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維洛: 三峽大壩從不怕原子彈到怕風箏

人氣 238
標籤:

【大紀元2013年11月05日訊】(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王維洛訪談】節目, 主持人靜汝) 最近中共總理李克強簽署國務院令,公佈了《長江三峽水利樞紐安全保衛條例》,並於10月1日起施行針對三峽工程的海陸空立體及從中央到地方四級防衛條例。有大陸媒體對此評論道,《三峽安全防衛條例》的發佈並非偶然,凸顯了長江三峽水利樞紐的危險增大。那麼,影響長江三峽水利樞紐的危險到底是甚麼?中共頒發的這項條例又針對誰?這項條例是不是能解決或緩解三峽水利樞紐所面臨的危機呢?記者就此採訪了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環保生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在今天的【王維洛訪談】節目裡,我們就請王維洛博士對此做進一步的深入分析。 連接收聽

記者:王博士,您好!我看到國內媒體報導說這項條例的頒發凸顯長江三峽水利樞紐的危險增大。您認為這項條例的主要目的是防範甚麼樣的危險?

王維洛:我們先講國務院李克強總理最近批准的《長江三峽水利樞紐安全防衛條例》。我記得在21年前──1992年的時候,在全國人大審查國務院《關於建設長江三峽水利樞紐》的這個議案的時候,鄒家華副總理有一個專門報告就講,我們三峽大壩它怎麼是安全的,怎麼安全呢?他就說,我們這個大壩不怕原子彈襲擊,就是被原子彈炸了以後,它也不會造成災難性的後果。那他當初主要有三個所謂的理論在支撐他。

第一個是中國現在很流行的叫極限戰爭。自從中國有了原子彈以後,中國的人說話好像就很硬氣了。說美國、蘇聯擁有核武器,可以把世界摧毀幾遍。我們中國擁有的核武器,不能和美國的和蘇聯的比,但我們的核武器就足以把世界摧毀一遍。他說如果有人敢打我們三峽的話,那我們就用核武器進行回擊,就是如果美國打我們,我們就打美國的,把美國的這些大城市都炸掉。他說美國人是怕死,中國人都像朱成虎將軍說的那樣不怕死,哪怕我們把中國東邊的這三分之一,或者二分之一的土地都讓美國的原子彈給炸了,我們也不怕,我們還能活下去。這是極限戰爭,這是第一個理論。

第二個理論,他說現在戰爭是有預兆的,三峽有7天到14天時間可以把水都放掉,所以你把我大壩炸了也沒用。後來又說,我只需要7天到10天的時間就可以把水放掉,那再到後來說,我只要3到6天的時間就可以把水放掉。

第三個(理論),就說是你炸了我大壩也沒有甚麼用,我下面狹窄的河道可以防止產生災難性的後果。這是他說的有這三個理論。

那麼,我們看一下李克強頒布的《三峽安全保衛條例》,他把三峽區分做三個區域,一個是陸域,一個是水域,一個是空中保護區。那麼,其中最搞笑的是在三峽的上空不許放風箏,也不許放孔明燈,也不許做跳傘的運動,也不許玩飛機模型。那既然是這樣的話,就是說,你放風箏的話,也可能導致三峽潰壩;你玩飛機模型的話,也可能導致三峽潰壩。

我記得三峽公司總經理陸佑楣,那時候在世界大壩會議上做發言的時候後來就有人問,他說你覺得三峽大壩是安全的嗎?他就重複了當時的那些話,他而且還特別強調。因為當時是在南斯拉夫開的,那時正好是北約軍隊打了科索沃,也打了塞爾維亞的首都貝爾格萊德,也把中國的大使館給炸掉了。我最近剛到貝爾格萊德玩去,我就想去看被炸的中國大使館。因為我看到了貝爾格萊德的,就是原南斯拉夫的國防部和總參,被北約的導彈給炸掉了,現在他們還讓這些樓保存在那裏,作為一個旅遊的景點讓人看,炸的很慘。

