她在12天裡面安排了35個國家、100部電影,有研討會、有演唱,吸引了加拿大所有的主流媒體,就這個海地移民辦的活動,就是一個海地移民她自己組織起來,當然後來也有很多人參加,甚至請到了好萊塢影星丹尼•格洛弗(Danny Glover)參加,為這個電影節揭幕。

而中國文化在這個城市裡面卻有另外一番光景,他說。中國文化在蒙特利爾有三個主要的部分,一個是國際龍舟節,由中國人主持的就倒閉了;第二個是中華文化宮,這個文化宮幾度瀕臨破產;另外,蒙特利爾的中國文化節多年以來也是名存實亡。他特別提到中國是第二大經濟體,這個移民群體所辦的三件最主要的跟中國文化有關的內容全都破產了,而最窮的移民群體來自海地,海地是世界上最窮的國家之一,這個移民群體在加拿大蒙特利爾卻非常活躍。所以這是一個強烈的對比,和母國的經濟實力,和宗主國的經濟實力截然相反的這種文化生態,這是這篇報導的主要內容。

主持人:那篇文章裡還提到兩個比較有意思的現象,一個是文章提到早在09年的12月,北京的媒體就曝光過一份由中國國務院僑辦政策法規司撰寫的《樹立華人華僑文明形象專題調研》,它在這個報告裡面就稱「海外華人的文明形象」正上演著「危機」。

同時它也提到說其實加拿大蒙特利爾政府花錢蓋了很好的場館,然後以一塊錢這種象徵性的租金租給了華人社區來搞活動。在這麼優惠的條件下,那三個華人社區的活動都接連的失敗,您怎麼看這些現象?

橫河:實際上這篇文章提到用三個華人社區活動的失敗來證明海外華人文明形象出現危機。其實這篇報導有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這個國務院僑辦政策法規司寫的這篇《樹立華人華僑文明形象專題調研》,這個本身就存在著很大的問題。

它說海外華人文明形象正上演危機的話,它可以說中國人到海外去學習或者是旅遊所帶出去的一些不能被人接受的表現,這是一種危機的話,這是勉強可以歸國務院僑辦管。但是海外華人已經是當地的一個部分了,是當地文化的一個部分,雖然說是一個移民群體,但是他屬於當地的國家公民或者是居民,他們的表現不應該由國務院僑辦來管,因為華僑他已經是當地的居民、當地的公民了。

主持人:已經不算是中國人了。

橫河:對,已經不是中國人了。所以這裡頭有一個問題就是中共官方僑辦或者是統戰部它們有一個概念就是中國人、華人不管走到什麼地方都該歸它管。這個概念實際上是侵犯了他們移民國家的國家主權,其實這個事情不應該歸它們管了。這個就跟滿清的時候,滿清的時候不是有一個……

大家知道加州有一個人曾經起訴過美國政府,他是在美國出生的,但是入境的時候被當時加州的海關給攔住了,他就起訴海關,這個官司最後一直打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認定只要是在美國出生的就是美國公民,所以說當時海關是錯的了。

我們當時很多中國人把它作為華人單槍匹馬挑戰美國政府。其實大家不知道的背景是什麼呢?大家不知道的背景,這個問題並不是出在美國,而是出在當時的清朝政府,因為清朝政府就認為所有的中國人、華人,有華人血統的都是清朝的財產,不管你是不是出生在美國,它不承認他的美國國籍,是清政府不承認美國國籍,所以美國海關才會把他攔在外面。

中共這個作法其實也是很類似的,它把海外華人的形象看成是它的責任,華僑形象不是你的責任,跟你沒有關係。這種心態和這種作法是一貫制的,就跟升旗這些行為實際上是一貫的,它認為只要這裡有華人在生活就歸它管,這就是它的領地了。

我記得當時在休斯頓升旗儀式的時候有一個僑領在升旗儀式之前的講話當中就說,要把五星紅旗插到全世界。這就跟文革的時候,紅衛兵說五星紅旗要插到全世界那種概念是一模一樣的。

主持人:我們接著剛才講的,您說中共把只要在海外的華人都當作自己的財產,它也想把自己的五星紅旗插到全世界的每一個地方,所以中共對海外華人社區的一些活動都會花很大的財力、物力去支持和參與。但是它們這麼多年的文化輸出,它們的作用卻趕不上海地的一個移民的作用。您覺得是因為它的能力不行,還是說它們的方法不行?

