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呼籲制止強摘器官 加拿大人踴躍支持

2013年6月16日,法輪功學員在多倫多街頭征簽,呼籲制止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艾文/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3年12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今年國際人權日(12月10日)當天,「醫生反對強摘器官(DAFOH)」組織向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辦公室呈交了來自53個國家和地區的近150萬個簽名,呼籲制止中共政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其中超過7.7萬個簽名來自多倫多市。人們瞭解情況後很憤慨,有人主動幫助征簽。

2006年第一個活摘器官證人出現後,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麥塔斯(David Matas)和前國會議員喬高(David Kilgour)對中共活摘器官的指控展開了獨立第三方調查,結果發現了超過50項可以證實的證據,證明中國存在從活人身上摘取器官做移植的暴行,其中大部份受害者是法輪功學員。

簽名者變徵簽義工

多倫多征簽活動協調義工鄭秀珍對《大紀元》說,參加征簽的義工多是退休人士,也有上班人士利用週末時間做征簽。給聯合國的征簽在5個月內超過了7.7萬個簽名,給加拿大政府的征簽已經給總理辦公室寄去了超過6.8萬個簽名。

她說,印象最深的1次,是4月份在多倫多市政廣場給加拿大政府做征簽,遇到錫克族聚會。當時1名20多歲的南亞裔男子讀完征簽信後,不但自己簽了名,還拿了10張空白征簽表(每張可簽10個名字)去找人簽名,結果全簽滿了。他把100個簽名拿回來後,又拿了1張空白征簽表,說要回去複印多幾張,去找更多的人簽名後,給總理辦公室寄去。

75歲的法輪功學員黎家玉通常在公共汽車站征簽。她說,她只會講一句英文:「Please sign(請簽名)」。但常有簽過名的人幫她向其他人講解。「有一次,一位白人女士帶著2個人簽了名。我要去找旁邊的另一個人簽名時,她馬上主動用英文跟那人溝通,結果那人很快簽了,那人的朋友也簽了。」

另一位70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周女士常在多倫多市政廣場征簽。她說,她不懂英文,「常有簽完名還沒離開的人,看到別人來了,就主動幫我跟他們講解,這樣就比較快。」

「好幾次有人向我要了空表格,比劃著說去找人簽名,說表上有郵寄地址,他們可以自己寄去聯合國。」她說,有一次在一家西人百貨商店前征簽,「有一位西人一直用英文在幫為我向路人做介紹。」

中共暴行使世人震驚

周女士說,在市行政廣場,人多的時候,有時1個多小時能征到50個簽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暴行使人震驚,「很多人看完征簽信後表示出很震驚,有些人眼睛紅了,有些人流出了眼淚。」

法輪功學員 Lucy主要在唐人街征簽。她說,不少人聽到「請簽名」後,沒反應就走過去了。但聽到「停止迫害、停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時,馬上回來看征簽單,臉上露出非常驚訝的表情。」他們瞭解情況後都簽了名。

黎家玉從今年7月開始,共徵得約8,000個簽名。她說,她每天花2、3個小時征簽,平均每天可獲得100多個簽名,最多可有200多個。「在車站等車的人,經常是每個人都簽,平均每分鐘有一個簽名。」

「一次,一位白人高中學生過來一下把簽名板拿走,一句話沒說就簽了名,然後對著我開心地笑了。」她說,「很多西人簽名後激動地跟我說話,可惜我聽不懂。」

Reina譚是3年前從中國來加拿大的法輪功學員,在多倫多有全職工作,她利用週末的時間去征簽。她說,有一位中年的女士認真讀征簽信後簽了名,然後進了地鐵站。「半個多小時後,她帶著她女兒匆匆來了,看到我後很高興地說:你還沒有走。然後向她女兒講解中共活摘器官的情況,讓她女兒也簽了名。」

「我很感觸,她看起來是特意進地鐵站,把女兒帶來瞭解這事和簽名。」 譚女士說,「我有一個表哥因為修煉法輪功被中共迫害致死,我希望更多人瞭解並幫助制止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

華人簽名後宣佈退出中共

60多歲的法輪功學員趙敏征簽的地方華人比較多。她說,對華人可以多講真相,那些在征簽表上簽了名的華人,都宣佈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一些中國留學生更容易明白,很快就簽名並宣佈退出中共。

黎家玉說,有一次在車站遇到一名中國女留學生,說她聽同學講過征簽制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她很快簽了名。「那天很冷,她還關心我,把我帶到避風的地方談了一會,結果她宣佈退出了共青團和少先隊。」

評論
2013-12-15 1: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