我就想,當時我記得國內那個時候大家同仇敵愾,說是北約把中國的駐南斯拉夫的大使館給炸掉了,炸死了三個人。當時中國人都上街遊行,好像是要找美國拚命似的。我想,塞爾維亞人挺記仇的,我要去看看被炸的中國大使館現在甚麼樣子?後來就沒找著那個地方,然後人家就告訴我說,中國大使館那個被炸的樓已經全部拆掉了,中國大使館那塊地已經賣給日本人了。他們搞房地產開發,在那裏建商業和居住區。中國人不記仇,一笑泯冤仇,就沒事情了。

話又說回來,陸佑楣說的,北約這個導彈也炸不了我們這個三峽大壩的。那麼現在為甚麼突然間李克強來了個380度的大轉彎,他認為飛機模型也能對三峽大壩形成威脅,風箏也能對三峽大壩形成威脅。所以,國務院後來就派了將近4600個人,就是一個團的兵力,來專門負責保衛三峽大壩的安全。

我想他這4600人不是來防止美國的導彈的,也不是防止台灣的飛機的。我們就要問一下,他到底防甚麼?他到底怕甚麼?其實,他是怕中國的這些不滿的群眾。那麼,今天中國網上討論很多的夏俊峰被殺的新聞。那我說,這個三峽這個保護條例,它說針對的就是像夏俊峰這樣的,在中國被稱為是「孤狼」的這些人。他們會做出一些行動來報復社會,來宣洩他們的不滿。

那麼,這部份到底有多少人呢?我們想他首先是三峽大壩所涉及的移民,約有150萬。這150萬的絕大多數人現在生活在一個沒有土地、沒有工作、沒有前途的這麼一個生活狀態中。對這批人來說,三峽大壩就是他們的宿命,是因為建造三峽大壩才使得他們陷入這樣的一個「三無」的境地。那麼,他們就會把三峽大壩作為他們的宣洩的對象。

還有篇文章說中國有多少「孤狼」?他算了算,他說中國將近有5000萬的「孤狼」,光是上訪的訪民就有3000多萬。被拆的這些拆遷戶們,失去土地的農民,下崗的工人。由於環境污染得了癌症的,沒有希望的那些病人以及他們的家屬,這都有可能成為「孤狼」。

那麼,如果說三峽大壩真像鄒家華副總理和陸佑楣總經理所說的那樣,連北約的導彈都炸不了的話,那麼,這些5000萬「孤狼」對於三峽大壩他是不可能造成威脅的。那麼,李克強也不用擔心三峽大壩是不是安全,也不用說三峽大壩附近不能放風箏,也不能玩航模。

但我記得台灣他們現在研究的一個武器,它就是用無人駕駛的飛機模型來作為進攻的炸彈,這是現在世界上很新的一個武器。就是無人駕駛飛機攜帶一部份炸彈頭去炸誰的車,去炸誰的甚麼東西。就是說,我們的三峽大壩它不是所宣傳的一個銅牆鐵壁。三峽大壩由於它的壩型,它的結構就決定了三峽大壩,它是一個三溝百孔的一個奶酪般的大壩。它有三條橫貫大壩的槽,兩條是船閘的通道,一條是深船區的通道。這兩條通道的兩邊只是一塊鋼板組成的,特別是深船區的這個航道,它只有一塊鋼板組成。那些一百多個洞眼,它也只是由一個鋼板組成的。如果有人用幾斤炸藥,或者是用一個防坦克的火箭筒,它就能摧毀這個鋼板,下面的只要有水自己來完成就行。因為只要三峽大壩這個控制水的通道被破壞了以後,水不受人的控制,那麼這個水就能夠使三峽大壩變形。因為三峽大壩是由幾十塊混凝土塊體這麼擺在一起組成的,它是放在岩石上的。它們中間不是互相連接的,它們中間是不連接的。那只要這裡發生變形的話,那潰壩就隨時可能發生。這正是李克強總理他所擔心的。