橫河:我覺得首先一個就是,這不是能力也不是方法的問題,最關鍵的是你輸出的是什麼東西?這是最關鍵的。其實這些年中國文化受到西方社會很大的接受,就整個傳統文化。

但是在加拿大的蒙特利爾這三個華人活動為什麼失敗呢?是因為領館所參與的這些文化活動並不是跟真正的中國文化有任何關係的,它不是中國文化。所以它花了錢、花了力請僑領參加,它比不上海地一個移民的作用,是這個文化輸出的特點有關係的。

文化輸出嘛,它的特點一種就是由移民自己帶到那個國家,這個文化是人作為載體的,這種文化逐漸的就被當地欣賞、被當地所接受,這是文化傳播的一種部分,就是一個文化,特別是一種多元文化的國家他願意接受來自於別的文化的特點,那麼人就要作為載體,這是一個自然的過程。

但是中國文化就有一個問題了,特別最近這些年的新移民,他們並不知道什麼是中國文化。就是中共統治了中國大陸以後,它實際上是在破壞中國的文化,它後來建立起了它的黨文化系統。在這過程當中,中共統治已經有64年了,64年有幾代人了,這幾代人其實都不知道中國文化是什麼,他們是在黨文化的教育和薰陶下成長起來的幾代人,他們自然而然帶出來的就不是中國文化的東西,而是黨文化的東西。

所以這個過程所受到的障礙並不表明是中國文化的傳播受到障礙,而是黨文化和其他國家的正統的人類文明之間的衝突,這兩者是不能夠放在一起的。中共花了很多很多的錢去推的時候,它推的是人們不能接受的共產黨文化的東西,在這種情況下,當然它就受到障礙。

為什麼比不上海地一個移民的作用呢?實際上就是海地移民他是真正的一種文化傳播,而中共是一種意識形態的強制性的輸出,大陸的移民自覺或不自覺的,至少有一部分人成為了中共黨文化輸出的一個媒介,在這種情況下當然它就會受到障礙。

主持人:這裡頭又產生另外一個問題,您剛才也說過,現在在中國長大的新一代的中國人他其實已經喪失了中國的傳統文化。我們也知道這個文化是通過人的行為、思想所表現出來的。您同時也講到說中國傳統文化在西方社會越來越被接受,但是中國人身上已經沒有了傳統文化,那西方人到哪裡去了解中國文化和接受中國文化呢?

橫河:領館所參與的文化肯定不是中國文化,它是黨文化。對於領館來說,其實它花了很大的力氣去推的和包括華人社區我們看到的這些文化現象它不是真正的中國文化,你可以看到它們組織起來唱歌都是紅歌,都是共產黨這些年推的紅歌,它們所推崇的這種文藝形式都是共產黨這些年推動的文藝形式。

但是其實在海外你可以看到真正的中國文化傳統,最近比較突出的而且特別成功的例子就是神韻藝術團的演出,神韻藝術團的演出是代表了真正的中國傳統文化,所以你可以看到她的成功正好說明西方社會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接受度是相當高的,而且是越來越受歡迎。

這裡你也可以看到有一個衝突,就是中共其實一直在設法阻止和破壞神韻藝術團的演出,那就正好說明什麼呢?就是中共它所在乎的並不是中國文化,而是這個文化能不能為中共服務。只要你是真正的中國的文化,中共一定會去打壓。中共一直企圖壟斷中國文化的解釋權,所以迷惑了很多西方人,就認為,喔,這就是中國文化。其實那不是中國文化。

當人們看到真正的中國文化的時候,他立刻就明白了,喔,原來中共推行的那套不是中國文化。這樣一來,對中共來說它就喪失了對中國文化的解釋權,所以它一定要去打壓。還有一個就是中共的黨文化和中國的傳統文化在根本是對立的,所以一旦中國文化傳播起來,復興起來的話,對中共的這個文化就是一個致命的打擊。所以中共要想盡一切辦法,去打擊真正來自中國傳統文化精華的文化傳播。

主持人:但是中共近幾年也一直在利用一些傳統的文化來包裝自己,比如說海外的孔子學院,包括它們現在到海外來表演的,也不完全是紅歌了,也有比較古典的舞蹈啊,比如說「絲路花雨」這樣的。

橫河:傳統文化是一個很全面的東西,當然有一些可以獨立出來的,你比如說龍舟競賽,但是那個龍舟賽你看,華人社區組織的龍舟賽宣布破產了,他們沒有付錢。但是一個加拿大人他卻來組織了一系列的龍舟賽,這個就是中國文化被人接受的部分。就是說他有一些傳統的東西可以獨立存在的,但是讓華人社區去運作就失敗,加拿大人去運作現在就成功了。這是一個部分。

