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宜明:誰的腦子不好使?

李宜明

人氣 10
標籤:

【大紀元2013年11月21日訊】在大陸,氣急敗壞的中共惡警或猶大常常對堅定不妥協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惡語相向:「腦子有問題」,甚至把人摧殘的精神失常時還要橫加一句「神經病,腦子不正常」,並以此為藉口,直至將人折磨的奄奄一息或虐殺,在打發受害人家屬時還說上一句:他腦子不好使,自殺了。叫人不解的是,那些個信口雌黃的誣陷之詞,有不少人包括受害人家屬由於無法查清事實真相,有時信以為真,以至於不去主動營救自己的親人,給中共迫害提供了可乘之機,可見中共害人手段之歹毒狡詐。在此,我們在為那些被迫害的善良同胞叫屈的同時,有必要對惡徒們吐出的那些個誣陷之詞分析一下,看看到底是誰的腦子不好使?誰的腦子不正常?

在中共看來,只有「聽邪黨的話」,言行符合它的思維意願,「邪黨叫幹啥就幹啥」,具備一個徹頭徹尾的「黨大腦」,做穩一個黨奴才,才是頭腦聰明,腦子好使的人,否則,就是腦子不好使的人,那就得受到中共的打殺。

在迫害法輪功時,中共惡毒直說法輪功學員「腦子不好使」、「腦子不正常」,主要是誣陷法輪功學員是「精神病」,找藉口實施迫害陰謀。概括起來有三種情況。

一個是將精神正常的法輪功學員摧殘致精神失常,然後誣陷法輪功學員「腦子不正常」,造成社會影響,藉此抹黑法輪功。

安徽省阜南縣段郢鄉丁大莊村丁慶山,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於2002年春天,在阜南縣政府上訪時,被中共惡黨綁架後並非法判刑一年。這位20歲剛出頭的小伙子,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在2005年失蹤,至今仍杳無音訊。

楊寶春,河北邯鄲市錦航絨布廠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楊寶春因去北京為法輪功鳴冤,被非法勞教兩年。零二年冬天,他被邯鄲勞教所惡警迫害致右腿截肢,成為終身殘疾。後被勞教所惡警及惡醫前後三次投進安康精神病院進行摧殘。長期的迫害,使他的精神真的出現了問題。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當家人把楊寶春從精神病院接回時,發現他已經成了一個真正的精神病人,家人在萬分的痛苦和無奈中,只好將楊寶春送入精神病院救治一個是以「精神病」的名義實施長期迫害。

河北邯鄲法輪功學員劉勇二零零一年六月被中共劫持在保定精神病院,被中共以「精神病」的名義迫害,時間長達十一年。劉勇在三十歲那年被邯鄲惡人綁架保定精神病院迫害,每天強迫吃破壞中樞神經的藥,惡醫毫無顧忌對劉勇說:「我們知道你沒病,我們這麼做是迫於壓力,不得不這樣做。」為了讓劉勇達到精神病的狀態,醫院強行給劉勇注射一些不明藥物,在極度痛苦中,劉勇險些喪命。有時被折磨的只剩下一絲意識尚存,卻憑著對「真、善、忍」信念,劉勇頑強的活了過來,還是一個正常人。十一年來,劉勇與世隔絕,無時不在盼望著走出精神病院,過正常人的生活。但醫院主管醫生要求必須單位來接人,可是邯鋼集團煉鐵部的責任人對此事視而不見。而劉勇的母親,心裏依舊充斥著邪黨對法輪功的栽贓、誹謗的謊言,固執的認為兒子有「精神病」,在接受政府的「善意治療」,不願意營救自己的兒子早日走出魔窟。劉勇出獄後又遭中共強制失蹤。

