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回轉世的研究--生命永存的證据》

三生石奇話 前世今生奇緣

作者:石文
font print 人氣: 383
【字號】    
   標籤: tags:

唐朝大歷末年,洛陽惠林寺有個和尚叫圓觀,他擅長田園之藝,也很富有。他除了修佛之外,還精通音律。當時的人都稱他富和尚,但不知他來自何方。

李源是官宦人家的子弟。天寶年間,他沉湎於游宴歌酒之中,尋歡作樂。其父李愷鎮守邊關,被賊兵所俘,身死未卜。李源絕望至極,遂放棄終日遊玩的生活,隱居在惠林寺,並將全部家產捐贈給寺院。寺裡每日給他一器食一杯飲,無僕人供其使用,並且斷絕一切外界的消息。他於是和圓觀和尚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二人經常促膝談話,自早至黃昏。當時的人認為他們兩人一清一濁,頗招譏誚。如此過了三十年。

一天,二人相約要同游蜀州,到青城、峨嵋去訪道求藥。圓觀想游長安,取道斜谷;李源想去荊州,取道三峽。他們不停地為此爭論,半年過去了,還未達到共識。李源說:「我已經斷絕塵世之事,怎能從京城路過呢?」圓觀說:「走哪條路是由不得人的,就請經三峽去吧。」

於是二人自荊江上三峽。船行到南洎時停泊在山腳下。他們看見有婦女衣裙艷麗,背著水罐在江邊取水。圓觀見到她們,流著淚說:「我不想走此路線,就是怕見到這位婦人。」李源驚奇地問:「我們自三峽而來,沿途見到不少這樣的婦女,為甚麼你只為這幾個女人而哭?」圓觀說:「他們當中有一個姓王的孕婦,是我來世托身之所。她懷孕三年,尚未分娩,就是因為我還沒死的緣故。今天既然見到了她,是我命有所歸,也就是如佛所說的轉世輪迴。」

然後他對李源說:「請您為我念誦符咒,使我快點投生。你的行船可在此小駐幾天,把我葬在山下。嬰兒出生三天後,你到王家去尋訪,如果嬰兒見你一笑,就是他認識你。不過,那天晚上那嬰孩就會死去。十二年後的中秋月夜,在杭 州天竺寺外,我們再相會。」

李源這時非常後悔這次出行,為之感到極度悲哀。於是他將那婦人叫過來,告訴她去做好分娩的準備。那婦人聽罷,欣喜地回到家裏。不一會,婦人的親屬都到了,把魚乾和酒祭獻於江邊。圓觀沐浴後,換上一身新衣服。當晚,圓觀坐化,孕婦生下了孩子。

三天後李源去看新生的嬰兒。襁褓中的嬰兒果能認人,當李源抱起那孩子時,那孩子對他一笑。李源不禁淚流滿面。結果那嬰孩就在那晚就死了。李源把這事詳細地告與王氏。王氏厚葬了圓觀。李源已無心去游青城山。第二天,他登船返回惠林寺。

十二年後的八月,李源來到杭州,以赴與圓觀的前約。中秋節這天夜晚,天竺寺附近,山雨初晴,月色滿川,卻不見圓觀之影。突然聽見葛洪川畔,有牧童唱著竹枝詞,他騎在牛背上敲打著牛角,紮著兩個髮髻,穿著一身短衣,一會就到了天竺寺前,原來正是圓觀。李源拜見說:「觀公可好?」牧童卻對李源說: 「你真是一個守信約之人。我與你走的路不同,小心不要相互接近。你俗緣未盡,但願能勤奮修行。如果你勤奮修行不懈怠,我們後會有期。」李源因為不能同圓觀暢敘往日的友情。不由得望著圓觀潸然淚下。

圓觀又唱起竹枝詞,一步步向前走去。山長水遠,還能聽見歌聲。圓觀初到寺前時唱的是:「三生石上舊精魂,賞月吟風不要論。慚愧情人遠相訪,此身雖異性長存。」還有一段唱的是:「身前身後事茫茫,欲話因緣恐斷腸。吳越溪山尋己遍,卻回煙棹上瞿塘。」

三年後,皇帝封李源為諫議大夫,這時的李源早已洞破世情,不肯就職,後來在寺裡死去,享年八十歲。

註:三生石在與飛來峰相連接的蓮花峰東麓,是「西湖十六遺蹟」之一,是圓觀和尚和李源相會之處。該石高約10米,寬2米多,峭拔玲瓏。石上刻有「三生石」三個碗口大小的篆書及《唐 圓澤和尚 三生石跡》的碑文,記述「三生石」之由來。石上多唐、宋時的題詞石刻,大多已不可辨認,只有元至正元年(1341年)秋九月太史楊瑀、翰林張翥等人的題詞仍清晰可見。 在《甘澤謠》中和尚名為圓觀,在宋朝的文學家蘇東坡所著的《僧圓澤傳》中和尚名為圓澤。

