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國際法會議曝中共活摘器官 探討展開國際防禦

人氣 6
標籤:

【大紀元2013年11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梁耀渥太華報導)上週五(11月15日),加拿大國際法律委員會的第42届年會在渥太華前市政廳召開,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在题为「移植倫理(应)作為國際法的一项起源」的报告中再次曝光了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實,並探討了制止這一行徑的法律措施,以及展開國際防禦。

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在中國大量存在

大衛•麥塔斯在發言中說,在中國,濫用的移植器官源幾乎都是囚犯,20 世紀 80 年代初期,中共辯護稱,那些人都是被判處死刑的人。麥塔斯認為,這種說法是站不住腳的,但更為惡劣的是大多數囚犯是良心犯,特別是法輪功學員。

麥塔斯針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進行了七年的調查,作為志願者,他對此做了大量工作。會議上麥塔斯律師從不同的方面列舉了活摘器官真實存在的證據,包括打到全中國醫院的電話中,有人承認「健康」的器官是從法輪功學員身上獲得的。

麥塔斯曾經會見過一些法輪功學員,他們告訴麥塔斯,他們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曾做過系統的器官檢查和驗血,並不是出於健康原因,因為他們同時遭受著酷刑。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許多法輪功學員為了不牽連他人,沒有報姓名。這些法輪功學員成為人權最得不到保障、特別易受傷害的人群。家人不知道他們在哪裏。正是這個人群成了提供活體摘取器官的器官庫。

根據不同消息來源,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占被關押人員的一半到三分之二;

沒有法律的依據,僅根據中共的政策和密令實施迫害;自迫害開始以來,設立黨政雙重迫害機構,包括各級「六一零」辦公室,以及警察系統,對法輪功進行長期的、持續的煽動仇恨和殘酷迫害;

在中國,器官移植的等待時間很短,從幾天到幾週,很顯然摘取器官時有人被謀殺;

在中國,沒有器官捐助系統或器官分配系統,這意味著不能從腦死亡者身上獲取,必須有非常穩定的器官來源等等。

制止濫用移植 國際防禦逐步展開

會議上,大衛•麥塔斯講到了國際司法針對濫用移植器官的防禦方面的進展、歐洲議會的草案,以及一些國家的法律,並討論了治外法權的問題。他公開的研究結果還包括移植界、製藥公司和醫學研究等領域。

大衛麥塔斯說:「大多數情況下,(器官移植)是沒有法律的區域。」一般都是基於醫生的職業道德。麥塔斯認為,防止濫用器官移植的標準和機制普遍缺失。

加拿大前任議員博瑞•瑞茲紐科斯基(Borys Wrzesnewskyj)曾經提出過法案,西班牙和以色列通過了立法。之前,以色列曾給去中國移植器官的人提供資金,現在,他們完全反過來了,切斷了這項資金並宣佈這一行為犯法,強制報告。

器官移植界和國際學會規定 不許從死刑犯身上獲取器官

「移植法專業人士意識到移植器官不能被濫用……所以他們正試圖去處理這樣的問題。器官移植界和國際學會推出了幾個規則,其中之一是不允許從死刑犯身上獲取器官。」

麥塔斯說,中共政府說,死刑犯自己同意這樣做的。但是在監獄之外,沒有人會同意這樣做,為甚麼在監獄裡他們就同意了。移植學會認為,監獄裡沒有人能作出自主的決定。

麥塔斯說,該學會通過了有關中國的具體政策。其中一個是關於學術研究的——帶有與病人有關資料的演示文稿,例如有死刑犯資料的,將不被接受。許多學術期刊都有相同的策略。麥塔斯已要求審查一些來自中國的文章,看他們是否使用死刑犯的資料。聯合研究的也是這樣,要告訴西方人不要參與這方面的研究。

幾乎所有藥物公司停止在中國做臨床試驗

許多製藥公司都曾在中國做臨床研究,雖然大赦國際並沒有就此做甚麼,但是總部位於瑞士巴塞爾的製藥及生物技術跨國公司諾華(Novartis)還是因為大赦國際的呼籲停止了這方面的研究。輝瑞公司也有一項好的「制止」政策。加拿大埃德蒙頓的Isotechnika製藥公司要做一些嘗試,但最後退出了。幾乎所有的藥物公司已停止了在中國做臨床試驗。