一個是以「腦子不好使」為藉口,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虐殺。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黎明時分,山東省蒙陰縣「六一零」夥同該縣公安局與沂南、沂水縣的警匪,在臨沂地區「六一零」的唆使下,蜂擁而至沂南縣岸堤鎮塘子村,將在家中的女法輪功學員劉淑芬(時三十九歲)劫持到蒙陰縣看守所,企圖逼迫她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出賣他人和交代所謂的「證據」,均被劉淑芬一口回絕,時任蒙陰縣「六一零辦公室」副主任的惡徒類延成見一無所獲,惱羞成怒,便密派惡警鮑西同、田烈剛等輪番用橡膠警棍等毒打折磨劉淑芬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劉淑芬被迫絕食抗議,卻又遭到惡徒們十多次野蠻灌食迫害。不僅如此,喪心病狂的惡警們將她非法超期關押毒打致其昏迷後,惡徒怕罪行敗露,便造謠說劉淑芬腦子有問題,將劉淑芬蓋上破被子抬出了監室,秘密地強行做腦部手術將她殺害。

為了迫害法輪功,中共惡黨不擇手段,把精神正常的法輪功學員摧殘致精神失常或謀殺掉,然後動用媒體等散佈法輪功學員「」腦子不好使、不正常」、「神經病」,極力對法輪功妖魔化抹黑誣陷,推脫罪責,並達到毒害世人的目的,中共居心何其惡毒!

我們知道,迫害發生前,在大陸億萬之眾通過修煉法輪功,許許多多的絕症癌症不治之症人康復了,不少浪子回頭了,毒癮者都戒除了,得法者真心的按照大法法理時時處處做好人,好人好事層出不窮,使社會風氣煥然一新,大眾道德一度提升,真是可喜可幸可讚,官方調查發現法輪功祛病率在98%以上,調查得出的結論是「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面對民眾喜愛法輪功的實事如此之多,官方的調查結果如此高調明朗化,如果誰在去執意找法輪功的不是,欲加之害,這樣的人不是腦殘弱智,就是精神不正常。

如果元凶江澤民沒有魔鬼頭腦的話,它就不會發神經質般的說:法輪功講真善忍,可以放心的打壓;如果它沒有精神分裂症的話,就不會歇斯底里的發出「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滅絕密令。

如果中共的媒體人還存有一絲人腦子的話,就不會趨炎附勢炮製「天安門自焚偽案」、「1400例」等假新聞嫁禍法輪功,助紂為虐,欺騙全世界。

如果各級政府官員頭腦正常的話,它們就不會說:現在是非常時期,對法輪功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也不會有如薄熙來這樣狂吠「對法輪功給我往死裡整」的利令智昏黑惡官員,也不會有如遼寧省王明玉這樣堅持「只打只幹不說」型的流氓官匪。

如果各級執法人員思維正常的話,它們就不會說:我們只講政治,不講法律,也不會誕生像王惠這樣的「我不怕違法」的石家莊市裕華區法院副院長,也不會出現如顧處長這樣的放出「甚麼法律?我說的就是法律!」狂言的上海市寶山區國保大隊囂張特務。
如果中共的軍警、獄警、醫生等不是狼性心腸、獸性頭腦的話,它們當然就幹不出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驚天罪惡,至今還在藏著掖著掩蓋著,死不承認自欺欺人。

十四年來,中共豢養的黨政軍警醫等惡徒們像發了瘋一般迫害法輪功學員,幾乎動用舉國之力參與迫害,將一百多種酷刑施加在這些善良的民眾身上,僅害死的人員達幾百萬之多,還生生活摘了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牟取暴利。

試想,正常的政府能幹出這樣禍國殃民的大惡嗎?正常的司法能製造出遍地冤案命案嗎?正常的國家會有活摘器官的驚天罪惡嗎?中共惡徒們一邊迫害虐殺法輪功學員,一邊誣陷他們「腦子不好使」、「腦子不正常」,只有魔鬼瘋子才會這麼說,只有虎狼野獸才會這麼做。

