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春秋:中國被毒化的土地 ——「地水火風」系列之「大地」

古春秋

人氣 15

【大紀元2013年11月21日訊】 引言

人類依靠大地繁衍生息,在古老的文化中,大地一直作為母親的形象受到尊崇。在中國文化《易經》中,大地作為「坤」卦,有「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的說法。

泥土造人:西方文明中「人」的來源

擅長用追溯語言的起源來論述問題的德國哲學家海德格爾,指出西方語言中「人」這個詞,實際上來源於「泥土」,說明人與大地的關係。在其名著《存在與時間》中,有這樣一段描述:

從前有一次,女神「煩」在渡河之際看見一片膠土,她若有所思,從中取出一塊膠泥,動手把它塑造。在她思量她所造的玩藝兒之際,朱庇特神走了過來。「煩」便請求朱庇特把精靈賦與這塊成形的膠泥。朱庇特欣然從命。但當她要用自己的名字來命名她所造的形象時,朱庇特攔住了她,說應得把他的名字來稱呼這個形象。兩位天神正為命名之事爭執不下,土地神(台魯斯)又冒了出來,爭說該給這個形象以她的名字,因為實在是她從自己身上貢獻出了泥胚。他們爭論不休,請得農神來作裁判。農神的評判看來十分公正:你,朱庇特,既然你提供了精靈,你該在他死時得到他的精靈;既然你,土地,給了他身軀,你就理該得到他的身體。而「煩」最先造出了這個玩藝兒,那麼,只要他活著,「煩」就可以佔有他。至於大家所爭的他的名稱,就叫「homo」吧,因為他是由「humus」(泥土)造成。

傳統文明中天地人合一的內涵

古老文明,無論東方,還是西方,講究的是天地人的合一,尊重天地,因此都有向內心追尋答案的特點。中國儒家的「正心」、「誠意」;古希臘蘇格拉底的「自知無知」,德菲爾神廟的神諭「認識你自己」,還有千年來作為西方主流宗教信仰的耶教,講「懺悔」,都是注重從內心解決各種衝突、危機的的方式。

大地:從母親形象到「物質儲存倉庫」的角色轉變

西方近代由於信仰的衰落,科學興起,人對自然萬物的態度由古代單純的探索變成主宰與征服。近代西方叫得最響亮的口號就是「知識就是力量」,不再把對神、對天地的尊崇和順從作為價值核心,人開始與天地對立起來。

作為備受尊崇的母親形象的大地,成為任由人類索取、征服的儲存各種原料的倉庫,工業的發達,最終造成環境污染,人類生存的根基被撼動。

中共的馬列思想本質就是戰天鬥地

西方文明的多元化,本身存在一種糾錯機制,作為社會良心的知識份子,一直對人類存在的意義和終極歸宿進行形而上的思考,對社會的各種弊病、問題與危機發出正面警告。

在經歷工業污染帶來的危機之後,西方社會對環境保護形成共識,限制無度的開發,呼籲保護我們生存的地球(大地)。

然而,中共這個西來邪靈,帶著反宇宙的邪惡基因,不僅大開殺戒,濫殺無辜,還要「戰天斗地」,所謂三十年的改革,等於是三十年對中華大地的肆意毀害。毒化的土地使全中國十幾億人口健康受到危害,某些地區出現「癌症村」,人均壽命大大縮短。

中國土壤污染狀況成「國家機密

美國2012年《移民與難民研究》雜誌上刊登的一份《紐約健康和營養檢測調查報告》顯示,來自中國大陸的移民血液中鉛、鎘、 汞等重金屬含量高於來自其他亞洲地區的移民,引發國際社會對中國大陸土地污染的普遍擔憂。但是,中國土壤污染的調查數據卻被中共官方以「國家秘密」為由拒絕公開。

陸媒《南方都市報》報導,中國土壤學研究人員指出,與1994~1995年土壤採樣相比,重金屬污染分佈面積顯著擴大,向東部人口密集區擴散。數據顯示,中國土壤正出現越來越多的危險元素,重金屬等污染物指標在大的流域及局部工礦業和農業區上升較快。

中國多目標區域地球化學調查項目也發現,長江中下游某些區域普遍存在鎘、汞、鉛、砷等異常。城市及其周邊普遍存在汞鉛異常,部份城市明顯存在放射性異常。湖泊有害元素富集,土壤酸化嚴重。

關於中國大陸土壤重金屬污染的最新情況,中共官方至今沒有發佈。其前不久公佈的《2012中國環境狀況公報》只不過宣稱,2012年完成了中國全境土壤污染情況的調查,對於土壤污染狀況的調查結果,卻秘而不宣。

去年1月,北京兩高律師事務所律師董正偉曾向中共環保部提出過全國土壤污染狀況的信息公開申請。但一個月後,中共環保部以土壤污染調查數據「屬於國家秘密」為由,拒絕公開。

土壤污染威脅公眾健康 GDP考核制度成禍首

中國嚴重的土壤污染不僅使農糧作物受到最直接的危害,也對公眾健康構成威脅。根據2010年大陸官方發佈的《全國稻米質量安全現狀及發展對策研究》顯示,中國農作物耕地受重金屬污染的面積當時已超過五分之一,其中有害元素鎘污染的耕地區域更涉及11個省25個地區。這一污染狀況在湖南、江西等長江以南的糧食產區更為突出。

中國大陸「砷毒」、「血鉛」、「鎘米」等事件頻發,成為最受關注的公共事件之一。中共環保部部長周生賢在2011年10月25日透露,重金屬污染事件近幾年呈高發態勢。僅僅在2011年1—8月,中國就發生11起重金屬污染事件,其中9起為血鉛事件。