(資料來源:《甘澤謠》、《僧圓澤傳》、《唐忠義傳》)

--轉自正見網

更多:你有前世嗎?這4種跡象或許會給你答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shown)這篇文章發表於2001年,從現在的觀點看,它仍然具有極為重大的警世意義…
  • (shown)因公到魯西南出差,遇到了一位陰司活判官東方曉(化名),他說:「我們這裡誰也不知道我的真實身份,我是陰司閻王爺的活判官,告訴誰也不會相信,包括我的家人,你信嗎?」我點點頭:「我信,神人不說謊。」東方曉笑了:「我就知道你會相信的,你接觸過許多有特異功能的人,我們有共同語言,…」他說到閻王安排公務:「本府有三本人世間記事薄,作為你判案的主要依據。第一本是善事冊,也叫功德薄;…第二本是惡行榜,也叫罪惡薄;…第三本是中共黨員、團員、少先隊員名單,在冊人員死後一律下地獄。其中用硃筆劃掉的,是退黨、退團、退隊人員,一律不再追究以前之過,按普通世人對待。」…
  • 內蒙古赤峰市寧城縣小城子鄉柳樹營子一帶,有個叫德登的蒙族喇嘛,他在世時說的許多事,當時人們不理解,可後來發現都是預言。
  • 我從小就喜歡看神話故事,因為我羨慕那裏的神仙能長生。既然來到了人間,我就不想死。然而命不隨心,五十多歲的我卻遭遇了人生最可怕的事。子宮頸癌讓我的肚子大大的硬梆梆的,而且劇痛時時伴隨著,飯也吃不下,覺也睡不了…當我一看法輪功的書籍《轉法輪》,便被深深的吸引住了,原來法輪功這麼好啊,書裏講的都是教人向善的理,跟中共說的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後悔自己學晚了,以前被中共的謊言欺騙了。由於我明白了法輪功是修煉,不是給人治病的法理,僅幾天的功夫,我就挺直了腰板出現在了人們的面前。
  • 外祖父在世時常常告訴家人說:「現在是末劫年,過了末劫年,路上走的是神仙,我趕不上了,你們會趕上的。」我們那時也不知道怎樣才能度過末劫年。一九九八年,我們當地流行法輪功,當得知法輪功不是一般健身的氣功,而是上乘的佛家修煉大法時,我們就認識到只有修煉法輪大法才能度過末劫年,於是我們一大家子數十口人幾乎人人都得法修煉了。修煉以後,我才明白:原來外祖父已經預見了人類將要面臨的大淘汰,和法輪大法能夠使人度過危難,並且也預見了我們一大家子人都會被大法救度。
  • 母親一生活了八十多歲,無疾而終。去世時神態安詳,宛如熟睡。我們親屬數人為母親穿衣裝殮,十分驚奇地發現老人家滿身都是金色的蓮花,奇妙無比,人間罕見,從空中隱隱傳來陣陣仙樂,為人間所未聞。老人家一生篤信神佛,與世無爭,少言寡語,但卻出語不凡,僅舉一事為例。
  • 秋天,弟媳老倆口到山裏刨花生,四分花生地,刨出來一看,每墩都長了很多白針針,只長了三個兩個花生果,老倆口說(丈夫也得法了):隨其自然,該得多少就多少,我們不執著。刨完花生就把花生摘下來,一看大約半麻袋,丈夫看有些雜質,就用木蓋子揚一揚雜質,結果揚兩三下就裝一麻袋,再揚兩三下又裝一麻袋,四分花生地,裝了十多麻袋。老倆口驚喜的說:真是神了。
  • 「你知道美國出了個睡著了的預言家嗎?1910年10月9日《紐約時報》報導了愛德格.凱西(Edgar Cayce ,1877-1945 )用催眠給人治病的事。凱西能隨時讓自己『睡著』了,睡眠中他就能『夢到』或感知到病人的情況,他把這稱為對上帝給予信息的『解讀』。凱西不但是美國最著名的特異功能者之一,也是20世紀公認的傑出預言家。1950年吉娜.瑟敏納拉所著的《生命多世》(Many Mansions),詳細介紹了凱西的一生。
  • 我們學法小組裡有一對老年夫婦,都70多歲了,他們老家在遼寧省建昌縣,與他們縣相鄰的是河北省青龍縣。青龍縣有個楊三洞,在上世紀四十年代以前住著個老和尚,在當地流傳著許多他的故事。…人們都知道了老和尚的預言和囑咐真高明啊!
  • 在名不見經傳的坊間傳聞中,早有一些「民間先知」預見到了這一場紅禍之後人間將回歸到一個道德高尚的社會形勢中去,但先決條件是一定要明白法輪功的真相。下面看看他們是怎麼說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