另外一個部分,作為文化來說的話,它是一個全面的東西,它有一個最根本的文化來源,它的根基、它的最核心的內容是什麼?中國傳統文化就是儒、釋、道三家,實際上是信仰和人的道德規範,這個實際上是神的內涵,這是最主要的傳統文化的根基。而中共它要推的不是真正的中國傳統文化,所以它會把傳統文化的一些表面的東西拿出來作為包裝,但是正因為它們本質上的衝突,所以這個包裝往往是不成功的,就是不大可能成功。

你像孔子學院,孔子學院它不可能教中國儒學的東西,因為中國自己的教育都不教儒學的東西,所以孔子學院教的還是黨文化的東西。這種包裝有的時候是非常不匹配的,不可能是一個完美的融合,黨文化包裝的話就顯得很生硬,另外一個它是根本衝突的,所以這種包裝不可能成功。

我們可以看到中共輸出的內容裡面,真正它得心應手的,能夠匹配的還是黨文化的東西,就是說內容和表象是符合的。就像它到美國來演芭蕾舞《紅色娘子軍》,這個它很得心應手,但是它要演中國傳統文化的東西,因為它抽掉了神的內涵嘛,所以只能是東施效顰。

主持人:那我們也的確看到,不管是中國官方出來搞的這些文化活動,還是當地華人社區搞的這些活動,只要是中國政府在後面參與的都不太成功。比如說就剛才《法廣》的文章裡提到,哪怕說那個場地是1塊錢的租金,交給華人社區來做,最後他們還是因為經濟問題賠了錢了,就是1塊錢的租金,他都賠了錢了,都交不出租金來,然後就破產了。從這幾個例子來看,您覺得是因為中國人的組織能力不行嗎?還是怎麼樣?

橫河:這個關鍵問題就是中共自己組織的,就不是當地社區的活動了,是中共大使館、領事館組織的活動了,所以它必須要用當地的所謂僑領啊、華人社團來搞。那問題在於文化輸出本來應該是自然的過程,是他們自己願意,就是熱心社區的人搞,而在中共介入以後,第一個它要排擠那些不受它控制的人,如果說這是一個獨立的組織,跟中共沒有關係,中共就會打壓它。

另外一個就是說這些人他的動機,搞這些活動的出發點,就不是在傳播中國文化,而是在討好中共,把自己放在了一個位置上,就是中共對外輸出的一個棋子或是一個工具。在這種情況下,往往是那些最正直的人,真正想為華人社區做事的人,是不可能去加入這些活動的;而積極組織這些活動的人,恰恰是那些為了權、為了利、為了討好中共。

所以這樣一來的話,整個運作它不是為了傳播文化的目的,而是為了利,在這種情況下,你在運作的過程當中,你當然就想自己要得利,所以就會出現很多錢的問題,也會出現不同的社團要搶討好中共,要搶名和利的話,互相之間就會爭鬥,所以在文化的運作上面,他們互相不同的社團還打得不可開交。只要是中共黨文化輸出的一部分,你是為了在中共面前討好,而不是真正為華人社區著想,為華人社區推廣中國文化去盡力的話,那麼這是一個必然的結果。所以我們可以看到為什麼不成功,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這些運作的人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主持人:到目前為止,中共在意識型態輸出上,其實花了非常大的人力和物力,您覺得它總體來說是成功的?還是失敗的?

橫河:從蒙特利爾這個例子來說,當然是很明顯的失敗;從升旗這件事情的例子來說的話,從表面上它在一些地方得到了成功。但是同時我們也可以看到,現在反對的力量越來越清楚的認識到,這是一個標誌性的東西,所以大家也去集中的反對這個。需要說明的是,中共要升的這個五星旗,完全不代表中國,而只是代表中共的統治,它是中國和中國文化的對立面。

那麼又回過頭來看,正好是中共在國內對民眾的壓制和迫害,包括宗教迫害,包括民族迫害,包括對維權人士的迫害,而造成了一大批,等於是中共製造了一大批敵人,而這些人在海外也越來越清醒的認識到,必須要阻止中共意識形態的滲透。這些人對中共的瞭解要比美國人清楚得多,因此中共所舉行的這些活動開始越來越受到阻礙的時候,恰恰是中共自己的國內政策和國外的政策被認清了以後,所遭到的阻礙。所以我認為這個恰恰也說明,升旗這種形式也在走向失敗。

主持人:今天的節目時間已經到了,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下載收聽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

評論
2013-10-13 5: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