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眾土地財富遭瘋狂掠奪 三中全會「土改」難成

人氣 8

【大紀元2013年11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方涵綜合報導)中共三中全會日前公佈的新「土改」措施,瞭解中共話語體系的人們可以解讀出,中共承認目前對農村土地的徵用、農民權益的保障、土地增值收益的分配等存在巨大問題。中共對中國民眾土地財富的瘋狂掠奪及由此引發的激烈官民衝突已到了無法解決的地步,無奈中作出一些限制,然而新「土改」動了地方政府奶酪,無法實施。

中共掠奪民眾巨額土地財富

中共在三中全會後的公告中稱,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的「出讓、租賃、入股,實行與國有土地同等入市、同權同價」;在土地徵用上「完善對被征地農民合理、規範、多元保障機制」、「建立兼顧國家、集體、個人的土地增值收益分配機制,合理提高個人收益」。

瞭解中共在災難報導中慣用的淡化災難本身,突出官員救災「事跡」的宣傳手法的人,從上述文字中可以解讀出當前,中共承認目前對農村經營性建設用地的徵用、農民權益的保障、土地增值收益的分配存在巨大問題。

目前大陸的土地分爲國有土地和集體土地兩種,集體土地不能做非農業類使用,但集體土地被地方政府沒收、徵收、徵購後,就可以變成用於地產開發的國有土地。農民的土地概念一般都屬於是集體所有。這兩類土地在商業價值上的巨額差價,就成爲各地方政府空手生錢的最大來源。

2013年3月,重慶市長黃奇帆披露,他從2002年開始「儲備」了40多萬畝土地。十年賣了20萬畝,每畝賺200萬,合計4,000億,扣掉征地成本,還有2,000~3,000億的淨收入。

2013年3月,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經濟學傢吳敬璉披露,近幾十年來,中共地方政府通過像黃奇帆這樣的屯地、賣地操作,從中國民眾手中掠奪了至少30萬億人民幣的財富。按2012年中國農民人均純收入7,917元,註冊農村人口6.74億計算,相當於全中國所有農民5.6年的純收入。

搶地致激烈官民衝突 中共民心已失

中共在各地官員對民眾土地財富的瘋狂掠奪,激發了民眾對官方廣泛而持久的維權抗爭,很多地區民眾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2010年12月25日,浙江樂清蒲岐鎮寨橋村村主任錢雲會被一輛重型工程車壓斷脖頸,身首異處悲慘而亡。當地村民看到「村主任是被4個人抬起,扔在工程車前輪下壓死」。6年來錢雲會為本村耕地被徵用建樂清電池厰,補償費用過低問題不斷上訪,先後3次被投入看守所。事發後,錢雲會屍體被大批警察搶走,村民被抓被打被監控。慘劇在中國各大主要門戶網站及論壇引起強烈反彈。

2012年9月16日,因征地拆遷補償不公,湖南省長沙市岳麓區蓮花鎮華寶村村民何志華與副鎮長理論時被打耳光,憤而躺在壓路機前。副鎮長下令開車,何被壓泥車活活輾斃,當場腦漿四濺,慘不忍睹。事後,當局派出數百人搶屍,並逼死者家屬簽收封口費。

2012年9月16日,湖南省長沙市岳麓區蓮花鎮華寶村村民何志華被用於強拆的重型機械碾壓致死。(網絡圖片)
2012年9月16日,湖南省長沙市岳麓區蓮花鎮華寶村村民何志華被用於強拆的重型機械碾壓致死。(網絡圖片)

2012年9月21日10點左右,遼寧省盤錦市興隆台區政府出動200多警力在距離市郊20公里處用推土機剷平村民麥地,其間征地人員跟村民發生衝突,衝突過程中,村民35歲王樹傑被警察當場開六槍打死,王樹傑父親和哥哥也受了重傷,警察在現場叫囂:「不跟政府合作:打死幾個又如何?」

2013年10月19日,福建省福州市閩侯縣南嶼鎮五都村,警察城管及僱傭的外地閒散人員近200人進村暴力強拆,打傷村民20餘人。強拆期間村內被斷電斷網,帶隊的副鎮長聲稱「給我往死裡打」,有村民手腳被打斷、眼睛被打瞎,重傷者5、6人。