如果有一個人他劫持了一隻船,他用船去衝擊船閘的門的話,他也能達到同樣的效果。所以,他就說三峽大壩上面不許放風箏,不許放航模,你所有進出三峽大壩的船隻都必須經過安檢。因為這個船和飛機不一樣。船在沿途都是可以停靠的,沿途任何點上停靠,停靠以後,你上人,或者上炸藥,或者是怎麼樣,他沒法控制。而飛機你只要在航空港裡控制了這個乘客,你不讓他攜帶炸藥上去,那他就沒有辦法進行破壞。而這個船現在只能用軍艦來組成一道保護牆,保護通過三峽船閘的船都必須經過安檢。所以,他需要很多的兵力,很多的人力。我給它算了一下,要保護這個條例,它起碼每年的支出要20億。

記者:那說到底,這項條例其實是針對中國老百姓的,是麼?

王維洛:它的對象他不是針對美國,不是針對蘇聯,不是針對台灣的軍事打擊的,因為這個它不在這個範圍裡面,因為它屬於高空的。它自己的空域的保衛只是低空的,它低空的,它水域的。美國人不會把船開到裡頭來,用炮艦打,也不會用船沖吧,對不對?他的對象,針對的對象是中國人自己。他認為中國人中的某一部份人,他可能會破壞這個東西,他可能利用風箏,利用孔明燈,利用跳傘,利用飛機模型,或者利用船隻,或者利用車輛來破壞這個工程。

你就想,二十年前的國務院,信誓旦旦的像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說,我這個東西是原子彈也打不壞的,就是原子彈打壞了也沒關係的。二十年以後,我們國務院必須為一個風箏對三峽工程造成的安全所擔憂。那你說這個三峽工程他決策的本質是甚麼?那只能說明,三峽工程的決策是一個錯誤的。 如果二十年前,你把這個條例拿出去給全國人大代表看的話,那他們絕對不會舉手來建設這個大壩的。而只是他們聽信了一些謠言,認為三峽大壩是炸不壞的銅牆鐵壁。那現在的事實是,三峽大壩是一個奶酪般的大壩,一個航空模型,一隻風箏都可能對它造成威脅,一隻「孤狼」也可能對它造成威脅。應該說他防範這個問題,應該說是已經有人嚐試過,這麼來破壞這個工程。

記者:您剛剛提到要實施這項條例,每年至少要花費20億。如果用這些錢來解決民眾的實際生活問題,不是更有效嗎?

王維洛:那誰來支付這個錢呢?這回又是輪到這些中國納稅人,中國老百姓吃虧。因為三峽發電的錢,三峽所能掙的錢,現在是屬於一個私人公司的,是屬於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的。那是屬於李鵬他們利益集團的一個搖錢樹,就像李鵬當時說的,水輪機一響,黃金萬兩。那是黃金萬兩,但是,它是一個私人的股份有限公司。所有的利潤是屬於他的,但是他不支付這個三峽安全保衛的費用的,這個費用要老百姓來支付的。為甚麼呢?因為三峽大壩垮了,他會說三峽大壩垮了,受害的是你老百姓,不是我李鵬利益集團,所以,你付錢,我掙錢。

那麼,如果我們再想一下,比三峽大壩更糟糕的是南水北調工程。南水北調工程是一條1200公里長,架越在中原大地上的一條水渠,是一條抬高的黃河。它的年輸水量和黃河一樣多。那如果有人破壞這個渠道的話,那就像黃河潰堤的洪水一樣,它就會淹沒周圍的村莊,淹沒那裏的人民的生命、財產。那如果要保衛這個南水北調工程的話,那李克強得調一個師以上的部隊去守衛。當一個社會有這麼多不公的人存在的話,當一個社會它在欺負一個弱小的群體的話,像夏俊峰這樣弱小的群體的話,他反抗上是很強烈的。

