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悠悠:丞相「糊塗」

圖片來源:Fotolia

  人氣: 33
【字號】    
   標籤: tags:

同仁暗合,各具心智

東漢時的許昌人陳元方,十一歲時,按時去拜訪袁公。袁公問他:「你父親在太丘做官的時候,遠近的人,都稱讚他,他都施行了一些甚麼好政策呢?」

陳元方說:「我父親在太丘時,對於強者,用說服教育的辦法,來安定他們;對於弱者,施行仁愛,來撫恤他們。因此,時間過得越長久,百姓對我父親,就更加崇敬。」袁公說:「我過去曾經擔任過鄴縣縣令,恰恰也是這樣做事的。不知道是你父親學我,還是我學你父親?」

十一歲的陳元方回答道:「周公和孔子不生活在同一個時代,但他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雖然時隔那麼遠,卻完全一樣。周公不是向孔子學習的,孔子也不是向周公學習的。同懷仁德者暗合,他們都是按照自己的心靈與智慧去做的。」

山濤任人准而賢

三國時期,山濤擔任司徒官職,先先後後,所選拔的人才,差不多遍及所有部門。他所選拔的人,沒有不稱職的。凡是山濤作出的書面推薦評語,與被推薦者後來所表現出的所作所為,都完全符合。

只是任用陸亮,是皇帝下詔書叫任命的,與山濤的意見不合,經山濤奮力抗爭,皇帝也沒有依從他。不久,陸亮就因受賄,而身敗名裂。皇帝因此也有所悔憾。

小吏盜魚

王安期:王承,字安期,晉代太原晉陽(今山西太原市南)人。為人沖淡寡慾,為政清靜。歷官東海內史、從事中郎等。

王安期在東海郡做官時,有一名小官,偷了養魚池裡的魚。綜理府事的主簿(官職名),要按律追究他。

王安期說:「周文王的園囿,尚且與老百姓共同擁有,我們公府裡養的池魚,又有甚麼值得憐惜的?」

護送犯夜人回家

王安期任東海郡太守時,有一天,負責治安巡邏的官吏,逮來了一個違犯宵禁命令,而擅自夜間行走的人。

王安期審問他:「你從哪裏來?叫甚麼名字?」對方回答:「我叫寧越,從老師家聽課回來,不知不覺天色太晚了。」

於是,王安期說:「鞭打像寧越那樣好學的人,來樹立執法人的威名,恐怕不符合治理天下的根本原則。」

於是,他命令負責治安巡邏的官吏,護送寧越安全回家。

丞相「糊塗」

丞相王導(晉代臨沂人),晚年不願再過問政事,但皇帝還是要他繼續擔任丞相。他就選拔賢才任事。自己只是在各種文書送來後,在上面寫上表示同意的字樣。

他自己歎息說:「別人說我:有官不當,有權不用,真是糊塗。後人將會思念我這種糊塗人!」

陶侃為官儉樸,愛行細事

陶侃性格方正嚴肅,辦事勤勤懇懇。任荊州刺史時,他命令監造船隻的官員,把鋸木頭的鋸屑,全部收集起來,不論多少,一點也不許丟棄。大家都不瞭解他這樣做是甚麼意思。

後來,正月初一集會,碰上久久下雪,天剛放晴,大堂前邊的台階上下,還是濕漉漉的。於是陶侃叫人用鋸屑,覆蓋在濕地上。人們過往,都很方便,一點兒也不打滑了。

官府使用竹子,陶侃下令收集鋸掉的竹節、竹根,堆積得像小山一樣。後來,桓溫征伐蜀地,打造船隻,那些積存的竹根、竹節,全部用來作了船釘。

又有人說:陶侃曾經調集當地竹子做竹篙,有一名官員連根伐竹,用竹根代替竹篙的腳,結果,陶侃就超越兩級,提拔任用了那位官員。

(均據劉義慶《世說新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由於姚察清正廉明,俸祿又大都接濟了別人,素無積蓄,因而家中常常入不敷出,十分拮据。每當有人勸他想些辦法,搞些資財,來改善一下家中清貧生活時,姚察總是笑而不答。
  • 宋仁宗時,西部邊疆發生戰爭,大將劉平陣亡。朝中輿論認為,朝廷委派宦官做監軍,主帥不能全部發揮自己的指揮作用,所以才導致劉平失利。
  • 齊國要攻打宋國。宋王派藏孫子(人名)向南邊去求救於楚。楚王很高興,答應得也很痛快。然而,藏孫子卻很擔心地回去了。
  • 葉南巖在做浦州刺史時,有打群架的人,到州里告狀。一人流血滿面,受重傷,胸部幾乎破裂,生命危在旦夕。
  • 不知過了多少年月,這位院主已經年老。有一天,他渡江去查田,從懷中取出那個寶物青磁碗,突然扔進江中。
  • 唐高宗時,南方部族相聚騷擾邊地。朝廷發兵征剿失利,於是,用徐敬業為刺史。州裡派兵到郊外迎接,徐敬業把他們盡數打發回去,單人獨馬,到了州府。
  • 子嗣一事,人只知操之於我,卻不知主宰在天。或者,人只知主宰在天,卻不知操之於我。
  • 隋朝時,泉縣的惡霸馮弧,倚仗姐夫是朝廷的吏部侍郎,無惡不作。一次與別人下棋,被對方將得沒有還手之力,他要對方把棋收回去,對方不肯,一怒之下,竟用磚頭砸死了對方。
  • 從前,齊國有一位姓黃的老相公,很講究為人謙讓自卑,也喜歡大家稱道他謙卑的美名。
  • 從前齊國有一個人,整天貪戀著金子。一天清早起來,他把衣服穿得整整齊齊,趕到市上,走進一家金店裡,伸手拿了一塊金子,回頭就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