2013年10月19日,福建省福州市閩侯縣南嶼鎮五都村,警察城管及僱傭的外地閒散人員近200人進村暴力強拆,打傷村民20餘人。(網絡圖片)
2013年10月19日,福建省福州市閩侯縣南嶼鎮五都村,警察城管及僱傭的外地閒散人員近200人進村暴力強拆,打傷村民20餘人。(網絡圖片)

据《中国1990—2010年城市扩张卫星遥感制图》顯示,从1990年到2010年,大陸城市的建成区面积从1.22万平方公里增长到4.05万平方公里,增长332%。這種罕見的高增長一方面折射出大陸城市擴張的無序和低效率,另一方面也成爲引發遍及各地官民激烈衝突和民衆失去對官方信任的直接原因。

新「土改」動地方政府奶酪 實施難

中共18大三中全會公告中稱,將「建立農村產權流轉交易市場,推動農村產權流轉交易公開、公正、規範運行。」

這短短30個字,直接觸動了地方政府土地財政的奶酪。1994年中共實施分稅制后,由於賣地收入不用上繳中央,逐漸成爲地方政府搞政績工程和官員貪腐的重要資金來源。

2012年大陸各地賣地收入達到2.69万億,約佔各地政府財政收入的1/3以上。2013年上半年,昆明市賣地收入超過287億,是當地財政預算收入的129%,武漢、杭州、南充以及湛江等4個城市上半年的賣地收入也都超過了當地的公共財政預算收入。

如果農民手中的集體用地可以直接在農村產權流轉交易市場上按建築用地交易,不但地方政府的巨額土地轉賣收入面臨縮水,更嚴重的是,目前大陸各地各種顯性和隱性的地方債約在20~25万億規模,其中絕大多數是以未來的賣地收入和持續上漲的地價做為抵押的。一旦地方政府失去土地轉賣的特權,或未來地價面臨下跌,衆多地方政府馬上面臨資不抵債的破產風險。

因此地方官員料決不會輕易放棄土地財政這塊大蛋糕。三中全會公告中稱,「在堅持和完善最嚴格的耕地保護制度前提下,賦予農民對承包地佔有、使用、收益、流轉及承包經營權抵押、擔保權能」。

雖然各地官員在徵地時,通常都以超過項目用地幾倍的面積強征土地,項目用不了的耕地寧可抛荒也不返還給農民。但地方官員可以利用三中全會中「最嚴格」的耕地保護為藉口,卡住農民土地交易之路。

江澤民貪腐治國 中共政體掠奪民眾成性

1989年江澤民踏著六四學生的屍體和鮮血登上中共黨魁位置後,缺少根基的江澤民被各方勢力看不起。為獲取權力,江澤民聽從曾慶紅的建議,放任中共各級官員腐敗後,再把反腐敗做為打擊異己、收攏馬仔的武器,導致中共官場全面糜爛。

1999年7月,江澤民為一己之私發起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為逼迫、引誘各地官員象薄熙來那樣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江澤民一方面把迫害法輪功同官帽直接掛鉤,一方面給各地政法委係統大量撥款,縱容各地在迫害法輪功學員過程中可以任意掠奪中國民眾的個人財產,導致中共整個行政體系蛻變成無度追逐官位、財富、女色的場所。

中南海的土地「改革」夢如果要靠目前中共這個行政體制來實施和落實,最後可能只會夢裏看花。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大陸暴力強拆惡化 中共法律形同虛設
山西村代表為徵地上訪遭蒙面漢入屋斬殺
山西村民以死抗爭 迫停太原當局上千人強拆
廣西桂平副市長帶300警暴力征地 10村民被抓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最強防空導彈 在以色列空襲中沉默
【思想領袖】羅傑斯談黑暗政權及其幫凶
【拍案驚奇】拜登政策惹反彈 習近平軟硬兼施
【珍言真語】何良懋:社交媒體與現代科技壟斷危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