另外,只有在遵守規定的前提下,中國醫生才被允許作為移植學會的成員。

在澳大利亞昆士蘭須聲明不濫用器官移植的醫生才能接受技術培訓

在澳大利亞昆士蘭的醫院,只有那些簽署聲明不濫用器官移植的醫生才能接受技術培訓。

他說,全世界的醫院,還沒有緊隨其後制定標準,而澳大利亞的醫院這樣做了。匹茲堡有一所醫院和一名醫生對中國醫生做(移植器官的)職業培訓。培訓醫院也是需要加以處理的地方。

麥塔斯希望世界醫療協會(WMA)驅逐中國醫學協會,像世界精神病學協會對前蘇聯所做的那樣。蘇聯當局當年曾把異議人士關進精神病院強制進行殘忍的「治療」。

讓更多的人瞭解移植旅行的危害

大衛•麥塔斯說,加拿大移植協界和神經病學界發表過一個內容很長的聲明。這是開創性的聲明,值得效仿。他正被考慮作為開發國際移植法的一個來源,以對抗濫用活摘器官。聲明中說,移植器官的病人應意識到移植旅遊的危險。

麥塔斯表示,可以看到這方面的進展,例如移植旅遊需帶回詳細的資訊,現在醫生被禁止做這類器官移植的複雜術後護理。所以發表聲明後,加拿大正在處理這個問題。

麥塔斯說,目前,馬來西亞說其衛生系統不會為移植旅行回來的善後護理付費。

加拿大醫療學會說,患者須知旅行器官移植對患者的危害,包括器官是用暴力奪來的,有人因此會遭到殺害。

病人被告知移植器官是絕秘,不能帶自己的醫生,不知道移植醫生會是誰。要保密是正常的,但中國的保密超出想像。

如果發現可能是非法移植,通過這個政策還可以防止進行前期護理,或提供病人文件,並通過自己的醫生拒絕讓患者接受器官交易。

法輪功受迫害是中國最大的問題 迫害遍及全球

會議上,麥塔斯律師說,法輪功洪傳世界。但是在中國,許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得幾乎喪命,這些被麥塔斯稱為「倖存群體」的許多人從被活摘器官的厄運中逃出;許多人失去家庭、被折磨,並看到自己的同修失蹤。

他說,法輪功受迫害已經是中國最大的問題,他舉例說,作為薄熙來在遼寧省的幫手,王立軍參與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薄熙來被判刑前一直是中共的頭目,殘酷迫害法輪功。

從二零零三年到二零零八年,作為遼寧省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OSPRC)的頭目,王立軍進行的研究是執行注射死刑後,延長死亡時間,以便允許在注射後死亡前這段時間,從人體移植器官。他的進一步研究是防止接受囚犯器官的病人因接受注射藥物引起不良反應。

二零零六年九月,他因這種致命的注射方法的研究和試驗獲得「光華創新特別貢獻獎」。王立軍在演講時,他談到了他和工作人員參加了對「數千」個被注射毒藥犯人的現場器官摘取。他說:看到有人被殺,看到這個人的器官被移植到其他幾個人的身上,深受震撼。

麥塔斯說,與其它迫害不同,中共迫害法輪功是通過煽動仇恨在全球範圍內進行的,海外使領館暗中監視、騷擾法輪功學員。

麥塔斯說:「隨著時間的推移會有越來越多的器官來源的真相被公佈。」

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長期以來致力於研究和獨立調查在中國發生的強制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並將其真相公佈於世。他和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聯合出版了《血腥的活摘器官》,並和其他人出版了《國家器官》兩本書,揭露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驚人罪行。為此,大衛•麥塔斯和大衛•喬高還於2010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揭秘習近平三中決定中江派最懼怕的部份
北京勞教所悄換牌 習江「廢除勞教」拉鋸戰黑幕背後
中共活摘器官罪行震驚丹麥醫學界
【細語人生】開心女孩依舊傷心(中)
最熱視頻
【重播】拜登就職美國第46任總統
【時事縱橫】拜登首日簽17令 中共制裁蓬佩奧
【十字路口】川普拜登交接 全球五大風險罩頂?
【秦鵬直播】拜登就職 美國四大考驗剛開始
【唐青看時事】含淚出征 拜登對華政策觀察
【西岸觀察】川普承諾回歸 祝拜登政府好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