媒體評論員祝乃娟表示,治理污染的不力或者不作為,關鍵在於地方政府把經濟發展、利益追求放在第一位,在於GDP考核制度與地方經濟發展業績的需求,「常常為地方城鎮化、開工廠、引外資等馬上能見效的事務讓路。」

環境研究人員說,在一些情況下,工廠轉移到農村是為了利用更廉價的土地,這些土地常常是在希望推動經濟增長的當地官員幫助下獲得。專家說,由於許多小城鎮的政府對複雜工業活動進行適當監管的能力不如大城市政府,加劇了工廠轉移所引發的農村污染問題。

今年1月,中國官方媒體詳細報導了澤口的環境污染問題,凸顯出農村地區有毒化學廢物帶來的危險。澤口位於湖北省,環保人士稱其為「癌症村」。村民們指責附近的一個工業園造成了最近60多例與癌症相關的死亡病例,其中大部份死者年齡不到50歲。

一個月後,中國環境保護部首次公開承認存在這樣的「癌症村」。據非政府組織和研究人員說,「癌症村」的癌症患病率異常高,中國有數百個「癌症村」。

中國毒地上建樓 極少人知道地下的秘密

最近幾年,中國大陸從各大城市中心地帶搬遷出許多污染性的化工企業,空出的土地由於地段優越,地價高昂,被直接開發建造住宅樓。在整個中國,可能有數萬幅被污染的土地被用來房地產的開發,可是那裏的居民對此毫無概念,而中共官方為了財政收入,刻意隱瞞,向公眾封鎖消息,令問題更加嚴重。

英國《衛報》6月6日報導,近年來,中國兩位公民高勝科和王凱致力於調查和揭露中國城市受污染土地,並寫出一個由三個部份組成的系列報告,獲得了「中國對話」的最佳調查獎和2013年《衛報》的中國環境報導獎。

被污染的土地直接用於房地產開發 置居民於危險之中

中科院土壤研究所研究員程孟方(音)指出,在中國有很多被污染的土地未經處理就直接用於開發利用。

隨著中國大陸房地產開發速度的加快,受污染的土地施工,工人中毒事故越來越頻繁。

2004年4月28日,在北京的南三環宋家莊地鐵站施工現場,三名工人在地下作業時中毒。他們被送往醫院,病情最嚴重的那名工人必須接受高壓氧治療。此前,那裏是一個農藥廠。

在2006年7月,在江蘇蘇州南二環路附近,一家化工廠搬走後,留下了20畝受污染的土地,現場的6名建築工人在挖土時昏迷。

2007年中國傳統新年期間,在武漢赫山的施工現場,當開挖到深層的土壤時,一股刺鼻的惡臭越來越強烈。工人們一個接一個開始感到頭暈,呼吸困難。最後,數名中毒的工人被送往醫院接受緊急治療。那是一個農藥廠的舊址。

一名從事污染整治的專業人士參與了北京第二化工廠的取樣,他描述了從一個管道裡排放的有毒氣體有多毒。該氣體能用打火機點燃,這表明,污染物的濃度高到足以引起致命性中毒。

中共官方為保護利益對污染保密

中共官方為了維護從開發被污染的土地中獲得的利益,受污染的土地即使被曝光,消息也會被嚴密封鎖。這類消息只是供中共「御用專家」和中共政府閉門決策時進行內部討論。

一位曾參與廣州許多土壤修復項目的專家,舉出了一個例子:在廣州,一個商業樓盤的前身是一個重要的化肥廠,那裏的重金屬和石油類污染物均超過安全水平,原本被選作廣州亞運村。經過調查,發現有土地污染問題之後,亞運村轉移到廣州番禺。然而,該建築現場的居民從來沒有被告之真相。

中共斷送中華民族繁衍生息的根基

地質學家警告說,土壤一旦被污染,通過自淨能力完全復原的週期將長達千年,而人工修復的成本,高得驚人。

今年1月4日,大陸官媒爆出2007年傳統新年,武漢赫山那幅使工人中毒住院的那塊242畝「毒地」,修復成本高達2.8億,平均每畝成本超過115萬。

中共以犧牲環境換取GDP的自殺式發展模式,造成中國大陸土壤嚴重污染,其所謂經濟成果,其實還不夠修復土地所需要的費用,最可怕的是,它斷送了中華民族未來繁衍生息的基礎。

土地污染之所以被中共稱為「國家秘密」,因為數據一旦曝光,中共政權唯一的合法性來源,即所謂的改革開放的經濟成果,將完全化為烏有。

海外中文媒體《希望之聲》,援引德國著名環保和生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的指出:「中國有四億(畝)土地(被污染),每清理一畝土地用十萬人民幣的話,那就是四十萬億人民幣。所以中共政府根本就不敢提要清洗農田恢復到原來的狀態,它需要多少成本,中共政府根本不敢告訴老百姓。這能夠把它這麼多年的所謂的經濟成果全部化為烏有。」

——轉自《新紀元週刊》自由評論

相關新聞
《共產主義黑皮書》:內戰——永久政治鬥爭
《共產主義黑皮書》:列寧主義的騙局
熱愛美國徵文:跨越挫折 勇往直前
《共產主義黑皮書》:恐怖的真正動機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馬雲外逃?中國是大重構下個目標
【秦鵬直播】最新民調嚇壞麥康奈爾?
【時事縱橫】馬雲關黑牢?川普再現身
【新聞大家談】FBI:全美或武裝抗議 媒體:更大陷阱?
【時事縱橫】川普快拳擊中共 多國首腦扎堆換人?
【新聞大家談】蓬佩奧連講話 透露未竟之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