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一天「人間地獄」煎熬 婦女生不如死

人氣 5
標籤:

【大紀元2013年11月23日訊】「你以為這是甚麼地方?這是人間地獄。」當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陳冬梅剛剛被劫持到青龍山洗腦班時,接管的人員對陳冬梅如是說。在接下來的八十一天裡,陳冬梅女士真正體驗到了中共剝奪人精神信仰的惡毒,生不如死的真實體驗,她和她的家人、親屬都承受了身心的煎熬。

據明慧網報導,陳冬梅女士出生於一九六九年一月六日,今年四十四歲。一九九八年底,她有幸開始修煉法 輪大法,大法的法理深深的觸動她的心靈。陳冬梅按照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在不知不覺中,脾氣變好了,從原來的傲慢女人變的可以和周圍的人和睦相處了,原來的慢性胃炎、過敏性蕁麻疹和風濕性關節炎都好了,從此身心健康,法輪大法的法理改變了她成為一個身心健康的人。此後,家庭也有了很大改觀, 陳冬梅和憨厚老實的丈夫和睦相處、幾乎從不鬧甚麼矛盾。可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陳冬梅失去了正常的修煉環境,也開始遭到湯原農 場「六一零」的騷擾、綁架。

野蠻綁架

二零一二年九月三日中午十一點左右,陳冬梅正走在湯原農場辦公大樓門前, 湯原農場「六一零」王東和陳小平突然綁架陳冬梅,企圖將她拽上車。當時,陳冬梅不上車,王東從車的另一側爬到車內,把陳冬梅拽上車。到了公安局,他們謊稱:就是去「學習」幾天就回來了,沒有事情的。他們逼陳冬梅去洗腦班時,陳冬梅不上車,湯原農場公安局教導員蔣雙福威脅說:「你還要我們給你銬起來,拽你上車嗎?」當時陳冬梅根本不知道要被劫去哪裏,坐了五個多小時的車,只是感覺去的地方很陰冷,涼颼颼的。

人間地獄

車開到了幾百公里以外的青龍山洗腦班。陳冬梅被帶進一個小房間,窗子有鐵欄杆,門是雙層的鐵門,鐵門上邊下邊各有一個小的門,不時會有人從上面的小鐵門向屋裡觀看,屋內門的上面有攝像頭和竊聽器。

當時,陳冬梅正來月經,又長時間的坐車,心理壓力很大,身心很疲憊。剛剛進門,陳冬梅仍然善心的對帶她來的洗腦班人員講大法真相,可這個洗腦班人員陰冷的說:「你以為這是甚麼地方?這是人間地獄,還跟我們講這些,我們聽得多了。」

洗腦班協警出出進進關鐵門的響聲,就像砸在陳冬梅的心頭一樣,每天有很多人來逼她放棄修煉法輪大法,天天逼她看謗師父、謗大法的電視節目。電視的聲音很大,陳冬梅的耳朵出現了很多雜亂的聲音,精神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她在心裏告訴自己,不要瘋掉,要等到回家的那一天。

1. 逼迫寫「三書」 生不如死的精神洗腦

洗腦班不法人員逼迫每一個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天天寫「三書」,還有甚麼罵師父的東西。法輪大法洗淨了陳冬梅的靈魂,給她一個健康的身體,惡人逼迫陳冬梅和 其他法輪功學員天天罵自己心裏最尊敬的師父,那段日子,真是生不如死。對陳冬梅來說,「生不如死」原本只是一個成語,可是在青龍山洗腦班,卻成了一種實實在在的人生體驗。

2. 抽血

第五天,洗腦班不法人員給陳冬梅抽血、驗尿、做胸透、心電、量血壓、量體重。剛被劫持到洗腦班時,陳冬梅的體重是一百三十四斤,到了體檢時,僅四天時間,她的體重變成一百二十二斤,每天掉三斤。陳冬梅在毫無自由和高壓洗腦下,每天想哭,心在滴血,胸部疼痛,胸悶得厲害。

