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漢之間不得不說的事兒

歷史原來這樣之兩漢之間(三)

作者﹕劉翰青
  人氣: 40
【字號】    
   標籤: tags: , , ,

(二)改年換國篡平床

「王莽工作室」

事事親自上陣,絕不是王莽的風格,他需要有人作他的傳聲筒,於是,他盯上了孔光。孔光是孔子的十四世孫,名門之後,而且,他自成帝時就身居要職,此刻已是三朝元老,太皇太后王政君很尊敬他,普通民眾對他印象也不錯,因此,他很不幸的成了王莽下手的物件。

王莽是個玩迂回戰術的高手,他先是表現出一副尊老敬賢的樣子——「盛尊事光」(《書‧王莽傳》),然後再給孔家一點甜頭——引薦孔光的女婿甄邯作了奉車都尉(元首車隊隊長)。這一番功夫做足了,王莽開始忙他自己的事兒了。

平時他不喜歡的那些朝中大臣,他都能給找出問題,前將軍何武、後將軍公孫祿兩個人,曾經相互推薦作大司馬,這不是搶王莽的飯碗嘛,於是,這二位成了首當其衝的「問題大臣」,還有,漢哀帝的親戚丁家、傅家那些人,在哀帝時期,和王莽鬧了不少矛盾,這些人在,王莽沒法為所欲為啊,所以都得上「黑名單」。有問題要找,沒有問題「創造」問題也要找。「找」到之後,他自己不能出面,否則,假公濟私的跡象太明顯,太皇太后雖然是他姑姑,但是這老太太對國家社稷還是蠻忠誠的。他把這些大臣和「問題」寫成奏章,由甄邯轉交給他老丈人孔光,讓孔光出面彈劾這些人。

孔光這個人,說好聽點是謹慎,說難聽點就是膽小,他不敢得罪王莽這個新貴,就到王政君那,給王莽當了一回「槍」使,由此可見,有「名」的人未必「明」白。孔光是「太后所敬」(《漢書‧王莽傳》)的人物,奏章經他遞交,太皇太后馬上就同意了。

王莽坐在書房裏,聽著朝中傳來的消息,嘴角微微一翹立即恢復原狀,臉上依舊保持著平時那副謙恭的表情,此刻,他心裏正在盤算,下一步該做些什麼,他想到了紅陽侯王立。

王立是太皇太后的親弟弟,雖然有爵位沒有官職,但畢竟是王莽的六叔,王莽心裏對他幾分忌憚,而且,又怕他有事沒事的,去找他那個太皇太后姐姐聊天,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攪了自己的好事兒。於是,孔光又被當了一回槍使,他按照王莽的授意,到太皇太后那,以一些陳年舊事為理由,參奏王立,什麼七年穀子八年糠的,都翻出來了,結論是,王立不能留在長安,必須回自己的封地玩兒去。

不過,這次太皇太后沒有答應孔光的要求,這個親弟弟爵位雖然高,但沒有實際的官職,充其量,不過就是家裏有倆糟錢兒而已,人在哪裡其實沒什麼分別,那為什麼不留在自己身邊,還能常來串個門、聊個天兒什麼的。如此一來,王莽只好親自上陣了,他到自己的姑姑那「義正辭嚴」了一番:「如今,漢皇室衰落,接連幾代都沒繼承人,還得到外邊去找,現在,您代替小皇帝臨朝聽政,公正嚴明還怕天下不服呢,如果因為私人關係而不聽大臣的諫議,禍患就要開始了,趕緊把您弟弟我六叔送走完事兒。」這一番話說的冠冕堂皇,王政君沒法反駁,只好同意讓王立回自己的封地去了。

就這樣,和王莽不同路的,都被以各種名義,或者罷免,或者調動到遠方去。剩下的,甄豐、甄邯掌糾察、審斷諸事,平晏掌機密軍政大事,劉歆主管典章制度,其他還有王舜、王邑、孫建等人,都成了「王莽工作室」的成員。

可憐的白雉

這個大司馬的職位遠遠滿足不了王莽,可是,要「升職」得有理由啊,於是,由「工作室」策劃,經王莽「室長」批准,一個方案出臺了,——由益州(今四川、重慶、貴州、雲南等省市大部)官員出面,買通毗鄰的 「外國人」給漢朝廷送來白色的雉雞——「風益州令塞處蠻夷獻白雉」(《漢書‧王莽傳》)。

這演的是哪一齣呢?大家也許知道,有個成語叫「海不揚波」,說的是周成王姬誦(周武王之子)即位時,因為年紀太小,所以由叔叔周公旦攝政,天下太平,百姓安樂,周邊的鄰國都很敬仰,紛紛來朝貢。當時,交趾國(今廣西、越南一帶)派使臣給周公送來一隻白雉,這是一種很珍稀的東西,周公不敢輕易接受,他說:「我國對貴國並沒有什麼恩德,怎麼敢隨便接受這麼珍貴的貢品,把貴國當屬下看呢?」使臣答道:「我來的時候,我們國王對我說:『如今,天下已經很久沒有猛烈的暴風雨了,海上風平浪靜的也有三年了,我想中原一定出了聖人,所以我們應該去朝貢』。」這件事在後來的明朝兒童啟蒙讀物中,被描述為「海不揚波,知中國有聖人」(《幼學瓊林》)。

王莽此舉,無非是希望大家認為,他是像周公一樣賢德的聖人。問題在於,周公那隻白雉是人家交趾國誠心誠意送來的,那是真正的以德服人。而王莽這隻可憐的白雉是「被」進獻的,這分明是勾結「流氓小兄弟」偽造盛世假像,欺騙國內民眾嘛。