中共這種害人殺人手段並不僅僅針對法輪功學員,「被精神病」、「被自殺」的冤案慘案在全國到處都是。

山東臨沂一名叫王琳芳的高中女生因轉貼《臨沂「八星級辦公大樓」後面的纍纍白骨》而被警察抓進羅莊區公安分局審訊室,遭受了非人的折磨。這位年僅17歲的美少女被扒光了吊在審訊室,全身打得沒有一點好皮。身上被煙頭燒了三、四十個洞,兩隻乳頭都被燒焦了,其身上隱私部位也慘遭煙頭嚴重燒傷。隨後臨沂市公安機關說王琳芳上吊自殺,私下匆匆火化。一位17歲的美麗的中學女生就這樣被殘酷地剝奪了生命。當有關媒體記者採訪臨沂市政法委書記李洪海,問及王琳芳的屍體經過法醫檢驗了嗎,李回答說:「瘋子上吊自殺還檢驗甚麼?」

六十多年來,由於中共極端暴政治國和愚民化教育及黨文化熏染,使國人自覺不自覺的形成一種慣性思維,只要中共一發動害人運動,不辨青紅皂白就立刻站到中共這邊,以能躲避受害為慶幸,有的人則助紂為虐,害人害己,事後還總覺著自己腦子好使。久之,將中共當局的政令作為衡量是非和走向人生坦途的標準,實際把自己釀成了一個具備黨大腦、有黨思維的黨奴才、黨犬儒、黨愚民。

可是,真正衡量人間是非正邪的並不是黨政令,而是由普天之下的普世價值來決定的,「信仰自由,天賦人權」,是普天之下人人皆知的道理,逾越這種普世價值必定碰壁出醜。因為這個世界很大,聽邪黨的話,按邪黨的政策害人,暫時在大陸興風作浪,自覺腦子好使,等出了國門,受到正義的法律懲罰時,才知自己夜郎自大。

甘肅省委書記蘇榮,積極追隨江氏流氓集團,死心塌地執行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害人政策,致全省冤案遍地。2004年11月4日,蘇榮在讚比亞訪問期間被法輪功學員告上讚比亞高等法院,並被扣留等候傳訊。11月8日,蘇榮因未能如期出庭被法輪功學員以「蔑視法庭罪」而告上刑事法庭。讚比亞有關方面下令禁止蘇榮出境。11月13日讚比亞警方發出通緝令,逮捕蘇榮。面對自己所造下的惡果,蘇榮只能落荒而逃,非常狼狽。

不只蘇榮在國外被起訴,現在包括元凶江澤民在內,已有30多個中共高官在60多個國家地區被起訴,成了國際罪犯,這是人類二戰以來最大的人權訴訟案,元凶江澤民等則被西班牙國家法庭啟動了逮捕令,他們只要一出國就面臨抗議和法辦。現在那些高官蜷縮在國內,惶惶不可終日,就算出國,除了走賓館後門就是走垃圾道,出盡洋相,外國人可能納悶:中共官員是不是精神不正常?否則,為甚麼不走正道偏要偷偷走後門、垃圾道?

有人覺的自己腦子多好使啊,他是邪黨員聽邪黨的話,他與中共保持一致,他跳出來昧著良心去迫害法輪功學員,不但有獎金榮譽美女,官位越做越大,可這種人剛享受了不長時間就從人間走了,有的還沒有來得及享受就匆匆走了,有的還莫名其妙的自殺了。
陳援朝,原海南省海口市中級法院刑一庭庭長,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二日,在全國首例非法審理法輪功學員的案件中,他擔任審判長,非法判決四名法輪功學員二至十二年徒刑。陳因此獲得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干和最高法院的賞識,海口中院刑一庭被記集體二等功,陳援朝被記個人二等功。然而,惡有惡報。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八日,剛滿五十一歲的陳援朝被確診為肺癌,次年九月二日,在萬箭穿心般的痛苦煎熬中離世。

廣州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副支隊長王廣平(曾任廣州市公安局610辦副主任),親手迫害法輪功學員,被其送洗腦班的有三千三百一十人次,破壞真相資料點七十八個,非法勞教三百九十五人,非法判刑十六人。受到上司表揚。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他神秘倒地猝死。