我就想,為甚麼就像你剛才提出的,為甚麼你不能把這個錢拿去解決社會問題,他們不會這麼想的。就像中國的老百姓呼籲的,如果你給夏俊峰來一個特赦的話,死緩的話,那社會矛盾會減緩的很多。不用給谷開來開說死緩,她的罪行比夏俊峰要大的多,她也殺人,她還貪污了那麼多的錢。她的手段是那麼惡劣,而夏俊峰是自衛的一個行動。

記者:您認為這項條例能奏效嗎?

王維洛:你要看他要解決甚麼問題,單從他的目的來說,就是不讓別人接近三峽大壩,把三峽大壩保護起來,他能夠使那些人接近三峽大壩變得很困難。如果你認為這個是他的目的的話,那他的這個目的基本上能達到。但他永遠不能阻止,他只能讓他變得很困難。但你要說它是像美國的胡佛大壩(Hoover Dam),或者是像德國的美厄爾大壩一樣,它對公眾是開放的,它也不用這麼來建甚麼安全保護條例。兩年前我去胡佛大壩參觀,我一直到他們那發電機旁那裏去。我在門德裡進去,我一直到大壩最底下去看。它都是公開的,它也沒有說在大壩不許你玩航空模型,你的車輛不許接近,胡佛大壩旁邊的停車場上停的都是私人的車。他也沒有警察來查你,說你要做安檢,所有的人都可以在那裏隨便的玩。

但你要說,他要是想防止讓別人不要惦記三峽大壩,那他這個目的正好是相反。因為,他發出這個條例以後人家就會想,你三峽大壩怎麼連風箏都怕,你三峽大壩怎麼連航模都怕,你三峽大壩不是吹的北約的導彈都不怕,那你怕甚麼呢?那別人就會想,人家就會懂,哦,你三峽大壩原來不是銅牆鐵壁,原來是一個很容易被破壞的這麼一個東西。

而三峽大壩所被破壞的它的後果是十分嚴重的。如果說後果的話,那就是潰壩的後果。1943年英軍轟炸了德國的(魯爾大壩)的時候,造成1000多人死亡,這個大壩水位高只有不到十米。1975年的時候,我們板橋水庫和50多個水庫同時潰壩,造成24萬人的死亡。這個潰壩的洪水它的力量是很大的,特別是三峽大壩。如果三峽大壩潰壩的話,宜昌70萬人沒人能夠生還,在下面一直到沙市,全部都被摧毀的。原來中國一個軍事評論家叫楊浪,他就說,中原地帶是中國屯兵的重地,中國主要部隊的機動力量都駐紮在這個地方。如果三峽大壩被毀發生潰壩,造成洪水的話,那就消滅了中國的部隊上、軍事上來說,那就消滅了中國最精銳的機動部隊,如果從經濟上來說,長江中下游是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地區,而且它也是中國人口最密集的地區。

那麼,中國有多少個夏俊峰……那你面對著5000萬個「孤狼」,你李克強用4600個解放軍戰士去保衛這個,他只能是去增加別人破壞的難度,而他阻止不了三峽工程被破壞的宿命。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相關新聞
李君貌:對三峽大壩的報導為何出爾反爾?
鄭義:三峽工程的兩場魔術
三峽大壩又一祕密曝光 已被戳得「千瘡百孔」
專家驚曝三峽大壩致命缺陷 中共海陸空防「孤狼」百姓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國安法7特權 透露哪些弦外之音
【重播】FBI局長:2500反間諜案涉及中共
【新聞第一現場】黑人牧師指責BLM運動
【老外看台灣】慎防紅色滲透 世界應捍衛台灣
【珍言真語】袁弓夷:團結滅共 香港才能重生
【重播】川普與全國教育者對話:促秋季開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