3. 精神的踐踏

一 天,陳冬梅聽到協警陶華和邪悟人員李景芬嬉笑著說:「哎呀,你看那些四、五十歲的男人寫完『三書』哭的呀。」他們還說到一個建三江的大法弟子,大家叫她李大姐,大概六十一歲了,一米七上下的個子。她被不法人員逼迫寫完「三書」,自己扇了自己十多個嘴巴子。這些惡人的嬉笑聲在衝擊著陳冬梅的承受底線,她好心痛啊。她知道那些違心寫「三書」的人心裏是怎麼想的,在重壓下,違心地向邪惡妥協,是每位大法弟子最深的痛。

4. 親人的苦楚

十月二日,陳冬梅的女兒從上海來青龍山洗腦班看她,一同來的還有陳冬梅的兩個妹妹。當時只有打手金元鵬在場,女兒和妹妹見到陳冬梅時,滿眼的驚恐不安,母親被綁架,女兒瘦了十多斤,因屋裡有攝像頭,她們也不能說甚麼,陳冬梅叫他們趕緊走了,不想叫她們與協警接觸,被他們盤問。當女兒和妹妹們走出洗腦班大門, 就抱在一起痛哭起來。

丈夫來時,陳冬梅見丈夫也消瘦了,他默默地甚麼也不說,陳冬梅告訴他洗腦班暴力「轉化」大法弟子,叫他早點走。陳冬梅丈夫是個很憨厚的人,認識他們的朋友問起陳冬梅時,丈夫告訴他們說,在洗腦班的人如果意志不堅強,會被逼瘋的。丈夫在默默地承受著。

陳冬梅在青龍山洗腦班被迫害期間,湯原農場拿出二萬五千元錢給洗腦班,作為迫害陳冬梅的費用。當有認識陳冬梅的朋友問起陳冬梅去哪裏了,公安局的人謊稱去「學習」了。

洗腦班結束了 夢魘猶在

在洗腦班苦難的八十一天過去了,可是迫害沒有結束,陳冬梅回到家裏,經常在夢中驚醒,以為還在洗腦班,電話聲、關門聲都令她心驚肉跳。她每日精神高度緊張, 丈夫說她像得了精神病一樣,其實是陳冬梅在洗腦班被精神迫害的陰影太深了,即使已經回到了家裏,可是洗腦班的恐怖依然籠罩著她。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湯原「六一零」王東又來騷擾,叫陳冬梅去見他「上面」的人,陳冬梅不去,王東就找到農場負責人後,王東叫她丈夫給她施加壓力。陳冬梅的丈夫天天變得很沉默,公公婆婆以為他們夫妻不和睦了,也不敢插言,家裏氣氛很緊張,四個人都不說話。公安局要綁架帶走陳冬梅的當天,王東的妻子出了車禍,住醫 院了,王東遭了惡報,才沒有再來騷擾陳冬梅。

這次洗腦班對陳冬梅的迫害打破了他們一家安靜的生活,婆婆問陳冬梅的女兒:你媽媽每年八月十五都來過節,怎麼今年沒有來呢?是不是生氣了,女兒無言以對,只好善意的對奶奶說:媽媽有事情,來不了。

(責任編輯:丁誠)

相關新聞
【陳思敏】中共為何對活摘器官指控氣弱心虛
大衛‧麥塔斯:明天,受害的就可能是我們
廣東茂名市多人被綁架 警察叫囂要非法判刑
廣州原公安局副局長何靖遭惡報被判無期
最熱視頻
【重播】拜登就職美國第46任總統
【時事縱橫】拜登首日簽17令 中共制裁蓬佩奧
【十字路口】川普拜登交接 全球五大風險罩頂?
【秦鵬直播】拜登就職 美國四大考驗剛開始
【唐青看時事】含淚出征 拜登對華政策觀察
【西岸觀察】川普承諾回歸 祝拜登政府好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