接下來的情節一點懸念都沒有,果然有大臣拿這隻「被」進獻的白雉和太皇太后說事兒了,有人說,王莽有擁立漢平帝即位的功勞,應該比照宣帝時大將軍霍光的待遇。王政君有幾分狐疑,她問眾大臣:「到底王莽是真的有功啊,還是因為他是我侄子,你們給他特殊照顧啊?」

王莽的「謙恭」

這位太皇太后倒確實不是個十分護犢兒的人,但是她沒明白「王莽工作室」的整個計畫,於是,馬上有人把王莽捧的更高了:「王莽的功德高啊,當年輔佐成王的周公有得到白雉的祥瑞,王莽也有啊,雖然相隔千年,徵兆卻是一樣啊。」所以,應該怎麼樣呢?這位接著說了:「王莽有輔佐社稷、安定漢室的大功,應該封他為安漢公,給他的待遇,應該遠效周公,近比霍光。」王政君當然高興啊,王莽畢竟是自己的侄兒,能得到別人這麼高的評價,她這個姑姑臉上也有光啊,老太太吩咐「秘書」,那就按照大臣們說的辦吧。

按一般人的想法,王莽還不得高興的馬上蹦起來,可他要真這麼表現,還怎麼博得好名聲啊。王莽寫了個奏章假意推辭:「新皇帝是我和孔光、王舜、甄豐、甄邯他們一起擁立的,獎賞他們幾個的功勞就行了,我就算了」。王政君問大家,現在怎麼辦?按照他說的辦理?

王莽這番推辭是表演給大家看的,他哪裡是真的不想作安漢公。甄邯出面了,話說的也很動聽:「朝廷的賞賜應該公正嘛,王莽有安邦定國之功,不能因為他是皇親就不給褒獎。」太皇太后只好又給王莽發了一次「通知」,王莽再次推辭給自己的封賞,堅持要求賞賜其他四個人,如此反復三次,最後王莽「請病假」,不來「上班」了。於是,大臣們勸太皇太后,就按照王莽說的,褒獎那四位吧。

王莽這個算盤打的夠精細,擁立漢平帝這個「項目」,是由「王莽工作室」完成的,王莽是「主要負責人」,其他幾位都是副手,其他人如果「授獎」了,他的那份兒怎麼能少呢?果然,孔光等四人領了獎勵後,王莽還是不上殿。王政君還沒轉過彎兒來,這是「腫麼回事兒呢」?有的大臣又說了,王莽雖然總是推辭,但是朝廷還是應該獎勵他嘛。王老太太沒辦法,只得同意了,於是,下詔封王莽為太傅、安漢公。王莽假模假式的推辭了一下,就接受了。這一場「雙簧」演下來,王莽不僅沒錯過安漢公的封號,而且得到了大眾的好感。下一步,他計畫得到更多的了。

為平帝立后

王莽知道,他那個太皇太后姑姑——王政君老太太對權力不感興趣,對政務也很厭煩,只不過因為漢平帝年紀太小,憑著對漢皇室的一點責任感,不得已才臨朝聽政的。他暗示「王莽工作室」那幾個「打工」的,讓他們上奏章,說以前很多憑功勞升職的和各地方舉薦的官員,大多不稱職,應該讓安漢公王莽考核一下他們,以後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太后就不必費心了。王政君的精力和體力確實遠遠不如以前了,樂得過點清閒日子,立即宣佈,以後除了封爵位的事需要上報,其他事王莽和幾個高級官員自己就可以決定了。於是,王莽利用「考核幹部」的機會,收買人心,各地不合他心意的官員,都被王莽利用這個機會免了職。

見完最後一位官員,王莽不動聲色的坐在椅子上,心裏盤算 ,這是真正的權傾天下了,自己身居中樞之位,各地方官全體審核了一遍,不聽話的統統「炒了魷魚」。不過,怎麼還是覺的不那麼踏實呢?有了,小皇帝還沒立皇后,這是個機會。王莽馬上寫了份奏章,「申請」為漢平帝立后。

這事交到相關部門手裏,很快就報上了一份候選名單,皇后是國母啊,這可馬虎不得,結果,名門閨秀列了一長串,王氏家族的很多女孩兒也在這份名單裏。王莽看了名單一驚,心裏暗罵,這些辦事的官員怎麼這麼「二」啊。王莽是想讓自己的女兒當皇后,如今有這麼多「優秀選手」,女兒要和她們PK,出線的機會可不大。要為小皇帝立后這事兒是自己「申請」的,撤是撤不回來了,這「腫麼辦」呢?

王莽連忙寫了一份奏章,說自己德行不夠,女兒相貌平庸,就不要和其她姑娘一起參加「超女」選拔了。王政君看了這份「申請」,以為自己這個侄子是因為王家的地位,為避嫌真心謙讓的,於是乾脆下發詔書宣佈:王氏家族的姑娘們都是我的娘家人,選皇后就別選她們了。其實,這是王莽的一招以退為進,此時,他之前的種種「演技」發揮作用了,王莽攏絡的各路「水軍」紛紛出動了,其中有平民、孺生、中級官員,也有卿大夫和王宮貴族,他們到宮門前「請願」,要求立王莽的女兒為皇后。面對如此洶洶民意,太皇太后王政君老太太只好聽憑王公大臣們選了王莽的女兒。

(未完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中國傳統社會中,天子與百官各有其許可權範圍,也各有其責,自然的形成了一種相互制約的關係。這是我們很多現代人,因為教科書和影視作品的影響,常常模糊的地方。
  • 天定的事,無論人覺的如何難以實現,最終都會戲劇性的呈現在歷史舞台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