山東沂南縣公安局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孫立是個十足的流氓惡警,他曾經對很多法輪功學員無度行惡和無恥的性虐待,可以說是個雙手沾滿了法輪大法學員血淚的惡棍。他憑此惡績被上司封了個不只是甚麼小官位,更加賣力殘害善良。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九日,孫立在孟良崮得意洋洋的做完全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經驗」交流後,突然摔死在百米山谷中,警察們費盡周折才找到他的屍體,其狀慘不忍睹。

山東沂水縣國土局副局長武玉林,時52歲,頭戴假髮。在道托鄉、國土局,經常誹謗誣蔑大法,毒害世人。因此得到了許多好處。後家中接連出事,老婆下崗,兒子待業,全家養雞虧本欠貸款200萬元。武玉林貪腐違法被邢拘。2012年6月21日他從跋山水庫大水閘跳下,自殺身亡。

廣州市委政法委副秘書長、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祁某生前分管內部安全保衛支隊,即臭名昭著的國保,緊跟江派在廣州迫害法輪功。二零一三年一月八日,祁曉林突自縊身亡,年僅五十五歲。

山東臨沂市公安局蘭山分局法制室主任晁德明,經常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三年四月九日,在臨沂市駐地北城新區從十八樓跳下死亡。全國這樣突然死亡的例子成千上萬。尤其那些自殺的惡徒,害人時,腦子很會領會邪黨的意圖,最後為甚麼要去自殺?
害人者們匆匆走了,信奉無神論的中共邪黨徒們也許能明白一個理:邪黨上面還有天,還有佛法天理,更有大法威嚴,邪黨可以給你名利,卻保不住你的命,邪黨叫你害人殺人,腦子在好使,最後你還得還,不還,天理不容。所謂天理迢迢,善惡必報。

按說,面對那麼多的惡報事例,中共惡徒應該清醒一些了,不過,還是有腦子尖滑的中共惡徒報著僥倖心理在行惡叫囂耍怪: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遼寧丹東市振興區法院對瀋陽法輪功學員陳新野、韓春龍非法開庭過程中,「法官」陶占華褻瀆法律、大施淫威,蠻橫指使法警將兩名辯護律師趕出法庭,並說出「不合適就不合適,違法就違法,承擔責任就承擔責任,共產黨不倒台,我就永遠不會承擔責任」等不理智言詞。

可萬惡中共早就被上天判了死刑:2002年6月,在貴州平塘縣掌布風景區發現了一塊歷史久遠的「藏字石」,中國科學院著名地質學家等15人組成的考察團,前來實地考察後一致認為:該「藏字石」距今2.7億年,其字為天然形成,非人工雕鑿,於是海內外各大媒體爭相報導,「藏字石」即「亡共石」。

那這意味著甚麼?只要有人頭上還長著中共的黨大腦,還用黨思維對待周圍一切,還在執行黨的邪惡政策害人,最後的結果是死路一條,同中共惡黨陪葬。所以,那些還在與黨保持一致害人者,如果你真的腦子好使的話,最好趕快去瞭解一下法輪功真相,清醒清醒頭腦,做出正義的選擇,否則,當大法的威嚴在人間全面展現時,你那奸詐、刁鑽、卑鄙、無恥、賊滑的黨大腦在怎麼好使也只能報銷!

相關新聞
黑龍江公安局長遭質疑假傳中央政法委命令
官員被談判 大陸律師碰法輪功問題被行拘引各方抗議
組圖:唐吉田事件持續發酵  政府無牌車橫行
投書:天下奇聞:四川簡陽四小時審結大案
最熱視頻
【重播】拜登就職美國第46任總統
【時事縱橫】拜登首日簽17令 中共制裁蓬佩奧
【十字路口】川普拜登交接 全球五大風險罩頂?
【秦鵬直播】拜登就職 美國四大考驗剛開始
【唐青看時事】含淚出征 拜登對華政策觀察
【西岸觀察】川普承諾回歸 祝拜登政府好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