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每不勝神往,懸想其瑞鳳九苞之儀,如何蔽日而來,福澤我大漢民族兩千年不衰。而今,有幸一睹神韻樂舞《大漢風》,得見煌煌禮樂文明,巍巍大漢古風。(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宋紫鳳】:煌煌禮樂作 巍巍大漢風

2013年10月29日 | 12:28 PM

【大紀元2013年10月29日訊】 曩時讀《漢書》,及漢武帝「罷黷百家,獨尊儒術」,竊以為漢之為政,其功莫大於此。不僅興漢世,平天下,更確立儒家文化作為華夏文明一脈之正統地位,且以儒家文化為核心之東亞文化圈亦於斯奠定。此非一家一姓之功業,乃千秋萬世法。所以華夏生民於滋始得正號為漢。大漢民族,說漢語,寫漢字,衣漢服,兩千年薪火傳承,是為漢皇神胄。

而作為儒家文化重要載體之禮樂文明,亦由是大興。漢朝設樂府,繼孔聖先師之事業,奏三代大雅之樂,采趙、代、秦、楚之謳,而禮樂文明終於秦火劫後,涅磐重生。我每每不勝神往,懸想其瑞鳳九苞之儀,如何蔽日而來,福澤我大漢民族兩千年不衰。而今春嘉辰,有幸一睹神韻樂舞《大漢風》,得見煌煌禮樂文明,巍巍大漢古風。

吾嚐聞古人論樂,以宮商角徵羽,像君臣民政物,聽五音,可知天下之治亂,以為此殊不可思議。及觀神韻《大漢風》,聞其宮調正大,雍容華貴,想見太平盛世之氣象;聞其商調正義,如見骨鯁之臣,神情高遠,躊躇滿志。始信樂者神物也,而古人不吾欺也。及其轉折之處,琵琶一聲如裂帛,不知又生出多少煙波。有鐵馬冰河之肅殺,以像拓土之功,有獵火狼山之豪雄,以像報國之志,有大漠窮秋之寥廓,以像故國之思,及其終也,又起正大高亢之音,有如天風海雨排空而去,磅礡萬古,動盪諸天。偉哉,一曲《大漢風》,而大漢朝煌煌四百年功業盡在眼前,吾是以知樂之為教也,真可以致天下之大治,樂之為政也,足可以建千秋之功業。

反之五音相亂,天下大亂,亦信然矣。譬猶今日之中國,大惡之音無處不在,人之所好或頹廢萎靡,或玩世不恭,或魔性大發,比之鄭衛之音,桑濮之曲,遠有過而無不及,而為禍最甚者,則為邪黨紅歌,戰天鬥地,貽害人間。而邪黨之破壞禮樂文明,卻深諳音樂之能移人性情,遂唱大惡之音粉飾太平大行魔道。譬如紅歌《好日子》者,《同一首歌》者,皆此類也。人聞之久,則耳失聰心失智,不知邪黨之為禍,竟感恩戴德不知所以。

吾又聞禮樂文明之禮者,非止現代所謂禮貌之一義。古人之禮,所以辨尊卑,分高下,別貴賤,在天成像,在地有形,所以天高地卑是為禮,日月有光是為禮,萬物順序是為禮,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鹹謂之禮。及觀神韻《大漢風》,方知我大漢民族,聖人之禮無所不在。

且不說天幕之上,天子明光之宮,設白玉九尺之台,薦碧錦雲文之毯,氣象如何高古,為近世之所無,只大殿之上擎天盤龍之柱,相對而峙,夾道而立,便如守關天將,而高高在上的大寶之座,雖近在眼前,一望竟有白雲在天道路悠遠之感,頓覺有真龍之儀,天子之威逼面而來,使人莫敢仰視。而大殿又廣設燈燭以照夜,光明洞然,更覺柱上金龍耀目,火焰蒸騰,鬐鬣飛動,鱗爪宛然,望之駭心動目,果然天子之堂,其氣象光明廣大,恰如《禮記》所云「天無私覆,地無私載,日月無私照」者。又何況,眼前之大漢群臣,衣冠皆古制,束髮帶冠,上衣下裳、交領右衽、褒衣博帶,廣袖翩然,靜則儀態尊嚴,動則飄然有出世意,真天人之服。彼端拱而立,則岸如山嶽,彼從容揖讓,則氣度雍容,彼高適闊步,則目如望羊,盡顯君子之禮,兼備武人之節,非我大漢禮義之邦,上國衣冠,更何以有此氣象。

《曲禮》有云「道德仁義非禮不成,教訓正俗非禮不備,分爭辯訟非禮不決」。而今日赤禍劫餘之中國,無禮以為節,無樂以相諧,遂致天地失序,四維不張,道德大壞,文明陵替,每一念及,未嚐不痛心疾首。今觀神韻樂舞《大漢風》,見天子明堂光明赫然,九天金龍盤柱欲升,廟堂之音巍巍穆穆,文武群臣衣冠堂皇,嗟呼,我中華禮樂文明之靈修浩蕩,盡在是矣!而我大漢民族立身之本,立命之本,立境之本,不亦「近」在是矣嗎。正所謂內聖而外王,神韻之出,復興煌煌禮樂文明,再現巍巍大漢古風,吾是以知天滅中共大勢已趨,天祐中華天象大顯,真龍已出,赤虯當亡。而普天下之華裔,亦當此天地之機,自我覺醒,排除邪黨遺毒,重奉我華夏正朔,此亦我輩生為漢皇神胄薪火傳承至今日千秋大義之所在,吾是以作歌而祝曰:

巍巍神韻大漢風,煌煌天子明光宮。
端拱垂衣六合統,獨尊儒術天人通。
靈芝來降感元氣,麒麟出藪朝聖躬。
皇威揚揚臨四海,禮樂廣陳服狄戎。
神兵白羽光照雪,祭封狼山漠北空。
鳳采鸞章相炳煥,文成之治運無窮。
火德如日四百紀,滄海桑田一夢中。
末劫邪共妖霾起,蕭蕭九原遍哀鴻。
五千文明懸一線,仰見漢月思強弓。
忽聞霹靂青冥裂,漢家旗鼓下鴻蒙。
真龍大顯赤虯斬,摧敗甲兮捲飛蓬。
鈞天法曲正浩蕩,碧血再書雲台功。

轉自《新紀元週刊》 自由評論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